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帮助朱令工作团
[主页]->[百家争鸣]->[帮助朱令工作团]->[“民间女神探”董艳珍的故事]
帮助朱令工作团
· 孙释颜的2.14情人节过得不错
·朱令铊中毒案可能的发展和案中确定的事实
·七种情况中国不签发护照
·百度朱令贴吧每周纪要(至昨天 08.02.19)
·圣火 广播 旅游 作者:讨贼
·强烈建议政府高层与媒体介入彻查
·奥斯卡电影《勇敢的心》 片尾旁白 (视频 转自百度朱令吧)
·我以前写在新浪BBS上的
·童宇峰to薛钢,潘峰 and 薛潘王等人的真实面目
·也对薛支书说点话
·朱令律师: 不是没有证据,而是证据制度的问题.
·『天涯杂谈』孙维们还能逍遥多久?
·穿上朱令T恤上街去,玩行为艺术
·T恤在行动 (二)
·百科全书【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事件】大陆、港、台及海外集体编辑
·朱令被害案件受阻至今 一言以蔽之 --- 徇私舞弊
· 被删第24次! 再次整理孙维同党诬蔑贝至诚的所露出的马脚
·驳斥孙维不开口的两个理由
·铊们要求和解的真实目的
·关于蛇类,给SW
·红颜青泪 1
·红颜青泪 2
·红颜青泪 3
·红颜青泪 4
·红颜青泪 5
·红颜青泪 6
·“民间女神探”董艳珍的故事
·06年4月15日晚一个温州七岁女孩给我们的启示
·朱令12年电视片有没有经过孙维审查通过?
·人大提案的公开信(征求签名)
·中国国家安全局的一份报告
·陈震阳教授印象
·《广陵散》的内容及内涵
·讨孙徼文
·《朱令的十二年》观后感
·『天涯杂谈』朱令铊中毒案的轮廓已经越来越清晰
·关于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有人别有用心!
·两个死人
·追求正义,促进民主法治,请从本案开始
·讨论ZL案的各论坛+信箱
·more about XieHe's medical report
·Today is a history
·中国刑法八大重罪
·拨开云雾见青天——不与禽兽为伍
·找铊的乐子——朱令案
·帮助朱令基金会网站的视频在内地视频网上的转载地址
·北京市公安局的弟兄们,看着办吧。
·沉默是勇敢还是懦弱——也谈朱令孙维事件 By:丹青姬
·从佛学观点看待朱令一事之一点
·从广州朋友的义举所想到的
·从孔子学琴来看
·从刘德华的电影《墨攻》看糊涂想法
· 从诅咒术看改名孙释颜
·大道甚夷——三五月对孙维的建议
·大家跪久了想站起来溜溜吗? 小瘪三们将二十四小时跟踪侍候
·大家讨论一下如何“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国歌歌词)
· 逮着个大赤包
·倒行逆施 足以亡国
·电视台节目播出朱令演奏录像证实铊们的谎话
·都说朱令可怜,其实孙维命才苦呢
·对吴叔叔、朱阿姨的误解
·二个没有回复出去的贴子
· 关于朱令中毒事件的一份档案
·法律和法律的补充方式——假如我拥有死亡笔记
·访谈实录------廉颇的刀在阴曹地府采访被人砍死菡子
·愤怒之外,请穿帮助朱令T-shirt
·个人认为所谓的重开司法程序~
·根据孙维照片看面相
·公安部悬赏30万A级通缉破坏铁路的"西瓜皮"
·公司老总铊中毒头发掉光 警方初步断明故意投毒
·关于陈震阳教授
·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关于纪录片的几句话
·关于建立援助朱令联盟的建议.
·关于建立援助朱令联盟的建议.
·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关于我和薛钢被贴出的私人通信
·关于我和薛钢被贴出的私人通信 2
·关于我和薛钢被贴出的私人通信 3
·关于吴今一个人落单的事实真相
·关于制作flash的过程介绍
·关于朱令中毒可以确定的几件事——首先与贝先生无关
·关于朱令中毒可以确定的几件事——首先与贝先生无关
·国内生产第一批t-shirt设计图
·51 回复:国内刑侦专家与法律人士对朱令案件的最新认识
·孙维艺术照
·杭州一位护士遭遇"铊"毒 北京急拨普鲁士兰空降杭城
·好消息:香港警察罪行预防局给我回信啦
·新料大放松
·号召深圳/上海地区的朱令吧网友聚餐
·胡适说:你要写下去
·华裔神探李昌钰“名勒鼎钟”
·还是目寒星的这款T恤比较好
·还有上万人书的吗?
