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良知三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良知三论

良知三论

   以大学问,写大文章,为神州开风气;

   凭真性情,续真道统,在陋巷乐逍遥。

   ----题联一

   与乐能慈,拔苦能悲,唯大慈悲,能圣能佛;

   至善成良,大智成知,是真良知,成己成人。

   ----题联二

   摘要:良知,至尊无上,潜能无限,大用无边;良知,可转环境,可转万物,可转人生。仅知良知是不够的,还须坚信之、格致之、彰明之、牢守之、力行之,并“利用”之。所以阳明强调知行合一,倘不能行,便非真知。如有人对良知真正信得过、开得出、用得起,那真是绝大的福缘、无边的受用、恒久的光明,那样的人生,必定顶天立地、鬼惧神钦、神彩飞扬、圣光普照!

   前言

   世间学者往往不知良知是人之德更是天之道,多从一般教养的层面讲良知,与道无关(而且很多人对道德的理解还局限于外在的社会规范,不知道德的根本在于内心)。买椟还珠啊。

   须知:道是德之本,得于道之谓德。一般世俗道德连得于道之“德”都谈不上,何况形上妙道?不知“道”,谈何道德?大本不立,仅着眼于“小节”和和表层,怎能理解道德之真、欣赏道德之美、彻悟道德之善,从而激发道德良知的大能,为人生社会造福?

   所以,有必要从根上、“道”上、源头上讲一讲良知。

   一、无迹无相

   对于人类,良知是本心;对于宇宙,良知是本体。本心也好本体也好,都是一种潜在,是相当于如来藏的光明藏,光明但永远埋藏着,无形无状无迹无相,其实连光明之相也是没有的。

   《老子第十四章》:“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抟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皎,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第二十一章》曰“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老子认为,道是空虚的,但又不是绝对的空虚,恍恍惚惚有“象”有“物”,但又非真的有“象”有“物”,而是“无状之状,无物之象”这里说的就是宇宙本体、人类本心。

   《金刚经》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古今很多大师多是大离谱的胡乱解,唯董子竹在这一点上算是明白人,知道那是法身的特征。

   法身是佛教对宇宙本体的象征称呼,董子竹叫“宇宙生命系统整体”。我在《为中华文化报喜》中指出:法身本体可称“宇宙生命系统本体”而不可称“宇宙生命系统整体”。兹以海与波喻:离海无波,离波无海,海与波非异非一。本体如海,万象如波,海与波合称整体,海只可称本体。

   有人说我“小题大做”,故意挑董子竹的毛病,以显自己高明。不知本体与整体这一字之差,可不是小错。因为说整体,就相当于报身应身幻化身与法身的统称。“宇宙生命系统整体”是包含万象的,是“有”与“无”的整体,而本体则是“无”:无形无状无迹无相。

   在本位层言,良知就相当于道教中的道、佛教中的法身(所指相同,理解略异)

   二、无所不在

   良知无形无状无迹无相但又无所不在,在一切人、一切物、一切时、一切处之中。如果良知是法身,包括人类生命在内的宇宙万物就相当于良知的化身。

   人与万物一体同仁,同良知,共同拥有良知,共同被良知拥有。庄子曰:道在屎尿,说的是同一个道理;儒家“天地万物一体之仁”;“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说的都是这个道理。

   王阳明曰:“大人之能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非意之也,其心之仁本若是,其与天地万物而为一也,岂惟大人,虽小人之心亦莫不然,彼顾自小之耳。”(《传习录》)。

   大人之心和天地万物为一体,“其小无内、其大无外”,并非意识层面的臆想,而是本然确凿如此,用《楞严经》的话说:“心精圆明,含裹十方”。小人的本心也一样是与万物同体的,只是小人由于自贱自鄙不能觉知和致之,所以为小人。

   本心人人相同平等无异,这个道理,昔日释尊所悟无异,只不过更进一步:不仅人类,所有众生同具佛性(佛性与良知,异名同物,儒佛两家理解略异耳)。

   还可以更进一步,不论什么东西,生命也好非生命也好,不论有没有意识、意识到良知的存在没有,良知都在宇宙万物之中,宇宙万物都被良知所笼罩所拥有。这才是“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的真义。

   不过,这从本体界、根源处、终极层面说的。就现象界来说,在极为漫长的时间段内,人类之外任何物是无知的,别说良知了。这是因为,由于物之“肌能”粗陋等条件的局限,其“知”没有显“良”开发的可能。

   不仅在其它非生命之物中,既使在所有生命体之中,唯有人身才是良知的最佳载体,因为人类身体肌能特别殊胜,唯人类能够意识到良知的存在并且能够致之。在极为漫长的时间段内,其它生命体的良知因被锢闭而很难觉醒和显发。

   方便说,只有人类才具有良知。

   另外,致良知也是相对的,人类个体与整体“致”得的永远是良知的部分。良知本心浑沦全体的灿发,宇宙本体之德的全体显化,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

   三、道赅万物

   良知是生生不已、新新不已的。如果说宇宙万物是从无中生有“生”出来的话,这个“无”,就相当于非心非物、心物一元的本体,也就是良知了。在那里,心物双泯,能所双泯,天人合一, 一切精神与物质、主观与客观、主体与客体完全一致。

   说“无中生有”也是方便说,“无中生有”与上帝生人生物的生法可完全不同。上帝高高在上,这个“无”则是既“形而上”又“形而下”,亦道亦器。无中生有,有在无中,有无相通,有无同一。如《心经》所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万物的“有”实乃幻相幻有,因为万物没自性。

