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戊子年元日纪事——我的《24》]
张成觉文集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戊子年元日纪事——我的《24》

   今天应该是我度过的第69个春节。作一简略记述不无意义。可惜以往从未这样做过,否则来个今昔对比就更妙了。“往事并不如烟”,为历史留下纪录,无论对人对己,都有益无害。
   
    美国反恐电视连续剧《24》属于我之至爱。那年到洛杉矶南加州大学访友,碰巧正拍该剧第二部,校方保安人员拉起黑白胶带设置警戒线,有人说丹素。华盛顿来了。赶紧急步上前,想一睹大明星风采(当时他尚未荣膺影帝桂冠),不料车上下来的是另一位黑人演员,即第一部中总统扮演者。他那英伟的形象不仅比丹素毫不逊色,其潇洒风度尤有过之,令我大饱眼福。该剧现已拍到第五部,却因好莱坞编剧罢工暂停。日前有报道称近日罢工可望结束,估计将重新开拍。
   
    仿照其叙事方式,我的记事亦从午夜开始,不过并非按小时分段落。

   
    踏入凌晨零时,忽闻几响鞭炮声。乃将目光从电脑荧屏移开,眺望窗外景色。但见下面不远处的杨屋道阒无人迹,亦无车辆。300米外荃湾码头附近的高速公路上,倒是间有小汽车驰过。青衣海湾水面一片安谧,对岸的路灯连同投射在海水中的倒影,发出淡黄色的光晕。高耸入云的如心广场高座,其整幅玻璃幕墙向海的一面霓虹灯闪个不停,轮番出现紫色`粉红色的图案,平添了节日气氛。而鞭炮声则似乎来自新落成的万景峰屋苑。这十座并列高达60层的巨大建筑群,确实对周围一带的民居产生了屏风效应,但发展商根本不理采区议员反映的民意,百姓徒呼奈何!
   
    室外气温继续下降,已低于十度。看网上有关雪灾的报导与评论,颇有“瞎子摸象”的感觉。如果说,五十年前大跃进之后,饿死几千万人,即使以三千万计算,已占当时大陆人口5%左右。但毛的江山并无丝毫动摇。今天温饱基本解决,一场雪灾就会引发政治`经济或社会危机?可能吗?
   
    凌晨三时就寝。外面有微雨,“天文台”(大陆叫“气象台”)预报颇准。此刻周围真是万籁无声,无论底下湿湿的马路或远处的高速公路,全都静悄悄的。往日这个时间仍是来往车声不绝,以致天气再热我睡觉也要关窗。看来,除夕晚上特首致春节贺词时说的是大实话,他说农历新年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以拼搏著称的香港人到底也有放松一下的时候。
   
    薄薄的一床被子,抵御不了严寒,好在被子有的是,再多盖一床好了。想起老同学席与汉,宁愿留在乌鲁木齐,不愿回家乡常熟安享晚年。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常熟“冬天冷”。乌鲁木齐虽然这时最低温度零下二十几度,但室内有暖气,在二十度以上。
   
    八时许醒来,早已天亮。似乎放晴了。但马路上听不到什么响声。感觉冷飕飕的,干脆重又蒙头大睡。
   
    起床已是十一点半。眺望下面几条马路,见不到什么行人。打开电脑,看到《明报》社论《鼠年三愿》,讲到要重视环境生态危机,要交代母语教学效果,还有投资忌鼠目寸光,无疑都确有见地。美中不足的是:开头引述王安石诗《元日》,竟把“千门万户曈曈日”误作“前门万户曈曈日”,何以如此出错?与“母语教学”推行之不力有无关联?
   
