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BURMA-缅甸风云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达赖致全球华人的公开信”读后感——

   作者:寒竹

   2008年3月28日,位於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发表了一封“达赖致全球华人的公开信”。这封信写得理性温和,文情并茂。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达赖在信中表示他既不希望破坏北京奥运会,也并不寻求西藏独立。达赖谈到:“我关注的是西藏民族独特的文化、语言文字以及民族特性,并使之得以延续与保护的问题。做为一个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我保证,我的愿望是真诚的。我的动机是诚恳的。”。

   平心而论,仅就这封公开信的文字而言,它的确成功地表现出一个流亡僧侣的慈悲情怀和忍辱负重的心情。读到这种 文字,人们难以不为之动情。

   但问题在于,事实真是象达赖讲的那样吗?

   对于达赖要求对话的呼吁,中国政府的答复仍跟1979年邓小平对达赖代表提出的原则一样:只要不谈独立,西藏的其他问题是可以协商解决的。客观地讲,中国政府拒绝跟达赖谈判西藏的独立问题是合理的,这是一个主权国家坚 持领土完整的题中应有之义。但这样一来,中国政府和达赖在西藏问题上表现出两种根本不同的说法。中国政府说,达赖从未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中国政府不可能 在西藏的独立问题上去和达赖谈判。而达赖则说,他并不寻求西藏独立,他只是要求西藏的真正自治,中国政府竟然拒不同他谈西藏的自治问题。中国政府和达赖在 西藏问题上各执一词,在国内外形成了各自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但是,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达赖究竟是主张西藏独立还仅仅是主张地方自治?达赖究竟是要和中国政府谈保存藏民族的宗教和文化问题还是要谈分裂中国国土的问题?

   其实,只要揭开表面的煽情文字看一看达赖自己在西藏问题上的主张,事实非常清楚。达赖确实是一个坚持西藏独立的政治僧侣,中国政府不是没有跟达赖谈判。从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西藏流亡政府的代表团和达赖的特使跟中国政府谈了不下二十次。仅从2002年以来,达赖的特使就跟中国政府谈了五次,但终因达赖坚持西藏独立,坚持分裂中国的国土而没有谈出结果。

   先来看看达赖关于西藏问题的一些基本主张。1987年,达赖在美国国会人权小组这样讲到:“真正的问题当然不在於印度和西藏之间的未定国界,而是在於中共 的非法占据西藏。这使中共可以直接进窥印度次大陆。中共当局试图混淆视听,宣称西藏一直都是中国的一部份。这是不对的。人民解放军於一九四九年进入西藏 时,西藏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中共的侵略几乎引起自由世界所有国家的谴责,这是一个明显违反国际法的例子。在中共继续强占西藏时,世人应该牢记虽然西藏失去了自由,不过按照国际法,今天的西藏仍然是一个被非法占领的独立国家。”

   达赖在这里讲得非常清楚,西藏在1949年以前是一个独立于中国之外的主权国家。而今天的西藏仍然是被中国非法占领。中国在西藏问题上的所作所为不是中国的内政,而是中国违背国际法的问题。

   1988年6月15日,达赖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对欧洲议会演说宣称:“中共於一九四九年强行侵略西藏。嗣後西藏就进入历来最黑暗的时代,一百多万西藏人民死於中共的占领。……. 每一个西藏人民都在祈祷国家早日完全恢复独立。数以千计的西藏人民牺牲了他们的性命,整个国家都还在挣扎。……….. 中国的领导阶层需要了解,对占领区进行殖民统治已经是过去时代的事了。真正的结合或是结盟只可能在自愿而且对有关各造都有利的情况下发生。欧洲共同体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达赖在斯特拉斯堡除了重复西藏在1949年以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以外,进一步强调,每一个西藏人都在盼望西藏独立。中国政府应该让西藏和中国结成欧盟式的共同体,这就是说,达赖要求西藏和中国建立一种国与国的联盟关系。

   任何一个不带偏见的人读了达赖上述的文字,都难以否认达赖是要主张西藏独立。下面再来看看达赖和西藏流亡政府在跟中国政府谈判时要求的是什么。达赖和他的代表是要谈西藏独立的问题,还是要谈西藏自治中存在的民族和宗教问题?

