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牧晨
·也谈林彪
·“一月风暴”的夺权与巴黎公社之梦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中华英烈谱: 宋教仁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 戊子年三月廿二日,.宋公教仁遇难九十五周年忌日,正值国民党获中华民国总统选举大胜. 余思之,若无百年来先烈之奋斗牺牲,岂有今日宪政民主之成功.遂命拙笔,祭告渔父在天之灵. )

   为辛亥革命播种
   为共和创立建功
   为民主宪政奠基
   彪炳千秋万世雄
   为华兴会之脊梁
   为同盟会之灵魂
   为国民党之头颅
   仁义贤明举世崇
   为民族披荆斩棘
   为民生尽瘁鞠躬
   为民权流血牺牲
   英魂不灭耀长空
   祝中华民国复兴
   催大陆冰雪消融
   待宋公笑瞰九州
   青天白日满地红
   ------------------------牧晨 敬拜 于美西海湾
    2008.3.22
   (外一篇)
   宋公园联想
   1959年,我家从桂林公园南边的上海第二师范学院搬迁至闸北公园北端的师范新村 ,属第一师范学院的教工住宅.我就读的学校也就从漕河泾第二中心小学转到明晏路小学.翻过小学的南墙就是闸北公园.围墙有破损处,我和同学们常钻空子入园玩耍.其实买门票也便宜,才三分钱,不过得走一段路去正门.总之,对这公园是太熟悉了.但是对于它的原名”宋公园”的来历,以及宋教仁乃何许人也,却是很久之后才略知一二.
   公园西南角有座宋教仁墓,规模虽小,但风格别致,朴实严谨,超凡脱俗.在刻着”渔父”两个篆字的台基上,是托腮而坐的宋教仁塑像,令人联想到罗丹的雕塑”思想者”.背面有于佑任的题词,其中”直笔人戮,曲笔天诛”数语,当令小人无颜正视.
   宋教仁是在袁世凯执政时期被暗杀的,面对宋公之墓难免眼浮血光.但令人联想到杀人的更主要的原因,是”镇反”和”肃反”运动中,这里曾是枪毙”犯人”的刑场,杀人的地点就在公园南端,离宋公墓一二百米.附近许多居民都见到过那时的场景:军人用大卡车押来了未经法庭审判便由”军代表”定罪的”反革命”,一个个拖下地,随即枪声爆起,血肉横飞,既恐怖,又草率,比屠猪宰羊更简捷得多.而且没有任何仪式,被杀者简直就如同一堆堆只待尽快处理的垃圾.
   附近有个医学院,每当解剖室需要死尸,就到公园来拉死人.有一个晚上,工友老马照例把几具尸体拖进了储藏室,冷不防听到有人说话,原来是个中枪却没死的女子,央求道:”救救我!我是大学生,没做过坏事------“老马吓得魂飞魄散,狂奔乱叫,惊动了值班干部,马上通知警方,派人过来补枪了事.
   若宋公有灵,听着这枪声,该如何想,如何说?
   公园北邻象仪巷,是个贫民区.”困难时期”,象仪巷的”大瘌痢””小癩痢”兄弟两人,我小学的同学,老是逃学,去拾荒挣吃.一次,发现杨家宅挖河泥时掘出的炮弹,就去砸铜准备卖钱,结果轰然一声,兄弟俩连同围观的几个小孩被炸死,弹片还飞出伤及路人.
   若宋公有灵,被爆炸声惊醒,看到处处饥馑贫困的惨状,该如何想,如何说?
   文革时期,公园西边,距宋公墓五十米左右的共和新路上,逢年过节之前,总有车队向北驶去.车上是挂着牌子的死刑犯,他们被一路游街示众,送往粤秀路靶子场当众枪决.在这大批被杀的人中,有与我曾同处一个牢房的难友钱建中.他是一个正直的农村知识份子,被杀的罪名有两条:攻击文化革命,坚持反动立场. 那年头杀人不希罕,自杀的也不稀罕.我们师范新村(因移交给上海工学院,已改名为上工新村)的教师和他们的家人就自杀了好几个,其中一对夫妇还是留美归国的高级知识份子.在那被某些人称为”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死亡和恐怖的幽灵到处游逛.游街,批斗,抄家,逮捕的节目到处在上演,工厂,学校,机关的高音喇叭整天喧嚣着中共的指令与说教,还有令人恶心透顶的”革命歌曲”和”样板戏”,逼迫着所有的耳朵接受它的强奸.
