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人、越南歷史和中越歷史關係 \ zt]
悠悠南山下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中国:一颗定时炸弹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自古以來”有多理直氣壯?
·國際法之中有關「單方面宣佈獨立」是什麼一回事
·《21世紀資本論》--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台灣人分析文革:原來紅衛兵是毛澤
·文革與中越關係
·「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支那與大清,哪個叫法難聽一點?
·何賢在澳門 12.3 事件中的角色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东
·特朗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亞洲與美中峰會
·中國為什麼堅持撐朝鮮
·韓國,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民族主義已成中印關係絆腳石
·戴高樂將軍訪問魁北克50週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人、越南歷史和中越歷史關係 \ zt

*

按語﹕此為中文博客流傳轉載的文章﹐作者和出處不詳﹐ 亦可能出自多位作者之手。作者評述越南歷史和中越關係問題持平和﹐客觀﹐中肯之態度﹐文章可讀性強﹐ 僅供讀者參閱。此文題目為編者自加。

**

越族与粤族,越国与粤国    

   越有狭广两义。    

   狭义指先秦时建都会稽(今浙江绍兴)的诸侯国,春秋晚期至战国前期,本被视作“蛮夷”的越族曾在今江浙一带建立越国,有史记载共传8代,历160多年,向周朝贡,尊周天子为“共主”,周天子也赐以祚命,封为方伯。越国在灭强大的吴国后曾与当时中原国家会盟,雄视江淮地区,号称“霸主”(越王勾践灭吴成为中国春秋“五霸”之一)。在楚怀王二十三年(前306)越国已为楚国所灭,从此分散,诸族子争立,其部族首领有的称王,有的仍称越君,活动于江南沿海一带,均朝服于楚国。或说于楚威王七年(前333)为楚所灭;或说,终战国之世,虽为楚所削,但一直延续到秦统一六国,综合史料分析,此时统一的越国已经不存在,而且与中原文化的互动也减弱了,自甘苟居蛮荒之地,对国家的概念趋向模糊,实行部落制统治直至汉末孙吴渡江之后。

       广义是对中国战国、秦、汉时期南方长江下游即“自交趾至于会稽七八千里”沿海地区及其士著居民的泛称总称。越人分布的范围,有的说在江南,有的说自会稽至交趾,有的认为包括中国南方和越南北部地区,有的还认为应包括现在的中南半岛诸国。按较通行的研究意见,主要应在今中国江苏、浙江、江西、福建、台湾、广东、广西、安徽、湖南诸省、区和越南北部。    

   关于越人的来源,有的认为与楚有渊源关系,传说“与楚同姓”,都是“祝融之后”;有的认为是夏禹的后代,等等。随着考古学文化的发现越来越丰富,学者颇重视从新石器时代文化中去探讨越人的来源。有的学者推断分布于中国东南和南方包含印纹陶的诸文化,其创造者应是越或百越的先人。文献记载商朝的蛮或荆蛮,大概也包括了古代越族。甲骨文中已有粤字,古时粤与越常通用,它与越族有何关系尚需研究,但商时越族或其先民在中国南方的散布,已有文献可证。    

   战国后期,除有百越名称外,还有“扬越”的名称。这一地区为《禹贡》所说的九州中的扬州之域,由于九州制只是当时学者对未来统一国家的一种规划,其范围有说包括今淮南、长江下游和岭南的东部地区,有时又包括整个岭南地区,所以扬越实际也是战国以来至秦汉对越人的另一种泛称。因其居民“非一种”,“各有种姓”,或指一些随着历史的发展而有变化的族体,据其语言、习俗和地域的差异,故又称“百越”或“越人”。战国时称百越,文献上亦作百粤、粤;又言其分布甚广,内部“各有种姓”,杂处于南方各地。故此词应是包括若干个民族的泛称,至今已难以完全分清。秦汉时,泛称中国南方民族为越族,史称“北方胡,南方越”。    

