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贺伟华
·一九九八年以前中共当局对我个人迫害案例综合(1)
·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揭中共奴隶制黑幕 维权者贺伟华被抄家
·部分海内外营救文章:谁是精神病?
·就賀偉華需要說的幾句話
·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Skype-s.com行网络中奖欺诈,请大家小心上当!
·百姓座上议政席?试论南沙炼油化工项目能否上马!
·2008年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雪灾之后,耒阳再度陷入停电、停水!
·关注南沙石化污染项目维权,保护生态环境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有几百人被骗被吃迷药暴力关押:紧急呼吁营救奴工
·山西临汾村民集体维权成功,山海化工厂被勒令停产
·陕西劳工血铅中毒被解雇,130受害者集体维权 (图)
·奥运光环下掩盖的人权灾难、私权侵犯
·祝贺贵州民间第四届人权研讨会顺利召开
·中国爆发电力危机,大部分地区拉闸限电
·中国人权运动的困境与希望
·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广东阳江涉黑团伙被剿灭,当地物价应声下跌
·北京"家乐福"发生顾客挤压事故 九人受伤无人过问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论2008年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发展与策略
·谁是中国民主建政的力量源泉——论中国农民的亮剑精神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作者 : 伟华, 發表時間:3/1/2008
   【文章摘要】: 哈哈!"土地财政",你这具有无限魅力、勾人魂魄的魔女,你千万不能离开狗官的怀抱:"没有你,我意马心猿、生不如死!你绑架了我,正如我们绑架了中央政府!我们生于这片沃土,毁于这片沃土,死到临头,也得咬住!"
   
   【正文】
   天下奇闻!天下奇闻:警察保护被拆迁村民!村民惊魂未定、破泣为笑!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2008年2月,成都市武侯区政府为兴建公路,在太平村引发一起暴力拆迁事件。2月28日凌晨,数十名黑社会人员在成都市武侯区干道指挥部的授意下,手持棍棒砍刀赶到太平村,对村民刘忠林,刘忠全两家的拆迁房屋进行强行清理。村民拨打110报警,成都市公安部门迅速赶到现场,收缴了不明身份人员带来的砍刀还有其他凶器,保护了村民免受非法侵犯。

   
   在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这警察保护村民,原本是一个很平常不过的事件,警察不干这事干啥?然而,在中国,这却成了石破天惊、举世震惊的大事、喜事、开心事。感到震惊的绝不仅仅是有正义感的国人,还有中国千千万万被野蛮圈地、强制拆迁的受害者——普通村民和农民。
   
   更有那些平常受雇于地方政府、官商的黑社会成员:“你这政府老爷搞昏了头?吃错了药?发神经?就因为这拆迁不合法,上不了台面见不得人,你政府才雇佣我们地痞流氓为非作歹、行凶作恶。既然花钱雇我行凶,为什么却又要抓我?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即使主人打狗。也得看场合、看时间!”
   
   然而,无论这些小混混感到多么的冤枉和不解,这事件终究还是发生了。既然是已经发生、确证无疑的事情,人们就有必要分析这希奇事发生的原因:是必然还是偶然?是故意还是巧合?它透露传播着什么信息?是利益纷争?还是不知情?是政府土地新政策的新动向?还是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温柔警告?
   
   看到这里,人们一定要问:“你老贺怎么这么多事,其中哪有这么多名堂?”可不,放在一个民主、自由、公正的国度,这确实是一件再平常不过是事情,那里有人道、猪道、狗道嘛。然而,在中国,你就算了吧,连胡紧套、温假宝都不把自己当回事,刘少奇死到临头才知道有“人权”二字,你还想他们会把你当人?你只要相信政府、相信官员,你就是白痴、大笨蛋,好心人会给你讲“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旁观者会笑你与虎谋皮、自己找死!离政府、离官员躲得越远,你越安全,你苟活的前提是它没有发现你、没有注意你或者它拿你已经没有办法(如逃到了国外)。
   
   你没有听说那许许多多"虎口夺食"来华投资者的遭遇?你没有看到民营企业的大规模倒闭?你没有看到中央直属大企业的股市圈钱?把你养活、养胖的目的不是为你好,而是为了宰你后买个好价钱。剥你的皮、抽你的筋,掏出你的心肺肾,来个活体大移植。国人怕进警察局绝不是偶然,警察对你笑时,你浑身都是疙瘩,你想想有多少人被整死了、被活摘了、被剥离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我来告诉你,政府、外科医生、官商都是一伙的,官商天天干着强拆的事情,医生天天干着活摘的事,不过谁也不会承认。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的文章“社会主义新农村、城乡一体化建设”、“人类活体移植新成就”。
   
