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死亡证明书(2)《后宫》连载21]
艾鸽文集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亡证明书(2)《后宫》连载21

   第二章:死亡证明书
   (2)
   好象空气中有太多的沉闷,把地下室的空间压缩得更加狭窄了。
   两个活人在讨论着其中一个人的死亡证明书的问题。
   

   婵娟的身心似乎已经快窒息了,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活得好好的女人,要被迫宣布死亡,而且,还要在法律上宣布死亡。
   为了金钱,为了包装,为了生存,为了幸福,还是为了痛苦?
   人究竟可以无耻到什么地步?有极限吗?如果有的话,极限在哪里?肉体出卖了,还有灵魂。灵魂也出卖了,还有生命。连生命也出卖了,还剩下什么呢?还剩下一具尸体。如果有人要的话,还可以做腐败的标本收藏。
   婵娟发现自己接近于崩溃了!
   老F依然微笑着,保持着一种使虚伪变得庄严的风度。
   他提醒道:“你只要做到六亲不认,钞票就会非你不娶。”
   婵娟忧伤地:“父母也真的认为我死了?”
   老F肯定地:“必须如此,演得才像!”
   亲情就将被割断。
   婵娟死了。因为她还活着。所以卑怯。
   
   开庭的一天来到了。
   那个声称死者是自己的女人的男子叫万弟,也是个外乡人。一年前与女友一起到海滨市打工。女友有一天告诉他:自己可能怀孕了!可第二天她就失踪了。
   他说,那天看见电视上有死者的镜头。他认出死者的脖子上有一明显的痣。
   接着,他去公安局要求验尸,被告之明天再来。
   可明天再去时,有人端出骨灰盒问他:“痣在哪里?”
   他认为是有人故意作梗,使他失去认尸的机会。
   老F:“有什么证据显示死者是你的女人呢?”
   万第;“有那颗痣。”
   老F:“有痣的人多了,我脖子上还有颗痣呢!”
   万第:“可她真的是我的女人。她化成骨灰我也能认出来。”
   老F:“骨灰盒就放在这里,你连叫三声看她会答应你吗?
   万第:“我愿意花钱买这盒骨灰。”
   老F:“你恐怕没有这个权力。总不能‘有痣者事竟成。’”
   
   控方律师:“在对尸体有争议的情况下,按理说应该给他一个辨尸的机会。可没有给他。”
   辩方律师:“那是不凑巧,尸体已经火化了。”
   控方律师:“他头一天去的时候,尸体还未火化。”
   辩方律师:“尸体已经发臭了!总不能让死者感到不好意思。”
   控方律师:“我的当事人为什么一口咬定死者是他的女人呢?总有原因吧?”
   辩方律师:“如果你的当事人一口咬定伊丽莎白是他的女人,是不是也该传唤她来验证一下。”
   老F;“支持。”
   控方律师:“我感觉法官好象不懂法律。”
   老F;“你如果再藐视法庭诽谤法官的话,就给我滚出去!”
   控方律师:“居然要律师滚出去?”
   老F;“律师骚扰法庭,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万弟干脆自己辩护:“我知道这个女人是我的。”
   老F:“看来是你家死错人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3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