   这个“无”,不是创造万物的第一因。中华文化儒佛道三家都否定第一因,反对“造物主”之说。因为离开万物,无道可说,道生万物,道在万物,形上形下贯通,一体同仁。

   佛教中真如法身、毗卢遮那佛等说法,都是宇宙本体的形象化说法,其实法身无身,亦非第一因。如偈如言:大士即便颂此物,此物也非第一因,佛家逻辑讲缘起,非是上帝第一因。

   与儒家的本体相较,上帝作为本原绝对之物,与物、人、现象是截然分开的。基教天人分离,体用割裂,自不待言。台湾心学家陈复先生认为,“宇宙本体就是独立存在的绝对的「心」”,这也是天人分离、体用割裂的典型,实质已悖离了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的根本。

   如果说宇宙本体是“因”、宇宙万物是“果”,那么,可以借用佛教常说的一句话:因赅果海,果彻因源。因里头包含了果,叫“因赅果海”;果里头贯彻着因,叫“果彻因源”。譬如说大海里波浪千万,同是一水。水为其因,波浪是果。一水起波浪千万重,故说因赅果海;大海里千万重波浪同是一水,故说果彻因源。

   《佛教三字经》曰:因赅果,果彻因,摄万法,归一真。我们可以说:无赅有,有彻无,摄万有,归一无。也可以说:道赅万物(包括人类生命在内),物彻道体,摄尽万物,归于本体。

   熊十力师在《体用论》中根据《易经》义理建立本体论,对本体的理解最为精深(说熊师原创此说亦可)。他说:“本论以体用不二立宗。本原现象不许离而为二,真实变异不许离而为二,绝对相对不许离而为二,心物不许离而为二,质力不许离而不二,天人不许离而为二。”

   本体即本心也。熊师说:“儒家则远自孔子已揭求仁之旨。仁者本心,即吾人与天地万物所具之本体也。”,又说“以其主乎身,曰‘心’。以其为吾人所以生之理,曰‘性’。以其为万有之大原,曰‘天’。”(《熊十力集》)

   四、良知永恒

    良知不是意识。意识有生灭,良知不灭。但于人身而言,良知不在意识之外。并非意识心之外另有一个良知心,人也不能也无法撇开意识心去致良知。可以说,良知是一种大意识、总意识、超意识、意识总部。

   良知不是能量。能量可消失(性质转变),良知永恒。但于宇宙万象而言,良知不在能量之外。良知可以转化或体现为某种能量可以说,意识心的能量比物质的能量大,良知的能量又比识心更大。良知是一种大能量、总能量、超能量、能量总部。

   在体位上,良知是所有一切意识、能量、物质之“母体”,总摄所有意识、能量、物质。一切都是良知的“产物”。良知虽是宇宙万物包括人的生命的“母体”,但又内在于所有一切意识、能量、物质之中。

   物质也是一种能量,不同在于物质有形、能量无形。能量、物质与意识三者同源而来。张立德先生主张“心物能一元论”,他将组成宇宙之全体的“东西”划分为心、物、能三者,认为心的基本特性是整体性,物的基本特性是个别性,能的基本特性是流通性。宇宙间每一现象均含有整体、个别、流通,三个基本特性。心、物、能三者之自身亦不例外。(张立德《心物能一体论》)

   其实,“心物能一元论”可以简称为心物一元论。“能”可以划入“物”的范畴。科学已经证明,物质与能量可以互换。爱因斯坦指出物质的质量和它的能量成正比,可用以下公式表示:E=mc2式中E为能量;m为质量;c为光速。以上公式说明物质可以转变为辐射能,辐射能也可以转变为物质。

   这一现象意味着物质的静质量转变成另外一种运动形式。相信不久的将来,科学还可进一步证明一个事实:物质不灭,良知不灭,质能守恒,良知永恒。

   五、大道之正

   我们不能轻视物质,要“格”物质,但也不能迷信物质,堕入科学主义。关于科学主义,含义颇为丰泛,大致为:相信科学能回答所有的人类问题,把科学绝对化、信仰化,认为人类可信、有用的只有科学,把科学当作哲学、宗教、习惯方式和道德的替代物,把以感官经验为基础的验证作为真理的唯一标准等。

   科学当然是好东西,但不能“唯”之、“泛”之、“主义”之。因为科学的目的是“逐物”求真,科学只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手段之一,对于善和美的范畴,对于艺术、文化、价值、道德、宗教等领域,对于有关人类安心立命和终极关怀等“高层”问题,科学是无法涉及、不宜僭越也无力解决的。强行为之,流蔽无穷。

   我们不能轻视识心,要“格”意识,但也不能迷信意识,倾向唯心主义。唯心主义有种种形式不同,主要有主观唯心主义和客观唯心主义两种基本类型,兹不详论。唯心主义的基本特别是主张精神、意识第一性,物质第二性,即物质依赖意识而存在,物质是意识的产物。

   唯心倾向与唯心主义程度不同但两者都迷信意识,这也是一种偏。我曾指出:佛教论心,是指真如心,非意识心,其心是超脱意识与物质的“心物一元”,但不可否认,佛教一些派别偏离“一元”之理,有“唯心”的倾向,以为心可离物而独存,一味“形而上”与“形而内”,导致耽空滞虚之弊。正如六祖慧能曰:“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似觅兔角。”隔绝厌弃外在物质和实存的世界,就是“离世觅菩提”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