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东海一枭(余樟法)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酱缸说教: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四)(一枭附言)

   

   一枭附言:

   雪峰君:我说得很清楚,我小小的“七律”的敬礼,是你“将《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等多篇扫雪平峰、杀伤力极大的枭文转发生命禅院”之行为所体现的一定的胸襟气度,“倒也令人佩服”。但气度与“道”属两个层面的问题,不可混。

   

   你的“系列清扫”不是无礼而是无理,已拣要驳回。说老实话,至今为止,“雪文”于我如果说有价值,那就是让我进一步认清了你的上帝之道的虚妄、上帝信徒的矫乱无知及缺乏自知。

   

   这篇《酱缸说教: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四)》更差了,不仅断章取义,完全缺乏常识,连自然的天与作为本体的天都分不清楚,连社会自由、道德自由、本心本性等基本概念都弄不清楚,大言妄语滔滔,真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唉。

   

   你不拿出一点真功夫,一味这么希里糊涂乱捣酱糊,恕老人时间精力贫困,真的没空奉陪。再说重复作常识启蒙,我也异常厌倦了,不得不偷懒了。

   

   在当今社会,在鸡鼠成群的网江湖上,你对批评有一定的“小量”,很难得的了,如有机会的话,咱们可以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至于论道,还是免了罢。当然,你尽管继续细细论、慢慢捣,千万别怕我“难受”-----枭牙掉了好几颗,真够“难受”的,哈哈哈。

   2008-3-24东海老人附言

   

   

   酱缸说教: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四)

    雪峰

    用一口缸,然后在其内倒入粘糊糊的酱,用一根大棍子使劲地搅拌,搅啊搅,最后会变成什么?

    东海一枭(东海老人)就是一口缸,这个缸里装满了粘糊糊的儒豆酱,他在不停地搅拌,搅拌了几年了,搅出了些什么呢?

    东海一枭搅拌出的精粹据他自己讲,主要在《本体初论》、《本体二论》、《本体三论》、《本体四论》及《大良知学纲要》中,我从中选出几段“精粹中的精粹”供大家闻一闻,看看酱味是不是升华成了醋味或是酒精味。

    以下选自《本体二论》。

    “人比物质的地、自然的天更大,因为道是超越心物和天地二元的“混成之物”,是“天地母”,人与“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的道同尊。”“道法自然,也并非道之上还有一个“自然”的东西。道就是自然,自然者,自然而然,法尔如此,没有理由,不可究诘也,指道的存在、运动、变化的一种特性或状态。《通玄真经》卷八《自然》篇,唐代默希子题注称:“自然,盖道之绝称,不知而然,亦非不然,万物皆然,不得不然,然而自然,非有能然,无所因寄,故曰自然也。”“何怀宏先生指出:儒家的良心论(良心与良知同义)又可以说主要是一种直觉体认论. 从孟子, 象山, 阳明到熊十力, 牟宗三, 在强调直觉论这一点上是一脉相通的, 即都是在生命体验的层次上去感认和直觉良知, 把良心视为一种直觉.这种直觉是天赋的。”

   

    提示1:东海一枭说人比天大,然后又说人的直觉是天赋的,被天大的人的直觉却要靠比人小的天赋予,这无疑是说,父亲是儿子生的。岂不酱缸乎!

   

    “良知是一种天赋,有一些豪杰人物,天赋特厚,天性特醇,略有机缘便能良知大发而置身道德之境,有的人则自甘堕落,困而不学。但大多数人需要下一番的功夫才能“致”之。”“良知良能根于心,仁义礼智源于性。”

   

    提示2:东海一枭先说良知是一种天赋,然后又说良知根于心,我们知道,性才是天赋的,而心是随缘而生的,心(当然不指肉心)不是天赋的,这就是说,东海一枭在说“良知是天赋的,良知不是从天赋而来的。”这无疑是说,人是从母体里来的,人却不是从阴道里产出来的。岂不酱缸乎!

   

    “‘大生广生’,是天地之德,相当于道。如果把好人好事做到大处,做到极至,确也可以“得道”的。如果把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吾善养我浩然之气,修身是齐家治国平天下,乃至成仁取义…,全都可以揽括在“做好事当好人”这句话里面,那么,“做好事当好人”当然就是“致良知”了。”“人与天地万物都是道的生产品,都来自于道又蕴含着道,人与天地万物同体,良知就是道体的圆满呈现。致得了良知,就证悟了道,洞察了宇宙的奥妙,就获得了与道同等的自由和尊严!”

   

    提示3:东海一枭说“人比物质的地、自然的天更大,”而后说“道就是自然,”接着说“人与天地万物都是道的生产品。”既然道就是自然,而人比自然的天更大,就是说人比道大,既然人比道大,又怎么会得出人是道的生产品这个结论呢?岂不酱缸乎!

   

    或许老枭会狡辩说“自然的天不是自然,所以,天不是道。”这就要问老枭,天地是否是自然?若天地不是自然,哪天地是什么?若天地是自然,那么,天地就是道,既然天地是道,而人比天地大,那就是说人比道大,既然人比道大,道能生产出比自己大的人吗?岂不酱缸乎?

