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雪灾不是战争]
陈维健文集
2005年文章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水木清華鳥呼哀哉!
·作惡已盡,終極而衰----中共政權崩潰前夜的第一張多米若骨牌
·民间反日不得要领,首鼠两端的中共当局
·怀念战友 ——纪念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慈悲为怀 ——写于达赖喇嘛七十大寿
·心智昏乱的一代“看客”——写在伦敦连环大爆炸之后
·和平崛起还是武力崛起
·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绝望的等死者
·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十月里的一首歌
·祭孔的闹剧
·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灾不是战争

   
     一场袭击大半个中国的冰雪,让盛世中国露出败象点点。凸显了整个中国行政系统的脆弱和政治生态的危机。受灾的十九个省份中灾情最为严重的是湖南,陷入停电停水连手机通讯都中断的黑暗之中。最为混乱的是广州,几十万返乡民工大军困守车站十几天,在饥寒交迫信息混乱和指挥失措之下,民众情绪失控终酿踩踏事故,多名民工在事故中死亡。但是政府不是对民工紧急疏散,而是研究派兵方案,最后由胡锦涛亲自拍板,中央军委批准执行,派遣集团军,装甲旅一千五百官兵紧急出动到火车站执勤。   
   
   广州火站从上个月十二号开始已聚集大量的返乡民工,由于大雪使南北大动脉的京广铁路线中断,致使大批民工困守在火车站不能动弹。情况已十分危急,但地方各省依然沉迷在他们“两会”的莺歌燕舞之中,执着于权力的分配利益的争夺之中。为了不影响“两会”,各地均隐瞒灾情,直到灾难发生十多天,情况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才开始做救灾动员工作,胡锦涛和温家宝各中央大员才出外视察灾情,但是为时已晚,灾情已经扩大到造成民生灾难的程度。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央救灾力度依然不足,分三批拨出的救灾款总共也只有4亿3千万人民币,对外汇存款一万亿美元的国家实在是不足道,这点钱对一亿多灾民来说只能吃一碗方便面,还不够奥运造一栋楼,不够贪官瞬间贪污携款潜逃的数目,也远远不足于胡锦涛,温家宝访问非洲动则一百亿二百亿美元的援助的数目。中国仅一次就豁免了塞内加尔8亿多美元的债务。政府救灾说一千道一万,光就救灾款的数目就可见政府对雪灾之中的同胞的冷暖。 温家宝是30日才到达广州的,广州民工在火车站集结人数已达六十万之多,民工们在冷雨中无衣无食,甚至无法大小便而就地解决,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新华社报导温家宝到达广州视察的新闻却温馨地写道:“温家宝登上11号车厢,与乘客们亲切握手,详细地询问大家在火车站等几天了?要去哪里?吃喝有没有问题?一位乘客高兴地说,前天晚上总理到了湖北,昨天在湖南,没想到今天又冒雨来到广州,我们心里很温暖。温家宝说,你们能够回家过年,我很高兴。8时25分,车缓缓启动,温家宝在站台上向车内的乘客挥手致意,目送列车离去。”,交通部也发出铁路已经开始畅通,政府将保证三五天内送民工回家过年的新闻,并虚报数字称已有十八万民工登上了列车。这些虚假的新闻使更多的民工涌向车站,已经人满为患的车站更是雪上加霜。民工在回乡的焦虑和长时期的冻饿,挤压,站立,没有睡眠之下,生理和精神都到了极限,不少人为此晕倒和情绪失控。这样的场面,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能作出判断,广州火车站已经成为一个随时会出现骚乱和踩踏危险的死亡地带。政府应该立即疏散人员,将他们送到广州的各个招待所和旅馆暂时栖身,等通车后分批地将他们送回火车站,这样既使民工少受饥寒之苦,也使安全得到保证。但是政府在这样关健的时刻,仍然不加疏导,以堵为策,派遣更多的军警到场维持秩序,在火车站执勤的军警竟多达二万余人。这些军警和民工同样也是要吃喝拉撒的,因此,军警的到场本身又给车站增添了生存压力。这些军警既没有受过维持秩序的训练,也没有得到明确的指挥意图,是一批一问三不知的盲从,虽然他们也尽了最大的怒力,嗓子也喊哑了,但对缓解民工情绪维持秩序毫无好处,他们把民工堵在车站,使那些忍受不了挤压和饥饿想出去的民工,也动弹不得,也使那些已经到场的有限救灾物资也无法分发出去,使几十万在车站的民工,犹如寒冷中饥肠辘辘的困兽。一月三十日民工情绪终于崩溃到了不可控制的程度,在人潮汹涌中发生了血腥的踩踏事故,大批的民工倒在血泊中,多人被活活踩死,更多的民工是妻离子散,丢爹失母。面对惨境政府部门在事故出现后不是检讨事发原因,而是派遣更多的军警进场,胡锦涛更是拍板派遣集团军装甲旅前往执勤。  
   

    雪灾不是战争,民工不是敌人,面对辛苦一年回乡过年的民工,面对被大雪困守回不了家的民工,面对饥寒交迫的民工,一个号称已是富甲天下的广州城,难道政府不能拿出一点钱来,是把为广州经济繁荣作出巨大贡献的民工,安排一个住宿,给他们喝上一碗热汤面,或者至少也要给在寒夜中粟粟发抖的民工,送上一件大衣,盖上一条被子,而不是作秀式的分几包放便面,说几句宽慰的空话假话。如果政府把抗灾当作一场战争,那么应该出动军队,用军车,飞机把民工送回家去,在军费年年增加之中的军队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因为如果真的发生战事,总不能因为下几场雪就运送不了兵马。退而求其次,也至少应该拿出军用物资,为民工搭上帐蓬支起炉灶,在战场上几小时内搭建出一个生活区,应该是野战军的一个强项。而不是派遣军警,调派集团军,装甲兵把民工当作敌人,像瘟疫一样围堵起来,防止他们骚乱。  
   
    中国的民工是天底下最善良,最老实的一个弱势群体,他们无论受到多大的欺凌,他们不会反抗,只会自哀自怜,政府只要对他们稍微好一点,他们就会喊“青天大老爷”。在辛劳了一年后,他们只有一个最微薄的愿望,带上一点血汗钱回到亲人身边。但是当风雪来临回不了家苦候在火站在时,政府不是带着物资给他们送去温暖,而是把他们当作了敌人派兵围堵起来。胡锦涛没有生在战争年代,没有拿过枪,却喜欢用战争的方式来治理国家,用枪来解决问题,在和平的环境下他把抗灾当作战争,在没有敌人的情况下把民工当作敌人。

此文于2008年03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