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东海一枭(余樟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雪峰:不明生死: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三)》邪乎之至,充分暴露了雪峰型上帝之道的魔道性质,一般读者当不难明辨是非,恕不一一了,随便挑一句简析吧。雪峰曰:

   

    “如果在连续不断异常凶险的灾难来临之前有某种大能的力量或法力把人提前‘弄死’,使其躲过生不如死的日子和境地,待凶险过后再把人‘弄活’,大家以为如何?这个‘弄死’是不是一种大爱,是不是一种大善?…通过让一亿人先‘死’来挽救其余六十多亿人的‘活’,难道是蔑视生命是邪门吗?”

   

   首先、不论什么伟大的理由,谁有权力把别人提前弄死?且不说“通过让一亿人先‘死’来挽救其余六十多亿人‘活’”之言无稽,就算真是为了“挽救其余六十多亿人”,谁有权力决定“先死一亿”?上帝也没有(假设上帝真的存在的话)!纵然“死不一定是坏事”,除了公正的法律,任何人任何神都无权代别人作出生死选择----当然,雪峰如果认为有必要把自己提前‘弄死’,待凶险过后再自我弄活,那是他的自由,老枭乐观其成,哈哈哈。

   

   其次,生命不是机器,可以想弄死就弄死,想弄活就弄活,打着上帝的招牌不行,包括上帝在内谁也无权拿人的生命进行那样的试验。尽管句中“弄死”二字加了引号,其实意思并未改变,《净化开始,先死一亿》的叫嚣,“先死一亿”可是实实在在的,并非象征和形容。至于弄活,引号加对了,弄死容易弄活难,完全靠不住。打着上帝的招牌不能证明就拥有了将人随心所欲地弄死弄活的“力量或法力”,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段内,科学办不到,上帝也办不到。

   

   上帝说:“是我使他们死的,到时我会再让他们活回来。”老枭曰:扯他妈的蛋!

   

   哦,雪峰说了:“而在动物界里死了却在人间里生了,或者说在人间里死了却在天国里生了,这种死就是大大的好事。”

   

   就算雪峰说得对,拿什么来保证这种“大大的好事”,拿什么来保证在人间里弄死的那一亿人一定会“在天国里生了”?如果先死的一亿都在动物界里甚至地狱里生了,是追究雪峰还是上帝的责任?怎么追究?

   

   雪峰还用津巴布韦国家野生动物园有计划地捕杀许多大象澳大利亚曾经专门捕杀过大量的兔子为例,说明“先死一亿”人的正确,混得厉害。

   

   我在《良知三论》中提到过:良知标准不一定违反但绝对高于世俗标准。例如,某些动物残忍,互相残食,仁乎?不仁乎?人必以为不仁,但自然食物链之持恒、自然环境之平衡赖以保证,岂非大仁乎?而自然环境之平衡符合人类生存的需要。故动物相食表面似乎不符、实则不违人世标准。

   

   所以,“从维护整个野生动物园的生态平衡和其他生命的生存及大象群体的存亡角度看,这种捕杀不仅不是残害生命,却恰恰是在保护生命”,有道理。但如果改为“从维护整个人类的生态平衡和其他生命的生存及人类群体的存亡角度看,这种杀人(例如先弄死一亿)不仅不是残害生命,却恰恰是在保护生命”,那就荒谬了。

   

   人与动物都属生命类,但人与动物的“平等”是就“法性”层而言,在“法相”层,人为“域中四大”之一,乃天地之间的最贵,与动物终究不同。只有百分之一千伪傻瓜,才会把杀人与杀动物相提并论,才会认为砍雪峰头与砍疯狗头、出大佛血与出大象血“道理是同样的”。

   

   不过,雪峰或雪峰牌上帝真有能力并真敢将“先死一亿”的计划付诸实施,设法砍掉雪峰或雪峰牌上帝之头,那是比砍疯狗之头更有意义、合乎人情天理也不违人间律法的,哈哈哈…。这叫:人道岂容魔鬼道,狗头焉同雪峰头。有时杀戒无须守,救人救世莫疑犹!

   2008-3-23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