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乾坤草: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生命禅院宗教信仰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乾坤草

    东海每每以“我”指代本体、良知,视“我”为本体的发言人,希望世界人人能达致“我”的境界,人人善良,天下就无为而治,万事大吉了。

   

    心愿虽好,可惜却是儒学的毒血,一念之差,天悬地殊,心性之学虽然是大学问,可究天人之境,却不是彻头彻尾的学问,因为体用的关系搞错了,重体不重用,重道不重器,强行将体用、道器割裂开来,并得出“人之初,性本善”的重体论,演变成重上不重下,重阴谋不重阳谋,重政权不重民权,空口谈道,走不出体用并重互转互用的康庄大道上来。文化的立基一错,生长而成的树就根不正,言不顺,天生残废。

    故,重新明确体用,阐明体用的正确关系,是人类进入理想社会,人人必须接受的思想洗礼。

    体用的正确关系是:

    体在用中,用即是体,此为经;用在体中,体即是用,此为纬,体用不可分,经纬同一网,一体浑成。

   

    此关系义理很深,真懂了话,就大处无惑了。东海抱着“体”却不知如何用,就像清末的洋务运动的理念“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一样,强行将体用割裂,自以为“体”高于“用”,有独立的体用存在,却不知体用是互转互用不可分的,儒家的臭德性表现无遗。故我说,东海知头知尾不知中,从体用的关系展开而言,是不知道生命的源头,不知宇宙是如何演化来的,一句话,不知上帝。自认为怀抱“良知”就可高高在上自己唱大戏,特不知,当年佛陀也是抱着“良知”说了一句“我什么都没有说”离开的。

    下面我们来举些例子说明体用的关系,这样理解更深刻。

    先来说:体在用中,用即是体。

   

    刀,是人制造出来的,这是刀的来源。人能制造刀的原因是人具有的“灵性”,有“良知”,这是“佛性”的作用,是“体”。人要切菜,靠双手切不了,就要拿刀切,刀就是用。此时就是体在用中,刀所表现出来的行为,就是体的行为,用与体是一体的,不可分,用即是体。同理,手、脚、眼睛、嘴巴等等身体的活动部位和身体本身,作用同“刀”一样,也是“用”,没有灵性这个“体”进入,身体动不了,体在用中,身体就是“我”的用,“我”就是身体,身体就是“我”,用即是体。

   

    故,有人问禅师,佛性在那里?体在哪里?禅师就答,在眼为视,在耳为听,在口为说等等。眼、耳、口、手、脚、身体本身是用,没有内在的“体”,就没有最终的“知觉”的源头,身体就无用,身体之所以有用,是因为体之“良知”的存在,若没有身体,体之“良知”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必须是体用结合,体入眼,眼就是体,体就变现为视,;手拿刀切菜,体就体现为刀。故说,体在用中,用即是体,“空手把锄头”就在说这层体用的关系,“空”通过“锄头”体现出来,“锄头”就成了“空”的表现特征,即“锄头”成了“空”的体相。否则,你若问“体”在哪里?“空”在哪里?没有“锄头”就不知道“体”在哪里!故“空手把锄头”,体在用中,“锄头”就是体。体通过用展现体的功能,没有用就没有体的功能展现,有多少用,体就有多少展现,就像我们通过某人的相貌等等外部特征和思想、行为特征来认识某人一样,用即是体。

   

    那么,“用”是什么呢?“用”就是体现某一功能的运动结构逻辑,刀能切菜,是刀的功能逻辑,人用刀,人通过刀的逻辑扩展,人就具有了切菜的功能。所以,若问,人是否具有切菜的功能?若没有刀,没有工具,人切不了菜,人没有能切菜的功能。但人有“良知”,“良知”具备一切功能,一切万法,不离自性,“良知”可以通过人的身体,用金属制成刀,人就具有了切菜的功能,身体里面的“良知”就具有了切菜的功能,但是,如果“良知”不通过人的身体和其他的工具造出刀来,“良知”就不具备切菜的功能。

   

    所以,“一切万法,不离自性”就是说一切的用都是体的“良知”发明创造出来的,若不发明创造,一法都没有。比如电脑、航天飞机,以前没有,但现在有了,是因为体的“良知”发明创造出来的,“良知”能发明创造,是遵循世界的运动结构逻辑来展开的。

   

    所以,若追究世界上一切事物的来源,一切都是发明创造所来的。人用手发明了螺丝、螺丝刀等等小工具,就可通过小工具制成大工具,不断的通过运动结构逻辑的扩展生产了各种各样的用品,这些工具、用品就是“用”,存在一个创造逻辑的先后关系。

   

    所以,一切事物的存在都有一个逻辑的起源,都是被造,没有人身,就没有人创造的一切,人身也是一种工具,是体的用,人身也是被造物,物质世界也是被造物,道理同人造刀一样,是为了“用”,为了体的功能展现。

   

    这样,宇宙的存在就是一个被造的功能扩展逻辑链,其源头就是一个始源的创造者,这个创造者就是上帝,上帝就是宇宙最开始形成的逻辑功能结构,是“本体”最初始形成的“用”,没有这个运动逻辑结构,“体”就没有任何的“用”,也就没有所谓的“良知”。打个比方,人的身体是一种运动逻辑结构,是内部“灵体”的用,人的身体就是“上帝”,人有了身体才能开始创造。但从宇宙创造的次序来讲,人的身体不是“上帝”,而是宇宙最初形成的这个第一用的“身体”(即上帝)通过逻辑链创造出来的。

