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第10章:死亡证明书(1)后宫连载20]
艾鸽文集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10章:死亡证明书(1)后宫连载20

   
   艾鸽
   第10章:死亡证明书(1)
   (1)
   这老F是很少有时间来泡婵娟的。他是海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高级法官,平时忙着到处捞好处,求他办事的人排成长队。案子如何判,特别是民事纠纷,涉及金额巨大的,他特别来兴趣。前天有一个兄弟俩争房产的案子,父母亲未留遗嘱。县里的一审判决,认定老大对父母亲很孝敬。老二从不管父母,游手好闲。把房产判给了老大。而老二打听到老大给一审法官送了五万块钱,就一咬牙筹了八万块钱托人送给了老F。老F要老二从医院买来了一个身体有病的证明,就借口老二身体有病需要照顾,把房产判给了老二。如此的案子数不胜数,那些性贿赂的女人也排着长队在等着他。

   
   不过他偶尔还是要来泡婵娟的。这里是他的信息渠道。老A、老B、老C、老D有什么吩咐,对他有什么看法,他很在意。他虽然可以骑在大头百姓身上拉屎拉尿,可自己的小命又捏在老A、老B、老C、老D们的手中,他们分分钟是可以叫他回家种地去的。有一次,老C的关系户有个案子,有一个餐馆老板状告乡政府官员,在餐馆吃喝了五年未付一分钱,欠款有35万的白条子,餐馆濒于倒闭,要求法院判乡政府官员赔偿。县一级法院判乡政府赔偿餐馆老板35万加利息。很头痛!官员给老C送了十万,给老F送了五万,要求抹平此事。老F二审判决认为“白条子”不正规,无时间地点,证据不清楚,不能做数,故撤消此案。餐馆老板在终审裁决的第二天就自杀了。乡政府官员在皇宫大酒店为老C和老F举杯庆祝!
   
   今天,他受老C委托,来与婵娟商量为她开具死亡证明书的事。虽然新闻报道已经宣布婵娟死亡了,可最近也有人看了电视后,怀疑死者是他的失踪数月的女朋友。还说她身上那里有个疤,那里有个痔,他都很清楚。要求验尸。还说她可能有身孕。还好老C动作快把尸体火化了。那男子把公安局告上了法庭。如今,老F接手了这一案子。任务很重,要在法庭调查的基础上为婵娟出具死亡证明书。
   婵娟惊得眼睛要流血:“什么?!还要法庭宣布我已经死亡!”
   老F压在她身上:“是的,一点不假!”
   
   婵娟不满地:“难道还要我的真实姓名?还要通知我的家人?!”
   老F抚摸着她:“你很聪明!可好处就是这栋房子永远归你了!”
   婵娟推开他的手:“骗人!房子是用的我的真名,而且只付了一半的钱。”
   老F阴森地:“同名同姓的人多了!钱小事。你比我清楚。这死亡证明书不是我要的。”
   婵娟:“如果我不同意呢?”
   老F一边剥她的衣服一边说:“那就可能发生真死了!”
   婵娟被剥光的身体发出一阵阵的颤抖。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