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驿
[主页]->[百家争鸣]->[博驿]->[鄭師魯: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博驿
·博驿吏:难忘六四
·博驿吏:大道和小康
·胡温胜:我希望胡温胜.您呢?
·林裕民 岳飞与赵昚
·胡温胜: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何国盛: 东家,老掌柜家来人了!
·褒德贬日:给RFA中文部的信
·刘湘勇:我曾经如此热爱周总理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胡温勝: 金旺的伎俩(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美国人权记录》)
·武乃尤: 非龙 [大家论坛]
·羅世英,穆麗萍:两个共产党 (探讨选择的权利)
·里 正:奉化密橘至台而为枳
·鄭師魯: 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江夏城: 如果这是BBC的新政策,我们欢迎啊!
·下辈子: 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宋孝宗
·金丽平: 不应忘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博驿吏: 要区别台独与民主。
·楼尚友: 一体努力,维护对等尊严。
***********************
·博驿吏: 金农隶书<苏轼五古四首>
·博驿吏: 支部建在楼道,党员就在身边
·博驿吏: 在成吉斯汗象下
·博驿吏: 问湖
·樓尚友:神速瞻仰黄埔旅行团
·楼尚友:邓琰隶书<豳风.七月>
·楼尚友:瞻仰黄花岗革命烈士陵园.
·楼尚友:中美英苏旗
·创 作:冠军马英九
·老 陆:如果民进党势力扩展
·楼尚友:站到“天下为公”与“人民最大”的旗帜下
·楼尚友:北美华埠地标
·合 作:路桥易修民心难复
·吴钩月: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越子鲸: 我们是同胞
·楼尚友: BOSTON地区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李运良: 金都血案的启示
·吴钩月: 虞美人 大陆反贪
·邹建康: 条条大路通国安
·李可望: 绿党三绝
·梁守真: 也说“上海世博中国馆”
·谢天昌: 放言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罗沂滔: 中共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说之用心
·博驿吏: 博驿点击次数冲99999有感
·游刃有: 无法避开的"一边一国"
·周保罗: 走向"莫测"!
·谢天昌: 放言2
·谢天昌: 放言3
·谢天昌: 放言4
·刘佑民:美国会抛弃中华民国吗?
·谢天昌: 放言5
·李運良:宋美齡覆廖承志檄
·金麗平:大陸皇帝戲現象網絡座談會記要
·陆金凤: 闺女,你到中国来了一回,20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BOSTON华裔庆祝中华民国第100届双十国庆
·圣桑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
·熊飛駿:中國人怎能盲目崇拜成吉思汗?
·吴钩月: 陈歌辛大师部分名曲的歌词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李吉人: 清黨背景及原因
·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悲跺愤:小J, 弹这干吗?
·BARCONY: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读后感 两个老师
·大陆人:中国人永不忘记四川屠夫!
·萨特阔:老片重放:《苏俄的胜利》
·博讯挺立至今真不容易
欢迎在此做广告
鄭師魯: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送交者: 鄭師魯 於 北京時間 18時 07/27 2005(33 hits ) [博訊論壇]

   

    我是中國大陸人,我忽發奇想,想問問所有的同胞,無論大陸的臺灣的:如果你有選票,那末,在現在中國所有的政黨中,你最想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1)。我首先想把選票投給中國共產黨,但是怎麼投呢?

   

    我已經近七十歲了,在黨的陽光下已經曬了、溫暖了快六十年了,我習慣成自然地首先想到:要把選票投給“我黨”。“我黨”雖則現今對挖礦這種較落後或一班性的生產力不那麼有暇顧及了,畢竟已經榮升“三個代表”,代表全民利益先進文化先進生產力(如衛星上天龍芯遍地等等)去了麽不是?

   

    但是我具體操作把選票投給“我黨”這項願望時,發現:無從下手、無從插嘴、無從。。。到哪里去投呢?怎麼投呢?