·两会在三月 上书是时节
·将朱令吧的内容编成一本书,版权方面没有问题,尤其是海外版
·经过三个月时间,网络已经把一切该曝光的,都曝光了!!!(转自新浪)
·"句号"老鸨 与 "面包"老鸨
·绝非窥人隐私,实为想获得事实真相
·看来改名孙释颜 是真的。才发现的网页
·移动公司营业大厅的服务生都知道我是谁 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间女神探”董艳珍的故事


    漫漫协警路:“女神探”一路悲欢一路歌
   张晓峰
   董艳珍,一个来自内蒙的普通农家女子,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女性,她自小继承祖传的足迹追踪学,16岁开始协警破案,十八年里直接、间接地破获各类大小刑事案件千余起,被百姓誉为来自民间的“女神探”。
   同时,她也是丈夫的爱妻,年幼女儿的母亲;十八年里她的足迹从内蒙到吉林写满了传奇和荣誉,也印满了她不尽的苦辣辛酸、悲欢离合------
   立志足迹学,祖传世家出了个“女神探”
   董艳珍出生在内蒙古自治区翁牛特旗山咀子乡南梁子村,她的曾祖父董长存曾是民国年间内蒙有名的“追踪神探”。祖父董世玉继承父亲的足迹追踪技术,曾与全国名噪一时的“神眼马玉林”从事足迹追踪技术,是内蒙赤峰市警界有名的足迹追踪专家。
    董艳珍打小就对祖父的足迹追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天看见祖父摆弄一些像是用白面做的足迹模型,既羡慕又好奇,她总是想试试。一天,趁母亲不在家她便悄悄地用白面灌制自己的足迹,结果面干后什么也看不清楚。母亲回家后看见一块块的面疙瘩,哭笑不得地说:这准是小艳珍干的。母亲把她叫到身边慈爱地告诉她:傻孩子,你祖父的那些足迹模型都是用石膏做的,不是白面。母亲说完笑了,屋里的人也都笑了。小艳珍却糊涂了,石膏为什么能做模型,白面就不能呢?从此她便缠上了祖父问这问那,对那些用石膏做成的足迹模型感到既神秘又敬畏 。
   14岁那年,董艳珍正是初中升高中的紧张时候,可是她一有时间就跟着祖父出现场,缠着祖父教她足迹追踪。开始,祖父说她是女孩子,不同意她学这一行。可是,一次普通盗窃案的追踪,让祖父对他这个小孙女刮目相看了。
   一次,翁牛特旗新板村一家农户3000余斤黍子被盗,报案后,董艳珍随祖父来到现场。祖父从现场留下的足迹和车痕确定了嫌疑人身高年龄及逃走的方向,开始追踪。当祖父追出村外上了硬板路时,发现车痕和足迹消失了,正当祖父还在凝神搜寻足迹时,小艳珍脑中突然闪出在失主院外发现的两粒黍子,她想足迹不见了,可以寻着盗贼遗落的黍子追踪呀!她马上提醒了祖父,祖父仔细寻找,果然在硬板路上又发现了几粒金黄的黍子,顺着落在地面上星星点点的黍子,祖父在几里外的土路上又找到了嫌疑人的足迹和车痕并顺利地追到了嫌疑人家中,成功破获此案。
   这一起案件的破获,使祖父彻底改变了从前的看法,对小艳珍在追踪方面的细心、认真和善变中看到了希望,很是高兴。以后再出现场就开始有意对她细心指点和讲解。小艳珍不但学得勤奋认真,而且还常常做些让大人意想不到的实验。