   若宋公有灵,听着这四面八方张狂的喧嚣与深沉的悲鸣,该如何想,如何说?
   1978年开始的民主运动,不少骨干就住在这公园附近.1986年暴发学生运动,上海工业大学等学校的队伍就经过这里涌向市中心.1989年的民主运动,共和新路也筑起了很多路障,停满破胎的车辆.但,却无人到宋公墓前,向中国民主运动的前辈取经.
   一代代的奋斗牺牲,继而却是一代代的遗忘,隔绝,弱化;在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剧中竟如此缺乏希望的色彩与坚韧的旋律!
   九十年代,以”改革开放”为名掀动的物质主义狂潮涌入共产主义崩溃所形成的精神峡谷,中国人的形象似乎变成了两眼都盖着铜钱的财奴.公园里也搞了个”三产”----茶园,取名”宋园”,但与宋教仁完全无关,那只是个赚钱的机器,装潢得俗不可耐;紧靠宋公墓的小道上,常插满彩旗,敲锣打鼓,还有花枝招展的女服务员列队迎送着有钱或有权势的贵客.我和部分坚持民运活动的朋友常在宋圆楼下的一个杂志社聚会,我们十分谨慎,因为”东厂”的监控无时不在,少数民主斗士被压迫在孤军苦斗的困境中.
   中共党国的东厂打手在道义上已彻底破产的状态下,自然只有日趋采用黑道流氓手段.有的民运人士在骑自行车来我家的路上被多次紧逼跟踪,甚至被逼上人行道,从车上摔下来;地点就紧靠宋公墓的墙外.但我们并不退缩,我们都相信自己至少还无性命之忧.
   但是,难道肆无忌惮的中共暴力机器真的不再向政治异己者开刀动枪了?
   若宋公有灵,定会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就在几天之前,中共党卫军在周密布置下又一次屠杀了藏族抗暴者.
   就在几年之内,许多地区的维权民众被杀.
   此外,还有更多的民主志士和劳苦大众,被长期关押,被严密监控,被逼迫于难以生存的绝境,被变相的死刑绞杀着生命.
   暗杀宋教仁的袁世凯死了,明目张胆地杀害无辜的刽子手却正在神州横行.
   袁世凯复辟称帝才几十天就一命呜呼,而中共复辟了专制,颠覆了共和国,残害了近亿生灵,却延续了五十多年,至今毒焰冲天;天道何在?
   共毒肆虐,共独猖獗.十三亿人没有人权,更无主权.只任凭官僚特权阶级胡作非为穷奢极欲.贪污亿万已不稀罕,稀罕的是还有那么几个似乎廉洁的清官.挥金如土已成风,淫乱腐败竟为荣,连某芝麻小官都能霸占几百情妇,真叫讨了十三个老婆的袁世凯望尘莫及.国产与国人外流如潮,国土大片地秘密赠与外邦,相比之下,从前的卖国贼都可以改称为爱国英雄.如此”盛世”,当然比满清更满清,比蒙元更蒙元,比赢秦更赢秦!
   宋公有灵,也该无话可说了!
   我离开故土已近十四年,一直被禁止回国.中共想必是从清庭垮台中吸取了教训,决不让被赶出国界的民主人士回国”捣乱”.但这个恶贯满盈的红色王朝是注定要完蛋的;中国人民正在觉醒,正在行动.遍布全国的民权运动正方兴未艾,伟大的中国民主革命在经过了百年崎岖之后,正积累着最后一次无可阻挡的冲击能量.
   越来越多的国人已打破了隔代的沟壑,连结成一体的阵线.
   越来越多的后人已重新认识了中华民国,在它的旗帜下获得了信心,并从无数先烈和前辈那里获得了充实的信念,务实的理智,和朴实的品格.
   其中,宋教仁先生就是我们最光辉的一位导师,一个榜样.
