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独步
[主页]->[百家争鸣]->[独步]->[月旦评(一)——虽有权,无处可表]
独步
·月旦评第一期“卷首语”
·月旦评(一)——虽有权,无处可表
·月旦评(一)——借彼之道,还施彼身
·月旦评(一)——“红宝书”走了,“白皮书”来了
·月旦评(一)——纸老虎也是老虎
·月旦评(一)——“公主门”的门里门外
·月旦评(一)——落寞的“殉道者”
·月旦评(一)——用屁股去抗议
·月旦评(一)——裤衩文化与继位心态
·月旦评(一)——中国农民“站立起来了”
·月旦评(一)——拒绝“以董建华为友”
·月旦评(一)——上帝啊,My money!
·月旦评(一)——半斤对八两
·月旦评(一)——还是割尾巴吧
·月旦评(一)——台湾在进步
·易水虹散文——从“春秋”到“千秋”
·易水虹散文——没有夕阳的黄昏
·易水虹散文——第一流爱情
·易水虹散文——二十七岁的呐喊
·月旦评 第二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女人的“大国”
·月旦评 第二期 “一家哭”哭到“一路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鬼儿”当门”
·月旦评 第三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三期 脱裤子的“文化矮化”
·月旦评 第三期 “狗屁倒灶”的政府
·月旦评 第三期 毛泽东思想的“伟大失败”
·月旦评 第三期 “画蛇添足”外一章
·月旦评 第三期 岂能一“疯”了之
·月旦评 第三期 先“烈”的“烈士”
·月旦评第四期 卷首语
·月旦评第四期 奥运迷信
·月旦评第四期 闯红灯
·月旦评第四期 被侮辱和损害的
·月旦评第四期 “历史”被陈昌智代表
·月旦评第四期 达赖喇嘛的“出中国记”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的逻辑悖论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很幸福
·月旦评第四期 打赤脚,穿皮鞋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政治的悲哀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的大救星
·月旦评第四期 头衔越多越伟大
·月旦评第四期 有书官家出
·月旦评第四期 宰相肚里撑何船?
·月旦评第四期 “国”、“共”无两样
·月旦评第四期 周济欠债大家还
·08四月文章:杯葛奥运和杯葛中国
·08四月文章:“党化”的爱国
·08四月文章:被世界遗忘的民族
·08四月文章:莫忘黄帝葬河北
·08四月文章:故意杀官
·08四月文章:律师也妄法
·08四月文章:民主改革的路走了多少?
·08四月文章:谁是“民族问题”的元凶
·08四月文章:“通便”政治学
·08四月文章:我们都没得权利
·08四月文章:以奥运搏未来
·08四月文章:又见“沈崇案”
·08四月文章:专家舞剑,意在言论自由
·08四月文章:国耻下的自戕
·08五月文章:压地震预报涂炭生灵
·08五月文章:政治黑手操纵地震研究
·08五月文章:非主流外交
·08五月文章:“民主渐失”的香港
·08五月文章:凭谁问中央政府
·08五月文章:汶川不是中日关系的救命草
·08五月文章:“下半身”的和平演变
·08五月文章:又见唐山
·08五月文章:对生命的漠视
·08五月文章:政府是拿来……的
·08六月文章:“雁过拔毛”才是合法赈灾
·08六月文章:不敢“教人以崇高”
·08六月文章:家祭无以告乃翁
·08六月文章:苛捐猛于虎
·08六月文章:应力挺“天谴论”
·08六月文章:“六•四”是来不及算的
·08六月文章:万里长城哭不倒
·08六月文章:瓮安,又一个“天安门”
·08七月文章:“飞弹”少一颗,文明多一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月旦评(一)——虽有权,无处可表

   胡锦涛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里,用了一个“表达权”的词。安徽人汪兆钧借“表达权”东风,随即撰“表”求达,以期闻于执政中国的“达人”。汪兆钧的《对策和谐社会》,洋洋几万言,它在针砭时弊中有没有真知灼见,它是不是一把解剖中国大陆社会现状的庖丁刀,它对积重难返的中国大陆开出的是不是一剂回春方,这些并不是重要的,关键是这几页纸墨实践性地试探了“表达权”的底线,用实际行动勘测了“表达权”的外围到底有多大的政治雷区。这种打政治擦边球的做法,或者风过云散,渐销于无形;或者擦枪走火,被枪打出头鸟。

   中国大陆的“表达权”问题,不在于形式上有无权力保障每个国民可以撰表、奏表和发表,而在于实际上国民是否有可表达自己思想的场所或途径。有句话叫“虽自由无以言说”,套用这句话的形式,中国的“表达权”问题,在于“虽有权无处言说”。大陆报章可以“表达权”么?温吞吞的《南方周末》都屡遭整顿、整改,那些在官方看起来偏颇、乖谬、不合规矩、荒诞不经的,甚至是“反者道之动也”的“歪理邪说”,更难以在合法报章上出现,即便出现,也难免被焚毁,即便未被焚毁,也难免被停刊,即便未被停刊,也难免被一边倒的批判。在被一边倒的批判下,一个普通国家公民去哪里执行他的“表达权”呢?虽有权,无处可表!

   报章难张,那么电视传媒可以“表达权”吗?中国大陆的电视传媒系统,除了化学处理过的新闻联播每天点点卯之外,不是满屏吃、喝、拉、撒、玩儿的教人做纨绔子弟,就是捧娱乐、体育明星们的大小屁股或者大小脚丫,再就是弄几个善于照本宣科的老先生出来,东拼西凑的品三国、品论语、点评明朝皇帝、穷揭清宫秘史,除了在故纸堆里搬是弄非,除了在娱乐花边上嚼穷蛆之外,有哪家电视台,哪个电视栏目敢在政治层面上,有不同的表达?虽有权,还是无处可表!网络时代,是威廉•麦克高希在《世界文明史》中的第四文明时代,中国大陆国民的“表达权”,也在网络时代的网络上小荷初露,一些不同政见者把郁结于胸的不同政见在网络上表之,他们表之以后,跟风的和看热闹的喧嚣尘上,任何一个企图通过网络表达的政治见解,即便不被删掉,也被跟风和看热闹的人们嬉皮掉了,即便不被嬉皮掉,也会被派系化之后,扣上什么“毛派”、“反毛派”、“民主派”、“官派”林林总总满天飞的政治帽子,再通过派系性的文革式文字批斗或互斗,最终把发轫者的真实思想掩盖掉。在中国大陆,看上去有隙可乘的网络,可以“表达权”吗?汪兆钧的《对策和谐社会》出炉不久,各网站已行删帖,再找原文,是找不到了的。虽有权,依旧无处可表。

   有对外表达的权力,没有可以对外表达的场所或途径,表达权依旧等于无权。国民有了明确的允许表达的场所,有了明确可以表达的途径,有了使国民可以完全不受干扰的表达出来的明确保障方法,表达权才能成为一种真正的国民权力。英国伦敦的海德公园,有一个“演说者角地”。任何人在那里都可以自由平等的说话,只要不诉诸以行动,警察不但不以“妖言惑众”、“谤议朝政”之类的“政治罪”抓捕归案,还要妥为保护。表达权获得的标志,不在于一个词语的简单运用,而在于事实上有没有一个可以令国民公开表达的角落,哪怕它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落。

    易水虹 2007年11月1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