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第4章:神秘的女人(1)《后宫》连载11]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0处决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1处决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2处决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3苏海被软禁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4苏海被软禁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5百里追围堵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6百里追围堵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7发现郁金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8发现郁金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9发现郁金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0最后一文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1最后一文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2情真梦难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3情真梦难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4丧钟已奏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5丧钟已奏响2(剧终)
·《后宫》被盗版及出售“正版”
·《后宫》等点击率突破一千万
·艾鸽关于《后宫》被人侵权及盗版的声明
·油画地平线
·遗爱(清明节为祭民族魂)
·诡谲派短篇小说《躲避天堂》
·诡谲派短篇小说《那块面包》
·诡谲派短篇小说《短期进修》
·诡谲派短篇小说《先富起来》
·诡谲派短篇小说《土皇帝的棺材》
·诡谲派短篇小说《绝非虚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视频(第一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显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湛如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乡缅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童话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嫣然一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翠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怀如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闺中媚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欲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怯情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黛色依依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铃兰花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枝飘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树神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伊人远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有余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睡莲垂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声娇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天何归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康乃馨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茉莉迷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吊钟海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人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女车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幽兰安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仿古仕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牡丹花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蹄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丝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蝴蝶欲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第一美女刘羽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碧波红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汤加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兜兰芳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演绎性感奥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翠幽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旋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仙倩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范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紫藤女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萱草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宋祖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梦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垂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赵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司雯
·新语丝(01)
·新语丝(2)
·新语丝(3)
·新语丝(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3)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渔家傲--为陈光诚而题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7)风入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8)丑奴儿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9)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0)长命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沁园春哀(11)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2)鹤冲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3)感皇恩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4)调笑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5)太常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7)满江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4章:神秘的女人(1)《后宫》连载1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
   
   第4章:神秘的女人(1)
   头疼的感觉缠绕着老李。

   编排过的神经在紧张地协助他思考着。
   当年在耀邦手下工作过,养成一种不信邪的性格。
   
   岂可就此了断?
   老李把一盘录相带和五颗子弹的包裹都交了上去了,被获准可以约老A谈话。论级别,他应该拿笔记本聆听老A的指示。可此时他要询问这名大官员了。自然,他也知道上面不过是想查那个与孙浩有关系的女人,若要板到这位大官员,恐怕没那个本事。他能爬到那么高,容易吗?
   
   约谈开始了。
   老A一失赌场里的潇洒,还原做官的尊贵派头。他的眼睛是用来审查别人的,不太习惯看见别人也有这种眼光。
   他一脸的不高兴。
   
   老李先发问:“你半年前去过澳门赌场吗?”
   老A镇静地:“记得去考察过。”
   老李拿起笔记录:“和谁一起去的?”
   老A:“都是组织上安排的随行人员。”
   
   老李的眼睛开始发亮:“有一位小姐吗?”
   老A眯了一下双眼:“好象没有。”
   老李开始放录象给他看:“做在你腿上的那位小姐是谁呢?”
   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使老A神色黯然。可他马上就镇静下来了:“赌场里的女人,逢场作戏罢了。”
   
   老李严肃地:“我们调查过,正规的赌场里是不配女人的。也就是说,这女人不是赌场里的女人。”
   老A:“那也许是她自己跑来玩的,她见我是个官员,就来泡我。我训练有数,坚决拒腐蚀永不沾。就捏了她一吧,以示警告。”
   
   看来要攻破老A的防线还真不容易。老李:“你干嘛老在警告她呢?”
   稀疏的头发下老A醉眼修饰着难堪:“她脸皮太厚。你也看见了,我不断地警告她,他还老往我身上靠。”
   他摇摇头,似乎很委屈。
   
   老李:“你就没有别的办法警告她吗?”
   老A:“别的办法我也试过了,可没有切肤之痛,她根本不在乎,对待这种女人,就得给她来点厉害的。”
   老李:“捏和摸好象不一样吧?”
   老A:“摸是为了让她丧失警惕,捏才是打击要害。”
   
   老李:“你最近半年在私下还有机会警告她吗?”
   老A:“要在大陆,她敢那么放肆地对待我吗?在澳门,没办法。一举一动都涉及个人权。”
   老李:“后来你再也没有见到过她吗?”
   老A:“有过这种被人骚扰的痛苦经历,我就再不想到澳门赌场了。”
   
   老李:“我问的是在我们大陆。”
   老A:“萍水相逢,永不再见!”
   老李提醒道:“你认识尹副书记的秘书孙浩吗?”
   老A:“见过,从不来往。”
   老李:“这女人可能是孙浩的情人,我们发现她和孙浩有关系。”
   
   总之,老A总是一口咬定没有再见到过这女人。
   对老A至少目前是不能双规的,老李无法板下脸来让他交代问题。没准儿,那天纪委开会,他还会凑热闹来讲话发指示呢!
   论级别,老A可是高得多。
   如果约会结束后,他要发表讲话或指示,按道理老李应该唯命是从。
   
   线索又断了。
   除非能找到这个女人!
   可到哪里去找呢。当年京剧《沙家浜》里还可以藏起新四军的队伍,这偌大的中国藏起个女人还不容易吗?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