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第4章:神秘的女人(1)《后宫》连载11]
艾鸽文集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4章:神秘的女人(1)《后宫》连载1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
   
   第4章:神秘的女人(1)
   头疼的感觉缠绕着老李。

   编排过的神经在紧张地协助他思考着。
   当年在耀邦手下工作过,养成一种不信邪的性格。
   
   岂可就此了断?
   老李把一盘录相带和五颗子弹的包裹都交了上去了,被获准可以约老A谈话。论级别,他应该拿笔记本聆听老A的指示。可此时他要询问这名大官员了。自然,他也知道上面不过是想查那个与孙浩有关系的女人,若要板到这位大官员,恐怕没那个本事。他能爬到那么高,容易吗?
   
   约谈开始了。
   老A一失赌场里的潇洒,还原做官的尊贵派头。他的眼睛是用来审查别人的,不太习惯看见别人也有这种眼光。
   他一脸的不高兴。
   
   老李先发问:“你半年前去过澳门赌场吗?”
   老A镇静地:“记得去考察过。”
   老李拿起笔记录:“和谁一起去的?”
   老A:“都是组织上安排的随行人员。”
   
   老李的眼睛开始发亮:“有一位小姐吗?”
   老A眯了一下双眼:“好象没有。”
   老李开始放录象给他看:“做在你腿上的那位小姐是谁呢?”
   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使老A神色黯然。可他马上就镇静下来了:“赌场里的女人,逢场作戏罢了。”
   
   老李严肃地:“我们调查过,正规的赌场里是不配女人的。也就是说,这女人不是赌场里的女人。”
   老A:“那也许是她自己跑来玩的,她见我是个官员,就来泡我。我训练有数,坚决拒腐蚀永不沾。就捏了她一吧,以示警告。”
   
   看来要攻破老A的防线还真不容易。老李:“你干嘛老在警告她呢?”
   稀疏的头发下老A醉眼修饰着难堪:“她脸皮太厚。你也看见了,我不断地警告她,他还老往我身上靠。”
   他摇摇头,似乎很委屈。
   
   老李:“你就没有别的办法警告她吗?”
   老A:“别的办法我也试过了,可没有切肤之痛,她根本不在乎,对待这种女人,就得给她来点厉害的。”
   老李:“捏和摸好象不一样吧?”
   老A:“摸是为了让她丧失警惕,捏才是打击要害。”
   
   老李:“你最近半年在私下还有机会警告她吗?”
   老A:“要在大陆,她敢那么放肆地对待我吗?在澳门,没办法。一举一动都涉及个人权。”
   老李:“后来你再也没有见到过她吗?”
   老A:“有过这种被人骚扰的痛苦经历,我就再不想到澳门赌场了。”
   
   老李:“我问的是在我们大陆。”
   老A:“萍水相逢,永不再见!”
   老李提醒道:“你认识尹副书记的秘书孙浩吗?”
   老A:“见过,从不来往。”
   老李:“这女人可能是孙浩的情人,我们发现她和孙浩有关系。”
   
   总之,老A总是一口咬定没有再见到过这女人。
   对老A至少目前是不能双规的,老李无法板下脸来让他交代问题。没准儿,那天纪委开会,他还会凑热闹来讲话发指示呢!
   论级别,老A可是高得多。
   如果约会结束后,他要发表讲话或指示,按道理老李应该唯命是从。
   
   线索又断了。
   除非能找到这个女人!
   可到哪里去找呢。当年京剧《沙家浜》里还可以藏起新四军的队伍,这偌大的中国藏起个女人还不容易吗?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