   我们这些流亡者昂首回国的日子不会太远了.到那一天,我要重回宋公墓前,低下头来,献上最虔诚的祈祷.
    牧晨 2008.3.23
   ---------------------------------------------------------------
    (附件:资料选摘)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号渔父,国民党代理事长。出生于中國湖南省桃源縣,逝世于上海,享年三十二歲,是中华民国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從政歷程
   宋教仁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爾後為華興會與同盟會的主要領導人、民國臨時政府唐紹儀內閣的農林部總長。他是孫中山最重要的支持者之一,是国民党的组建人之一。
   1913年國會大選,國民黨大獲全勝,宋教仁正欲循歐洲「內閣制」慣例,以黨魁身分組閣之際,3月20日,被袁世凱所雇殺手刺殺於上海火車站,子彈從後背射入體內,射中其右肋,斜入腹部,兇手開槍後逃逸。宋教仁疼痛難忍,趴倒在一張椅子上,他用手把于右任的頭拉到胸口,喘息地說:“吾痛甚,殆將不起,……我為調和南北事費盡心力,造謠者及一班人民不知原委,每多誤解,我受痛苦也是應當,死亦何悔”。當時在火車站送行的黃興、廖仲愷等將宋教仁送往滬寧鐵路醫院急救,手術後,情況沒有好轉,大小便中出血嚴重,21日下午,宋教仁再次被送進手術室,依舊回天乏術,22日凌晨4時48分不治身死。年僅32歲。身故後,宋教仁之墓安在上海市的閘北公園。
   事後警方追查凶手為失業軍人武士英、幫派份子應桂馨、內閣總理趙秉鈞等人,但武士英後來吃了毒饅頭,暴死上海獄中;趙秉鈞被迫辭去總理。1914年1月應桂馨出獄後北上向袁世凱索酬,被人追殺,在逃往天津的火車上被刺。时在天津的趙秉鈞曾为之抱怨,不久在家中突然中毒死亡。以致於案情更為撲朔迷離。
   後世評論
   台灣政治大學政治系副教授孫善豪曾經評論宋教仁對國民革命與中國近代的意義,其大略如下:
   宋教仁首先在上海成立了中國同盟會中部總會目標在於鼓吹湖廣新軍的覺醒,間接促成了武昌起義。宋教仁曾提議革命的上中下三策:上策京師起義、中策長江起義、下策邊疆起義。孫中山的十次革命,一般都屬於下策中的邊疆起義。黃花崗之役後,同盟會人心渙散。宋教仁與譚人鳳等乃毅然在上海另起爐灶,獨立執行中策,成立中國同盟會中部總會,以共進會與文學社為基礎,在兩湖新軍間鼓吹革命,於是乃有武昌起義之成功。
   民國成立後,宋教仁將同盟會與其他小黨合併,成立國民黨。當時孫中山主張同盟會仍然為地下革命組織,隨時準備繼續革命。宋教仁則主張將同盟會公開化,以堂堂政黨之陣勢、用光明正大之手段,藉選舉取得政權。宋教仁路線不僅獲得了同盟會多數之支持,並且繼續與其他小黨合併,終於組成國民黨,而在國會大選中取得了多數。這個「國民黨」,不同於一九二四年孫中山主導的聯俄容共後的中國國民黨,實乃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真正的民主政黨。許多後來著名的民主人士如張東蓀、沈鈞儒、徐傅霖、羅文幹、石志泉等,都是當時這個國民黨的核心成員。
   宋教仁對於內閣制的倡議與實踐。袁世凱當上民國總統後,孫中山被選為國民黨的理事長,旋赴東京,另組中華革命黨。而主導國內國民黨的宋教仁路線,則是在體制內,以內閣制來架空袁世凱。如果當時袁世凱能明察當代潮流、對帝制不抱期待,放手讓宋教仁組閣,則中國華盛頓或民國「國父」之名,無疑非他莫屬。而整個中華民國史,或就將此改寫。不幸的是:宋教仁的內閣制主張,站在袁世凱的立場而言,是強人所難,直接牴觸了袁世凱「一人天下」的期待,於是,被刺;開啟了中國此後一連串政治、軍事的混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