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雪峰君:

   

   今天不小心看了你的大作《好似掉进了黑洞》,不禁失笑,笑过之后,有些话不吐不快。你主动给我写过多篇雪文,我主动一次也是应该的。

   

   我早说过,上帝信仰落后于文明和时代的发展,上帝作为本体太“虚弱”、太“简陋”,根基严重不牢,不足以为人生提供充足的道德内力和精神营养。你自述的“表现”和心态,正好印证了我的判断。

   

   瞧,仅仅因为“上网打不开自己的网站”,你居然就“有一种似乎掉进了黑洞,茫然不知所措之感”、“没有了精神和心灵的家园,好象自己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成了一个植物人,茫然、木然。又好象茫茫大海上一艘渺小的风帆,突然失去了方向,不知往哪里驶航”云云,这哪象一个修道、悟道、得道之人?倒象个满足不了网瘾而痛不欲生的中学生呢。

   

   还说什么“小溪一旦断流,就会很快干涸,精神和心灵的食粮一旦断顿,茂盛的生命就会逐渐凋谢,人生一旦失去了方向,就会四处流窜飘荡,没有导游的滋味不好受,没有游客的导游孤苦伶仃毫无价值。”

   

   你难道不明白,网站仅仅是一个工具而已,无论什么工具,也无论它多么重要,多么先进,人的喜怒哀乐都不应被工具所掌控。至于“游客”,固当关爱,自己的人生价值也可以借助他们来体现,但不能失去自主性,产生依赖感,外物外人不应影响自己的价值独立,就象当不当帝王、成不成就外王事业,不影响尧舜孔孟之圣一样。

   

   难道,你的家园、你的源泉、你的精神和心灵的食粮,你的快乐的来源、人生的方向就是你的网站?似乎把网站当成自己的全部,没有了网站,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这精神支柱也太脆弱了,有“无体”之嫌呀。你的这篇短文相当充分地证明,上帝信仰不足以安人之身、立人之命,无法给人类的个体和社会提供强有力的精神栖居。

   

   任何心外之物都是因綠所生法,包括自己的意识也是靠不住的,况意识所造之上帝乎?广宇悠宙、世出世间唯一靠得住的,是良知。良知才是本性本体的永恒真常。孔颜之乐、良知之乐是圆满自足、一无所倚的。如果说有所倚,就是仁,就是良知。它就是一切快乐的源头。王阳明弟子王艮说得好:“人心本是乐”,“天性之体,本自活泼.鸢飞鱼跃,便是此体”。王艮的儿子王襞认为:

   

   “有所倚而后乐者,乐以人者也。一失所倚,则慊然若不足也。无所倚而自乐者,乐以天者也,舒惨欣戚,荣悴得丧,无适而不可也。”(引自明黄宗羲撰《明儒学案》下册,收入《黄宗羲全集》关于儒家内圣的法喜道乐,可参看枭文《快乐的哲学》)。

   

   儒家当然也有忧,而且是大乐。但儒家之忧,多是为时为世,为亲友为民众为民族,为道之未弘和不行。所以忧乐两不相妨。打不开网站算什么?“舒惨欣戚,荣悴得丧,无适而不可”。可谓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儒家强调返己。故幸福在儒家,其实就是幸福在自己,并非有所倚也。)正如我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偈)所写:

   

   亦忧亦乐,忧中有乐。难消深忧,不碍至乐。忧民忧世,学乐道乐。黑云压顶,心光烁烁。仁义可乐,般若可乐。还有老子,无名朴乐。艰难时世,自得其乐。何当天下,一体同乐。

   

   再看看你,连网站及其“游客”都成了极其重要甚至决定性的精神依赖。简直成何体统!而你的上帝任凭你成为“热锅上的蚂蚁”居然不管不问,太靠不住了,实在不配站在本体的位置上。

   

   体陋,用必不足。你的上帝之道,于立已成己与立人成物两方面都不足。对个体生命,仿佛“心灵鸡汤”一类,虽不无小足但很难坚立大本,其“用”之不足,已如上所述;在社会方面之“用”,同样有所缺。你在《诱捕东海一枭计划》中曾说:

   

   “当今这个时代,人们的心非常刚硬,无论你如何怎么对人好,许多人根本是行尸走肉机器人,根本不可理喻,哪有什么良心啊!大都是唯利是图不守信用的势利小人,都是恩将仇报翻脸无情的人,为他们呕心沥血不值呀!”

