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第7章 海面女尸迷(2)《后宫》连载19]
艾鸽文集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7章 海面女尸迷(2)《后宫》连载19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
   
   婵娟的日子是在孤寂和痛苦中度过的。
   她的每一天都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连星星都没有。
   她觉得自己有些憔悴,青春就这样在地下室被折磨中悄然流逝。

   人还活着,可已经被这个世界宣布为死亡。
   她不甘心。她还要活下去。
   她的眼睛中散落着魂魄的水疱,那种凄凉,使她用乞讨的口吻对管理人要求道:“我要读书,给我书看!”
   
   这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条件。
   被恩准了。她开列了一个书单。
   于是,她得到了大量的书籍。她是学艺术的,但也喜欢文学,尤爱元曲。
   当她读到关汉卿写的双调碧玉箫不禁泪流满面。
   
   怕见春归,枝上柳绵飞。
   静掩香闺,帘外晓莺啼。
   恨天涯锦字稀,梦才郎翠被知。
   宽尽衣,一搦腰肢细;
   痴,暗暗的添憔悴。
   
   秋景堪题,红叶满山溪。
   松径偏宜,黄菊绕东篱。
   正清樽斟泼醅,有白衣劝酒杯。
   官品极,到底成何济?
   归,学取渊明醉。
   
   她也试着写写曲子,以排郁闷。
   双调碧玉箫
   
   恐落秋寞,扫地贴翼飞。
   泪沁香魔,何日卸背驮。
   爱人间金钱梦,恨无奈禁心火。
   借幽光,看裙钗多少猩。
   错,凤凰竟如鸡卧。
   
   春芯不再,风光任蹉跎。
   屋外柳莺,赐我花楼廓。
   都是些品极官,却暗中赛堕落。
   不见天,偷窥一寸星光。
   过,得过还乞活。
   
   太无聊的日子,有很多的时间要打发。她的活动空间就是这近30平方的地下室。有一个小窗口,可只能透点光。好在抽风空调系统还不错,空气对流基本上是稀薄而新鲜的。
   就是没有自由。
   不是说我已经被宣布死亡了吗?还把我关在地下室干嘛?
   她岑寂的心快崩溃了!
   她今天又在叫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可没有回音。
   渐渐地,她萌生了一个想法:“逃出去!”
   可外面安全吗?老A老B老C老D老E等会放过她吗?
   她几乎知道他们的全部底细。罪过啊,罪过!干吗要知道那么多呢!
   可已经知道了。那圆圆的脑袋里已经是个资料馆了,他们会收藏还是摧毁这个资料馆呢!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