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刘逸明文集
·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2009年的第一场雪
·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感恩节
·中宣部是阻拦中国社会进步的拦路虎
·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蜗居》照出了部分中国女人的丑恶嘴脸
·“宋思明”为何不愿蜗居而甘当房奴?
·中国的年轻一代应当勇敢地践行《零八宪章》
·“中星九号”升级凸显广电总局的霸道与癫狂
·应当解散中国的各级地震局
·深圳火车站何不公布900多位未上座乘客名单?
·脚踢农妇,县政府的保安为什么这样狠?
·诈捐门进一步暴露了中国女明星的低劣品质
·就诈捐门事件致尚雯婕的忠实歌迷
·毒奶粉重出江湖,监管部门难辞其咎
·出语惊人,“脑残教主”杨丞琳真的“脑残”?
·“80后”干部集体上任为何如此吸引眼球?
·别让“喝水死亡”论为酷刑逼供的替罪羊
·官方才是山西地震谣言的始作俑者
·日理万机的刘翔何不找个替身参加“两会”?
·召开“两会”,中共当局何必如临大敌?
·“八零后”是中共专制体制掘墓人
·暴力拆迁与血染的GDP
·疫苗事件,山西省卫生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离别的谷歌明日还会更好地重逢
·降半旗致哀掩盖不了玉树地震的人祸本质
·名酒专卖店卖假烟,传说中的挂羊头卖狗肉?
·体操运动员董芳霄年龄造假只是冰山一角
·中国又进入了乱伦时代?
·上海世博会无法撑起崛起的大国形象
·急功近利让新版《三国演义》无法成为经典
·宋山木就是传说中的衣冠禽兽?
·宋山木夫妇的名字暗藏玄机
·赵作海蒙冤再现中国法制之耻
·富士康“十连跳”折射台企非人化管理
·“宋山木楼”到底要不要改名?
·余秋雨大师已经成了娱乐明星
·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宋山木楼被除名,山木培训岂能无动于衷?
·诸葛亮隐居地之争可以休矣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让谁不痛快?
·青少年热爱暴力与鲁提辖无关
·风水为何在中国被妖魔化?
·从杀儿童到杀法官,中国社会怎么了?
·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
·要学生行跪拜礼,教师也想娱乐至死?
·轮奸是怎样变为“通奸”的?
·阎崇年悬赏挑错与商鞅立木为信
·罢工是解决劳资纠纷的最有效途径
·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方玄昌遇袭,都是文章惹的祸?
·“天体浴场”里的裸泳者更像是在聚众淫乱
·“鸟人”变“罪人”令“法治社会”蒙羞
·妙龄少女身陷“艳照门”,自己该不该反省?
·美女作家为何让新浪网编辑动了邪念?
·山寨机骗人,银监会真的没有责任?
·成功人士非得搞三妻四妾?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文强在临死前为什么不喊冤?
·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因救母失踪,与见义勇为何干?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即使中国在近代遭受过频繁的外敌入侵,在民国时期中国人更是惨遭日军的蹂躏与屠杀,但中共建政后,在一代暴君毛泽东“人多是好事,人多力量大”的话语鼓励下,中国人口呈现出了指数式的增长,就算是在各种政治运动和自然灾害中非正常死亡人数之和接近一亿,但在今天,中国还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中共也一跃成为人数最多的政党,而中国官场上的官员也是多如牛毛,大有十羊九牧之态势,中国民众因此不堪重负,虽然经济高度发展的赞歌时刻被喉舌媒体唱起,但底层民众的生活依然水深火热。几年前的江泽民在即将卸任的时刻提出了所谓“三个代表”思想,除了中共官员和喉舌媒体随声附和地喊几句之外,大多数民众都对其嗤之以鼻,并将其解读为个人崇拜的死灰复燃。
   回首八十年代的中国官场,因为有中共党内开明派人士胡耀邦和赵紫阳的领导,当时的中国官员虽然在意识形态上还比较保守,但在清正廉洁方面还是值得称道的,贪官污吏并不多见。自从“六四”后江泽民的上台,中国官员可以说是随心所欲、想贪就贪,而且极少有人因为贪污受贿而落马。推动中国官场走向腐败江泽民可谓是“功”不可没,因此,可以想见的是,不少逍遥法外的贪官对江泽民充满了感恩戴德之情。经济在发展,中国官员也不忘与时俱进,中国官员的各种特点正诠释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胡温主政的今天,各级官员仍然在不断上演着一幕幕丑剧。
   一、唯利是图

   自古以来,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腰缠万贯,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古训却告诉我们,发财要讲良心,不能让自己的财富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但是,中国官员却在这方面显得异常的前卫,因为民众所创造的财富为官员所控制,在官权不受制约的今天,每个官员都懂得“一朝有权在手,不用过期作废”的道理,因此,绝大多数官员都趁自己在位的时候想方设法地疯狂捞钱,唯恐自己会落其他官员之后。早期的贪官主要靠贪污敛财,到后来就发展到了受贿和索贿,如今,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拆迁和征地也成为官员搞钱的重要途径。贪官敛财可以说是无孔不入,几乎社会各个领域都充斥着贪污腐败的影子,这些年因为贪污受贿而锒铛入狱的官员可以说不胜枚举。