   向来,在中国,凡“死到临头”的人,大家都敬而远之,巷议中,怀着诡秘的好奇,庆幸自己踩了一兜狗屎,走运没事。直到如这许许多多的被拆迁户一般,被“拖出去宰杀”时,才突然鬼哭狼嚎,像钉子户一样,上演最后的悲壮。
   
   国人的心态暂且不说,只说这件突发的“好事”,其中究竟有什么奇巧?如果不是好心,也不是偶然,那么其中必有隐情:
   
   一、要么是警察不知道内情,才如此神速的赶到:
   我们注意到,指挥强拆的是成都市武侯区政府,但村民打的110,却是直接打到成都市公安局。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武侯区派出所的“便衣”们,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镇压缴械了,成就了今天上下级政府狗咬狗、村民百姓拍手称快的笑料。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若真如此,误会冰释,自然反扑,村民被拆迁的命运依然难逃。然而,仅为这种“笑死人”的事情还能发生,我们也应该把110打到上级机关,引发更多的此类突发事件,最起码能够把事情炒热,形成舆论谴责下的社会压力。
   
   二、要么是条块分割、利益纷争:
   如今,土地财政,是地方各级政府的主要经济来源,为了买地生财,地方政府欺瞒村民和上级政府的事情时有发生,村民和上级政府知道真相后,往往冲突已经发生,这才导致今天群体突发事件遍地开花,胡温中央蒙在鼓里的被动局面。记得雪灾前,我去银行取钱,“碰巧”市贸促会的一个领导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时,一个在衡阳做生意的大老板“偶然”找上门来,大家一番客套之后,竟谈起土地生意来。这位老板声称有海外关系,一个外商为搞个大型度假村,正准备购买一千亩土地,这位领导高兴得要死,轻轻说道:"小声点,我给个电话给你,我们单独密谈,反正某某地方有块农地,正适合搞开发。”
   
   看到了吗?事情就这么简单,村民不知情,上级不知情,农民土地就被地方官商私下买掉了,到时候一切用钱来摆平,摆不平时,自然暴力相向,斗得你死我活。现在地方政府的条块分割、利益分割,内部的矛盾多着呢。有想头、有利益时,大家一窝蜂的拥上,都做着发财梦,把土地当成生钱罐;矛盾出来时,所有的部门都踢起了皮球,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唯有这没有沾到“鱼腥味”者,因着几分嫉妒、几分酸醋,主持起公道来,突然间,久违的闪烁出耀眼的"伟、光、正"高大光辉形象来。这时,这些莫名其妙的村民,有如中了彩,无不拍手称快,岂知这黑幕之下的小九九?来者不善呀!
   
   三、要么是中央有变,打了个突然袭击:
   人人都知道,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迫于物价上涨、经济过热,胡温中央当局三令五申,要保护农民耕地、保障农用土地,规范土地市场管理,禁止地方政府、官商大量屯地、圈地,打压过热的房地产市场。
   
   然而,地方政府当回事么?你说你的,我拆我的,胡温说的话,还不如婊子放得屁!这些狗官,平日都忙着卖农民的地,花钱养婊子,那有这份闲心,听你中央的“屁话”?于是才有了总理心急如焚、官员闲庭信步怪相,胡温中央一边在警告"官逼民反",地方官员一边在我们面前上演"卖地千亩"的闹剧,即使死到临头,也不会醒悟的。
   
   中央迫于无奈,痛下杀手,才发生了如上所述"狗咬狗"的案例来?胡温中央真的狗急跳墙、自己打起自己人来了?或许如此,但绝不当真。正如一个地方官员对我说的那样:“我是贪、我还嫖,我的双人床就放在市委办公室,我们烂透了!但是谁叫中央政府离不开我们?没有我们,它还能干什么?”
   
   哈哈!"土地财政",你这具有无限魅力、勾人魂魄的魔女,你千万不能离开狗官的怀抱:“没有你,我意马心猿、生不如死!你绑架了我,正如我们绑架了中央政府!我们生于这片沃土,毁于这片沃土,死到临头,也得咬住!”
   
   字于2008年2月29日下午
   (自由圣火首发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