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文森特
[主页]->[人生感怀]->[文森特]->[非洲行(之一)]
文森特
·亲历重庆万州“一○•一八”暴动
·自慰•卖淫•引诱•强奸
·不忘阶级苦
·爸爸为娶婶婶把我赶出了家门
·那年,我在接受再教育
·非洲行(之一)
·非洲行(之二)
·非洲行(之三)
·非洲行(之四)
·非洲行(之五)
·非洲行(之六)
·非洲行(之七)
·非洲行(之八)
·红太阳曾照耀过非洲
·她为中国人争了一个“光”!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洲行(之一)

非洲行(之一)——浅谈黑非洲
    说到非洲,人们很自然地想到黑人——皮肤乌黑,裸身露体,用树叶或兽皮遮掩下身,手持长矛大刀,口中发出“嘶嘶”叫声,追捕野兽的人群……。然而,这些经过艺术加工和刻意渲染的画面即使是存在,在现实的生活中也是不容易见到的。
    无论在亚洲、欧洲或在美洲,人们见到黑皮肤的人种都会说这些是非洲人或非洲裔人。的确,黑色人种代表了非洲人。
    但是,非洲人并不一定是黑人。事实上,在非洲的北部居住着为数众多的白种人、阿拉伯人、波斯人和印巴人,他们的生活习惯和人情风土都与欧洲人或中东人无异。在南非也有相当多的欧洲人居住。我们所说的黑非洲,一般是指黑人集中居住的中部及中南部的非洲。

    有人研究得出结论:非洲是古人类的发源地。有这样的说法,世界上所有的人种都来源于非洲,由于非洲的食物资源丰富,使得人口不断增长,于是人类便开始向非洲以外的地区扩散。一部分人越过直布罗陀海峡到达欧洲,一部分人经地中海与红海的陕窄地带或越过曼德海峡到达了亚洲。由于非洲处于赤道两旁,终年受到极强的紫外线照射,人们的肤色都是黑色的。迁到欧洲寒带后的人受太阳幅射减少了,逐渐演变成了白种人;到达亚洲温带的人受太阳幅射没有寒带那么弱,也没有赤道两旁那么强烈,所以逐渐演变成了黄种人或其他有色人种。……对于这一理论本人不敢妄加评论,但人类在非洲具有相当悠久的历史却是无容置疑的。
    公元前波斯、阿拉伯和印度对非洲就有了商业交往,从七至八世纪开始,便有大量的波斯人、阿拉伯人和印度迁入非洲,并且,阿拉伯人于10世纪末曾在东非沿海多个国家建立过伊斯兰王国,穆斯林也得以在非洲广泛传播。中国人最早涉足非洲的可能是郑和的船队了,据考察,东非肯尼亚境内就多处发现有郑和船员在该国的生活遗址。欧洲自从航海业的兴起,特别是工业革命后,到非洲寻找资源或劳动力的人就越来越多,到了十九世纪非洲大陆大部分被欧美各强国瓜变成其势力范围——殖民地、半殖民地或附属国,从欧洲传入的基督教在非洲拥有相当多的信徒。
    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各国对非洲国家的控制开始放宽,并逐步让它们自立,脱离附属国地位并获得独立。为求民族的发展,这些贫穷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纷纷向国际社会求援。他们有奶便是娘,也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主义,能分得一杯羹,他就会吻你的脚。这时,声称实现共产主义目标的共产阵营便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得以在非洲大陆蔓延。
    这些刚获得独立的非洲国家的政客们,原都是旧殖民地或旧帝制下的官僚或军阀,对共产主义的理论和历史却知甚少,根本说不上有什么共产主义信念。他们野心勃勃,只是把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捧过来,以求达到两项目的:一是没收私有财产;一是使他们可以得到共产集团的帮助,以抵御那些国内、国外的敌人。埃塞俄比亚的独裁者孟吉斯托 (Mengistu Haile Mariam),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孟吉斯托原为埃塞俄比亚的陆军少校,他参加了那一群军官,因抱怨军中提升太慢而发动的起义,于1974年9月推翻了埃塞俄比亚那位年高德劭的皇帝塞拉西 (Haile Selassie)。起义成功后,政权落在一个叫做“德格”(Derg) 的委员会手里,孟吉斯托在其中起着重要作用。不久,“德格”因为内讧而分裂。三个月后,孟吉斯托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独揽了政权。他宣布埃塞俄比亚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并且立即实践其诺言,把银行和保险公司收归国有。1975年3月,他废除土地私有制,并且按照毛泽东的办法把农民赶进公社。从1974年直至1991年这十七年间,孟吉斯托把埃塞俄比亚完全变成了苏联的卫星国。