   二、色欲熏心
   常言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老婆美若天仙是每个人曾经的梦想,但只要是有妇之夫或者有妇之夫,就应该忠贞专一,不应该背着配偶在外面沾花惹草。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很多人都不难发现,诸如宾馆、酒店、娱乐城之类的场所可谓是如雨后春笋般越来越多。一般的平民老百姓因为经济条件有限,对这些只能是望而却步。但官员则不同,虽然表面上工资并不高,但灰色收入往往不菲。出入高消费场所的也多是官员以及和官员有勾结的富商。中国的法律至今并未让性服务合法化,但中国各地街头的妓院却数不胜数,为官员等既得利益者提供着淫乐的机会。
   仅仅找小姐或者包二奶还算是比较人性一点的,因为双方都是你情我愿,但现在的很多官员并不因此而满足,他们在享尽人间春色后还想进一步寻求刺激。前人大副委员长李沛瑶虽然已经步入老年阶段,但仍然是色心不满,将警卫张金龙的妹妹强奸;前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长杜崇烟将北大女生石瑶强奸;前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政协副主席吴天喜通过多名年轻女子的协助为他寻找未成年处女,每找到一人可获他的二千至三千元人民币不等酬劳。据说,他的目标是寻找到一百个处女。更为荒唐的是,他还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可以采阴补阳术、延年益寿、官运亨通。
   好色并非男官员的专利,女官员往往也是色场高手,据报道,湖北荆州松滋三名女官员竟然将该地某中学一名高中男生包养,最后导致这名男生肾衰竭。有些网友每年都对中国的好色官员进行盘点,中国官员的好色表现可谓是各有特色、洋洋大观。
   三、奴性十足
   别看中国官员在老百姓的面前耀武扬威、风光无限,但稍微了解官场的人都知道,级别低的官员在级别较高的官员面前就和老鼠见了猫一样,叫他走东不敢走西,级别高的讲一句话就算是错误或者荒谬的,级别低的都会视为圣旨。一旦有上级官员下来视察,级别低的官员就一定会陪同,跟在其屁股后面唯唯诺诺、惟命是从。对于一般民众和上级官员,大多数官员都是两种面孔,不管是高高在上或者是低三下四,都和民主社会官员的平民化形象格格不入。在权力凌驾一切的中国,中国官员体内的奴性和摆谱两种基因都异常发达,大凡民主国家的人,看到中国官员的这种表现大概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四、不学无术
   毛泽东时期,诸如陈永贵那样的黑肚子农民也能登上国务院副总理的高位,这种事情在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重现的。在高校普遍扩招和大学毕业生日益增多的情况下,如今公务员招生的门槛也变得超越往常。从媒体对一些官员学历的宣读和调查结果看,现在中国官员的平均学历应该比以往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高。但可悲的是,如果你和现在的很多官员打交道就不难发现,很多人都是十足的草包,他们不光文化水平低,而且道德水平也低,办事能力也差得惊人。如今的正规大学毕业证都充满了水分,不少官员却还在走过场搞高学历,也难怪实际水平会和民众的期望有如此之大的反差。
   当然,仅仅靠学校学的东西是远远不能胜任很多职务的,但中国官员当中有进取心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大多数官员上班就是喝喝茶、看看报、聊聊天,一旦需要讲话了,就请稍微有点文化的人代笔。很多官员都懂得这样一个官场潜规则:“会做不如会说,会说不如会拍,会拍不如会塞,会塞不如会吹”,所以,很多官员就懒得在提高文化和提高工作能力上努力了,他们深信在在其它方面的努力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五、心狠手辣
   古语有云:“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此语原本是告诉人要宽宏大量,只是在关键时刻不能心慈手软,而且不是叫人去乱杀无辜。然而,现在的很多官员不但忘记了前半句,而且对后半句钟情有加,他们认为为了权力的晋升和利益的获得应该不择手段。近几年中国各地的警民冲突事件此起彼伏,如东洲血案那样的大规模残酷镇压行动可以说都有官员的心狠手辣在作祟。去年7月9日发生在山东济南街头的爆炸案曾震惊海内外,后来才知道该案的主谋竟是时任山东省人大主任的段义和,他因为害怕情妇揭露其贪污腐败的事实而一手制造了那起惨绝人寰的爆炸事件,其它有关官员雇凶杀人的事情也是频现于媒体,中国官员的心狠手辣由此可望见一斑。
   六、装神弄鬼
   中共在建政后一直将古人对神鬼的信奉视为“迷信”,一些好的传统也被视为“封建流毒”。自从马克思主义思想被毛泽东等人奉为《圣经》,无神论便在中国社会占据统治地位,很多官员在毛泽东时期之所以敢于大开杀戒,也许和他们没有信仰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不相信有因果报应了,所以干起坏事来可以无所顾忌,再加上有新“神”毛泽东的怂恿,于是便更加的心安理得、无怨无悔。
