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南怀瑾“神话”]
东海一枭(余樟法)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怀瑾“神话”

   南怀瑾“神话”一南怀瑾某书所引道家修炼之后可以“延数万岁,名曰仙人”之说被我批驳之后,其崇拜者明月关山引《楞严经》为证曰:

   “仙人一说,在楞严经中佛亦有说明。佛说有这样的修行人‘不修正觉别得生理寿千万岁休止深山或大海岛绝于人境斯亦轮回妄想流转不修三昧报尽还来散入诸趣。’”

   到底是佛教有气派,随口就是“寿千万岁”,比较而言,道家仅仅“延数万岁”而已,未免拘谨小气放不开,哈哈哈。

   二色身不能转化,我讲得很明白了。针对我《成佛容易转身难----驳斥南怀瑾先生及明月关山网友》一文强有力的批评,明月关山为南怀瑾打抱不平而又无“理”可对,乃强辩道:

   南先生只说过色身转化,并未讲肉体可以永生。老枭不要强把肉体永生这个观点强诬在人家那里。色身可以转化但肉体不能永生,这个是没有疑义的(跟于枭文后)

   色身转化、长生不老与永生不死有异有同有类似,所以枭文放在一起批了。不过,多数大师在讲色身转化时,都是明指或暗示长生不老乃至永生不死之意。(刚刚收到一个“修炼人”的教诲:

   您太绝对了,东海先生。常人的身体当然跑不了生老病死的铁律,但铁律只对常人适用,修炼人就可以变化身体---修炼人的色身是可以转的。否则都成佛了,那人的肉身岂能不转?只要修炼人达到那个境界,肉身被来自另外空间的高能量物质代替以后,那个身体的细胞组织全部被宇宙外来物质代替以后,那真的是青春永驻啊。不过,要达到这一步,那要经过长期非常艰苦的修炼。”云云

   所批《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文中虽未明讲长生,但他的色身转化,显然也包含了长生或永生这个意思。例如他说:

   “修到第六年的时候,气充满了,身体比婴儿还要婴儿;肠子里面很干净、变成筋了,不过肠子中间还有洞,还可以排泄。如果这时砍了他的头,流出来的不是血,而是白浆。到达这个程度,自己可以预知生死了,不过要想跳出生死,则还需要继续修行。”

   这里的“跳出生死”,指的显然是色身“跳出生死”。这不就是说“永生”吗?记得南怀瑾有一书《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就是讲如何长生的。《习禅录影》中介绍过一个如何化精不漏精的妙法,声称只要照做,就可以“自然还精补脑,长生不老”。南怀瑾还常把传说当真实事来讲,如:

   “此外像印度禅宗的祖师师子尊者,也是还债,头砍下来没有血,脖子里冲出来像牛奶一样,数尺高。这证明经过修持,色身已经转化,再进一步白血化掉,他身体变成空的,杀头也杀不了啦!在色身还没有变空以前,受报被杀了,像杀头、受伤害,不流血只流白乳的情况,并没有痛的感觉,所以那个不算忍辱。忍辱的时候有痛的感觉,有非常痛苦的感受,而心念把痛苦拿掉,转化成慈悲,这才是忍辱波罗密。到达没有痛的感觉,那是功夫境界,不能说是忍辱波罗密的功德。尽管功夫到达这一步很不容易,但是这个功夫不稀奇,等于我们上了麻醉药,开刀不会痛,那不能说你本事好不痛啊!如果没有上麻醉药,极痛而能不痛,那是你真正的智慧成就,你当场就可以把五蕴里的受蕴与想蕴,都拿开而解脱了”(《金刚经说什么》)

   “头砍下来没有血”、杀头“不流血只流白乳”,“没有痛的感觉”的人,不砍头,当然长生或永生,“杀头也杀不了”,不是永生是什么?好不“神叨叨”也么哥。类似“神话”,南怀瑾讲得还少吗?

   三佛道两家在养生上颇有精辟论述和独到见解,传统修炼人和功夫人比常人健康长寿些也是完全可能的,但有限度。将佛道养生法和修炼功夫神秘化,将其作用无限夸大,就有自欺欺人、误人子弟之嫌。明月关山网友就是被误的显例。

   厉害的是,南怀瑾一方面“神话”滔滔,一方面又“谦德多多”,常自谦不过一普通人,没有什么大神通等(很多基教徒语气的谦柔卑下与实质的极端狂妄奇怪地结合在一起,一些儒佛道人士往往也有此病)。既让人不好抓把柄,又让人更加肃然起敬,这也是“油”的表现之一。十多年前曾看过不少南书,感觉多有各种自相矛盾的说法,如不是思维混乱而是有意为之,就太“油”了,有失为学之诚。

   如果说南怀瑾是佛油子、道油子,明月关山可谓死读佛经、迷信大师的佛呆子。这类人别有一种信仰方面的愚痴,与原教旨基督徒差不多,可划入宗教愚氓的群体。

   这些愚氓从来不敢正视“道”的真相,不知服气断谷也好,“修气修脉修明点与拙火” 也好,“休止深山或大海岛绝于人境”也好,都是在幻身幻心上玩把戏。玩一辈子,别说色身转化,别说“寿千万岁”,也别说“延数万岁”,活个两百岁都难。

   特在此与明月关山们告个别:我时间非常贫困,实在厌恶讨论这么愚蠢的问题和“投入”这么肤浅的辩论。今后你玩你的,跟南怀瑾们玩吧,请别再招惹我老人家,哈哈哈!2008-3-13 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