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国向何处去?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向何处去?

   中国向何处去?

   

   一、何以落后

   要论中国往哪里去,先要把中国何以落后的根本原因弄清楚。

   

   我在《体用学发微》中从哲学最高层面阐析了体用关系(其实中华文化之丰蕴深涵,非西方“哲学”之词意所能笼罩,兹暂借此词一用耳),并指出,个人主义及基教虽非绝对“无体”,但一个“体虚”、一个“体陋”,与“无体”也差不多。有人质问道:

   

   既然体用不二,如“体虚”“体陋”,“用”也必然虚陋。何以西方制度、科学发展如此迅速、精神、物质文明成就超过中国?这不正说明他们的“体”好、你判断失误吗?

   

   不是我判断有误而是很多认识有误,不是西方“体”好,而是我们自残儒家体用,是我们自己太不争气。西方“体”虽虚陋,毕竟在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引导下走上了正路,比我们走法家权术势的歪路乃至阶级斗争的邪路强上百倍。

   

   我说过,作为中共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不仅是“无体”之学而已。由于对本性本体缺乏基本了解、对人性的认识极端肤浅错误,马克思主义哲学导引出来的政治、社会诸“用”,结果必然大坏,比个人主义坏得多多。

   

   二、自残自废

   其实中国历代王朝往往阳儒阴法、外儒内法,儒家文化从没受到真正的、绝对的尊重。明清以来,儒学更是受到严重的歪曲,加上宋明儒学偏于格心忽于格物、偏于内圣忽于外王,“体”受误解,“用”自然受到影响。

   

   毛泽东谭嗣同都说,百代皆行秦政制。现在相当多的人不反对那个实行赤裸裸专制的秦政治和法家思想,反而反对给秦政治带来了一定的人性、爱和温情的儒家,其见识岂非连一百年前的谭嗣同都不如!

   

   不过,由于历代王朝包括满清毕竟在不同程度上仍受儒家的制约。所以既使最不堪的明朝以及淸朝中期以前,中华文明仍然相当辉煌,超逾西方。阳儒阴法,儒家毕竟居“阳”位,会给暗中的法家一定的约束,中共则不仅完全抛弃、悖离儒家,而且予以空前的摧毁,实行“阳马阳法”之政。

   

   指导现代专制的亚西方马家文化与传统中最阴暗专制的法家文化的结合,阶级斗争思想与法术势思想互相配合与促进,不造成巨大的落后乃至空前的浩劫才怪!

   

   所以,西方的先进是我们的过于落后反衬出来的,而我们的过于落后,正是

   偏离乃至悖逆孔孟之道所致,正是自残儒家大本、自废儒家大用所致。这才是中国落后的最根本原因呀。

   

   历史上,凡是相对拥儒尊儒或儒家略占上风的时代,都比较和谐兴盛,凡是反儒坑儒的王朝,都是苛政暴政和乱世恶世。

   

   三、鲜明对比

   明清尤其是近代以来,儒家在母国与在西方的遭遇,恰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据了解,十七世纪,中国儒家思想传到欧洲,有力地推动了欧洲的启蒙运动,促进了欧洲及世界的发展。如有教无类、平等受教育的思想和“民重君轻”、“民惟邦本,本固邦宁”的民本或准民主思想影响最大。

   

   儒家思想传到欧洲之后,在欧洲掀起了长达百年的“中国文化热”。孔子的思想受到伏尔泰、莱布尼兹等许多思想家推崇、敬佩。伏尔泰认为儒学是最好最合人类理性的哲学。他说“中国文人的宗教(指儒学)是令人钦佩的。他们没有任何迷信和荒谬的传说,也没有悔辱理性和曲解自然。”。

   

   美国汉学家顾立雅在他的《孔子与中国之道》一书中写道:“在欧洲,在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民主理想的发展中,孔子哲学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通过法国思想,它又间接地影响了美国民主的发展。”

   