   由于历史的发展和变化,秦汉时越已逐渐形成几个较强的部分,秦汉时的越人依当时的称谓亦可分为瓯闽(闽越)、南越、西瓯、雒越、东瓯(东海)几个地区的一些部族。其族称、住地和活动史迹、区别更加明显。东瓯在今浙江省南部的温州一带;闽越在今福建省福州一带;南越在今广东省境,继发展到广西及以南的交趾地区;西瓯大概分布在今广东西部、广西南部及以南地区;骆(雒)越主要分布在越南北部;瓯闽(略当今浙、台、闽一带)源出先秦之越。    

   据说在春秋时曾成为中原诸侯霸主的越王国在战国后期为楚所“灭”,秦始皇二十五年(前222)继灭楚之后,降服了越君,以其地置会稽郡(今江苏苏州),北徙越民于乌程、余杭、黟、歙、芜湖、故障等地(今苏、皖、浙接壤地带),而谪徙中土之民以实之。次年,秦统一六国,随即派遣五路大军五十万人进行统一百越的战争。一军指向相传为勾践后裔的瓯闽地区的闽越王驺无诸和东海王驺摇,两王都被废黜为“君长”,以其地置闽中郡(今福建福州);四军指向南越、西瓯(今两广地区),开“新道”、凿“灵渠”以行军运粮,西瓯君译吁宋战死,在南越、西瓯设置南海郡(今广东广州)、桂林郡(今广西壮族自治区内)、象郡(今广西崇左境),大徙中原之民与百越杂处,共同开发珠江流域。但西瓯部分余众退据丛林继续抵抗,并曾挫败秦军,秦军统帅屠睢死于此役;同时,包括台、澎等沿海岛屿在内的“东海外越”也还未被征服。这些部分都形成了政治中心,因抗秦都与汉王朝有密切关系,秦二世元年(前209),陈胜、吴广领导的农民起义爆发(见陈胜、吴广起义),不少早已徙居淮北的越人参加了起义军,被废黜的地方部族首领无诸和摇也率领越人随着鄱君吴芮投入起义行列,在推翻秦王朝的斗争中作出了贡献。汉初君长被封王候者很多。汉高帝五年(前202),汉王朝建立,以助刘灭项功,无诸复立为闽越王,王闽中故地,都东冶(治今福建福州);惠帝三年(前192),“举高帝时越功”,摇也复立为东海王,都东瓯(治今浙江温州),时俗号为东瓯王。    

   南越(粤)王赵佗并不是越族人而原是河北真定的汉人,秦时为南海郡龙川令,后代行南海郡尉(秦时实行郡县制,郡有守负责行政,尉负责治安及军事),乘秦末之乱,乘机起兵割据,“击并桂林、象郡,自立为南越武王”。占有整个岭南3郡,建南粤国,与汉朝关系有时臣服,有时背叛。西瓯似未有统一的政治组织,处于部落分散状态,被秦征服后属桂林、象郡,后又被赵佗征服,成为南粤的一部分。    

   “骆越”一称,有人认为西瓯与骆越同族异名,有的认为是两个不同的部族。越族建立的这些政治中心,后来都被汉武帝征服,改为汉朝的郡县。此后,百越这个名称不见于史载,越族之名也罕见。    

   三国时期,在吴国统治区有山越,分布于今安徽、江苏、浙江、江西、福建、湖南、广东、广西等地,与汉族进行密切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逐渐同化于汉族。隋唐时,山越还偶见于文献记载,宋以后,即不复出现。    

   此外,三国时在今福建北部有“安家之民”,在今台湾有“山夷”;隋时在台湾有“流求土人”,这些都是一部分越族的后裔。    

   越、百越这些族称在文献上消失,并不是这些古老民族的消失,而是发生了变化或被其他族称所代替。现在中国南方壮侗语族、苗瑶语族各民族以及东南亚一些民族,都与古代越族有一定的渊源关系。    

   百越具有自己的民族语言和生活、文化特点。越语为粘着型,不同于汉语的单音成义,故越语译成汉语时一字常译为两字,如爱为“怜职”。有人认为越语与今壮侗语族的语言相似。    

   百越的生活、风习也有特点,主要是:断发文身,契臂为盟,多食海产,巢居,善使舟及水战,以及善铸铜器,如青铜剑、铜铎(大铃)等。

*

   

