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贺伟华
·中国的阿尔卑斯,中国的十字架---援救智晟
·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
·中共不亡,天理难容——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
·耒阳电广宽带公司中断服务,用户工作受阻、造成经济损失
·官商合体野蛮强制拆迁,民告拆迁公司三年未果
·快讯:《维权风云》网刊编辑网络连线被切断,网刊发行工作受阻近四天
·抗议中共政府抓捕中国泛蓝张子霖,破坏纪念国父孙中山活
·就虚假“耿和声明”,抗议当局阻断司法程序、加害高律师
·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
·从温海波匿名抛出“耿和的声明”,看当局的伎俩、手段与终极动机
·快讯:维权抗暴网站编辑北川被非法关押七小时
·耿和绝望了、母亲哭了、人心死了!
·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一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二)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三校正)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四)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
·中国民运未来与拿破仑精神
·新的一年---法学家的春天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
·高智晟律师,冲锋陷阵是战士的工作!请你回到你的未来规划指挥部去!
·郭飞雄先生,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请更勇敢些!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球公民绝食抗暴维权运动的普及与策略之我见
·对叫嚷“投机民运论者”的一点看法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法学家的悲壮
·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向兽行宣战---论强制拆迁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大陆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
·任意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
·八月十八日,电话慰问沂南法院门前的维权勇士
·抗议中共黑社会暴行,保障高律师及家人的生命安全
·论中国非暴力民主运动的政治化、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走向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 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中国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
·杜绝血腥暴力殴打下的灾难性维权
·倡议全社会联动捐助孙不二行动,抗议相关黑社会无耻暴行
·被摩托车撞飞两米后所留下的残存根据
·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
·从公民维权到民主运动,高律师的伟大尝试
·独立评论: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
·《韩美整容中心》周健命案深入调查:赔款九十八万!
·我对《中国人权论坛宣言》签名的声明
·回张子霖先生话
·《中国人权论坛》及宣言签名真相
·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三个和尚没水吃,怎么哪个宣言论坛还没有搭好!
·维权斗士郭起真素描
·论中国民运人士的两套衣
·由启靖"一家三口"的不幸遭遇想起——中共如何这般残忍,民主大业又怎一个棒打鸳鸯了得?
·请关注郭飞雄律师的命运
·关于请求支持《民主论坛》的公开信
·参与声援《两千万退党大潮》后的遭遇与感受
·诗魂力虹素描【在押维权人士、民主人士、自由作家档案】
·还原一个真实原本的高智晟
·一条导致作者被抓、百余人受调查的短信
·快讯:河南农民状告劳动教养制度违法,已获批立案(图)
·中国泛蓝前途依然光明,孙中山信仰者是它的后盾!
·对当局篡改我文章的特别声明
·快讯:耒阳市公安局门前警车被烧!
·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一九九八年以前中共当局对我个人迫害案例综合(1)
·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揭中共奴隶制黑幕 维权者贺伟华被抄家
·部分海内外营救文章:谁是精神病?
·就賀偉華需要說的幾句話
·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Skype-s.com行网络中奖欺诈,请大家小心上当!
·百姓座上议政席?试论南沙炼油化工项目能否上马!
·2008年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雪灾之后,耒阳再度陷入停电、停水!
·关注南沙石化污染项目维权,保护生态环境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有几百人被骗被吃迷药暴力关押:紧急呼吁营救奴工
·山西临汾村民集体维权成功,山海化工厂被勒令停产
·陕西劳工血铅中毒被解雇,130受害者集体维权 (图)
·奥运光环下掩盖的人权灾难、私权侵犯
·祝贺贵州民间第四届人权研讨会顺利召开
·中国爆发电力危机,大部分地区拉闸限电
·中国人权运动的困境与希望
·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广东阳江涉黑团伙被剿灭,当地物价应声下跌
·北京"家乐福"发生顾客挤压事故 九人受伤无人过问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作者:贺伟华
   作者按:原本,这篇对话文稿,记录的是我的私事,我也没想过要公开它。然而,最近发生的两件事,却让我难以压抑这声讨罪恶、揭露罪恶的冲动来。一是我写成这篇文稿的第二天,窃贼就盯上了我的女儿,把她累积多年、将近两千元的学费储备全部盗走。难道因为女儿说了真话,仇恨与不幸就要降临到她的身上?我知道这个女子(孩子的所谓母亲),从始自终与地方黑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明白,这个女子从始自终没有摆脱过强权的控制(这让我想起从前,她是如何调动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拦截我搬运中的货物,在冲突即将爆发之际,她及时赶到而“从容化解”。)他们从前,动用黑社会,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瓦解我的家庭。而如今,则动用公安,监视遥控我的电脑、窥视我的隐私,删除我的文章。这第二件事,大年初四,我的一篇揭露雪灾中耒阳政府地方当局所作所为的文章,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意外删除的。在这无所不在的罪恶与黑暗的包围之中,除了纪录和揭露,我还能做什么?
   

