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魔鬼或天使》续140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建议大赦天下
·诗歌:《死者不会上诉》
·诗歌:《寄往远方》
·诗歌:《还要等多久》
·诗歌:《爱你永不再见》
·诗歌:《妈妈 我不去天堂》
·诗歌:《还我那双眼睛》
·诗歌:《汶川摇篮曲》
·诗歌:《你有奶但你不是母亲》
·诗歌:《地心我跪求你》
·诗歌:《我想养只蛤蟆》
·诗歌:《有个鹭鸶飞到了天堂 》
·诗歌:《大拍卖》
·诗歌:《假如生活重新开始》
·诗歌:《《还我生命的花季》为15岁女生李树芬而题
·诗歌:《自由的诱惑》
·诗歌:《这是谁的奶》
·诗歌:《诀别歌》
·散曲:新好了歌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魔鬼或天使》续140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
   
   与古贤对话(2)
   一阵阵古风吹来,森林里更幽静神秘了。地球的角落里竟有如此的诡谲。
   不时地有雨露打在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

   
   秦玉仍陷入幽思中,古贤的访问似未结束。恍惚之中又见庄子走来,他据说是生命哲学家,秦玉频添尊敬,他正好有事求教。
   秦玉:“我们如今是自由生命乎?”
   庄子:“我早就说过,那些人好恶声色充塞心中,冠冕服饰拘束着身体,栅栏塞住了内心,绳索捆住了身体,眼看着在绳捆索缚中还自鸣得意。要是真有所得话,那么被反手缚绑的罪人、囚在兽栏中的虎豹,岂不是也可算作自得了?”
   秦玉:“如何解放身心?”
   庄子:“乐有其根源,愁有其根源,苦有其根源。生命的解脱在于根源的解脱。”
   秦玉觉得眼前一亮,又道:“如果人的生命存在方式,违背人的本性,当如何?”
   庄子:“回归生命。”
   秦玉觉得豁然开朗了一些。
   但见庄子仙游而去。
   
   接着孟子又出现了。
   他依然是“五百年必有王者兴”的尊贵派头。
   孟子道:“我的思想中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为什么现实总相反呢?”
   秦玉苦笑道:“可你的思想中也规范了森严的等级,君王愿意为轻吗?”
   孟子叹气道:“那就是霸道非王道了!我早就说过:以力假仁者霸,以德行仁者王。”
   秦玉:“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多没有解决王权的合法来源问题。结果不是世袭专制,就是宫廷政变,或民变。”
   孟子:“历史上也有‘民为贵’好的君主。”
   秦玉:“是阿,千年一明君。”
   孟子:“我是性善论者,或有人性回归。”
   秦玉:“如今我们小民落到原始森林里,你有何感想?”
   孟子大喜:“可以小试‘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
   秦玉的脸上喷溢这红润:“哈,有趣。”
   
   不知从那里钻出来的秋风,吹拂着落叶。
   阳光洒开来象万颗珍珠,在林间穿行着,闪烁着。
   秦玉正迷惑如梦,忽然又见孙子走来,他看上去很有智慧的眼睛,似乎要把这世界看穿。
   秦玉:“拜见大师,有事求教。”
   孙子:“尽管说来。”
   秦玉一急:“我们一行人能活着走出大森林吗?如何能走出大森林?”
   孙子:“吾对现代战争,不甚了解。吾研究的是古代军事战争,而现代的战争泛政治化,什么超限战,恐怖战,连我都看得目瞪口呆。”
   秦玉:“贵为最伟大的军事家,总有法子救我们。”
   孙子眼睛闪射出迷人的智商之光::“不惧不知惧以不知为知。”
   秦玉:“我们现在对外面一无所知。”
   孙子抑郁地:“危险就在于一无所知。”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3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