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陈破空文集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既倒,毛主席将如何?
·谢长廷登陆,牵动各方心态
·西哈努克,柬埔寨的奢侈
·美国大选,中国话题有多大?
·温家宝遭突袭,中共两派公开摊牌
·莫言获奖,难以平息的争议
·发挥想象力,解读十八大安保措施
·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习李履新:反腐与改革,都是假命题
·朝鮮核試爆,爆出中南海心態
·巴基斯坦海港,北京的深远图谋
·安倍访美,中国媒体假装庆幸什么?
·中共网军曝光,潜伏上海浦东
·内外用力,习近平抓住军权了吗?
·美国须知中国人心向背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不可救药的中国形象
·察言观色,点评中南海新贵
·国共套近,台湾风险日增
·如果金正恩来真的
·国防白皮书:透明度还是威慑力?
·习近平整军,是否得法?
·波士顿惊爆,考验美国
·邓小平孙子排队接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来源:北京之春

    91.中国需不需要宗教信仰?

   大凡宗教,都主张仁爱、博爱、慈悲、关怀、奉献。宗教信仰和信仰自由,是文明国家立国的基石,尤其在西方,更是优良传统。在西方国家,大多数民众具有宗教信仰,少数不具信仰者,也深受感染,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宗教情怀。真正的宗教信仰者,渴望上天堂,而恐惧下地狱,他们待人以诚,积极行善,至少不干坏事。这正是西方道德水准较高、社会秩序良好的原因之一。

   南北朝时代,佛教由印度传入中国;基督教传入中国,则仅仅始于近代。然而,多数中国统治者囿于狭隘思维,唯恐宗教信仰危及其专制利益,有意防范,甚至闭关锁国。以至于宗教信仰始终未能在中国社会形成主流(南北朝时代除外)。

   鉴于普遍缺乏信仰,大多数中国人,将今生今世的富贵,即俗名俗利,当成人生的最大追求。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劣质部分,权力、官位、富贵,几乎成了同义词。故有“苟富贵,不相忘”、“取功名,图富贵,平生足愿”、“学而优则仕”等直言不讳的说法,并影响至今。中国社会道德普遍低下,原因也在于此。

   中共上台,干脆宣布:“宗教就是鸦片。”为此大规模毁灭宗教神迹、镇压宗教活动、迫害宗教信徒。“改革开放”之后,还以“一切向钱看”,把中国社会的世俗化推向极致。中共逆天而行,直接引发中国社会道德灾难:人性沦丧,人性泯灭;认钱不认人,笑贫不笑娼。

   人类已经跨入21世纪,但在中国,凡家庭教会、地下教会、及一切非官方教会,甚至气功流派,都仍然在中共的“打击”之列。中共自称“无神论者”,实际上中共害怕的是,民众信神而不信中共。

   中国需要经济发展,更需要道德重建。提倡宗教信仰,实现信仰自由,是拯救国人灵魂、促进社会和谐、保障国家稳定的最佳良方。

   92.批评共产党有用吗?

   有人说:“干嘛老批评共产党,你们应该帮助它,给它提建议。”还说:“那样效果更好”。显然,有人经中共长期洗脑,习惯了共产党的谎言,也习惯了共产党的统治,乍听得对共产党的批评,就显得不习惯、不适应、以至不舒坦。那些长期把中共混淆为中国的人,尤其显得不适应和不舒坦。且不说,无数的教训是,那些帮助共产党、给共产党提建议的人们,都被打成了“右派”和“反革命”,遭到无情镇压、残酷迫害、乃至肉体灭绝。就连民主制度下,民选的执政党,都经常受到社会的批评;那么,有什么理由,我们要对专制制度下,独裁的执政党,网开一面?

   美国是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然而,它的总统和政府,却经常受到媒体和民众的批评。历届美国总统,几乎都是在激烈的批评声浪中,度过了他执政的四年或者八年任期。拿民众权利和政府权力相比,美国实际上是“大社会、小政府”。而这恰恰就是美国富强的原因之一:政府在民众和舆论的严密监督之下,不可能做出违背民众利益、损害民众权利的“出格”事。

   有人说:“批评共产党没有用!”事实上,最近几十年,中共的许多政策变迁,不管它承认还是不承认,都是在国内外批评声浪的压力下,被迫作出的调整。从“先富起来再说”到“营建和谐社会”;从逐步取消户籍制度,到被迫取消收容制度;从暴力拆迁到出台《物权法》;等等,莫不如此。独裁者的特性就在这里:民众不抗争,它就不让步;民众短促抗争,它也不让步;祇有民众持久抗争,它才可能勉强让步。正所谓:“滴水穿石”。滴水穿顽石。

   还有人说:“在海外批评共产党,没有用!有本事,就回去。”事实之一:不是流亡人士不敢回去,而是中共心虚,不敢让流亡人士回去。事实之二:当国内舆论不能发挥监督作用时,国外舆论却发挥了相当的监督作用。海外舆论和流亡人士的批评,不仅令中共心惊肉跳,稍能节制其肆无忌惮;而且,成为国内民众的信息补充和精神补品,鼓舞他们抗击独裁的信心。此等效力,犹如“出口转内销”。

   93.共产党变了吗?

