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终于明白,台湾心学网所谓的儒学心学,不外乎人情礼貌而已,此外别无道理可讲。心学网诸儒都是讲人情、讲礼貌的高手,陈复君更不愧是礼貌大师。

   不论讨论什么问题,都会被归结为“礼”字上去。而且这个礼,只能从一般待人接物的礼貌的层次、如关于“大良知”、心性诸问题的争论,无一例外地变成了礼貌培训课。而且这个礼貌只从语言文字的层次去理解,只要文字典雅、语气客气即可,内容如何倒无所谓的(指他们自己,详见《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而且这个礼貌,必须合乎陈复们的口味,由他们掌握解释权。如果陈复们不认同,便是客客气气地致歉,认认真真地问难,也会被认为“无礼”,是“寫文章去爭個人的高低”、“糾纏於語意與情緒”、“浪費生命於情緒性的反覆爭論”…。

   近作自以为很客气很讲理了,想不到依然通不过大师的法眼,从中读出“當作敵人般「論戰」”之类意思来。厉害呀。有这样厉害的礼貌大师,理何必明,道何必行,儒家何必兴?

   更令人佩服的是,陈复大师本来“各種工作甚繁忙,且不說正在趕著交論文,這學期每週還要面對三百名學生的各種論學,時間完全抽不出來”,居然抽出那么多时间、写了近十篇雄文抱怨老枭“情绪化”、指责老枭没礼貌(其中有一篇倒是论理的,即《“东海思想评论”》,有拙文《男儿到此是豪雄》答之),真乃婆心凯切,不愧大师风范。老枭敢不感铭肺腑、感激涕零?哈哈哈。

   恕老枭此前不仅失礼,而且失言和走眼了。台湾“心学门”中哪有什么道理可讲?走错门啦。2008-3-5东海老人

   附一:

   陳復回覆《恭请高人反开示》

   心學網主席

   東海引文(《恭请高人反开示》开头一段,见附二)

   此事已經討論過。如還要裁割文字,去做這種解讀,只能說一直要跟人糾纏於語意與情緒,引來他人更多的文字,再猛批,來證明自己的「高明」,這種反覆如鬥嘴般的來往,很沒有格局。如果覺得思想真是臻於頂點,他人都很愚昧且無能體會,那就去開示願意被開示的眾生。我完全樂觀其成。每個人都應該浪費生命在自認值得的事情上。我的各種工作甚繁忙,且不說正在趕著交論文,這學期每週還要面對三百名學生的各種論學,時間完全抽不出來,本來還想在某個夜裡擠出時間,就本體論本體的如實論學,然而如果一直是這種態度,浪費生命於情緒性的反覆爭論,寫文章去爭個人的高低,還自認都是在講理,更不認為我們需要談「做朋友」,我本無意且厭惡於與人當作敵人般「論戰」,或許就不應該再花時間奉陪了。

   附二:

   枭文:恭请高人反开示

   拙文《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发表后,陈复君一方面表示“其实几回阅读你的文字,并没有什么情绪,更没有什么受伤可言”,同时指责《男》文“不该说是谁开示谁”、所以“很难响应你的文字”。看来还是受到某种伤害了。

   故我表示,如果拙文“还不是完全平等心的相待与讨论”,谨致歉,请陈复撇开“情绪性语言”,就拙文所涉观点问题和实际的内容“细细厘清”,进行反向开示,同时欢迎网上龙象人物对老枭思想开展批评。

   儒坛jiang898网友曰:劝陈复兄论战就是论战,先不要和老枭“谈朋友”,怪别扭的。陈复兄是很有才华的大家(心学网主席),定有理论利器剪修“东海之道”,若此,老枭巴不得与你交朋友,我等旁观者也会为你鼓掌。老枭文中问题很多,随意找一段请陈兄论批:

   [(下引枭文)说什么“意识如在自性外,则的确「本心」不是「意识之心」,如人能抛弃我执,由莫那识升至阿赖耶识,则自性即是意识。”云云,混乱得很,有必要先弄清意识、自性、本心、莫那识、阿赖耶识等几个概念。这里我就不作佛学启蒙啦,仅提醒一下:“由莫那识升至阿赖耶识”,就非意识了,但还不是本心或自性,本心相当于真如心。]

   陈复“意识如在自性外,则的确「本心」不是「意识之心」,如人能抛弃我执,由莫那识升至阿赖耶识,则自性即是意识。”这段话,论理确实很混乱(恕罪恕罪,不是有意冒犯)。容我再补充几句:

   莫那识相当于潜意识,而非意识,“由莫那识升至阿赖耶识”,就更非意识了,但严格地讲,还不能说阿赖耶识就是本心或自性----阿赖耶识已接近本心戓真如心了,但仍不无差别。

   唯识学中的“八识心王”是指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阿赖耶识是佛教义理(唯识论)八识中之第八识,是根本识,以下各识都由它生出。阿赖耶识藏有无数净、染、万有种子,可以引发人的善恶行为。阿赖耶识转染成净才是真如,即阿赖耶识摆脱了人、法二执,破除见思、尘沙、无明之惑后,才能证得不生不灭、不垢不染、无性无相的真如境界。

   jiang898君“陈复兄是很有才华的大家,定有理论利器剪修“东海之道”,若此,老枭巴不得与你交朋友。”这句话,我很赞同,期望陈复及儒佛道门中各位高人就东海思想进行反开示,千万不要客气(陈君表示會在三月十五號前寫出文章討論。我恭候着)。

   在辩场上,我一向只问理之正偏高低,对方态度如何客气与否,我是不会计较的。我认为,情意、礼貌不应成为论理的障碍。如果论道讲理时对方比我道高理正,虚心受教都嫌迟了,岂有暇计较对方语气如何?