    1976年,孟吉斯托发动了一场由他亲自指使的“红色恐怖”:死难者数以千计,多为学生。这些大屠杀,都是由苏联和东德所提供的约一万名保安人员帮着执行的。原先,苏联因为支持与埃塞俄比亚接壤的索马里的一个军政府搞什么“科学社会主义”,已经在非洲之角取得立足之地。这时,苏联却放弃索马里,转过来帮助埃塞俄比亚了。1977年,当索马里派兵侵入埃塞俄比亚,企图兼并奥加登 (Ogaden) 地区时,共产集团就对孟吉斯托提供大量的援助,其中包括一万五千名古巴的雇佣兵。由于这种军事上的支援,共产集团在埃塞俄比亚的势力大增。它在粉碎索马里入侵的战斗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并且也阻止了厄立特里亚 (Eritrea) 要脱离埃塞俄比亚而独立的活动。
    然而,由于用暴力搞集体化,埃塞俄比亚的经济濒于崩溃,加之连年遭受旱灾,在1984年至1985年间就发生了大饥荒,约有一百万埃塞俄比亚人死于非命。1989年,东德垮了,孟吉斯托在其国内的地位日益低落;及至1991年苏联解体,这位埃塞俄比亚的统治者就完全孤立了。就在1991年,孟吉斯托被推翻,逃亡到津巴布韦去做流亡者了。这场被描述为“非洲影响最广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实验就这样完结了。”
   不过,仔细观察,在这个号称“社会主义国家”的埃塞俄比亚,却很难找到一丝一毫社会主义的东西,而只有暴虐无道的军事独裁。那位独裁者沐猴而冠,模仿苏联和中国的作法,只是为了要实现其个人野心罢了。
    共产暴力革命的理论在非洲许多国家都曾泛滥过,刚果、安哥拉、几内亚、津巴布韦等等非洲国家那些合法的或不合法的共产组织,在很长的时间里都进行着顽强的武装斗争,当年有烽火四起。时至今日这些组织在某些山区还有活动,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当然,现在造成不稳定的因素并非全都是共产运动。种族的仇杀,选举的不公也是引起暂时的骚乱的因素。
    这些共产头目对苏联成为世界强国曾羡慕不已,但对列宁“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理论却不感兴趣,因为落后的非洲丛林没有多少工业,组织不起工人进行暴动。他们最崇拜的是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毛主席给他们指明了斗争的方向。再说丛林更适宜打游击战,进可攻,退可守,还有许多天然的食物如水果、野兽可赖以活命,如果还能经营一些“土特产”发展壮大想是不会成问题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嘛。
    他们经过了漫长艰苦的战斗,星星之火却未见燎原,反而越来越弱了,共产战士们也已变得越来越苍老。冷战期间他们长期接受共产阵营的物资和经费的援助,如果说战果曾经一度辉煌,士气曾一度高涨的话,冷战结束后,他们得到的援助随之越来越少,其战火也越来越弱,士气也逐渐消退了。但他们的革命并没有结束,今天对有钱人(不论本国人或外国人)的敌对行动还是时有发生。为了生存,资产阶级的产他们还是要共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非洲的无偿援助也是大得惊人的。为得到非洲国家的支持,毛泽东、周恩来曾不唯余力地对非洲国家进行援助。开始是在苏联这个共产集团的指挥下进行,后来与苏联闹翻后,这种援助中国就独自进行了。为了与苏联争共产之正统,毛泽东不惜牺牲中国人民的利益,即使在饿死三千多万人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运向非洲的物资从没间断。确实,这种饱含着中国人血泪的无私援助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赢得非洲国家在二十六届联大的多数选票。从而也使非洲人民知道中国,但更多的是让非洲人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不落的红太阳”叫做毛泽东。2007年我到了非洲不久,就惊奇地听到有个五十左右岁的黑人用中文演唱《大海航行靠舵手》这支中国人都已不怎么会唱的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
