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独步
[主页]->[百家争鸣]->[独步]->[月旦评 第三期 先“烈”的“烈士”]
独步
·月旦评第一期“卷首语”
·月旦评(一)——虽有权,无处可表
·月旦评(一)——借彼之道,还施彼身
·月旦评(一)——“红宝书”走了,“白皮书”来了
·月旦评(一)——纸老虎也是老虎
·月旦评(一)——“公主门”的门里门外
·月旦评(一)——落寞的“殉道者”
·月旦评(一)——用屁股去抗议
·月旦评(一)——裤衩文化与继位心态
·月旦评(一)——中国农民“站立起来了”
·月旦评(一)——拒绝“以董建华为友”
·月旦评(一)——上帝啊,My money!
·月旦评(一)——半斤对八两
·月旦评(一)——还是割尾巴吧
·月旦评(一)——台湾在进步
·易水虹散文——从“春秋”到“千秋”
·易水虹散文——没有夕阳的黄昏
·易水虹散文——第一流爱情
·易水虹散文——二十七岁的呐喊
·月旦评 第二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女人的“大国”
·月旦评 第二期 “一家哭”哭到“一路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鬼儿”当门”
·月旦评 第三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三期 脱裤子的“文化矮化”
·月旦评 第三期 “狗屁倒灶”的政府
·月旦评 第三期 毛泽东思想的“伟大失败”
·月旦评 第三期 “画蛇添足”外一章
·月旦评 第三期 岂能一“疯”了之
·月旦评 第三期 先“烈”的“烈士”
·月旦评第四期 卷首语
·月旦评第四期 奥运迷信
·月旦评第四期 闯红灯
·月旦评第四期 被侮辱和损害的
·月旦评第四期 “历史”被陈昌智代表
·月旦评第四期 达赖喇嘛的“出中国记”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的逻辑悖论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很幸福
·月旦评第四期 打赤脚,穿皮鞋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政治的悲哀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的大救星
·月旦评第四期 头衔越多越伟大
·月旦评第四期 有书官家出
·月旦评第四期 宰相肚里撑何船?
·月旦评第四期 “国”、“共”无两样
·月旦评第四期 周济欠债大家还
·08四月文章:杯葛奥运和杯葛中国
·08四月文章:“党化”的爱国
·08四月文章:被世界遗忘的民族
·08四月文章:莫忘黄帝葬河北
·08四月文章:故意杀官
·08四月文章:律师也妄法
·08四月文章:民主改革的路走了多少?
·08四月文章:谁是“民族问题”的元凶
·08四月文章:“通便”政治学
·08四月文章:我们都没得权利
·08四月文章:以奥运搏未来
·08四月文章:又见“沈崇案”
·08四月文章:专家舞剑,意在言论自由
·08四月文章:国耻下的自戕
·08五月文章:压地震预报涂炭生灵
·08五月文章:政治黑手操纵地震研究
·08五月文章:非主流外交
·08五月文章:“民主渐失”的香港
·08五月文章:凭谁问中央政府
·08五月文章:汶川不是中日关系的救命草
·08五月文章:“下半身”的和平演变
·08五月文章:又见唐山
·08五月文章:对生命的漠视
·08五月文章:政府是拿来……的
·08六月文章:“雁过拔毛”才是合法赈灾
·08六月文章:不敢“教人以崇高”
·08六月文章:家祭无以告乃翁
·08六月文章:苛捐猛于虎
·08六月文章:应力挺“天谴论”
·08六月文章:“六•四”是来不及算的
·08六月文章:万里长城哭不倒
·08六月文章:瓮安,又一个“天安门”
·08七月文章:“飞弹”少一颗,文明多一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月旦评 第三期 先“烈”的“烈士”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先“烈”的“烈士”

    史可法是先“忠”的“忠臣”。史可法在满清大军距扬州千里之遥的时候,没有整饬军务,没有厉兵秣马的备战。这位大明朝的兵部尚书,在一心一意地起草那篇名垂千古的《阁部史公答睿王书》。史可法数易其稿,写定后又托当时的书法大家韩默誊抄一遍,觉得完美了,才令人快马送出,一路招摇。此番表演之下,史可法“未尽忠而先忠”,身未死而名先扬,他“以国辱求己荣”的心态,是昭然若揭的。

    数月后,清军南下围困扬州。大明朝的兵部尚书史可法,在“以国辱求己荣”的心态下,他依旧没有整饬军务,依旧没有厉兵秣马的备战,他在殚精竭虑笔走龙蛇的大写遗书,不仅写给自己的母亲、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叔伯兄弟,还写给了扬州城外他的敌人清豫王多铎。史可法无心国事,公然放叛将李栖凤、高凤岐投清,他不过是在清使一次次劝降时,一遍遍全力去演出那幕“掷书与地,慷慨拒绝”的历史短片,史可法生前已做足了“国之楷模”的“忠臣”文章。大明朝的扬州城,在史可法的“未尽忠而先忠”里,被一日城破,十日血屠。大明朝兵部尚书史可法在生前,用精心炮制的《阁部史公答睿亲王书》,用写给自己亲人和敌人的遗书,用“掷书与地”的表演,用早已吼出的“城亡与亡”口号,过早的了却了身后事,过早的插上了“忠臣”标签,过早的“克尽臣节,鞠躬致命”了,过早的去配享于明王朝的列祖列宗了。扬州城破之后,史可法被清兵活捉,清豫王多铎对他说:“你即为忠臣,当一刀杀了你帮你全名。”史可法身未死而人先“忠”,他这种“以国辱全己名”的沽名钓誉,蒙蔽了天下耳目,也左右了历史的公正,史可法三个字至今还彪炳史册,垂而不羞呢!

    王志平是先“烈”的“烈士”。呼和浩特市市委副书记王志平,在2008年2月5日被当地公安局局长关六如枪杀,仅隔十天,尸骨未寒的王志平,就在2月15日被内蒙古自治区政府追认为“烈士”。在案情扑朔迷离之际,于事件恍惚未清之时,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何以如此迅捷地追认“烈士”?王志平也“烈”得太快了吧!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在王志平一案上的动如脱兔,正见其狡兔三窟,以明末史可法的“先忠”,参证如今王志平的“先烈”,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如此忙柴失火的深意,自然能图穷匕现了。抢在公安部调查组查明真相之前,趁着凶案内幕还没有大白于天下,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抢先“烈”了王志平,也等于给这桩官场凶案定了舆论基调。哪怕凶案背后确有买官卖官的分赃不均,哪怕凶案背后确有送礼列表的受贿行贿,在侦破处理时,都会受到“烈士”名号的制约。政治挂帅下,“烈士”是不能有龌龊嫌疑的,“烈士”只能是完美的一尊圣像,是不能被触犯或亵渎的。即便凶案内情里真的存有生灵涂炭或民不聊生,哪怕是存在暗无天日的鱼烂河绝,这一切在“烈士”的名号之前,也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有“烈士”相关的瑕疵或污点,甚至是秽行,只能一笔抹去的“不对党外宣”了。真相毕露之前,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先“烈”了王志平的做法,师自明末沽名钓誉的史可法,这种“未尽烈而先烈”的手段,扰乱公众视听,左右案件的查处过程。先“烈”了王志平,内蒙古官场上的涉案官员因此得以自保,此举是“愚民政策”和“抬死人,压活人”的组合双打,也是官场伎俩中十分典型的“一石二鸟”。

    易水虹 2008年2月20日星期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