   高帝十一年,汉封赵佗为南粤王,都番禺(今广东广州)。十二年,立越裔南武侯织为南海王,居揭阳(今广东揭阳)。这时,西瓯君长也“南面称王”。南徙雒越(今越南北部)的蜀王子也称安阳王。这种百越地方政权相对独立的局面,随着汉中央集权的逐步加强而发生变化。吕后末(前180年前后),西瓯王、安阳王为赵佗所灭,在雒越设置交趾、九真两郡。文帝初(前179~前174),南海王反,汉击平之,徙其民至上淦(今江西新干)。武帝建元三年(前138),闽越攻东瓯,东瓯请举国内徙,“乃悉举众来,处江淮之间”。元鼎五年(前112),南越王反汉,次年汉出兵灭南越,以其地置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七郡,并开珠崖、儋耳两郡。元封元年(前110),闽越反,汉出兵讨之,闽越诸将杀其王以降,“诏军吏皆将其民徙处江淮间”。至此,百越各族全部置于汉王朝郡县统治下,完成了秦王朝未能完成的统一大业。    

   在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推动下,百越地区的经济、文化有着明显的发展。有些地区的出土文物反映出:汉武帝以后的铁制工具显著增加,文化面貌上的民族特点逐渐减弱。部分百越族与汉族在共同的经济生产与贸易活动以及文化的相互影响中,加速了民族融合的进程。瓯闽族与汉族混合的“山越”,在东汉末三国初(公元3世纪初)还很活跃,到南北朝后逐渐从历史上消失。    

   在另方面,岭南百越却长期留存。东汉建武十六年(公元40),交趾雒越征侧、征贰两妇人曾发动反汉斗争,“九真日南、合浦蛮里皆应之,凡略六十五城,自立为王”。延至建武十九年始克讨平。    

   西瓯,东汉称乌浒,人口众多,灵帝建宁三年(170),郁林太守谷永曾招抚十余万,开置七县。魏晋以后,岭南百越有蜒、俚、僚、等名称,“随山洞而居”,分布很广,他们是今天壮侗语各族的先民。    

   秦汉时永昌郡西南(今云南省西南与老挝泰国缅甸接境地带)的掸国和滇越,珠崖、儋耳的“雒luò越”,也是百越的一部分,他们当时还较原始,使用“木弓弩,竹矢,或骨为镞”,但也都为开发祖国边疆作出了贡献。

       越南人口占多数的民族也称越人(Viets)。亦称“越南人”、“京人”。约占全国人口的90%,属蒙古人种南亚类型,使用越语,系属未定。由于长期受汉文化影响,越语中的汉语借词约占其词汇的一半以上。至少早自公元1世纪开始,一直沿用汉文,13世纪出现“喃字”,系在汉字结构的基础上,按形声、会意、假借等方法构成的方块字,但字数不足,著书、行文仍需夹用汉字。19世纪40年代拉丁化拼音文字开始定型,80年代在越南政府倡导下逐步推广,又因为与中国交恶及倡导民族主义,现在年青一代已大多不识用汉字。但在邻近中国地区还有会说中国广西、云南方言的边民。大乘佛教自古在越人中影响较大,并在南方派生出和好教和高台教。另外有不少越人尊崇孔子,建有文庙,称儒教。天主教传入后,也有一定影响。由于近代受过法国殖民统治,因此在很多文化生活方面遗有影响。

       越人系古代骆越人的后裔,先住越南北部,后逐渐南移,直至19世纪中叶始达南端。在其南迁途中不断混入其他民族成分。越人自公元初进入封建社会,主要从事农业,少数从事工业、手工业、林业、渔业和商业。村庄多按职业和宗教信仰不同组成。过去在越人中,父母包办婚姻、指腹为婚和小夫大妻现象比较普遍。后来,这种情况逐步改变。越人的人名,男子喜用文、廷、世、辉、维、友等字,女子喜用梦、丽、瑞等字。也有用仇人的名字给子女取名的,但忌用神灵、尊长的名字给子女取名。对长辈、有地位的人,说话要用敬词。越人的音乐、舞蹈和戏剧艺术具有浓厚的民族特点。另有50多万越人分布在柬埔寨、泰国和老挝,近现代还有侨居、移居、避难欧美、澳洲、香港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