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陈奎德作品选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2008年,烟花三月,群莺乱飞。美国总统初选,台湾总统选举,俄国总统选举——三场大选,起伏跌宕,扣人心弦,其势足以震荡天下。与此相映照,北京一年一度的“两会”,也在此时粉墨登场了。

   观察比较这四场几乎同时演出的 “秀”,在政治文明的发展程度上,恰似四个不同的阶梯,颇堪玩味。而中国与全球主流生存方式的制度性差异,这次是以一种嘉华年会式的夸张方式凸现了出来。

   三场大选,特别是发生在美国和台湾的总统大选,吊足世人胃口,使万千选民辗转反侧,食不甘味,引颈相望。而北京“两会”,因无甚悬念,橡皮图章,行礼如仪,味同鸡肋,看客兴趣缺缺,其票房价值自然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即使是基本上属于民主选举范畴的——美国、台湾和俄国的三场大选——其政治文明度的发展阶段也是不同的。

   未曾料到,就戏剧性而言,最令人跌破眼镜的居然是美国这次大选。在这里,破天荒地突然冒出了好几种崭新的可能性:黑人总统、女总统、摩门教徒总统……,几个美国第一,几项历史纪录,破土而出。而选民的热情及其极高的投票率,更令人眼花缭乱。但容我坦率地说,美国目前初选的发展势头,在候选人声势的涨落方面,并不符合我本人的期待和选择。因此,个人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然而,我也清楚,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这种任何人也无法掌控局面的感觉,这种高度的不确定性,正是我们原本追求的,正是民主的题中应有之义。虽然最后选出的很可能不是我所中意的候选人,然而我仍要说,这是一场成熟的民主选举。而且,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这也是必将载入美国政治演进史上的一场里程碑式的选举。

   台湾的故事,是另一类版本。在这次总统大选中,威权政治和民粹主义,双方的后遗症都还留有部分痕迹。就政治运作的方式而言,执政党像在野党一样行政,在野党像执政党一样发言。即是说,执政党不大像执政党,在野党不大像在野党。同时,司法独立尚不完善,选择性的司法案例对政治过程的干扰时有发生。但是,平心而论,通过2008年台湾的总统大选,我们已经看到,过去长期威胁台湾民主制度成败的国家认同问题,如今已经不再具有颠覆性的影响了。蓝营绿营的色彩开始淡化,台湾以族群为底色的政治争斗已降低了其激烈性。以蓝绿为基准的政治站队式的竞争,逐渐被具体政策特别是民生政策的竞争所取代。目前,台湾总统大选指日可待,与往年大选不同的是,在台北街头并没有没有往日选战时的狂欢节式的气氛,既看不到两党的选战广告,更看不到响着高音喇叭的宣传车。台湾人,历经多年政治风雨洗涤,已生长出一份成熟和从容。如果在选举前夕,台湾没有发生惊天动地的摇撼选举目前进程的意外事件,那么,可以说,虽然还有弊端,但是,台湾的民主,已经步上了现代的轨道;台湾的政党政治,已经初具两党制雏形,台湾社会的政治心理,已从初期的绚烂归于平静。这是台湾的福音,也是中国的福音。

   3月2日,俄国举行了总统选举。现任总统普京所推荐和支持的统一俄罗斯党总统候选人、现任第一副总理梅德韦杰夫以70.28%的得票率遥遥领先。此前,梅德韦杰夫表示,若他当选,则请普京担任政府总理,普京也接受了他的邀请。虽然俄国一共有四位总统候选人,但自从普京宣布他支持梅德韦杰夫参选后,众所周知,这是一场选举结果没有太大悬念的总统选举。不过,在此之前,国际舆论沸沸扬扬,纷纷猜测:普京这位前克格勃、这位以彼得大帝的继承人自命的铁腕人物,在宪法规定的八年任期届满之后,将如何进退?是违宪续任总统,是修宪再选连任,还是恪守宪法,鞠躬下台,回归平民之身?应当说,在俄国这个民主宪政传统尚未扎根的国家,对普京这样一个因为历史机遇和政治手腕而颇有民望的总统,上述种种猜测都是有其道理的。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种种猜测均落空了。普京别出心裁,放出风来,总统届满之后,他愿就总理之职。此言一出,天下大哗。其实,细细想来,这一经苦思冥想而打出的奇招,貌似突兀,但确是内蕴其理据的。普京欲得总理之职,这表明其内心强烈的权力欲望,这是人性使然,特别是尝过权力滋味者“上瘾”后的欲望使然。然而,他毕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敢径直违宪续任总统,不敢强行修宪再选连任,这表明了俄国的民主宪政虽不成熟,但仍然赋有其道义力量、威慑力量。这是制度之威,它迫使普京这样一个超级政治强人也不得不臣服于宪法之下,制度之下。在此权力欲与制度力交互作用下,屈就总理几乎就是他唯一的顺理成章的出路了。人们可以想象, 5月7日梅德韦杰夫正式就任总统之后,会有一段梅氏在普京的阴影下执政的时间——“普规梅随”。但笔者相信,此种状况是不可能持久的。虽有消息说梅氏个性不强,但基本人性是:“在其位,将竭力谋其政”,他将不会长久满足于“儿皇帝”地位的,况且他背后还有宪法支撑。因此,“普梅演义”是今后一段俄国政治历程中必将上演的一出好戏,望读者诸君万勿错过。此次俄国总统选举,实际上是一个风向标,它呈现的历史境况是,目前的俄国,还是一个有相当威权色彩的国家,其新闻自由度还相当不足,在通往宪政民主之路上,还会有相当多的曲折和困难。但是,初步的法治基地已经奠立,它已经不可逆转为前苏联式的极权国家了。

   要而言之,美国、台湾、俄国这三场总统大选,就民主的成熟度而言,依次递减:美国享有成熟的民主选举,台湾民主正在迈向成熟,俄国的政治过程,离民主还有相当距离,特别是新闻自由受到相当压制,然法治已略有雏形。上述差异,对照历史,在某种意义上,亦可视为民主发展阶段的差异。

   在上述三场大选的陪衬下,中国的“两会”,黯然失色;中国国民,在外部各大选的对照下,不免羞愧难言。这不是“财大气粗”就可以掩饰的。就基本的民主ABC 而言,中国两会,甚至迄今仍未得其门而入。中南海“公仆”们大言不惭,喜爱宣传他们的“新三民主义”:“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倘若子民透过门缝,瞥见外面世界三场大选的回肠荡气,向“公仆”们要求一声最关键的“权为民所授”时,他们将何言以对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