    毛泽东对非洲进行革命输出成绩是裴然的。除了以上所说的军事思想得到实验外,其“支部建在连上”的组织原则也在非洲得到充分的贯彻,坦桑尼亚的革命党就是这一组织原则使其得以巩固、壮大和发展的。由于坦桑尼亚革命党在全国每个角落都建立了其组织机构,使得这个党一直都是该国最强大的,现在还是唯一的执政党。
    毛泽东思想在非洲的第二个实验就是社会主义集体化、人民公社。要体现社会主义集体化、人民公社的优越性,光喊口号或政治学习在非洲是不管用的,必须要有充足的物质储备,因为非洲各国人民都有其宗信教信仰,他们喜欢听耶稣基督或安拉真主的道理,却不喜欢听马恩列斯毛的说教。而最为实际的是让百姓得到一些实惠,于是,毛周等领袖就大慷中国人民之慨,不管当年中国饿殍遍野,赠送给非洲的物资却从没有减少。在坦桑尼亚的人民公社里,每逢过年过节,村民都能从当地的革命党中领到一只鸡或一块肉或其他食品,使得这些非洲革命人民欢喜若狂,而这些是上帝或真主从来没有赐给过他们的。难怪直到今天他们还念念不忘当年,常常对中国人说: “毛主席,扫瓦(好)!,现在的支那 (中国人),西扫瓦(不好)!”。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非洲最大的援助项目是贯穿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的坦赞铁路。1968年5月15日,坦赞铁路开始勘探;1970年10月26日,铁路在坦桑尼亚境内开始施工;1975年10月22日,铁路全线开始试运营;1976年7月23日,铁路全线正式运行。为建设这条铁路,中国政府提供无息贷款9.88亿元人民币,共发运各种设备材料100万吨,先后派遣工程技术人员5万多人次。在修建坦赞铁路中,有56000中国人参加筑路,中方共有65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除47人埋葬于坦桑尼亚、17人安葬于赞比亚,还有一人牺牲在中国赴坦桑尼亚的客轮上。
    现在这条铁路怎么样了呢?我十分遗憾地告诉大家,根据本人所看到和了解到的实际情况与新华社的报道不相同。新华社曾经报道说“这条连接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的铁路长约1860公里,如今该地区已经相当繁忙,加之这一地区矿藏资源非常丰富,成为中国不断扩展的经济利益的一部分。货车满载各式中国商品,从电器到纺织品,给当地人带来便宜的商品。”“坦赞铁路从建成初期到2004年,持续稳定地在坦桑尼亚,特别是在坦桑尼亚南部扮演着协助当地人脱贫致富的重要角色。逐年增加的客运能力给沿线居民提供了一个脱贫致富的好机会。坦桑尼亚人的聪明才智把坦赞铁路变成了出乎设计者和建造者们意外的、有助普通百姓摆脱贫困的‘铁路沿线市场经济’”。
    事实上,这项面子工程的援助,其效果并没有所说的那么喜人,甚至可以说是劳民伤财,得不偿失。建设坦赞铁路之前,坦赞政府曾向世界银行提出援建坦赞铁路的要求,但经专家考证评估,认为这条铁路根本没有任何价值,因为贫穷落后封闭的非洲大陆根本没有足够多的货物或旅客来满足这条铁路的正常营运负荷,因此被委婉地拒绝了,后又要求苏联政府帮助,不料共产集团的老大哥也不肯慷慨解囊。毛泽东不愧是世界人民的大救星,他老人家一拍胸膛:他们不干我们干!从此中国政府独自承担起这个援助项目的责任。1975年全线通车并交付坦赞政府共同经营,中国政府只承担技术上的指导。1976年铁路全线正式运行到而今,由于载运量严重不足,据曾在铁道部工作过的人说,中国政府平均每年要无偿补贴约人民币九千多万元给坦赞铁路,以维持此项目继续运转。三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坦赞铁路的机械设备已经开始老化,两国政府又没有能力进行设备的更新和技术改造,现虽还在营运,却已濒临于瘫痪状态。本人曾到坦赞铁路起始站看过,候车室大门紧闭,因为当天并没有列车发出或到站,站前广场也空旷无人。知情人介绍说,并不是每天都有列车发送,具体哪天有车发送须待了解。而坦桑尼亚境内有些地方的铁路早已经弃废,早就没有火车通行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