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陈维健文集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全国维权抗暴连线海外发言人潘晴和新报主编陈维健,在结束在台北召开的“中国人权与奥运国际论坛”后,不日,接受中央广播电台的专访。对于来自中国大陆的读者,要说明的是此中央台,非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而是在台北,当年由老蒋从南京带到台湾的中央广播电台。这是台湾去中国化以后保留为数不多,冠以中央招牌的单位。
   
   采访我们的是台湾著名的电台,电视节目主持人,时政评论家杨宪宏。落座后,杨先生开门见山介绍他主持的“为人民服务”节目。他说来自中国大陆的佳宾都会对“为人民服务”节目感到兴趣,我在北京时,看到天安门城楼上“为人民服务”的标语时感到很霸气,它连为人民服务的主语都省略了,难道为人民服务仅仅只有天安门城楼上的人可以为人民服务吗?新时代的观点应该是人民“为人民服务”,于是回来后将我主持的节目命名“为人民服务”。潘晴:“为人民服务”在大陆文革时期是耳熟能详的五个字。但随着文革结束已成为一个历史性的名字。陈维健:二年前有一位军队作家阎连科写了一个中篇小说就叫“为人民服务”,故事内容是一位师长夫人在师长出差时,要求警卫员为她作性服务。小战士不敢造次于是请教连长,连长说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为首长服务就是为人民服务,首长不在为首长夫人服务就是为人民服务。于是该战士每次为首长夫人服务之前,都行军礼高呼为人民服务。这个故事对“为人民服务”作了颠覆性的注解。在“为人民服务”之下我们开始切入了采访正题。
   

   杨宪宏:这次你们来参加“中国人权与奥运国际论坛”,是否可以向我们的听众谈谈奥运与人权的关系。潘晴:我们这次来参加中国人权与奥运论坛,是在中国政府没有遵守申奥诺言,改善中国人权状况,开放新闻自由的状况下举行的。论坛的佳宾大都是各国的议员和人权律师。多数于会者对中共背信弃义的态度感到无奈和愤怒。在谴责中共的同时,也探讨如何抑制中共继续制造人权事件。我作为“全国维权抗暴连线”的海外发言人在论坛上强调指出的是,中共不但没有通过奥运改善中国人权的状况,而奥运本身却成了中国人权进一步恶化的原因,比如在奥运的名义下超过一百多万的北京市民被暴力拆迁,在奥运的名义下对北京的访民驱赶并关入访民集中营,为了奥运供水强行让北京周围的农民停止耕作灌溉,剥夺了他们的生存权,为了奥运抓捕了大量的异见人士,特别是对奥运发表意见的人士。就在论坛开幕的当天,中共开庭审判了首先提出“不要奥运要人权”的黑龙江维权人士杨春林。在开庭时不但给他戴上脚镣手铐,还带上只露出二眼的黑色头套。对一个仅仅表达对奥运看法的人,中共以如此野蛮的方式来对待他,实在让人感到恐怖。中共在申奥时,是以改善人权的政治条件来赢取国际社会的认同的,当他获得举办权后,当人们要他承诺改善人权的诺言时,他又说奥运仅仅是一项体育运动,不能将奥运政治化,将奥运与人权联在一起。这完全是出尔反尔的行为。中共这样做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国际奥委会也配合中共这样的说法。当我们要求国际奥委会向中共施压改善中国人权状况时,他们说不能要求国际奥委会作出体育以外的事情。美国总统布什日前也表达了同样的说法,他说我前往出席北京奥运会,因为奥运会仅仅是一个体育盛事。
   
   杨宪宏:你所说的这些相信大家都看到了,不过最近也有人站出来表明另一种态度,英国查尔斯王子,就因中国的人权状况没有改善,明确表达他将不出席北京奥运会,好莱坞大导演斯皮尔伯格也因中共在达尔富尔问题上态度没有改善,而辞去了奥运会艺术总顾问一职。潘晴表示这是一个好现象,希望又更多这样有国际影响力的人站出来。在中国民众遭受人权灾难时支持中国民众,他们也将永远铭记在中国民众心中。潘晴接着说这次我来参加大会,是带着国内民众声音出来的,他们给我传送的资料要我明确地向大会表示,他们的态度既不是“要奥运也要人权”,也不是通过奥运促使中共改变人权,而是抵制奥运,因为奥运本身已成为他们灾难的原因。中共宣传奥运是中国人民共同的心愿,只是一种谎言。举办奥运是中共权贵利益集团的心愿与中国广大民众无关。中国民众不要奥运,要的是住房,读书,看病,要的是申冤,要的是能够活下去。
   
    杨宪宏:对于奥运的态度我想听众们对你们的观点已经很清楚了,接下去我想二位是不是能谈一下对台湾的感受。潘晴:这几天台湾可以说是阴风冷雨交加,受到大陆的气候影响。大陆南方的雪灾也影响到了台湾。因此,我想说的是,台湾在政治上不但不能置身于大陆之外,在气候上也同样不能置身与在陆之外。中共破坏了大陆的生态造成灾害影响台湾,因此,台湾很难独善其身。
   