   一天下午,小艳珍放学后,妈妈让她把毛驴赶到后山放一会儿,可天黑透了却只见毛驴跑回来,不见了小艳珍的影儿。家里正着急着准备出去找时,却见小艳珍灰头土脸,一瘸一拐地从外面进来,鞋丢了,衣服也挂破了。在妈妈再三追问下,小艳珍才委屈地说出原委:原来她为了对比毛驴蹄印在负重和不负重时的区别,竟然自己骑上毛驴做实验,结果让毛驴尥撅把她从山坡上给摔了下来。妈妈既心疼又好笑,一边帮她揉着脚一边埋怨她不该这样冒失。小艳珍见妈妈不怪她了,立刻兴奋地给爷爷讲起了她的新发现:毛驴在负重时踩下的蹄印左右间隙宽,前后间隔短;不负重的蹄印左右间隙窄,前后间隔长------爷爷心疼地抚摩着孙女的头笑着说,傻丫头,这些爷爷早就知道了,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很多,慢慢学吧,以后爷爷的足迹追踪学就全靠你了。这以后,小艳珍学的更加认真起劲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祖传的足迹追踪技术深深地印在了小艳珍的脑海里。
   1987年,赤峰市广德公镇王家村发生了一起纵火案,烧毁谷子3000余斤,高粱2000余斤。当时,由于祖父阑尾手术不能起床,祖父也有意让小艳珍单独试试,就让旗刑警队把放假在家年仅16岁的董艳珍去带去出现场。临走时,祖父郑重地告诉小艳珍,勘察现场一定要记住:冷静、认真、细心、负责。是成功还是失败就看你这一次了!头一次单独出现场,坐在车里小艳珍既兴奋又害怕,心里像有个小兔子似的跳个不停。当她到达现场时,由于已是案发的第三天,中心现场脚印杂乱,已经被救火人破坏。而且村民对小艳珍很不信任,以为刑警队请来位什么了不起起的奇人,没想到却找来个小黄毛丫头!她能破案?谁也没拿她当回事。小艳珍不管村民说啥,默默地仔细勘察现场,终于在距火场十几米的外围现场发现了两枚大头鞋的足迹,分析此人的身高1、82米,男性,身体微驼,年龄在45岁左右,并且足迹是在扭动身体扔东西时留下的,怀疑嫌疑人是站在此处把装有汽油的容器点燃后扔向谷垛的。干警们在火场残余的灰烬里细找,果然发现了两个被大火烧焦了的酒瓶子。小艳珍以此足迹为点进行圈踪,在不远处又发现十几枚嫌疑人跑动时留下的足迹,顺此足迹追踪,在村外绕了四五里地追至嫌疑人王某家中,并在其家箱子底下搜出一双翻毛大头鞋,经对比验证,这双鞋和嫌疑人在现场留下的足迹正好吻合,确定了王某就是该案的嫌疑人。经审:王某,男,45岁,身高1、82米,背微驼------和小艳珍在现场分析的一点不差。这起案件的破获,使年仅16岁的小艳珍在当地一时被传为奇人。这以后,休息日她时常被当地公安机关请去出各类现场?
   
   
   
   1990年,高中毕业的董艳珍被翁牛特旗乌丹公安局聘任为技术员,从此正式走上了协警破案的道路。
   内蒙破奇案,草原上飞翔一只不落的鸿雁
   1992年,董艳珍与梧桐花镇铅锌矿青年李某结婚。婚后,丈夫在矿上上班,她在矿区开了个小卖店,每天和丈夫一起进矿,下班后和丈夫一起回家,生活幸福而甜蜜。因为梧桐花镇是矿区,大多居民都是外来户,虽然经常到店里来买东西,并不知道这个瘦弱的女子怀有祖传的追踪技术,更不知道她就是远近闻名的“女神探”。
   9月的一天,当董艳珍和丈夫从家里来到矿上时,打开商店的门发现店里一片狼籍,显然是昨晚不在时被盗了。一清点,丢了十几条香烟、零货和几百元零用现金。丈夫怕她上火劝慰她说:算了,就当破财免灾吧,矿区不少家都丢过东西,又不光咱一家。董艳珍当时没说啥,等丈夫上班后,她仔细勘察了现场,门锁未动,玻璃被打碎,盗贼是从窗户进来的,钉在窗上的纱窗被撕开一面。在室内窗台下发现两枚旅游鞋足迹,鞋长25cm,身高1、67米左右,17岁上下,体态偏瘦。可由于此时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路面已被上班工人的足迹踏乱,当时这种旅游鞋正流行,矿区大多小青年又都穿这种旅游鞋,要想从这些杂乱的脚印中找出嫌疑人的足迹并确定追踪方向是根本不可能的。她回到卖店屋内,蹲在窗下的足迹前发呆。突然,她发现这两枚足迹中,左足迹前掌内侧有一个圆形小点,而右足迹前掌内侧却没有,这是什么东西呢?