   从2002年以来,现任国际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董事会执行主席,也是西藏青年大会的创始人之一的 Lodi Gyalsen Gyari 作为达赖的特使就跟中国政府谈判了五次。从谈判的基本内容看,达赖在策略上作了重大调整,不在语言上公开要求独立,而是改称西藏在1949年以前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 现在虽遭中国非法占领,但西藏流亡政府不寻求西藏独立,只是要求真正的自治。这个说法跟达赖在公开场合宣称的一样。

   这个说法是否属实,必须要看达赖在同中国政府谈判时所提出的基本要求。从达赖的谈判代表 Lodi Gyalsen Gyari 所透露的内容来看,达赖不仅是要求西藏独立,而且还是要求一种有强烈扩张性的独立,其中有两点至为重要。

   首先,达赖坚持由全体藏人建立一个单一的藏族政体,从而把所有的藏人统一到一个单一政府下,这也就所谓“大西藏”的主张。Lodi Gyalsen Gyari 作为达赖的特使向中国政府提出:“无论我们藏族被省界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分离,我们都是一个民族,其他人也承认,只有一个藏族”。“我们坚定地相 信,我们必须坚定地坚持,告诉北京领导人,将所有藏人统一在一个政府之下是非常重要的。”在以血缘种族为基础的条件下,达赖的特使向中国政府提出建立一个横跨五省,占中国土地约四分之一的“大西藏”要求。

   在现代社会中,无论以民族血缘的根据来划分国际疆界还是划分国内地方边界都是荒谬和危险的。从国际上看,中国和新加坡在血缘和语言上都是由华人组成的社会,但这两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可能以血缘和语言文化的根据去把另一个国家统 一过来。从中国情况看,全国五十六个民族大都混杂居住,没有一个省区是由一个单一民族居住。根据1990年的人口统计,当时居住在西藏自治区内的藏人大约 为210多万人。聚居于四川、青海、甘肃、云南四省区的藏族人口也有210多万人,另外散居于其他地区的藏人约为40多万人。这一人口结构说明西藏境外的 藏人数量超过了西藏境内。现在有人说藏族人口有600多万,但中国藏人居住的分布区域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藏民族有一半以上是居住在西藏自治区以外的川滇 青甘等省。从藏人居住的地区看,传统上大致分为卫藏、康巴、安多三个地区。其中的卫藏在现在的西藏境内以拉萨为核心,而有藏人居住的康巴、安多地区则跨越 了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这些地区的疆土连在一起约占中国全部国土的四分之一。如果由仅占中国人口百分之零点几的藏人在四分之一的中国土地上建立一个以血缘为纽带的单一民族政体行得通吗?为了保持“大西藏”是一个单一的藏族社会,这些土地上的汉族,回族将被迫迁出。达赖要求以民族和血缘来构成一个政体这个出发点本身就是荒谬的,这既跟现代文明社会的构成背道而驰,在现实中也没有可能性。

   “大西藏”行不通是显然的,但这个“大西藏”跟西藏独立又是什么关系呢?达赖在向中国政府提出“大西藏”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另一个超出地方自治的要求, 这就是要求中国军队从“大西藏”地区撤走,在包括西藏自治区全境,并跨越川滇青甘等省的“大西藏”建立一个“和平缓冲区”。达赖要求这个由藏民族构成的 “大西藏”内不能够有中国的驻军,这样一种“大西藏”难道仅仅是一种自治而不是独立吗?这个占了中国土地四分之一,但中国政府却不能驻军的“大西藏”还算 是中国的领土吗?达赖口头上宣布不寻求西藏独立,但在实质上不仅要求独立,而且还把独立的疆域大大地扩展开来,这不比公开宣布独立更具有危险性吗?这样一 种变相独立的要求能够和中国政府谈出结果来吗?如果这种独立的要求不放弃,中国政府还会继续跟达赖谈判吗?从这个意义上说,达赖讲的要求自治而不寻求独立 只是一种政治宣传,是想让不了解情况的人对他产生同情之心,从而误导舆论。达赖确实是打“和平牌”和“温和牌”的高手,也确实能够误导一些不了解西藏情况的人。笔者谨希望人们在读到达赖对全球华人谦卑温和的公开信时,应该对达赖的政治主张和跟中国政府谈判的内容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事实的真相是,达赖确实是一个主张西藏独立的政治僧侣,中国政府并没有拒绝跟达赖谈判,而是谈了很多次,谈判没有取得成功的根本原因是达赖坚持西藏独立。


此文于2008年03月3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