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死亡证明书(2)《后宫》连载21]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亡证明书(2)《后宫》连载21

   第二章:死亡证明书
   (2)
   好象空气中有太多的沉闷,把地下室的空间压缩得更加狭窄了。
   两个活人在讨论着其中一个人的死亡证明书的问题。
   

   婵娟的身心似乎已经快窒息了,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活得好好的女人,要被迫宣布死亡,而且,还要在法律上宣布死亡。
   为了金钱,为了包装,为了生存,为了幸福,还是为了痛苦?
   人究竟可以无耻到什么地步?有极限吗?如果有的话,极限在哪里?肉体出卖了,还有灵魂。灵魂也出卖了,还有生命。连生命也出卖了,还剩下什么呢?还剩下一具尸体。如果有人要的话,还可以做腐败的标本收藏。
   婵娟发现自己接近于崩溃了!
   老F依然微笑着,保持着一种使虚伪变得庄严的风度。
   他提醒道:“你只要做到六亲不认,钞票就会非你不娶。”
   婵娟忧伤地:“父母也真的认为我死了?”
   老F肯定地:“必须如此,演得才像!”
   亲情就将被割断。
   婵娟死了。因为她还活着。所以卑怯。
   
   开庭的一天来到了。
   那个声称死者是自己的女人的男子叫万弟,也是个外乡人。一年前与女友一起到海滨市打工。女友有一天告诉他:自己可能怀孕了!可第二天她就失踪了。
   他说,那天看见电视上有死者的镜头。他认出死者的脖子上有一明显的痣。
   接着,他去公安局要求验尸,被告之明天再来。
   可明天再去时,有人端出骨灰盒问他:“痣在哪里?”
   他认为是有人故意作梗,使他失去认尸的机会。
   老F:“有什么证据显示死者是你的女人呢?”
   万第;“有那颗痣。”
   老F:“有痣的人多了,我脖子上还有颗痣呢!”
   万第:“可她真的是我的女人。她化成骨灰我也能认出来。”
   老F:“骨灰盒就放在这里,你连叫三声看她会答应你吗?
   万第:“我愿意花钱买这盒骨灰。”
   老F:“你恐怕没有这个权力。总不能‘有痣者事竟成。’”
   
   控方律师:“在对尸体有争议的情况下,按理说应该给他一个辨尸的机会。可没有给他。”
   辩方律师:“那是不凑巧,尸体已经火化了。”
   控方律师:“他头一天去的时候,尸体还未火化。”
   辩方律师:“尸体已经发臭了!总不能让死者感到不好意思。”
   控方律师:“我的当事人为什么一口咬定死者是他的女人呢?总有原因吧?”
   辩方律师:“如果你的当事人一口咬定伊丽莎白是他的女人,是不是也该传唤她来验证一下。”
   老F;“支持。”
   控方律师:“我感觉法官好象不懂法律。”
   老F;“你如果再藐视法庭诽谤法官的话,就给我滚出去!”
   控方律师:“居然要律师滚出去?”
   老F;“律师骚扰法庭,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万弟干脆自己辩护:“我知道这个女人是我的。”
   老F:“看来是你家死错人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3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