   四、“基”路不通

   有人主张儒家基督化,以上帝信仰“拯救”中国,“领导”中国走上民主自由之路。此路显然不通。理由详见《基督不是自由的妈》诸枭文,兹不详论。这里仅指出:西方制度、科学的先进,不是上帝信仰的功劳。恰恰相反,那是人文思想冲破上帝的“精神统治”的结果。

   

   不仅上帝之“体”够陋,在宗教改革之前,其“用”也颇邪。西方历史宗教战争的血腥、宗教迫害的暴行,就是宗教的体陋用邪所致。这个问题一句话:如果不是人文主义的胜利、科学的发展进步和民主制度的建立,弱化了上帝的神圣权威,罪恶和黑暗还不知伊于胡底呢。

   

   一些基督徒尤其是基教的原教旨主义者与“中国化”教徒,虽然口头上也讲爱和谦卑,表现出来的往往却是以真理以及上帝的化身自居的骄傲,是狭隘、尖刻、冷漠乃至邪气,是对思想和精神自由的仇视,对其它信仰和文化尤其是中华文化的仇视!其狭隘表现及丑陋表演,可谓“遗风”犹存呀。

   

   五、以仁为体

   当今中国的希望,在于彻底地去苏联化、去马列化,回归并发展和升级儒家文化。关于儒家之道(儒家所证悟的本体之特征)的大中至正,熊十力师的认识最为深刻。他在《读经示要》自序中有一段话,值得深长思:

   

   大学三纲八目,立内圣外王之极则。由此而体道,由此而修学,由此而致治,由此而位天地,育万物,赞化育。此便是当然。不可异此而别有道。如天下言道者,或有从事明明德,而不务新民与止至善,是佛家小乘也。大乘誓度众生,而以人间世为生死海,只求度脱,而无齐治平之盛业,吾儒之外道也。致知而疏于格物,宋、明学有遗憾也。格物而不务致良知,即难言诚正,西学未立大本也。大学为常道无可疑。

   

   熊师认为儒家群经主要从九个方面论治道:一是仁以为体,二是格物为用,三是诚恕均平为经,四曰随时更化为权(枭注:与时俱进,通权达变也),五曰利用厚生,本之正德,六曰道政齐刑、归于礼让,七曰始乎以人治人,八曰极于万物各得其所,九曰终之以群龙无首。

   

   对上述九义,熊师在《读经示要》中有精细分析,而以笫一义为主。“本仁以立治体,则宏天地万物一体之量,可以节物竞之私,游互助之宇,塞利害之门,建中和之极”,其为“用”大矣哉。

   

   六、弃“马”皈儒

   仁本主义比人本主义更为先进,不仅足以融摄民主、发展科学,而且足以将现代文化推向更新更高的境界。儒家的回归,仁旗的重举,就是中囯的最大希望之所在。

   

   当今中国,黑暗中诞生着光明,一片混乱中酝酿着一种新的秩序和愿景,就象枭诗《乐观中华》所写:黎明前太阳在海底蠢蠢欲动,风雪中多少梅花公开报春讯。所有的不满愤怒呐喊与抗争,都是生机的苏醒活力的象征。

   

   近年中共对儒家态度渐趋亲和,但仍将马家置于儒家之上,不仅是利用,而且属于最恶劣的利用。就算这样,尽管制度落后依然,短暂的时间内,中国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已大出世人之所料。儒家之为“用”,何其大哉。

   

   我刚在《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中说过一段话,我认为这段话值得向自由人士重复一下:民主制度加儒家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最优选择。但是,当民主目前还“不可能”被选择时,中共着眼于儒家文化,对中共自身也好,对中华民族也好,都属次优选择。为民众与民族计,我们都应该支持并进一步推动之,让儒家进一步振兴发展,最后取代“马家”。

   

   倘能彻底弃“马”,把给中国带来空前浩劫的马家从宪法中踢开,让它以及基教等各种文化和宗教成为自由的平台的普通一“家”,并真诚皈儒,以仁本主义(或称大良知主义)为中华民族的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那中国的前途将是怎样的通畅,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各方面将会取得怎样辉煌的成就!

   2008-3-16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