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刘逸明文集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据《京华时报》报道,黑龙江哈尔滨市一处民宅救出33名沦为苦力的智障男子。这些人被关在在哈尔滨市呼兰区一座居民楼顶层面积约30平方米的狭小房间内。据说这33人中的很多人连话都说不清楚,或无法说出自己的名字及来自哪里,其中一人已经被关了三年。他们都是被人从火车站和长途客车站等地哄骗而来,被集中关在这里,然后被送到附近的建筑工地干苦力活。
   
   去年在中国山西曾发生引起外界广泛关注和谴责的黑砖窑奴工事件,事后,涉案人员中仅有一人被判死刑,其他28人被判不等刑期。奴工事件的发生实在是让人震惊,因为在今天,如果不是国内的媒体报道或是亲眼所见,可能很少有人会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其实,根据我的了解,奴工事件并非山西所独有,在其它地方,类似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就是在比较发达的珠三角地区,也有人无法逃脱被奴役的命运。今年春节期间,我就碰到一位曾在广东东莞幸运逃脱的民工。
   
   根据媒体的报道,在山西黑砖窑里面那些长期被迫劳动的奴工当中,也有不少是智障者。不过,关于奴工当中的智障者,我觉得媒体的报道存在不客观的地方。也许那些智障奴工当中有一些确实是在被抓去的时候就智力有问题,但我相信这样的人不会是大多数,因为很多智障者往往连生活都难以自理,更不必说去干活了。最为可能的是,原本智力正常的人在被抓去强制劳动以后,在强大的工作压力和恐怖气氛下,慢慢变得精神和智力失常。

   
   中国因为有十几亿人口而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失业问题也显得尤其严重,而农村劳动力的过剩又使得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变得更加的供大于求,劳工的工资也被压得异常低廉。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中国异常发达,中国因此被海外媒体称之为“世界工厂”,由于中国工厂对劳工的严重压榨和不公正待遇,中国的很多不良企业也被称之为“血汗工厂”。
   
   大凡有过打工经历的人都不会不清楚,在中国,奸商和黑心老板可谓比比皆是。有人曾经问我中国缘何盛产奸商和黑心老板,我觉得这和社会道德的败坏以及官商勾结有很大的关系。如今的中国人很少有宗教信仰,所以干起伤天害理的事情可以毫无顾忌,为了敛财,他们只要觉得风险小,就是杀人放火的事情他们也愿意干。当然,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也不一定就是无恶不作,很多老一辈的人因为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比较深,他们在说话和做事的时候都会考虑是否对得起良心,所以其道德水平也比较高。如今的奸商和黑心老板不但道德水平低下,而且学会了和官员沆瀣一气,所以,他们在压榨劳工的时候会显得格外的心安理得。
   
   中国媒体几乎每天都在欢呼中国经济总量的飙升,但不难发现的是,中国底层民众的生活依然十分艰难。去年年底,我曾去华中科技大学听过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的讲座,他在谈到劳工待遇的时候也承认中国劳工的消费水平比起几年前实际上是在下降,因为物价几乎翻了一两番,而工资水平基本不变。在中国的一般地区,如果一个人每个月的工资能达到5000元,这会被很多人认为还不错,但你要是当个老板每个月才赚这么多钱,很多人会觉得这样的老板很穷,难怪很多中国人都觉得给人打工没出息。
   
   今年出台的《劳动合同法》也许是考虑到了中国劳工的艰难生存状况,所以在很多条款上有些倾斜于劳工。这样的法律出台自然受到劳工的热烈欢迎,但很多企业却认为这是在变相驱赶它们,压缩它们的生存空间。很显然,这样的法律对于那些靠压低工人工资来盈利的企业确实很不利,但这些企业也正应该是中国淘汰的对象。有数据显示,中国劳工的工资只占经济总量的百分之10左右,远远低于国际水平。可想而知,中国的贫富差距有多么严重。
   
   一般的劳工仅仅是待遇低,而奴工则不然,他们的劳动不仅仅无法得到应有的补偿,而且还得忍受失去自由和承受恐怖的厄运。很多人也许只是想找一份工作维持生活,但不料被抓或者被骗去长年累月地从事这种非人的苦役。很多人在这种人间地狱的环境中被逼疯、逼傻,有的绝望自杀,有的想方设法地逃脱却被监工发现,不是被打伤残就是被打死。他们的命运比过去的“包身工”更为悲惨。
   
   今年年初中国南方遭遇空前雪灾,我从南方度假归来时,和不计其数的民工一样,滞留在了火车站。长时间的候车让我感觉到了民工们的无奈,雪灾让他们回家的路变得异常的崎岖和漫长。但是,他们在天灾的面前表现出了出乎意料的坚强,即使上车的那一刻遥遥无期,但他们无奈的眼睛里仍然充满了期盼,期盼着回家的那一天。听说广州火车站有民工在挤车的过程中被踩死,这让很多人都感到惴惴不安,在看到一张张民工哭泣的照片时,我也不禁黯然神伤,为中国劳工的不幸而扼腕叹息,更为与现代社会严重脱节的户籍制度感到悲哀。
   
   去年的山西黑砖窑事件已让民众愤怒至极,这种愤怒更触及到人们对中国社会制度的深层反思。此次哈尔滨奴工黑幕如果不是因为有奴工跳楼可能至今都无法揭开。一个黑工厂能够存在几年甚至像山西黑砖窑那样存在10年之久,我不相信他们的老板能真正做到不为外人所知,附近的居民或者警方极有可能是知而不言和知而不管。奴工案的发生其实不仅仅是黑心老板在犯罪,其他知情人也难辞其咎。
   
   中国的媒体上总是不缺少歌功颂德和描绘民众美好生活的报道,但此次哈尔滨的奴工事件却再次告诉我们,在这片看似讲求法治与文明的土地上,仍然在时刻滋生着践踏人性底线与挑战文明规则的恶行。消灭奴工现象,我们也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08年3月23日
   
   原载《人与人权》2008年4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