   

    每當大紅幅掛出來,公民要享受“神聖的選舉權利”的時侯,我的“神聖的權利”就是:憑著那張蓋有鮮紅圖章的選民證去拿一張選票,這張選票上已經印有名字,國家主席候選人的名?不對!中共中央黨主席總書記候選人的名?不對!省長?不對!省委書記?不對!市長?不對!市委書記?不對!區長?不對!區委書記?不對!。。。告訴你算了吧!是區人大代表候選人的大名。東看西看不認得,此時選區裏的那位我也不認得的工作人員就會適逢其時地上來幫你的忙了,完全是好意、義務的,為我介紹各位候選人:這位同志很接近群眾的,這位同志很踏踏實實的,。。。碰巧我總是忘了帶筆、而這位熱心的工作人員總是不會忘了帶筆,於是他就熱心地,代你打鉤。打完鉤,乾脆,你好人作到底,幫我塞到票箱裏去吧?不!這種越俎代庖的活,他絕不會幫你幹。你一定得自個兒幹,好象有攝像機守在票箱前那樣。我幹完了,“神聖的選舉權利”也就享過了。其他事兒,您就甭操心了!可以想像,被我“選中”的那幾個區人大代表,就象多米諾骨牌似的,區選市,市選省,省選全國,。。。是不是他們也會有“不會忘了帶筆的熱心的”工作人員的協助?不得而知,但最終總會選出全國人大代表來,那是一定的。

   

    和我交流選舉經驗的人,80%都遇到過那個“不會忘了帶筆的熱心的”工作人員。絕了!

   

    其實“越俎代庖”是個細枝末節,認真起來,我哪兒會讓他近身?“象多米諾骨牌似的,區選市,市選省,省選全國,。。。”這也難免。那裏能盼總書記全國直選呢?(能直選那當然美的沒治了!)人家一級一級那容易嗎?那都是修了多少年才有的道行呵!這些都沒問題,問題在於:我們的那張“神聖的”票,最終選出的是全國人大代表,眾所周知,這是絕對服從“我黨”領導的一種機構,但不是“我黨”領導機構的本身。我們不想隔靴搔癢。“我黨”是全國事實上的最高領導機構。我們“神聖的”一票,雖需經過三級五級,當然要夠得著“我黨”才行呢!

   

    “你要用選票‘夠得著我黨’?‘夠得著’是啥意思呢?”

   

    ‘夠得著“我黨”’就是用現代世界普遍適用的民主方法監督“我黨”,即能夠批評、糾正、罷免、彈勀“我黨”的方針、政策、路線、幹部中的缺點、錯誤、過失、罪惡。如果我們億萬選民有選票‘夠得著“我黨”’,那“解放”以來就不會發生諸多人間慘劇;現在也不會有這麼多貪污腐敗之事。

   

    ““我黨”是無產階級先鋒隊,你又不是黨員,你有啥資格用選票來監督黨呢?”

   

    這正是個問題!正是這個問題!這個正是問題!

    為什麼我們百姓僅只有服從“我黨”領導的義務,卻沒監督“我黨”的權利?

   

    為什麼?憑什麼?

   

    你先鋒隊要管我們人、要管我們國家,總也應當有我們民眾合法的授權與監督啊?如若你先鋒隊不接受我們民眾的監督,那憑什麼讓我們把自個兒、把財產、把家園、把國家交出來讓你來管啊?

   

    “我們締造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代表的勝利,背後有二十二年的戰爭,二千萬人犧牲生命,如加上三年抗美援朝的戰爭,那就是二十五年了----沒有任何力量能取代中國共產黨所代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數十年的經驗已證明這絕非空話”(鄧小平對美老布希總統特使斯考克羅夫特語)

   

    是代表就要被選舉被監督。不經選舉不受監督而自封代表的是強姦犯。 靠"二十五年歲月二千萬人命"就可以自封代表自封先鋒隊?那秦始皇、成吉始汗、忽必烈、朱元璋、努爾哈赤、皇太極,都是代表都是先鋒隊?這種話語不是“革命家”應當說的,這是封建帝皇才有的“豪言壯語”!