   

    当然,老枭会这样辩解,天和地只是自然的一个组成部分,虽然天地是自然,但天地无法代表道的整体和全部,所以,天地是天地,道是道,两者不能同并相提,如果这样辩解,也是有点道理的,但我们接着要问:没有了天地,这宇宙中还能有什么?把天地除外,我们还能找到道吗?没有了老枭,道依然存在,即使没有了地球和银河系,道依然存在,但是没有了天,还有道吗?在哪里?如此一来,到底是天大、自然大、道大,还是东海认为的人大?按照老子的宇宙观,“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问题在于,老枭说人比天地大,而人是道的生产品,那么,到底谁大?岂不酱缸乎!

   

    东海一枭说“仁义礼智信,吾善养我浩然之气,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乃至成仁取义…,全都可以揽括在‘做好事当好人’这句话里面,那么,‘做好事当好人’当然就是“致良知”了。”

   

    这就是说,只要“做好事当好人,”就是仁义礼智信,就是养浩然之气,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是成仁成义,就是“致良知”,所以,一切不用谈,只管“做好事当好人”就万事大吉了。我认为这个观点是有一定道理的,现在剩下的问题是,什么样的事是“好事”?什么样的人是“好人”?如何“做好事”?如何“当好人”?谁能说清楚?东海一枭能说清楚吗?我可以肯定老枭说不清楚,那么,去提倡说不清楚的事,岂不酱缸乎?

   

    我们再来看老枭在近期所写的《大良知学纲要》中是如何在酱缸中搅拌的。

   

    “东海之道倡导的是一种包括物质文明、社会自由在内的道德大自由,与阳明学局限于“心”的良知相比,可称为天人合一的大良知:在天,它是宇宙生命系统本体;在人,它是本心、本性、生命的本来面目。”

   

    “东海之道的良知作为一种大道德概念,包括了形内本性与形上本体。良知於穆不已而潜能无限,相当于佛教的真如佛性或者佛的法身(法身无身,那只是对宇宙生命系统本体的一种形象化说法。)关于良知与佛性之同异,我说过: “简而言之,宇宙万相万法有生必有灭,唯独良知不同,兼具生生、新新的变易而又永恒无灭的双重特性,乃常住真实之法。佛性真如不灭,良知亦无灭,此是儒佛两家最高之道的共同;良知生生,真如无生,此是儒佛两家最高之道的岐异。”(这段话简单明了而深入浅出,值得中华文化爱好者背诵下来。其中深意有待于东海之道大乘学中详阐,兹不详论)”

   

    “人类的认识史和社会史,就是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儒家的社会理想是:制度先进,社会自由,道德普遍高尚,而且科技高度发展,物质极大繁荣,人摆脱了盲目性,成为自然界、社会和自己的主人,具有创造能力和机会,人的存在达到最大的自由状态…,那才是致良知于生命、“明明德于天下”的至善境界。”

    好!我们就从《大良知学纲要》中选取以上三段来看东海一枭的酱缸说教。

   

    什么是“社会自由”、“道德大自由”、“本心”、“大道德概念”、“物质极大繁荣”?这种胡乱将词汇拼凑的概念谁能说清楚?

   

    比如“社会自由”,自由是对于生命而言,对非生命体,我们就不能说自由,比如我们可以说给人以自由,但不能说给桌子以自由,社会虽然是由人群组合起来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综合体,但社会本身属于非生命体,我们如何给社会以自由?岂不酱缸乎!

   

    比如“物质极大繁荣”,繁荣指某种事物,比如经济、文化等蓬勃发展的一种状态,也可以引伸到草木、人口等蓬勃成长发展的状态,对于物质,我们只能形容为极大丰富,但我们无法说物质极大繁荣,物质怎么个繁荣法?比如我们可以说“我有丰富的钢笔,”但不能说“我有繁荣的钢笔,”更不能说“我的钢笔很繁荣。”老枭胡乱拼凑词汇,岂不酱缸乎!

   

    再说“大道德”,道德就是道德,难道还有“大道德”“小道德”的区别?当我们形容某个事物的大小时,主要是从体积、容积、数量、高度、规模、深度、时限等因素的相对比较性来考量的,比如大山、大房子、大量、大树、大范围、大河、大人等,对于无法用数量等因素来衡量的事务,我们是不能用大小来量度的,比如精神、心理、良知、意识、道德等,我们就不能用大小来度量,东海一枭对自己喜欢的事总喜欢用“大”来形容,好像不用“大”,就难以体现其说教的高深和微妙,殊不知,这种胡乱用词用字法是画蛇添足,反而彰显自己文字功底的肤浅,岂不酱缸乎!

   

    由于篇幅限制,我仅举以上一些内容来证明,东海一枭(东海老人)的说教属于酱缸说教,他在酱缸里搅来搅去,到底搅拌出了些什么“宝贝”?懒婆娘的裹脚布,不管如何艺术性地缠,缠来缠去,依然是又臭又长。

    因此,东海之道是——酱缸之道!

   

    墙内杏花:

    东海先生:请原谅我对你的无礼,让你难受了,系列清扫共有八篇,鉴于你的《敬礼雪峰》,不再写了。先生是有德明理之人,一定能把我的“清扫”当作参考,作为“清扫”,我当然是专门拣你的漏洞而进行“打击”,其实,对你的学问和智慧及人品,我依然是仰慕钦佩的。其实,能够与自己在精神和心灵上同频共振者是知音,能够给自己挑刺的人,也是知音,我们会成为莫逆之交的,我坚信这一点。

    2008-03-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