   有人说:共产党也在变,应该给它机会,给它时间。有人举例说,至少,“中国经济在发展”。且不说,中国民众已经给了中共无数机会和时间,中共故态依然。就说发展经济,那不过是任何政府的基本职能,而并非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特别情事。历史上,恰恰祇有中共当政时,才曾经人为限制、甚至破坏经济(如大跃进与文革时期)。

   今日中国,经济有所增长,参照和对比的,乃是中共的破坏时期。与其说是发展,不如说是恢复。除经济之外,举凡政治、社会、新闻、文化、艺术、宗教,等等领域,中共继续施以人为封锁,等于限制发展。使中国社会,处于病态的扭曲:法制不彰,社会不公,贫富不均,人心不平。道理很简单,单纯的经济增长,代替不了国家的全面发展。

   随着中国日益融入国际社会,不可避免地,中国民众、中国社会、甚至于中共本身,都出现一些变化。民众思想趋于活跃、生活趋于丰富,社会趋于繁复而多元,中共本身,趋于变与不变的矛盾边缘。此时此刻,与其说中共在变,不如说中国在变;与其说中国在变,不如说世界在变。世界潮流浩浩荡荡,瞬息万变。世界的变化,带动中国的变化;中国的变化,带动中共的变化。而在其中任何一个变化的环节或过程上,中共都绝非积极因素,而祇是消极的、甚至阻碍的因素。

   中国民众思变心切。民众变化,是主动的;中共变化,是被动的。中共之变,永远落在民众之后,而且是在民众的持续压力下,不得已而为之。尤其海内外的批评声浪,更逼使和促进了中共的变迁。然而,迄今,变化的是表像,不变的是本质。独裁与专制,谎言与暴力,贪婪与腐败,依然是中共的看家本领。中共还在邪路上走,中共没有变。

   94.为什么说中共必然覆亡?

   历史上的专制王朝,或长或短,最终都免不了覆亡。不可一世的暴秦,一统天下后,仅存活了十五年;满清苟延较长,也不过二百六十七年。专制王朝的共同特点,是依靠人治而非法治。没有监督与制衡,权力必然腐败,王朝必然没落。即便达到“大治”或“中兴”,也必盛极而衰,渐至覆灭。中共专制统治,与历史上的封建专制王朝并无二致,惟更加残忍和脱离时代。一朝覆亡,已经注定。

   从共产主义学说出笼之日起,“第一国际”、 “第二国际”、 “第三国际”,乃至“第四国际”,先后破产,证明共产主义遭到人类的广泛唾弃。共产党阵营,以苏联为大本营,东欧八国为大基地。而至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易帜,苏联解体,专制瓦解,民主代之。

   国民党统治时期,许多中共党员曾经被捕入狱,在他们(如刘少奇、薄一波、江青等)书写的“自白书”中,大多以“共产主义不合中国国情”为忏悔语。这或许祇是当时他们为了求生而拼凑的应付之词,但随后的事实证明,共产主义之于中国,的确不合时宜。在空洞的理想、蛊惑的口号和狂热的个人崇拜下,七千万中国人死于非命,中华民族为“共产主义”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

   纵观苏联和东欧,共产党的统治,短则四十多年,长则七十余年,但最终都逃不脱覆亡的命运,昭示各国共产党的普遍结局。以中共为首的几个残余共产党政权,步苏联和东欧共产党后尘,祇是时间问题。更何况,当今世界,竞争包容的多党制乃大势所趋,“吃大锅饭”的一党制必土崩瓦解。

   古人云:皇天后土,德者居之。又云:惟贤惟德,可以服人。中共无贤无德,暴戾残忍,窃据高堂,亵渎神灵。中共不亡,天理难容。当中共成为过去式,当中华民族从噩梦中苏醒之日,一定会记取,在中国历史上,曾经闹过共产党,那是怎样的残暴血腥,又是怎样的荒唐离奇!为这个民族,留下永难磨灭的伤痛和耻辱。

   95.有什么力量可以取代中共?

   有人说,中共固然很坏,但目前的中国,并没有其他政治力量,可以取代中共。中共一旦覆亡,中国岂不大乱?

   这是一个普遍的误解,建立在现实的假像之上。首先,这种看上去“没有其他政治力量”的假像,是中共人为制造的。当年中共组党时,并未经由任何“合法程序”。中共以暴力手段攫取国家政权后,实施最严厉的党禁,任何人结社组党,必须向中共提出申请和登记。中共恩赐了几个“民主党派”的存在,作为众星拱月的点缀,但这些花瓶似的“民主党派”,必须奉中共的旨意行事,实际就是中共的延伸。除此之外,任何独立人士结社或组党,中共都不予批准。

   非但如此,意图结社组党的人士,还面临牢狱和死亡的威胁。远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林昭等人意图组党,竟被判处死刑。近如1998年,全国数百志士筹组“中国民主党”,并遵循中共的“合法程序”,提出申请,中共非但拒绝,反而展开大规模镇压,将筹组者悉数抓捕,判处重刑。中共摆出恶霸派头,不准任何人结社组党,人为造成中共一党独大的假像和一党专政的现状。

   如果不是中共的封锁,13亿人口的泱泱中华,有的是健康可靠的政治力量,有的是远见能为的政治人物。中共的残酷打压,使所有进步力量,转为潜在状态。它们潜存于民间,等待如朝阳般喷薄欲出、如火山般爆发震撼。苏联和东欧的剧变,就是最好的证明:一旦打破党禁,各种政治力量便如雨后春笋般诞生,经和平竞争,有的壮大,成为执政党;有的守小,也自有其监督地位。

   从历史上看,不同的政治力量,从来都如波浪竞逐,轮流或同时支配着中国的命运。五千年的中国,落入共产党之手,也不过就是这半个多世纪。从世界上看,受共产党控制的国家,已经寥寥无几。反动和腐朽透顶的中共,被民主力量取而代之,当属天理人情,祇须假以时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