   

    ““我黨”先鋒隊的地位豈是自封的?”

   

    退一萬步說,如果上世紀40年代末民眾曾經有過授權,這六十年一甲子以來,有沒有定期的復核授權?定期的續訂授權?定期的再認定授權?定期的再授權?沒有!形式上都不屑一做。這說明,即使有過這種授權,它也早已失卻時效。

   

    退二萬步說,假定上世紀40年代末民眾曾經有過授權,那這授權也是在被授權者有允諾之後才作出的。“我黨”在奪取大陸政權前的六七年裏,曾經信誓旦旦莊嚴允諾:比國民黨更清廉、更民主。現在,是將貨比貨、循名責實的時候了。

   

    。。。。。。

    “我本來要來。。。。。。來投。。。。。。”阿Q糊裡糊塗的想了一通,這才斷斷續續的說。[1]

    “那麼,為什麼不來的呢?”老頭子和氣的問。

    。。。。。。

   

    如果我們想“把選票投給“我黨””的,但是“我黨”她不要你的選票,因為她不是靠選票上的台,它靠的是"二十五年歲月二千萬人命"上的台,因此,她決不與任何黨競選,決不許你用你的選票:根據她的四項原則,她是永遠的執政黨。所以,你若給她以選票,她將指你意圖煽動選舉執政黨、她將指你意圖推翻目前的執政黨、她將指你意圖照搬西方、她將指你為顛覆,從而將你囚禁。儘管你以為你只不過想澄清一項迷惑、儘管你以為你只不過想探討一項民主權利,你卻已經被指為破壞穩定、被指為觸犯了就象凡爾納小說裏的被定為“神禁”的東西一樣神聖的四項原則,鋃鐺入獄。

   

    競選得勝因而執政的黨叫執政黨;競選失敗因而下野的黨叫在野黨。永不競選永不下野永遠執政的黨叫專政黨。是專政黨,卻不惜屈尊俯就,降格自稱為執政黨;是““我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卻不惜屈尊俯就,降格請求別國承認是“完全的市場經濟”。這是一種偉大謙虛?還是魚目混珠?混久了,人家就會忘了您不是民眾選出來的?混久了,您自個兒會不會把四項原則也給忘了?戴著“三個代表”的帽子,帽子裏卻伸出一根滿清辮子來;穿著西裝革履、灑著古龍香水,卻散發著千年封建僵屍的腐臭味。詭異乎?中國特色乎?

   

    幾乎全世界的人都有選擇的權利,都有選擇的自由,為甚麼憑甚麼到了你們店裏,我們就沒有這些權利自由了?為甚麼憑甚麼,我們就此不能光顧別的店?即使我們非得買你店的,你也得讓我們選一選啊!在毛周之中,我們選周;在鄧趙之中,我們選趙;在江朱之中,我們選朱;在胡曾之中,我們選胡;為啥不行啊!?!。。。青菜蘿蔔,你也得讓我們選一選啊,何況領袖!為甚麼憑甚麼,一定要接受你的搭售?那你這不叫店,叫“統制物資配給所”。

   

    。。。。。。

   

    六+四以後,阿Q也不想再去投了。票拿來,填都不填就放進投票箱、甚至於往抽屜一扔。要我公然宣稱“我不投啦!”,甚至於慷慨激昂搞個演說什麼的,我不幹的。我是個典型的中國小人物。我們單位領導明察秋毫,大概想知道誰不投、誰投空白票,於是,讓辦公室的人抱著“便民流動投票箱”,到他們懷疑的、或者說,感興趣的一些地方來“便民”來了!看看,其他黨的幹部,有哪個比得上“我黨”啊!不過,這也沒能逼的我不投空白票。

   

   

    (2)。選票是不是投給大陸上的“民主黨派”?。

   

    實踐證明,要標榜大陸是民主的時候,這些黨是招之即來的.在人大政協等等會議上,他們的各位先生女士,工作的姿勢是何等純熟優美嚴肅認真啊?或筆記,或凝視,或深思,或鼓掌.一派每會必到事必躬親的"雷潔瓊模樣";歷次運動來的時候,要標榜我國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時候,他們也是能揮之即去的,或監獄,或幹校,或農場,或地獄.

