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那块面包》短篇小说]
艾鸽文集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块面包》短篇小说

   
   艾鸽
   
   (请勿对号入座)
   (一)

   一双少女的玉手伸了出来。
   伸向柜台上的那块面包,这是一双多么幼嫩的手,这是一只本来应该伸向小提琴,琵琶,或者是钢琴的手,这是一支应该伸向铅笔或者是课本的手。
   可不幸的她伸向了柜台上的那一块面包。
   手犹豫着,迟钝着,然后娟娟的脑海中浮起了母亲和妹妹的面容。母亲躺在病床上,眼中垂着泪花。妹妹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一直在喝着糖水:“姐姐,我饿,我饿……”
   这双手不再犹豫,伸向了柜台上的那块面包。
   突然一支铁钳般的大手,抓住了那只幼嫩的小手,一个敲钟般的声音响了起来:“抓到贼了!”刘娟如五类轰顶,声音颤抖:“不,不……我只是想乞讨一块面包。我只是想乞讨一块面包。” 一支老虎般的身影扑了过来:"你这个丫贼,还敢狡辩!”“啪!”五个巴掌印落在了刘娟的脸上。她昏沉了过去。整个世界瞬间好象要爆炸了!
   
   (二)
   混浊不堪的灯光在库房中闪亮着,一种钻心的疼痛把刘娟惊醒。
   面包店老板李盛两只犬眼:“你的书包我已经搜查遍了。你的身份证、学生证、同学通信录、学校地址等,我全部复印了!你看这事怎么解决?”刘娟马上跪下:“老板,求求您了,我们一家人真的两天没吃东西了!”
   李盛一脸冰霜:“知道吗?身为中学生,竟然行乞面包,你不是给太平盛世丢脸吗?”刘娟眼泪象断线的珍珠:“我父亲到外地打工,辛辛苦苦做了一年竟然拿不到工钱,无脸回家。母亲的下岗补助费为我交了学杂费就没剩多少了!房租也拖了三个月了,房东也要赶我们走了!”
   这时李盛的老婆进来了,数着钱:“现在的大款真多!定高档生日蛋糕的那个老爷,还要求我们派宝马高级轿车送去!说费用翻多少倍没关系!”李盛的声音就象从银行的钱柜里滚出来的,一路上撞得叮当响:“听到了吗?人家多有钱呀!儿子是国企的头头,媳妇是银行的主管。我白送一斤蛋糕给人家,人家都不要。看人家富得快用钞票当手纸了!”
   
   (三)
    一想到母亲和妹妹最后的希望都在自己身上,她脱下了棉衣:“老板,求求你了,我用这件棉衣,和你换一斤面包好吗?”面包店老板一边用蛋糕喂着小洋狗,一边讥讽地:“就你这件破棉袄,给我的小狗天娇穿,它都不要穿!”天娇“汪汪”地叫着,好象在说:“老子才不要穿,我要穿就要穿名牌!”
    见刘娟失望之极想离开,李盛的脸胀成猪肝色:“慢!别想着走!做了小偷,有那么容易走的吗?”刘娟的身上实在没有钱,她痛哭流涕:“你也看了我的学生证了。我是中学生,实在是因为妹妹太饿了,就想拿一块面包!”李盛又给了她一耳光:“不是拿!是偷!是贼!是盗!是你妈X的不要脸!”刘娟:“放我走吧,棉袄我也不要了!”李盛顺手把她的棉袄扔进垃圾箱里:“一件破棉袄就想顶我的一块面包?”他见老婆走开了,就说道:“脱阿,继续脱呀,你姿色还不错嘛?脱光了还可以考虑考虑……,不然,你今天死定了!”刘娟:“你究竟想怎么样?”李盛:“我明天,不!我今晚上现在就要用电话通告你们学校,学校的老师们,通信薄上的所有同学,告诉他们:你们学校出了个女小偷了!”见刘娟依然不肯顺从他,他直接拿起了电话:“是市第二中学吗?你们学校出了个女小偷了!……”
   (四)
   回家的路上,刘娟饥寒交迫,家好象是坟场,她死活不敢走进去。大人还可以忍耐,可小妹妹见姐姐空着手回来,会多么伤心啊!而此时的学校也恐怕也沸腾了:“学校出了个女小偷!她的名字就叫刘娟!叫刘娟!!叫刘娟!!!”她感觉学校好象已经决定开除她了,母亲的学费也白交了!她绕过家门,朝着最高的八层楼的天台上爬去。周围是马路上汽车的轰鸣声,过年的鞭炮声,楼上的歌舞声。可这世界不是属于她的,她的世界在不远处的天台上!她来到了天台上最高的地方,反锁了门。她望着几十米远的地面,一阵阵晕旋。
   “有人要跳楼啦!是美女呀!精彩啦!”有人喊了起来!
   接着是大塞车。司机们或其他的有车族都钻了出来,等着欣赏精彩的瞬间。
   突然,各种骂声责难声不绝于耳:“堵车的罪魁祸首!跳呀,跳呀,装什么孙子!”
   “瞧,那个SB,站在哪里卖风骚呢!”
   “哈,穿那么少,跳啊,快跳啊,我伸开双臂等着你呢!”
   “八成是不敢跳啦!肯定是穷到连死都不敢死呀!”……
   刘娟闭上了眼睛:“爸爸,,妈妈,妹妹,我小娟对不起你们了!”她纵身一跃。天空融化了,时间融化了,刘娟也融化了!
   楼下的马路上终于喧腾了一阵,好象播出了一场免费电影。人们在散场时还回味着那难得一见的碎尸镜头。甚至有的人觉得还不够过瘾。
    (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