   正文
   一眨眼,雪灾过后,已经是大年的初二的深夜了,想来这个回娘家的日子,别人的女儿都坐在深爱母亲的怀中撒娇,而我女儿的年年今夜,却只能陪着单亲父亲相依为命的度过。
   
   情不自禁之下,望着女儿:“每年你这样陪着爸爸过年幸福吗?”女儿高兴的挽着我的手,用嘴对着爸爸的耳朵轻轻的说:“能有爸爸在身边的孩子最幸福!”
   
   看着女儿天真甜蜜的样子,我知道她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于是再问道:“你母亲有多久没有跟你联系了?”,“她呀?大概几年了吧!”,“你还记得她是什么样子吗?”,“早忘了!”
   
   我再追问道:“为什么她不再看你?”,“不知道,大概是无地自容、不好意思吧。记得几年前,她打电话过来,问我想不想她。我大声回答道‘不想!’她以后就再也没有找过我了。”女儿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我不禁提醒着她:“爸爸和奶奶、爷爷可从来没有反对过你和她来往,爸爸不可能和她再有任何来往,并不意味着你也应该不理她,虽然这些年,她从未负担过你的生活及日常费用,但她依然是你的母亲。”女儿有些气愤的说:“她算什么东西,有这样的母亲吗?你要理她你去理,我和她没有关系!”
   
   这是几年来我第一次尝试和女儿谈到这个敏感问题,我不曾想到的是孩时的记忆,竟然在她的内心留下如此深刻的伤痕。女儿依然清晰的记得她母亲是如何在离婚后还打奶奶的,也记着她母亲是如何带着几十人冲进家里、扯断家里的电话逼迫爸爸写“保证永远不来往的”保证书的。
   
   我不禁尝试着对女儿说:“记得1997年那年,爸爸在长沙新沙打工,你妈妈带着你来看爸爸的情景吗?”女儿又不禁高兴起来,轻轻的摇着我说:“记得,那天爸爸到街上来接我,站在路的中央,老远老远我就认出来了,情不自禁的向着爸爸狂奔,你吓得赶快张开双手,生怕背后来往的车辆撞着你的宝贝女儿!我终于又投进了爸爸的怀抱。”
   
   “你当时只有四岁,怎么还记得这么清楚?还能想起其他的吗?比如那天你妈妈很憔悴!”我再次提醒她,她开始认真回忆的说着:“记得,我还记得她在回耒阳的列车上告诉我:‘回家后你一定要对奶奶说:爸爸马上就要回来了,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赶你们走出这个家。”
   
   女儿继续想道:“我回家这么说以后,奶奶和爷爷就真的搬走了。之后家里只有我和她。你不在家,她和其他男人说话时,我很气愤。”“谁说有这种情况?难怪爸爸回家时,她很不高兴的问我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长沙老板又送来五千块钱技术转让费让爸爸赶快过去,看来与此有关。”我说。
   
   “你说的这些我搞不懂,但是你回来后不走了让她很不高兴,我却高兴得很!爸爸不在家她对我很凶,不像你在时那样对我百依百顺,因此我气愤。”
   
   女儿圆园的脸蛋这时好像被拉长似的:“你们大人的事,真让人搞不懂,记得你带着我在家时,那个叫你师傅的谷琴姐姐每天都往家里跑,都是在下午五点多钟就来了,看到她对你热情,我有些不高兴。但总是这时,妈妈突然闯进来。好气愤的,开始我还不清楚这是为什么,看到她们两个好像约好似的,后来又逼你离婚,我才有点懂了,她怎么能这样?”
   
   “也许是她急着与你爸爸离婚吧,外面好多男人等着她吧。”我回答道:“你还记得一岁多的事情吗?”,“不记得了。”,“噢,不是感冒,是伤寒,爸爸和奶奶抱着你找了好多个医院,都治不好,最后在人民医院输液,一共发烧都有十多天了,就是不好转,你妈妈躲在娘家,就是不来看你一眼,爸爸气愤不过,跑到她家门口大喊,她一家人就是不做声,逼得我开始踢门,她母亲才开灯出来,说什么‘要是看病没钱的话可以去讨,我这里也有两毛’气得你爸爸说不出话来。”
   
   “后来你爸爸回过气来,对她说‘谁要你的臭钱,世界上那有只生孩子不要孩子的女人,让谢慧俭滚出来!’这之后她才出来。”
   
   “为什么这些你从没有对我说过?”女儿不解的问爸爸,我说:“告诉你这些会伤害你,今天我是情不自禁。其实这些爸爸早写成了回忆录发表在网上,好多人看,到时候我给你看。”
   
   “我才不看呢,都是那些给你惹祸的文章,你被抓不在家时,你知道奶奶和我有多急吗?你的文章不好,即使拿奖了我也怕看它。”女儿如实的回答让我感到她真的很像爸爸,什么都藏不住,又一个没有城府、没有心机、夸夸其谈的孩子。但愿她的未来不会像我一样。
   
   我想这心结是没有办法再解开了,我该如何让我渐渐长大的女儿忘却这一切伤心的往事?无论如何,都没有她的错。看来以后尽量让她感觉幸福快乐、忘却不幸才是我最应该做的事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