   

    所以,从整个宇宙的逻辑构造来说,整个宇宙是以宇宙第一用的身体为基础一层层创造而来的。从创造的次序而言,上帝造神,神造人等生命,宇宙内的一切“用”,无论是神的身体,人的身体,一切的物质展示,都是来自上帝这个第一用的结构逻辑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这是生命的起源,也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表达,一就是上帝。

   

    假如你是“本体”,车是用,你如何使车运动?答案肯定是在驾驶位控制车的运行。上帝是宇宙一切运动的核心和起源处,本体一定在上帝这个第一用上控制宇宙的运行,这样,“本体”才能表现出万象运行的功能来,故体与用必然合一,就像人驾驶与车合一一样,本体与上帝是一不是二,当我们说本体的时候,从宇宙的表现特征而言,上帝就是本体了,因为上帝是一切用的源头。故,体在用中,用即是体。

   

    所以,宇宙万象运行都是用,都是体的表现功能特征,人这个生物体的存在也是体的功能表现,人的“良知”的源头正是“体”在通过运动的逻辑关系作用也人体的结果,从悟道的终极而言,人之所以具有创造的自我意识,正是意识的内部结构中有“体”的作用存在,这个“体”就是“第一推动力”,就是“我”。人体结构内的“体”与上帝这个第一结构内的“体”是同一个体,宇宙的本体只有一个,是一切结构的最底层“灵性”和“第一推动力”,全宇宙的生命都一样,包括上帝,都是本体在起作用,是本体的用。但从身体的表现功能结构而言,人、神、上帝就不一样,各有各的功能结构和宇宙定位,就像农民、工人、省长、总统的社会功能结构的定位一样,人是平等一样的,但功能定位不一样。人的结构是来自于上帝的设计和神的创造,让人拥有本体的“灵性”能力,即人的结构中,本体通过一层层的用作用到人的身体上来,如人的大脑和手脚等等,这在创造上是有次序的。通过功能定位的不断创造和扩展,“用”就越来越多,从本到未,从头到尾,是“体在用中,用即是体”的不断的嵌套创造的过程,把用的纵度越拉越长,就形成了宇宙扩展的经度,形成了上帝之道的层层体用的逻辑运动体系,“体”体现出来了,宇宙的形象就是体的形象,故体在用中,用即是体。

    接着来讲:用在体中,体即是用。

   

    仍以刀为例,我们自所以能制成刀,是因为有铁分子等等个体体现出某种特定的功能,通过温度的化学作用,使铁分子之间形成了某种连接,做成刀的形状,刀才能制成。人类制造的任何物质,都是基于原子结构的功能特征来进行的,正是不同的个体体现出不同的性能和运动特性,表现出独特的用,就可在此基础上制造出不同功能结构的“用”。

    每个人也一样,都表现出一定“自我”的用,正是每个人的“用”,才能形成社会不同的分工,形成社会的运行结构。

   

    若没有不同功能的“零件”,就不能形成更复杂的上层结构,“用”的宇宙扩展就没有办法进行。比如,没有电视,人就没有电视的用,没有汽车,人就没有汽车的用,没有健全的政治、经济体制结构,人就没有安定的生活环境的用等等。宇宙从微观到宏观,都是这些不同的功能结构的自组织所形成的。

   

    用是体的创造扩展,体在用中,用即是体,用由体的创造而来,由体而表现出一定功能的用。比如,人造了汽车,汽车是人的用的扩展,没有人车是开不了的。但由于体的作用,车就可表现出不同的用,可以参与到社会生产中,发挥出某一作用,比如拉人、拉物等等,这就表现出了,用在体中,体即是用,任何的体都是一种用,通过用的自组织结构体系,又可形成更复杂的体和用。

   

    所以,宇宙从本质而言,任何的体都是一种用,通过用的自组织结构,形成更复杂的结构体系,是一种横向的联系,就像人的细胞通过横向的联系组织成不同的器官形成人体一样,是体用的纬度,没有个体的用,就没有更复杂的体的产生,宇宙的体用关系就无法扩展下去。没有了纬度,经度就没有办法延长,宇宙正是因为有了经度和纬度交织结成的网,才形成丰富多彩的体用关系,这样体用关系是有条理和层次分明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因为整体上,整个体用的调用关系是统一在上帝那里,一切万物的结构都含识含灵,电子依照电子本身的识就体现出本身特定的功能,万物莫不如是,本体形成结构后,本体就成了用,通过宇宙逻辑网归上帝等不同层次的生命统一调度保障运行的稳定,上帝之道本质上就是本体本身的自我体用的显现,人本身也是其中的一个窗口,全体就是大用,大用就是全体,体用不可分。“步行骑水牛”就在说这一层意思,牛行就是“我”步行,“我”就是牛,宇宙万物之动就是“我”的动。若无上帝,一切皆无,这是宇宙产生演化的起始点,是体用关系的始发点,是一切生命的源头,是道产生的真相所在。若无上帝,光摆弄什么“本体”,“本体”是如何产生宇宙万物的?本体尽管是道的源头,是产生上帝的源头,天下又有几人识得“本体“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