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三个农民工能代表谁?]
万沐
·撤销宣传部 裁除政法委
·爱国贼不是爱国者
· 哈勃与北京及伦敦奥运会
·你从冰川走来
·你从冰川走来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我们的家园》(一)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二)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三)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四)
·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五)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六)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七)
· 不要苛求莫言
·走出冬天!
·希望知道温总家族财产的真相
·弯弯的月亮
·香港——祖国归来的儿女
· 胡锦涛的报告是习近平执政的紧箍咒
·万沐关于朝鲜问题的几篇文章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 朱令案的白宫上访令人喟叹
·也谈海外的“爱国”专制
·严正声明-----请颜昌海停止冒用我的文章
· 发言人是“家奴”由来已久
· 中国“左”派本质是专制的拥护者
·强烈推荐连续剧《中国远征军》
·黎明的鸟声
·反宪政的本质就是保权贵、反人民
·八一五夜记
·埃及为什么流血及其它
·拥薄者的背景分析
· 毛左和权贵资本集团是一家
·宪政民主派是权贵资本集团的克星
·习近平将成为胡耀邦的真正传人
·请两高出台官员放弃隐私权的法律
· 夏俊峰,一个人起义的烈士
·伊能静,中华民国精神的承载者
·红宝书的回光返照
·微服私访不如新闻自由
·支持习李王 创造中国政治转型的基础
·甲午國恥與谷俊山的貪腐
·许志永入狱与习近平改革
·克里米亚将是普京的滑铁卢
·冷冻北极熊的时代开始了
·北韓才是中國最危險敵人
· 习李王反腐的性质
·习李王反腐的性质
·美中欧对俄软弱,世界共受其害
· “民主”好?还是“官主”好!
· “民主”好?还是“官主”好?
· 欧巴马犯错 新冷战降临欧亚
·乐见中共尊儒
·乐见中共尊儒
· 美国推动民主化的误区
·习近平访韩 一石五鸟
·欧巴马错判中日,贻害美国
·北約
· 中共要尊儒 必须去马列
·习近平将走向何处?
· 看台湾的警道与匪道
·用儒家经典代替马列政治课
·习近平反腐搅动大国外交
·毕福剑酒后吐的是平民真言
·希拉里选总统,我不看好!
·毕福剑与布鲁诺
· 胡耀邦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加拿大大陆华人的主流政治逻辑
·北京应积极回应洪秀柱
·中秋纪怀
·秋日感怀
·重阳四首
·茅村即景
·扣紧时代的脉搏
·毛左义和团 民主红卫兵
·国际恐怖集团找上门,中国会如何应对?
·国际恐怖集团找上门,中国会如何应对?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哀中东
·荒诞散文:把多伦多皇帝的玩意割了
·呸!你也配做赵家人
·建议追究倪萍的颠覆国家政权罪
·杂咏四首
·清明
·海外反赵势力与海外反华势力
·中国大妈纽约唱红歌
·
·
·黄河边专栏不能封
·秋日三首
·前十年左右万沐关于朝鲜问题的几篇文章
·到渝州
·中国对北韩出手,不能再犹豫啦 !
·给加拿大的政客敲敲警钟
·谈谈苑刚碎尸案
·马克龙救不了法国
·文在寅是东郭先生的升级版
·川普做事太任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个农民工能代表谁?

    万沐

   刚刚召开的第十一届中国人大会议安排三位农民工为人大代表,媒体以此作为农民工受到重视的例证,正在开足马力大力宣传,笔者当然认为此举在目前中国的体制下也有其正面意义,但过多渲染,则给人以自欺欺人的感觉,三个农民工代表真能代表一亿五千万农民工吗?

   别的不说,我们回忆一下当年陈永贵作为农民的代表给农民带来了什么?陈永贵以大寨大队的党支部书记,任全国人大代表,后又身兼国务院副总理、政治局委员,陈永贵成了世界上农民在国家当家作主、中国农民社会地位大大高于世界其它国家的象征,与受苦受难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农民地位形成了鲜明对比。事实是,世界上达到陈永贵这种地位的农民极少,而陈永贵的农民兄弟却因他而吃尽了苦头,陈永贵实际上成了文革中戕害七亿农民的凶手。每到中央开会,电影里我们总是看到一个头戴羊肚手巾、身穿对襟黑棉袄、作思考状的老农民,其实,其人既无品格、又无操守,昔日为日本侵略军当走狗迫害同胞,后来又作四人帮的帮凶蹂躏农民,其角色一贯是压迫、残害他表面所代表的同类。

   当然,这很难只怪陈永贵本人,关键因为体制使然。当年陈为日本人当维持会长,是日本人以华治华的产物;后来当副总理、政治局委员也是四人帮利用群众斗群众的新生事物,即使他想代表自己表面上所代表的人说话也不可能,因为无论日本侵略者,还是中国的四人帮,给他这个权力,只能是为其统治服务,根本就不是让他代表老百姓利益的。

   我们知道,历史上农民起义领袖陈胜称王后,就杀了来见他的穷苦兄弟,朱元璋曾出家为僧,称帝后不仅不会代表僧人的利益,连谁说一句让人能够联想到和尚的话,也可能招来杀身之祸。中共建政初期,许多人在社会革命成功后,紧接着就是家庭革命,将当年为其担惊受怕、甚至一同出生入死的老婆换掉,而代之以信誓旦旦要彻底消灭的资产阶级的小姐。

   从这里看出,成功者一旦大权在握,就很难代表当年的同类,甚至贫贱之交、糟糠之妻,原因只有一点,就是制约他们的权力根本不在同类、朋友或者妻子那里。既如此,我们又何须奢望三个农民工就去代表根本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一亿五千万农民工的利益?他们不去代表,难道这一亿五千万农民工罢免了他们不成?如果某个代表,真正在农民工的某个关键性的利益上呼吁,得罪了某方神圣,被拿掉这个代表资格,这一亿五千个农民工,又能通过何种渠道给他以支持?

   反观西方民主社会,老百姓利益的表达,靠的不是同类的感情、同类的理解,而是自己的选票。政客们要吃政治这碗饭,就必须替公民说话,无论职业、种族、学历如何,不管你身份高低贵贱,最高领袖喜不喜欢,只要你不能代表我,这张选票就不会给你,你不能代表这个选区的多数人的利益和愿望,你永远就不会有代表的可能,反之,则完全可以代表。成与败,关键看选民的态度。

   所以,任何社会的代表最终只能代表赐予并能制约自己权力的人。老百姓也一定要明白,同类不能代表自己,而真正代表自己的只能是自己手中的选票。三个农民工肯定也只能代表赋予自己权力并控制这个权力的人,如果一亿五千万农民工兄弟希望这三个农民工真正代表自己,最好思考一下双方之间有没有代表权力授予与被授予、制约与被制约的关系?

    原载<北美时报>2008-3-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