   

    目前,他們活著的時候,開開會,喝喝茶,上上電視,下下基層,寫寫文史,學學政府的工作報告.他們的夫人公子千金也都有很好的安排.將來,快逝世的時候,打一張要求加入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報告,十之八九,准獲批准.本來,他們中的許多人,就是為了工作需要,派出在民主黨派裏的中國共產黨黨員麼.如此,一個"民主人士"的一生,就極其完美結束了.他們的事蹟還會用來作為"民主黨派"和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的榜樣和典範.用來證明:中國麼,就只能用多黨合作制."民主黨派"諸公也很滿意這種"一黨之下,萬民之上"的生活.他們終生職業是象徵中國的民主,就象一束鮮豔的塑膠花用來象徵春天一樣.他們很瞭解塑膠花的義務,權利,品級,分寸,優點和局限.有他們在,中國就有了"民主";有他們在,老百姓就不能抱怨說沒有春天.

   

    是的,他們是民主專業戶。但是,要他們哪一個跟共產黨競選?打死他們也不敢的!經過幾十年的歷練,他們誰也不敢與共產黨爭鋒的.本能地不敢,下意識地不敢.就象一個和皇帝肝膽相照,榮辱與共了幾十年的老太監,突然要他從後宮佳麗中任選一個做老婆,打死他,他也不幹的!不唯無此賊膽,且亦無此賊能.

   

    既然這些"民主黨派"認可了"多黨合作制",那麼,在政治上,就相當於他們練了“葵花寶典”自宮自閹了.將來即使中國實現多黨競爭,他們應該無臉面再擠進男人堆去的吧?

   

    有"多黨合作制"的光輝照耀著,“民主黨派”是不敢要我們的票的。

   

   

    (3)。選票是不是給“台聯黨”、“民進黨”等“綠黨”?

   

    這是一夥深受皇教、曾通赤共,污辱祖先、憎欺同胞,虎皮民主、攬權牟利,選戰舞弊、經建外行,戀倭哈日、無惡不作之徒。

    他們的隊伍裏,下有:地下電臺平時賣春藥選戰時攻擊藍營者、大棒猛打紅衫軍轎車者、網上潑汙藍營的能手。。。;上有:台獨理論政策策略程式設計師、選戰操盤手、國會男女打手(議場武鬥、吞提案、扔旅遊鞋、潑糞、。。。)、。。。一言而蔽之:不堪入目的一群--在電視上常見其醜惡嘴臉。

    他們的師爺是臺灣和歐美的那些急於求售意圖速成的台籍高知,外加阮銘、林保華(化名淩鋒)、楊月清、曹長青、等等曾與中共有特別關係的筆桿子。

    他們總能在選舉時象青蛙吹漲肚子般地膨脹,靠的是納粹、戈培爾般的煽動伎倆:挑撥族群省籍關係、汙指對方為大陸奸細。用走路工、誹聞錄影帶、。。。種種謠言潑汙對手。甚至敢於在候選人肚皮上做二個槍痕!想像力好到了令人髮指!你是君子,你來料料下次選舉他們要做誰的肚皮呢?最近又要成立“臺灣國民黨”,又挑撥王馬矛盾,喧嚷馬英九先生臺灣話不及英語好,。。。,其政治流氓的計謀五花八門,與生俱來;其卑鄙齷齪的手段罄竹難書,令潑皮牛二都自愧不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