   邓小平即位之后,宗教信仰稍微有了一定的空间,但各大宗教仍然是名存实亡。充斥于佛寺里的僧尼不少都具有政治色彩,并非虔诚的信徒。随着江泽民的上任,中国的寺庙似乎又重新焕发了昔日的生机。每到逢年过节时候,停靠在寺庙周围的官车可以说鳞次栉比,不少官员用自己贪污来的钱款去向佛祖表忠心,并祈求升官发财和不出意外事故。就连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也每年要到一个宗教场所去,据说,江泽民除了亲自指示选定江苏镇江灵山大佛的地址外,还游历过五台山、九华山、普陀山、玉佛寺、白马寺、南普陀等佛教圣地。江泽民有一次入寺时还享受到了古代皇帝的待遇,竟被和尚撑了一顶华盖。
   在偌大一个中国官场,诸如江泽民这样的变态信徒可以说是比比皆是,据调查,中国县处级公务员一半以上都信神信鬼,《求是》杂志曾刊文猛批中国官员的这种倾向,认为马列主义信仰受到了严峻的挑战。云南《春城晚报》曾报道,近年来封建迷信活动死灰复燃,而且还呈蔓延之势,连某些官员也深陷其中,有的占卜算命,有的求神拜佛,有的在台上大谈马列主义,台下却对一些“大师”津津乐道,成了“知心朋友”或座上宾。另外,在落马贪官中,愚昧迷信的也不少见:重庆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张宗海不惜花费40万元于大年初一前往名寺古刹“争”烧第一柱香;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在家中专设佛堂、供神台。
   毫无疑问,马列主义思想早已经破产,信神信鬼原本也并不是一件坏事,信的人多了往往还能促进社会道德的进步。但中国官员信神信鬼却远远偏离了佛教的原本,佛教认为人多做好事善事的效果要比只上庙烧香礼佛好得多,但中国官员偏偏一面要在老百姓的头上作威作福,一面还要把自己伪装成佛教徒。像江泽民这样曾对法轮功群体进行过镇压的人怎么可能是诚心信佛的呢?那些贪官污吏之所以时不时登临佛寺也只不过是为了祈求升官发财和保平安,他们的本质并没有什么改变,这样的人信佛实在是可笑到了极点。
   七、挥霍无度
   中国官员不但自私自利,努力在有权之日使自己成为亿万富豪,而且为了保证自己的官位更加稳当,往往在自己捞到了钱之后不忘让一起的官员也享受享受。他们不但经常在一起公款吃喝、公款旅游,甚至是公款嫖娼,而且还不惜耗费巨资建设各种形象工程以达到集体获利的目的。
   中国在世界上是比较穷的国家,很多中国人至今还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然而,不少地方都盛行用巨款兴建豪华办公楼。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耗资过亿元修建机关大院,除六幢办公楼外,还有数十亩山水园林和假山喷泉等;河南郑州市惠济区政府办公新址占地530亩,绿地、园林、假山、喷泉环绕其中,外观酷似白宫;山东滕州市政府办公大楼豪华气派,记者齐崇淮因为将此以照片的形式曝光于网上而被刑事拘留。
   很多年前,江泽民为了表现对教育事业的关心而启动的“希望工程”事实上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中国大地上很多学校依然是破烂不堪,很多穷苦家庭的孩子也还是无法完成学业,如果中国官员能少修建点豪华衙门,这些问题应该都可以迎刃而解。
   八、好说假话
   诚信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民众的诚信程度是衡量一个社会道德水平的重要标尺。就连被誉为“社会主义主义总设计师”的邓小平也在上台后提出“实事求是”,如今的胡温也极力主张“务实”,然而,可悲的是,中共当局向来都是把这些挂在嘴边,从没有真正做到,也不想真正做到。“六四”后外交部官员的“没死一个学生”以及上世纪末那次大洪水时牌洲湾溃口后的“只死了十几个军人”,还有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曾在2006年2月公然撒谎称:“中国没有任何人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被捕。”此类谎言实在是不一而足。
   不管是大大小小的媒体还是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在竭尽全力地说假话,如今,这种恶习不仅在中国官场上病入膏肓,而且还蔓延到了普通民众身上,整个社会陷入到了诚信危机的泥淖,很多人置身被谎言包围的环境里而不自知。当然,官员的诚信对于社会的影响是最大的,因此,对于今天这种局面,中国的官员应该负主要责任。
   以上八个方面对于中国官员来说也许并不全面,中国官员的丑恶面目也许比一般人所看到的更为复杂和花样繁多。“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很多劣迹斑斑的官员可能并不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官,因为有一党专制在做保护,他们才成为了民众唾骂的对象。但不管怎样,这样的结论在很多人看来应该不是危言耸听,笔者忠心希望有上述特征的官员能够反躬自省,更希望中共当局能够尽早地启动政治改革,让官员成为名副其实的公务员,让老百姓成为真正的主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