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东海答客难(441--446)

   

   441明月关山:

   阳明说:“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为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若在“知善知恶”这个层面上定义良知, 那么,世界上"明知善事而不为,明知恶事而为之"的现象还少吗? 若将良知落在此处,那么良知无力, 只占知分而不落行分,而且这个知也是很虚弱的知,割裂了良知的践行,又怎能将良知视为本体?你这不自相矛盾么?这个问题很大的。

   东海老人答:

   

   王阳明《答魏师说》:应物起念者,皆谓之意,意则有善有恶,知此意之善恶者即是良知。阳明只是说良知有“知善知恶”的功能,这与在“知善知恶”这个层面上定义良知是不同的。你的理解力“问题很大的”哟。东海良知说,与佛教的“真如”同一个“级别”,更不是“将良知落在此处”了,详见《良知的级别》诸文。2008-3-28

   

   

   442不幸的年轻人:

   “现代民主政治体制”依靠分权与制衡,就是不怕官员歪心、私心、黑良心。(针对枭言:“难道现代民主政治体制靠歪心、私心、黑心官员可以建立起来?”见《不丹“政变”,良知的力量》)

   东海老人答:

   

   “现代民主政治体制不怕官员歪心、私心、黑良心”与“靠歪心、私心、黑心靠官无法建立现代民主政治体制”是两回事。民主体制可以制约官员、提升政治道德,但在建立民主体制之前,民主追求需要道德的力量。

   

   虚怀若谷在《不丹“政变”,良知的力量》后的跟帖,见识就高得多,附上供参考:

   

   “好文章。我对民主政治工具论的说法早有怀疑。对于民主政治,常能看到这样一种说法,就是和文中所引的这句话相类似的话:“当务之急,不是要讲究良心、不是要呼吁官员要有良心,这些都是靠不住的,而是要加紧建立现代民主政治体制,实行宪政,这才是一刀见血的办法。”

   

   这种说法的问题,就是它抽空了人的自身的因素。好像人是死的,是一个个任由外在制度摆布的积木,人心的善恶对于制度的建立和运行似乎毫无影响。此种说法还隐含着这样一个严重的弊病:好人的善,仿佛只是制度的善决定的,非好人本心良善所致,这委屈了好人的善;坏人的坏,仿佛只是制度的坏决定的,非坏人本心邪恶所致,这放纵了坏人的恶。若不建基于人自身的良知和正义的基础上,真正的民主政治是无法建立和运行的。”2008-3-28

   

   

   443慈天元:良知自有良能,不过,老鸟把良知和儒学绑架在一起,则是儒学之不幸了。儒家对良知的垄断,源于一种内在的法执,在这一层面上,儒者的良知是有局限性的。

   东海老人答:

   

   良知人人皆具,岂是儒家垄断得了的,只不过儒家尤其是阳明心学对良知的认识、体悟特别深刻而已,就象佛性人人皆具但佛教对佛性的认识体悟特别深刻一样。这怎么能说是“法执”呢?

   

   至于说儒者的良知有局限性,那要看怎么解释了。良知德智无限,但对人类及个体来说,,致良知都是一个无限的过程。同时具体到个体,是否“致”之、“致”得的程度如何,因人而异。2008-3-28

   

   

   444绛花洞主:

   四句教云:“无善无恶心之体,那么痴呆人具足无善无恶,而且是保持得非常好的,连孔圣人以下的任何人都比不上了吧。他就是心之体!按照东海的解释”所谓“无善无恶,是为至善”,他既然无善无恶,一定也是至善的了,一定是至善之体了?

   东海老人答:

   

   “无善无恶心之体”,说的是心之体具有超越世间善恶概念的“无善无恶”的特征,但不能因此得出“凡无善无恶的东西都是心之体”的结论。“无善无恶的东西,也不一定就是至善。这些道理很难明白吗?

   

   关于四句教,南先生之见甚谬,识者本不难辨,况我已明白指正,你居然仍不明白。怪哉。2008-3-27

   

   

   445心静而明:

   赞成东海先生的观点:“只有本性良知才有资格为体”。这和现在提倡的以人为本是不是一个意思?

   东海老人答:

   

   本性为仁,仁即良知。仁本包涵人本但比人本更进一步,更深刻。如我在《体用学发微》一文中所说:

   

   儒家是人本主义,更是仁本主义。前者以人为本,强调人的主体性,重视人的显性肉体生命,着眼于人的外部政治、社会之自由;后者以仁为人之本,强调道德良知的主体性,在重视人的显性、肉体生命基础上进一步重视人的隐性、灵性生命,在注重外部政治、社会之自由的同时致力于人的内在意志、道德之自由。所以,前者往往导致心为形役,身为物役,后者则能够让本心摆脱习性的局限,让生命突破形体的锢闭,让人成为身体的主人,成为天下万物的主人。2008-3-24

   

   

   446jiang898:

   一切随缘,功到自然成。老枭不象通常人般猴急功名,勤于完善“东海之道”更实在些。

   东海老人答:

   

   老枭一生中,曾经求过很多东西。比如求才,求财,求名,求政治理想的实现。但这一切我都不刻意;老枭一生中,曾经拒过很多东西。比如不义之财,比如不实之誉。我觉得,一些东西,尽管世人求之不得,其实不适合我,可能会干扰我心性的精修,破坏我的自尊快乐,影响我更高层次的追求。

   

   我或求或拒,也求也拒,求不刻意,拒不矫情,求与拒皆随本心之所欲。古德云:求之亦不可得,拒之亦不可免。大有深意。有些东西,外缘不备,求之不得,因缘成熟,拒之不得也。

   

   孔子周游列国为了推销仁政理想,求之亦不可得。但他并不因此而追求,他更无法拒绝后世的尊崇。我在《男儿到此是豪雄》说:“真彻悟了,那是本体之德“报”在其人身上,必成万古人豪,那是藏也藏不住、隐也隐不去、逃也逃不了的,象老子,欲隐反显,万古同尊。这就是拒之亦不可免啊。

   

   所以,我当然不猴急。随缘而不攀缘,是我为人处世的宗旨。但随缘不是“绝缘”,而是在尽心尽性的前提下听天由命。儒家重实践,特别是社会政治实践,讲究“在事上磨炼”,在实践上修养心性、体现道德、立己立人。希望有机会“在事上”进一步完善东海之道。诗曰:

   

   何必功名刻意求,随心所欲自千秋。

   反忧清福难长享,众事临门敢缩头!

   2008-3-23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