   杨宪宏:潘晴先生听说你在论坛上讲到共产党后悔的三件事,其中有一件就是三峡,台湾听众对此也很关注,你是否能给我们听众谈一下这个问题。潘晴:我谈到中共所后悔的三件事,一是建三峡,二是办奥运,三是镇压法轮功。建三峡大家都看到了,自从三峡大坝封顶后长江流域的气候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前年是重庆大热大旱,去年岁未今年初是长时间的冰雪天,以及整个大坝库区山体移动。陈维健先生为此写了一篇“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粟”的文章,被美国媒体译成英文转载。 杨宪宏:陈主编你是不是可以谈一下这方面的体会。陈维健:这些年来我对中国的生态问题较为关注,我认为中共最大的罪恶还不在于他的暴政,而是摧毁了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抗日战争时我们说“国破山河在”,现在是“国在山河破”。而生态环境一当被破坏,也许是几百年都不能恢复的。中国现在因环境污染造成的癌症患者是整个世界的一半以,维权律师高智晟说:“中国的经济发展,终于发展到了连干净的水都喝不上的程度了”。现在北京奥运有些室外项目因空气污染,被国际奥委会取消了。
   
    杨宪宏:我们再回顾头来谈对台湾的感受。潘晴:台湾这些年不仅在外交上受到中共的打压,在体育上也同样受到打压,近年来发生许多起台湾的运动员在国际赛事上受到中共代表羞辱甚至殴打的事件。但是台湾运动员依然没有对北京奥运说“不”,还是准备参加北京奥运。北京奥运的圣火传递到台在路线问题上,台湾政府以大局为重放弃“国进国出”的原则,但是中共事到临头,又说火炬进过地不能出现和中华民国有关的画面和声音。这样的要求即使政府同意也做不到,因为台湾的民众是自由的。我们感到中共在矮化台湾的同时,台湾也在自我矮化。
   
    杨宪宏:陈主编你是否也谈一下台湾的感受。陈维健:在台湾这几天我感到台湾的经济发展没有破坏生态环境,到处都是青山碧水,台湾的中华传统文化也保持得相当好,无论走至那里都让我感到浓郁的中华文化气氛,那天,洪先生二位台湾朋友陪我们到“九份”去,山头处处金瓦飞檐,转一个山头就是一座庙宇,一如唐朝杜牧所写“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我们在台湾这几天恰好是十五圆宵佳节之时,整个台北都融汇在灯海之中。台湾的中文书市之多,之大,不置身其中也是难以想象的,还有台湾民众的礼貌谦和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表现。台湾这些年想和中国区隔,进行去中国化,我想台湾去中国化,就不要去了,因为在对岸的大陆,中共已将中国的传统文化去得差不多了,现在大陆的传统建筑都被销毁了,传统人文思想也被糟蹋得差不多了,现在的中国已经是和中国历史文化无关的一个国家。而我在台湾却享受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
   
    杨宪宏:这几天台湾正值总统大选的辩论,不知你们看了马谢的电视辩论没有,你们是否能对总统大选谈一些看法。潘晴:我是第二次来台,对于总统大选我们这几天的感受是,没有象前几次那么地动声绘色,大街上也看不到几幅竞选广告。大街上的广告主要是台湾牵手加入联合国,这应该说是二党的共同诉求。我们所接触的一些台湾基本民众,无论是蓝绿二派,似乎也没有了昔日的激情。马谢辩论我们看到的是有关教育方面的一段辩论,由于是主持人出题,双方回答,感觉到都十分拘禁,没有展现出各自的风格来。杨宪宏表示,台湾民众对政治人物现在的要求是越来越高了,根本不让他们展现个人的魅力,而是要他们回答实实在在的民生问题。台语有一句话,翻译成国语就是,做得好是应该的不用你说,做得不好就要承担责任。所以台湾政治人物有时感到很委屈。民众则认为感到委屈就不要干。在谈到蓝绿二党的胜负上,我们一致地认为,无论蓝胜还是绿胜,都是民众胜,都是台湾民众当家。
   
    在结束采访前我们表示,今天到中央台来作节目甚为激动,遥想当年在中共黑暗统治下,我们几乎是偷听敌台长大的一代,所谓敌台其中之一就是中央台。那时我们把台湾看作自由中国的复兴基地,现在虽然时过境迁,但还是希望中央台能在大陆的民主化过程中,为中国大陆多做一些贡献。采访结束后中央台的节目制作人温金柯先生陪同我们参观了中央台台史展览馆。当年对大陆广播和听众资料历历在目,目睹已经翻过去的历史一页,作为当年过来的我们真是不胜唏嘘。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潘晴 陈维健在中央台台史馆) 博讯记者陈维健台北报导

此文于2008年03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