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丹文集]->[愤怒与摇滚乐]
王丹文集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王丹致连战的公开信
·请国民党回中国宣扬民主
·烧遍两岸的野火
·1
·我们如何解释中国 --- 读胡平新作《犬儒病》
·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物权法值得欢呼吗?
·大学不应当是大观园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籲
·六四十八周年祭文
·《六四诗集》出版的意义
·六四问题不容回避
·什么是真正的政治改革
·不要忘记陈光诚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给全世界一个有尊严的奥运
·让“赵紫阳”不再是文字禁忌
·悲剧真的不会再来?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谁在制造假新闻
·中国农村土地应当走私有化道路
·关于目前缅甸民主运动局势的声明
·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私有化
·十七大告诉了我们什么?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共产党开会 老百姓遭罪
·一把温柔的刀—送别包遵信先生
·那不仅仅是一块三角地
·中共总书记的畸形权力
·包遵信葬礼上的年轻人
·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
·老虎,蚂蚁与嫦娥
·狼真的要来了吗?
·台湾立委选举观后感
·愤怒与摇滚乐
·中共统治逻辑----打
·关于台湾选举结果的三点看法
·大陆民主化是两岸问题的关键
·谁不敢面对真相?
·在民族主义面前区分中国与中共
·重要的是选择的权利
·诡异的民族主义
·关于争取回国权的声明
·不要忽视另外一种中国的声音
·柏杨对中国人权的关注
·大灾之后,谁来负责?
·最重要的是那些孩子
·不懈地为争取天安门母亲群体获得诺贝尔奖而努力——写于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之际
·祝北大生日快乐
·维护历史真相是我们的使命
·奥运为何成为扰民工程?
·社会对政府的严重警告
·中共当局就是谣言的根源
·奥运开幕式的人道主义缺失
·关於未能赴港的声明
·以真相抗拒极权的代表人物
·是“改革”还是“开放”----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反思之一
·畸形的增长----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展望之二
·一封国内来信
·中国式改革的特点----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展望之三
·期待“黄金交叉点”的出现----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反思之四
·六四20周年纪念活动起跑
·个人魅力主导的选举
·国家与社会的黄金交叉点
·面对经济衰退,中国应该做些什么?
·这是一次精彩的大选
·2009年对中共的挑战
·对台湾的新春祝愿
·2009年我们做什么
·还记得八十年代的启蒙运动吗?
·理想主义的火炬手----悼念戈扬阿姨
·人们真的忘却了吗?
·一只鞋子的启示
·中国需要启蒙运动----从戈扬病逝思想起
·从二十年到三十年
·公民行动的力量
·且看《文汇报》的反民主言论
·致港大学生第二封信:为柴玲辩护
·就六四问题做出的几个澄清——致部分不了解真相的香港大学生
·平反“六四”在于政治改革的推行
·让白色覆盖中国
·记忆的力量
·中国今天的强大,只有肌肉没有头脑
·网路上的中国
·难忘的一夜
·中共审判刘晓波说明了什么?
·中共強硬派正在抬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愤怒与摇滚乐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这次来台湾,感觉很兴奋的一件事情,就是参加了一场座谈会,而座谈会的主角,就是捷克的摇滚乐团“宇宙塑胶人”。
   很 久很久以前,当我还是一个青涩年龄的大学生的时候,就听说过捷克的地下摇滚乐团“宇宙塑胶人”的大名。在那个时代,校园里面已经在偷偷流传东欧一些极权国 家正在发生的变化,自然也会涉及到著名的“七七宪章”运动。而提到由后来的捷克总统哈韦尔发起的“七七宪章”运动,就不能不提到“宇宙塑胶人”乐团,因为 “七七宪章”运动的发起,就是为了声援他们。可以说,整个捷克的天鹅绒革命,就是由这个摇滚乐团开启的。或者说,是这个摇滚乐团,改变了捷克,甚至是东 欧,甚至是整个世界的历史。
   一个音乐团体,怎么会改变历史呢?是什么,让音乐和政治连接在了一起?又是什么,使得这几个当年的年轻人愿意站到抗议的舞台上呢?在大家都在讲音乐归音乐,政治归政治的今天,他们的出现又能激发我们什么样的思考呢?
   我是摇滚乐的门外汉,但是当我第一次听说“宇宙塑胶人”的时候,中国也正是摇滚乐风行的年代,那时的崔健,成了某种程度上的社会代言人,他的音乐表达了时 代的呼唤和青年人的心声,当时的大学生如果回忆起那个年代,应当都曾经为崔健的摇滚乐激动过,呐喊过。是什么支撑了音乐对于社会的介入呢?我觉得,愤怒就 是一种必要的催化剂。因为有不满和愤怒,才有摇滚乐的生命与活力,也才有社会与音乐的互动。无论是“宇宙塑胶人”还是八十年代的崔健,都是传达出了社会的 不满与愤怒,因而得到了大家的共鸣,把他们的艺术创作与社会演变连接在了一起。反过来讲,以我的浅见,没有了愤怒,就没有了热情,也就没有了摇滚乐的生 命。

   当年的偶像,现在都已经是满脸沧桑的老人,他们的装扮还是很摇滚,他们的行为还是像老顽童,但是面容看上去已经很和善。抱着上述的浅见, 我对坐在台上的几位歌手发问:“请问你们认同愤怒与摇滚乐的关系吗?今天的你们,还愤怒吗?”几个老顽童嘻嘻哈哈地回答了一些什么,虽然不是我想听到的答 案,但是没有关系,他们的出现就是一种回答。他们把我带回了历史,让我可以从历史中看到答案。
   今天的中国,摇滚乐已经不是很能撼动社会 了,那些曾经激发热情的乐团还在,崔健也还在,但是摇滚乐的生命力不在了,已经没有哪个摇滚乐的歌曲可以像当年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那样风靡校园了。为 什么会这样呢?难道今天的中国真的已经到了歌舞升平,没有任何可以愤怒的事情的时代了吗?在社会普遍弥漫不确定感,价值体系混乱的今天,摇滚乐的声音完全 沉寂下去了,这,究竟是社会的问题,还是摇滚乐自己的问题呢?看着台上那些几乎已经成为历史的老摇滚歌手们,想着他们对历史的贡献,我想,也许中国的摇滚 乐手们应当有所反思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