   2008-3-3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附三:

   陳復回覆:《男儿到此是豪雄》

   发表于心學網

   樟法:

   我很難回應你的文字,其原因不是有關於道理層面的論較,而是即使是道理層面的純粹論較,你都會帶著強烈的傲慢,去做帶著情緒性的字眼發言,而卻說這是「如理如實」的批評,這種用氣勢壓制人的說話,就不是客觀,而是主觀面向的狀態。這篇〈男兒到此是豪雄:《東海思想評論》01〉還是如此,果真是「就事論事的論學」,就不該有任何情感語言(即使有嫌疑都不應該),更不該說是誰開示誰,而是純粹的就道理論道理。當然,我看得出來,相對於前幾篇文字,這篇你對我已經稍微比較有善意了,只是還不是完全平等心的相待與討論,還是有著「鄙夷」的意思。這樣講話真的蠻辛苦的,會讓人不想再做解釋。

   前幾回與你對話,你常會揪著片段幾行字,做各種情緒性的引伸與擴大解釋,把我的禮貌視作虛偽,善意提醒視作指責,由忠告轉變成是對你的「道德批評」,再用極其難聽帶有羞辱的文字,對我做人格與思想的「謀殺」,這讓我即使「不動心」,都真的很難再做什麼回應。你是個生命具有特殊性的人,應該要有視得豪雄的慧眼,看得見他人生命的特殊性。生命應該是相互成全,而不是相互毀滅的狀態,中華文化的復興,該是眾志成城的奮勉,不是一人能獨就,你覺得呢?

   希望我寫這幾行字,不要再引起什麼誤會,再變成是對你的「道德批評」。持平而論,前幾回對話,如果我有著實值得反省的空間,那就是「交淺而言深」了,我們確實不應該在還不夠熟悉彼此的時候,就做太多帶有個人生命感的交談,雖然我確實有著前知,常常看幾行字,就能看出某人的生命背景與宿世因緣。如果太過直白,沒有很好的措辭,因此造成你的不快,我不應該推卸責任,在此鄭重跟你致歉!如果你覺得我還值得尊重,我們就真的純粹就學問論學問(道理批評),不要再有任何情緒性語言,不要去說誰思想混亂,而是就實際的內容來細細釐清。如果你覺得我這樣說還是有道德批評的意味,那就只能說我們的「頻率」確實不大一樣了。

   看見你的〈道理批評與道德批評:兼向受過我傷害的「論敵」致歉〉,覺得你真是個很認真的人,因此寫這幾行感想。我其實幾回閱讀你的文字,並沒有什麼情緒,更沒有什麼受傷可言。如果我真是經得起考驗的「大人」,就應該堅持平情論事的生命品質,不論是面對自己或他人。如果說確實還有些私人的情感,那就是希望你我能做「論學的朋友」,而不是「論學的敵人」,這應該不是什麼客套不客套,論學應該是快樂的事情,不要有任何敵人,應該要相互幫忙,增進對大道的領會。而且,本沒有眾生與菁英的區別,我們都只是個「人」。我知道你自認是個「只講道理」的人,然而,人終歸是人,而情感的培養能增進對論學的信任感。希望這封信能增進我們的感情,更希望這樣說不會太過於天真。

   祝平安喜樂

   陳復敬上

   一枭上2008-3-1

   附四:枭文: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

   关于心与性。心与性在中华文化中是同义的。本性本心,是同义复词。关此,我在《东海难不倒》系列中指出过。儒佛中也有些派别以“性”高于“心”或持“心统性情”说,兹不详析。

   一般说到心当然有可能指意识之心,但凡对中华文化略有了解者,是不会将本心误认为意识之心的。意识不等于本心自性,但也不离本心自性,就象佛教烦恼与菩提的关系,烦恼不是菩提,但烦恼转过来就是菩提。意识怎么可能在自性之外呢?

   说什么“意识如在自性外,则的确「本心」不是「意识之心」,如人能抛弃我执,由莫那识升至阿赖耶识,则自性即是意识。”云云,混乱得很,有必要先弄清意识、自性、本心、莫那识、阿赖耶识等几个概念。这里我就不作佛学启蒙啦,仅提醒一下:莫那识相当于潜意识,而非意识,“由莫那识升至阿赖耶识”,就更非意识了,但还不是本心或自性。本心相当于真如心。《东海难不倒》系列125答有巢氏的一段话附在这里供参考:

    “本心即真心,习心即妄心。人人本心真心相同,都是常乐我净的。俗话说人心都是相通的,因为相同,所以相通;但每个人习心妄心不一样。俗话说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人与人之间之所以难以勾通难以理解,原因就在于此。

   儒家以良知为真心,外在环境养成的习惯、自身私欲累积的习气、通过耳闻目见所得的意念,皆为妄心。《二程遗书》卷二上:盖良知良能,元不丧失,以昔日习心未除,却须存习此心,久则可夺旧习。宋张载《正蒙-动物》:寤所以知新於耳目,梦所以缘旧於习心。王夫之注:开则与神化相接,耳目为心效日新之用;闭则守耳目之知而困於形中,习为主而性不能持权。故习心之累,烈矣哉!清陈确《与吴裒仲书》:习心习见,是处錮人,验之日用,真可悲涕。

   但是要注意:本习不二,真妄非异。每个人并非本心真心之外另有一颗习心妄心存在。而是如佛教所说的烦恼即菩提。转妄即成真,洗习即归本,自净烦恼即成菩提。”

   “心物一元”,说的是本心、本体的层面意识与物质一体同仁,不必作“降低心的义理高度”的杞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