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后宫》连载15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珠峰吟》《长城吟》《泰山吟》
·霜天晓角-----为张纯如女士而题
·满江红---为南京大屠杀而题
·曲子:为萨达姆及中国的粉丝团而题。
·七绝 黄河吟
·七绝《 长江吟》
·忆秦娥----为侵华日军强征慰安妇而题
·现代诗《拍卖》
·蟾宫曲:为波尔布特而题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宫》连载15长篇诡谲派小说

   
   第5章:花海一夜游(2)
   
   老C带着牡丹来到天皇桑拿浴中心。
   老板也是上轨道的人,忙给他俩开了个鸳鸯浴的包房。

   老C躺在水中,享受着牡丹的全套服务。
   
   一阵碧波翻卷,老C闭着眼睛:“唉,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牡丹:“干小姐的。”
   老C睁开眼睛:“我是说做什么官的。”
   牡丹有些疲倦了:“不是做什么扫黄的官吗?”
   老C:“你知道什么叫黄呢?”
   牡丹:“满足官员的欲望。”
   
   老C:“回答正确,加分。”
   牡丹:“那为什么还要扫呢?”
   老C:“推陈出新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牡丹:“我不明白:你究竟是黄道、白道还是黑道?”
   老C:“黄、白、黑通吃。”
   
   正说着,门突然被人撞开了。
   一个警察冲了进来:“老子是扫黄大队的,你们这对狗男女,还要不要脸。老头子先给我光着屁股滚出去!”
   老C镇静地:“你的证件给我看一下。”
   
   警察把证件递给老C看。
   老C:“怎么和我的一样?可就是官衔太低。昨天刚来的?”
   警察“怎么,你也是扫黄大队的?”
   牡丹瞥了他一眼:“怎么你连你们大队长都不认识?”
   警察:“啊......,”他扭头就跑。
   老C:“他妈地,幸好是我。换个大头百姓的话,现在就是轮到他在泡你了!”
   
   老C欲休还骂,干脆朝门上揣了一脚。
   老板娘忙进来陪不是:“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就上了趟厕所,就有一个弟兄冲了进来。自己人,自己人。”
   老C:“给我关门。把所有的男人给我赶走。以后,老子来的时候,就得暂停业。所有小姐,每人十分种轮流给我做按摩。”
   
   老板娘苦脸中挤出笑容:“一定,一定的。”
   不一会,老C的包房外排满了几十个小姐。
   有一个小姐不满地:“是谁啊,那么牛!”
   老板娘小声地:“我们是天皇桑拿浴中心,他就是天皇大帝呀!”
   
   几十个女孩叽叽喳喳。
   一个说:“我刚才服务的也是扫黄大队的,也公然被赶走了。”
   一个说:“我刚才服务的是个官员,听说扫黄大队来了,吓得用裤子套在脸上。”
   一个说:“我刚才服务的也是个官员,听说扫黄大队来了,屎尿都吓出来了。”
   一个说:“我刚才服务的也是个官员,听说扫黄大队来了,哭着说:完了,我要丢官了。”
   一个说:“我刚才服务的也是个官员,听说扫黄大队来了,却笑着说:肯定没事,换个主而已。”
   一个说:“那么多人轮流给他做按摩,小费找谁要呀!”
   一个说:“你敢跟他要小费?找死呀!”
   
   老C躺卧在花丛中,轻音乐旋绕在仙雾中,多彩的灯光从水底射了出来,一大群女孩排队轮回着为他做各种服务,他静静地享受着,俨然是当代的天皇大帝。
   几十个女孩就象一片云彩,在老C身上飘来飘去。
   最漂亮的牡丹依然是皇后的地位,她小心翼翼地:“老总,你受得了吗?”
   老C突然深沉地:“做官嘛,有几种死法:被金钱撑死。被纪委查死。被小姐累死。被老婆整死。被百姓骂死。反正是一死,比较起来,还是被小姐累死好一点。”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这么晚了敢给他打电话的人肯定不一般。
   老C懒洋洋地:“什么?新富豪歌舞厅的老板,不上路?......,对,先把所有的少爷和小姐给我用手铐铐住。什么?他认为自己是一切正规化,不带色情。啊......,那就更要罚了!至于罚款多少?等我马上过来确定。”
   
   老板娘见他要走了,暗喜。嘴上却恋恋不舍:“老总啊,还有十几个小姐在等着轮候呢!”
   老C拿了条毛巾让小姐帮助擦干身上:“天高地久,来日方长。”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