她又仔细勘察现场,发现被撕开的纱窗掉了三个图钉,而在地上只找到了两个,她眼前一亮:那另一枚图钉一定是钉在了嫌疑人鞋底上了,窗下左足迹前掌内侧的那个小圆点原来是一枚图钉。她根据这个鞋底有图钉的足迹特征,扩大范围圈踪,终于在距商店十几米的路面上又发现了嫌疑人这个特殊的足迹,利用跳跃追踪法,顺着断断续续带有图钉这一特征的足迹,她追出矿区,追过河套,终于追到了平安村一家农户门前,她在心里暗暗记下了这家后,马上向矿区公安处报了案。矿区警察根据董艳珍的描述,找到了嫌疑人马某,马某,男,18岁,1、65米,偏瘦。马某百般抵赖就是不承认,说矿区穿这样旅游鞋的人多了,他是冤枉的。董艳珍当即指他的左脚鞋底前掌内侧有一枚图钉,马某还想抵赖,说他的鞋上怎么会有图钉,没影儿的事。警察把他左脚上的旅游鞋脱下来一看,鞋底前掌内侧果然有一枚图钉,马某当时就服了,老老实实地交代了偷盗的过程,并检举出其他十几个同伙。原来这竟是一个隐藏多年的盗窃团伙,一直在矿区隐形作案,几年来从未犯过事,没想到这回却撞到了“女神探”的手里。
   这起盗窃团伙的破获,董艳珍的名字一下在矿区传开了。都说老李家娶回个会码脚印的媳妇,可神了,一看脚印就知道是谁------这以后,远近的乡镇谁家一发生案情都来请董艳珍出现场。不管路途多远,董艳珍从不推辞。
   这年正月初九,董艳珍早晨起来刚推开门,就看见一个50多岁的老汉蹲在一挂牛车旁,一身灰土,脸上挂满了冰霜等在门外,冻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董艳珍忙把他让进屋,倒了杯开水让他慢慢说。原来,老汉是三十公里外李家沟村的村长,村里这几年一到正月就“火烧连营”,搞得家家大冬天的满山上雪地里扒烧柴,对放火人恨的要死。可每年都因为火场被救火人破坏而找不到坏人的踪迹。这次村里的柴草又被点着,因为夜里风大,几乎把全村的烧柴都烧光了。报案后派出所已经把现场围了起来,大伙特意推荐老村长赶车来请董艳珍。
   董艳珍赶到现场后,问清当晚的风向,确定了起火点,在起火点十几米的外围现场进行圈踪,终于发现两枚可疑足迹。分析此人为男性,32岁左右,1、74米上下,体态中等,内八字步。再向外圈踪,又发现了嫌疑人逃跑时留下的足迹,没有来时的足迹,她利用倒追法追出村外,足迹拐进了荒地。顺着嫌疑人留下的断断续续的足迹,董艳珍和派出所的两名警察一直追出20余里,脚印进入一个叫王家坳村的村中,足迹在村里绕了5圈,既没有进院,也没有出村,怎么也追不出去。董艳珍找来这个村的村长问清村子的几个出口,终于在村口外围一公里处又发现了嫌疑人的足迹,可足迹在村外绕了一圈又从另一条落返回了李家沟村。董艳珍从上午一直追到傍晚,往返40余里,待追回到李家村时,耳朵懂破了,眼皮和脸都冻肿了,眼睛哗哗直淌眼泪,看着她这样辛苦,村民很是感动,老村长忙把自己的狗皮帽子戴在了她的头上,几个妇女把她拥进屋,摁在了炕头上,一位老大娘流着泪把几个热乎乎的鸡蛋硬塞在她手里。
   
   
    第二天一早,她让村长把村中20——40岁的男性青年都找来,在外面扫出一块空地来,每人走上两来回,辨认脚印。一直排查了三天,前后排查165人,也没有和嫌疑人足迹特征相符的人。派出所的干警都有些不相信,怀疑董艳珍真的就那么神?165人中都没有嫌疑人,是不是看错了?有的警察就故意把看过的人又领来从走一便,让董艳珍看,董艳珍马上从脚印上认出:这人已经看过了,不是。还有两个警察做假现场,故意踩了两趟脚印说是又找来的村民踩的让她辨认,董辨认后当即说出这两人的年龄、身高和步法特征,并指出是那两个警察的足迹。两个警察当即红了脸,其他干警也都暗暗竖起大拇指,服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