   

   我告诉你,你所指出的世态世相,我岂有不知,冷血动物、行尸走肉、势利小人、恩将仇报翻脸无情的人太多,才需要我们尽心尽力地追求民主良制、弘扬先进文化以“道援天下”呀。如果天下太平,个个心明,“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了,还要豪杰贤圣、文化宗师干什么?还需要儒家学说、东海之道干什么?你认为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他们身上、为他们呕心沥血不值,我认为恰恰相反,这才是我的文化、历史责任之所在,这才是东海之道的价值之所在。

   

   从你的诸多言论中都可以看出,你的“上帝之道”只有逃避政治之意,而无积极进取之心和忧民济世之志。顺便指出:西方制度、科学的先进,可不是上帝信仰的功劳,兹意另文详论。你的上帝或许与基教的“正宗”上帝有所不同,体与用之不足,与之无异,用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标准衡之,皆属外道。在尊重信仰自由的前提下,我有判教的自由,这属于言论自由,也是我的文化责任所在。

   

   所以,阅大作《好似掉进了黑洞》失笑之后,继之而起的是深深的悲悯:雪峰兄是相当有智慧的人,奈何为上帝所惑而自误,甚至为区区细故就说出“好似掉进了黑洞”的丧气话,太不应该了。你可知道,宇宙黑洞就是地狱呀。证得儒佛道本体真道者,想掉都是掉不进去的,真有圣佛或真人进去了,地狱就转变了。

   

   聪明如你,难道真参不透上帝信仰的落后与粗陋?它或许合乎中性之民的精神需要,但不应成为上根大智之士及有一定文化责任感、历史使命的知识分子的选择。

   另外,不仅你的上帝信仰我不认同,你的“院子”的不少观点我都不认同。如生命禅院的宗旨“敬畏上帝,敬畏生命,敬畏大自然,走上帝之道”。敬畏生命应该,但值得敬畏的应是生命的本质和本质的生命,即明德、良知。对于明德、良知,我们也不讲敬畏,只是借助于《大学》“八条目”,不断地明之、致之。对于大自然更不讲敬畏,只讲和谐与探索、开发、利用。

   

   还有,你的家庭、性爱观都过于超前,不论对不对,至少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段内,不对机,不适宜,无助于人类社会整体幸福感的提升也。

   

   为了你自已,也为了你离不开的生命禅院的“游客”,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似乎也不认同基教的上帝,入不了“正宗”基徒的法眼。你又何必执着一个名相不放?何不弃旧图新,激浊扬清,回归中华大道,与我共享无所倚之乐,共祈大中华之福?既使一时未能大觉彻悟,仍坚持一些老观点不改也无妨,只要能先将 “上帝”之名相改换掉,我也会为你热烈鼓掌的

   

   其实我知道,改名也属奢望。信仰人士比一般知识分子的“知见障”更为深重,凭你还很难例外。尽我之心,由君之命吧。但至少你该明白你的上帝之道在我心目中是怎样的位置,将经纬草之称收回。道不同,或可相友,欢迎皈儒,想要“谋”我,则大大不足也,哈哈哈。

   

   我说过,思想与真理是无法绑架的。中华大良知学与你的上帝之道两相较,道的广狭高低精粗大小,是如此的彰明昭著。你或你院子里如有人能将东海之道或本文如理如实驳来,用更高广精大之理将我驳倒,我是求不得,理当“投怀送抱”。老枭大好男儿,焉敢在真理面前强辞夺理?欺得了凡夫,欺不了高士更天下后世也。

   

   你对我客气有礼,礼当投桃报李。但古代大德有句教导:莫以佛法作人情。佛法尚且不能拿来作人情,况立己立人、成己成物、继往开来的儒家大良知学乎?所以,对你表示感谢,但在“道理”上,我不能不剖肝输胆、直言傥论。从“道”的层面言,这恰是仁爱心和责任感之体现。如有冒犯,敢望海涵。

   东海老人顿首2008-3-15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