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角落的沉寂(2)《死亡地带》续144]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艾鸽词:念奴娇·(金鸽)
·艾鸽油画:小桥流水人家
·艾鸽油画:六四女鬼
·蝶恋花·咏梅/艾鸽
·艾鸽词:卜算子·咏梅
·花发沁园春·梅 /艾鸽
·艾鸽诗歌《网帆》
·艾鸽诗歌《忧伤的月亮》
·艾鸽词:踏莎行(春将至)
·艾鸽七律:题香港六四纪念馆
·艾鸽长篇散文诗《天籁》新节选
·网友评论艾鸽作品第九集
·艾鸽诗歌:一个人的情喉
·艾鸽:伤春词
·艾鸽诗歌《留念春》
·艾鸽情诗《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一集)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二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角落的沉寂(2)《死亡地带》续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续143
   第42章:角落的沉寂
   (2)
   大森林的秋天是靡然而迷人的。到处可见落英萦绕飞扬,但又温暖略减,葱郁依旧。亚热带的原始森林基本上是没有冬天的,气候变异不大。尽管如此,增加了一点冷风也令姑娘们感到惊诧。女人是春天的动物,而男人是夏天的动物。那秋天是属于谁的呢?是属于两性的动物。秦玉和姑娘们在享受着秋天。
   昨天碰见的那个男人也在享受着秋天。可他的秋天里总有点冬天的悲凄。

   秦玉告诉他:“右派已经摘帽了!你可以回去了。”
   那男人却不信:“骗我回去,再蹲牛棚?你们以为那滋味好受?”
   秦玉坦诚地:“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骗你呢?”
   陈梁:“我已经得了受骗综合症,对什么好事都不太相信了。”
   阮戚:“为什么呢?”
   
   陈梁长叹短嘘:“一开始领导对我说:‘有心里话要讲出来,知无不言,言者无罪。’反右开设后,领导又对我说:‘放心吧,全院的人都打成右派了,也轮不到你。’我被打成右派后,领导又说:‘去乡下锻炼几天吧!’牛棚一蹲就是三年!你想:我还能信谁吗?”
   秦玉:“可时代毕竟在变呀!”
   陈梁:“就算单位负责人来到这里,说:‘陈梁,没事了,回去吧。我们给你恢复名义补发工资。’你说:我敢相信吗?”
   秦玉:“可也不能什么都不信呀!”
   陈梁:“不是我不信,是不敢信!”
   秦玉:“单位上知道你在大森林里吗?”
   陈梁:“据说人失踪一年法律上就可以宣布死亡了。所以,如果有一天你到我们单位上打听有没有陈梁这个人,并说:‘我在大森林里见到他了’,人家可能会说:‘你见到的是鬼吧!’”
   
   秦玉和姑娘们费劲口舌,陈梁还是死活不肯走出大森林。
   他甚至说:“没准儿,反右还要搞多次呢!”
   想到之前那老太太也是死活不肯走出大森林,秦玉觉得可能他们有他们的道理,也就不勉强了。
   再说还有希稀呢!当是有人主张把她放回森林,是秦玉坚持要把她带走,结果造成悲剧。
   与陈梁交谈了一会后,秦玉道:“不过,回去后我会到你的单位去的。我要告诉他们:你现在活得很自在!”
   陈梁:“你就说:你在森林里遇见鬼了!那鬼说:我就是陈梁。”
   秦玉想了想:“那好吧,不过,我会把鬼的模样描绘出来的。”
   陈梁:“吓死人了我可不负责任!”
   秦玉和姑娘们又继续跋涉了。
   距离人类越来越近了,大家的心情越来越复杂而激动。
   究竟是什么样的结局在等待着大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