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一

   我已在《东海答客难系列》中严肃指出,生命禅院乾坤草在其传道文章《体用之辩,兼回东海》文中所批“东海思想”不是我的。乾坤草答说“只是针对流弊泛泛而谈”。

   

   此答不实。《体用之辩,兼回东海》开头就写道:

   

   东海每每以“我”指代本体、良知,视“我”为本体的发言人,希望世界人人能达致“我”的境界,人人善良,天下就无为而治,万事大吉了。心愿虽好,可惜却是儒学的毒血,一念之差,天悬地殊,心性之学虽然是大学问,可究天人之境,却不是彻头彻尾的学问,因为体用的关系搞错了,重体不重用,重道不重器,强行将体用、道器割裂开来,并得出“人之初,性本善”的重体论,演变成重上不重下,重阴谋不重阳谋,重政权不重民权,空口谈道,走不出体用并重互转互用的康庄大道上来。文化的立基一错,生长而成的树就根不正,言不顺,天生残废。

   

   这明明是指名道姓针对东海,怎么会是泛泛而谈?读者又怎么会视为泛泛而谈?

   

   二

   关于本体问题和体用关系,良知论系列(已三篇)、本体论系列(已五篇)诸枭文有不少论述,哪一段哪一句可以得出“重体不重用,重道不重器,强行将体用、道器割裂开来”的结论?

   

   我当然希望“希望世界人人能达致我的境界,人人善良”,可仅有愿望是远远不够的,仅靠道德教化也是远远不够的,在社会层面,“防恶促善”离不开良法良制保障。我何尝“希望”了一下就认为可以“无为而治,万事大吉了”?

   

   老枭十年来之所以苦苦宣传自由学说,致力制度更新,不就是为了追求良知良制体用结合的“两全齐美”吗?重下,不就是重用、重器、重阳谋、重民权的表现吗?

   

   我曾在《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指出:能够让人欲私心按照一定的轨道正常流行的,一是内在的道德良知,二是外在的法律和制度。对于一个社会和国家来说,道德的弘扬和制度的建设两者缺一不可。

   

   另外,《东海答客难系列》242答东海之友问也可以移来答疑:如果人人都能“坚持修心养德”、达至“内心清净与安宁”的境界,当然就社会“和谐与安定”、“天下太平”了。问题在于,人的习心习性是复杂多变的,不可能人人都“做到生而不有,为而不恃,贵而不争,长而不宰”,道德的软约束只对一小部分“坚持修心养德”的人有效。大部分人还是需要良法的约束和良制的引导的。

   

   儒学体用并重(佛道倒重体有轻用倾向)。良法良制即是良知之大用、本体之大用,详见《“致良知”与“致良制”》《大良知学纲要》、《新礼学初论》等东海诸文。关于体用关系,近作《体用学发微》更作深入精到的阐说,不赘。

   

   三

   放眼当今江湖庙堂,教界学界,尽是鸡鸣狗盗之徒,思想界中论辩场上,强辞夺理,无理混扯,歪曲伪造,造无稽之谣、栽观点之赃等等,已成普遍现象,不仅御用文奴,连自由门、儒门也不例外。甚至台湾一些所谓的儒者也一样,一方面口口声声强调“尊重”、“情意”、“礼貌”、“批评的品质”,一方面不仅毫无实据地恶意臆测老枭动机、心态、生活处境乃至家庭生活,而且不断歪曲伪造东海思想,真是无理无礼无赖无聊!

   

   想不到生命禅院堂堂的阳圣、校长乾坤草先生也“出此下策”,令人忍俊不禁哪。不论故意还是无意,至少太轻率浮荡不负责任了!当然有时歪曲不一定故意,也可能是无意误解,属于认识、理解错误,但我已指出,校长或禅院就应公开更正。

   

   辩场上欠我道歉的人太多了。我有空闲就顺手扫荡,没兴趣就掉头而去,一般不会要他们道歉。这次之所以特别提出来,是因为我对禅院的“院品禅德”不无信任。因为雪峰说过,“透过他狂妄傲视的表象,显示的却是虚怀若谷的东海特性。看似刚正不阿,实乃侠骨柔肠。看似凶神恶煞,实际上慈悲大度。”尽管道不同,此言令我颇怀知己之感。

   

   我看问题特别注重实质,论人论学特别注重两个字:实与诚。生命禅院诸君包括雪峰院长曾一再表示对我的尊重和“爱戴”,其实没必要。如理如实批评本身就是一种尊重,但请注意“如理如实”四个字。纵然因见识智慧不足“如”不了理,至少要如实。所以,今后如果批评“东海思想”时实事求是,能说明出处或附上东海原话,那才是对我的真尊重,老枭在此预谢。

   2008-3-12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