    说起来,这首《元日》30年前在大陆广为人知。据说张春桥在日记中录了此诗,以“总把新桃换旧符”表达其急于“篡党夺权”的野心云云。故将之收入揭批“四人帮”的《中共中央文件》中,传达到基层。大概上述社论作者没有听过传达。
   
    随后翻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台湾东大图书公司出版的,作者周玉山,书名《大陆文学与历史》。在图书馆浏览过,觉得可以看看。但细阅则发现失实之处非止一处。这似乎是港台以及海外研究者之通病。某位居美名教授亦不能免。另一本《老舍评传》则好得多。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作者关纪新。
   
    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五点半,决定回港岛女儿家中,看看一岁多的小外孙。古人将“含饴弄孙”作为人生一大快事,我却只是喜欢跟他玩玩而已,整天对着他的话,也许不胜其烦。
   
    到了楼下大堂,两位保安员马上笑脸相迎,齐道:“恭喜新年,身体健康!”我应曰:“恭喜发财!”随即感到,其实健康比发财更重要。
   
    出了大门口,只见对面的休憩公园聚集了七八位长者,都穿着厚厚的冬衣,有四位坐在石桌周围打扑克,其他的站着闲聊。旁边的篮球场上两个男孩在踢球。地上挺干净,没有放鞭炮的痕迹。
   
    转到大马路,没见货车,巴士很少,小巴倒跟平时差不多。商店基本上全关了门,贴着“初几开市”的红告示。但沙嘴道上两家中式大酒楼,以及一家粥店仍然营业。不过从远处望去,似乎没什么顾客。经过一家“7-11”店,报纸架上《东方》和《苹果》头版通栏大字标题:《200张欲照/淫照爆破网》。新春佳节,阖家团聚,少长咸集。如此渲染,实在是“儿童不宜”。可是,在商言商,没有违法,你能把它怎么样?
   
    城市中心一期的不少商铺照常开门,除寿司店`茶楼`食肆外,都是卖衣服`化妆品或手机的,但顾客不算多。二期的千色店休息了,那卖熟食的“食街”也没开,不过贴了“初二开市”字样。
   
    天桥上人流不算拥挤。两边的快餐店倒生意兴隆。但若干卖衣服`光碟的流动/无牌摊贩却少人问津,档主顶着寒风守着摊档,令人感到真是“揾食(谋生)艰难”。而一些穿着轻巧漂亮及膝长靴,或高级皮草的女士匆匆走过,更反衬出贫富悬殊的一个侧面。
   
    绿杨坊的珠宝店`饼店和高级时装店,全都灯火通明,珠光宝气,美点名食,欧美品牌,向路人发出巨大的诱惑。可是大年初一,市民好像多半志不在此。
   
    地铁站人流不算太密,入口处的告示提醒乘客:今晚没有延长服务。港铁这样做可谓周到。而且,我对于能享受假日优惠,更是有点心怀感激。
   
    晚八时,由国泰航空赞助的花车巡游开始。这个大型户外表演在尖沙嘴举行,名为“全城跃动贺丰年”。有11辆大型花车,25队参演,他们来自世界多个国家。财政司长曾俊仁致词时说:2007年来港旅游者达2800万人次。这个数据令人鼓舞。印象中,日本去年全年接待的外国游客,好像也就1000多万人次。
   
    当晚的花车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最先出场的西班牙太阳花艺术团,由一些打扮成向日葵的漂亮女郎载歌载舞作表演。她们金光闪闪的服装十分夺目。韩国跆拳道的高超技术,香港马术队和警队的默契配合,也给观众深刻印象。
   
    我和家人一边吃煎饺子,一边欣赏电视现场转播。香港市民过年的饮食习惯,与大陆北方迥然不同。他们通常是一家人一起包饺子,着重在“共同参与”的合家欢气氛,而且主要是吃汤饺,一边包,一边下来吃。不过,这里毕竟不是北方,无需跟随外省的风俗。
   
    饭后看了一会韩剧,名《放任自流》,讲某大百货公司太子爷`太子女的恋爱故事,轻松有趣,老少咸宜。之后打道回府,十二点仍在上网。室外如同除夕夜,安静而冷清。
   
    (08-2-8凌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