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后宫》连载15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宫》连载15长篇诡谲派小说

   
   第5章:花海一夜游(2)
   
   老C带着牡丹来到天皇桑拿浴中心。
   老板也是上轨道的人,忙给他俩开了个鸳鸯浴的包房。

   老C躺在水中,享受着牡丹的全套服务。
   
   一阵碧波翻卷,老C闭着眼睛:“唉,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牡丹:“干小姐的。”
   老C睁开眼睛:“我是说做什么官的。”
   牡丹有些疲倦了:“不是做什么扫黄的官吗?”
   老C:“你知道什么叫黄呢?”
   牡丹:“满足官员的欲望。”
   
   老C:“回答正确,加分。”
   牡丹:“那为什么还要扫呢?”
   老C:“推陈出新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牡丹:“我不明白:你究竟是黄道、白道还是黑道?”
   老C:“黄、白、黑通吃。”
   
   正说着,门突然被人撞开了。
   一个警察冲了进来:“老子是扫黄大队的,你们这对狗男女,还要不要脸。老头子先给我光着屁股滚出去!”
   老C镇静地:“你的证件给我看一下。”
   
   警察把证件递给老C看。
   老C:“怎么和我的一样?可就是官衔太低。昨天刚来的?”
   警察“怎么,你也是扫黄大队的?”
   牡丹瞥了他一眼:“怎么你连你们大队长都不认识?”
   警察:“啊......,”他扭头就跑。
   老C:“他妈地,幸好是我。换个大头百姓的话,现在就是轮到他在泡你了!”
   
   老C欲休还骂,干脆朝门上揣了一脚。
   老板娘忙进来陪不是:“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就上了趟厕所,就有一个弟兄冲了进来。自己人,自己人。”
   老C:“给我关门。把所有的男人给我赶走。以后,老子来的时候,就得暂停业。所有小姐,每人十分种轮流给我做按摩。”
   
   老板娘苦脸中挤出笑容:“一定,一定的。”
   不一会,老C的包房外排满了几十个小姐。
   有一个小姐不满地:“是谁啊,那么牛!”
   老板娘小声地:“我们是天皇桑拿浴中心,他就是天皇大帝呀!”
   
   几十个女孩叽叽喳喳。
   一个说:“我刚才服务的也是扫黄大队的,也公然被赶走了。”
   一个说:“我刚才服务的是个官员,听说扫黄大队来了,吓得用裤子套在脸上。”
   一个说:“我刚才服务的也是个官员,听说扫黄大队来了,屎尿都吓出来了。”
   一个说:“我刚才服务的也是个官员,听说扫黄大队来了,哭着说:完了,我要丢官了。”
   一个说:“我刚才服务的也是个官员,听说扫黄大队来了,却笑着说:肯定没事,换个主而已。”
   一个说:“那么多人轮流给他做按摩,小费找谁要呀!”
   一个说:“你敢跟他要小费?找死呀!”
   
   老C躺卧在花丛中,轻音乐旋绕在仙雾中,多彩的灯光从水底射了出来,一大群女孩排队轮回着为他做各种服务,他静静地享受着,俨然是当代的天皇大帝。
   几十个女孩就象一片云彩,在老C身上飘来飘去。
   最漂亮的牡丹依然是皇后的地位,她小心翼翼地:“老总,你受得了吗?”
   老C突然深沉地:“做官嘛,有几种死法:被金钱撑死。被纪委查死。被小姐累死。被老婆整死。被百姓骂死。反正是一死,比较起来,还是被小姐累死好一点。”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这么晚了敢给他打电话的人肯定不一般。
   老C懒洋洋地:“什么?新富豪歌舞厅的老板,不上路?......,对,先把所有的少爷和小姐给我用手铐铐住。什么?他认为自己是一切正规化,不带色情。啊......,那就更要罚了!至于罚款多少?等我马上过来确定。”
   
   老板娘见他要走了,暗喜。嘴上却恋恋不舍:“老总啊,还有十几个小姐在等着轮候呢!”
   老C拿了条毛巾让小姐帮助擦干身上:“天高地久,来日方长。”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