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鲁郭茅,巴老曹’小议]
张成觉文集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鲁郭茅,巴老曹’小议

    所谓‘鲁郭茅,巴老曹’,乃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之前,大陆流行的当代中国文学大师排名榜前六位。1995年9月,预告即将出版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大师文库》,对上述‘座次’(借用《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中的词语)有所更动,鲁仍居首,余则不然,对此下面另议。
   
    先讲稳坐第一把交椅的鲁迅。他生于1881年,论年龄比紧随其后的郭大11岁,后面诸位更比他小一轮以上。论德高望重,亦似无人能及。故其于当代中国文坛领袖群伦,应无争议。近年有争论的,倒是另一个话题:反右了鲁迅会怎么样?
   
    事缘新世纪之初,鲁迅独生子周海婴出版《鲁迅与我七十年》,其中提到1957年夏毛在上海会见文化人,罗稷南向他提出上述问题,毛答曰:要么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识大体不作声。

   
    对此,罗孚在其新作中评论道:
   
    毛泽东这话使人震撼。鲁迅是他尊之为圣人的人,这话却把鲁迅说成不是不识好歹之徒就是不敢坚持真理的懦夫,否定了自己对鲁迅的尊敬。
   
    这同时还反映出来,他对鲁迅的赞词其实是假的,即使受尊敬如鲁迅,也不许讲‘不识大体’的真话。而一般人就更不要有什么言论自由了。连鲁迅都不免于右派灭顶之灾,连‘圣人’都难免不成为囚徒,这阳谋就真是太可怕了。(罗孚《文苑缤纷》,天地图书,2007年,12页)
   
    50年前的反右属毛的阴谋还是‘阳谋’,迄无定论,兹不置评。倒是罗孚所揭示的:不许讲‘不识大体’的真话,值得深思。这个‘不许’的反面,倘以肯定句式表述,即‘要听话’之意。什么叫识大体,最简洁的回答莫过于:听党的话,或浓缩为‘听话’二字。其最高典范,便是据说连美国西点军校都对之深为敬佩的雷锋。
   
    这里不妨回顾一件40多年前的往事。话说1963年5月,伟大领袖御笔一挥:‘向雷锋同志学习’。金口玉言,全国凛遵执行。然而,学雷锋,学什么呢?领袖的亲密战友,除陈云养病久已不问政事外,其他全体出动,一一题词,解读圣意。
   
    少奇同志曰:学习雷锋同志平凡而伟大的共产主义精神。小平同志说:谁要做一个共产主义者,谁就要像雷锋同志那样学习和生活(大意)。刘`邓异曲同工,着眼点在雷锋助人为乐,即所谓‘雷锋出差一千里,好事做了一火车’的精神。说老实话,这也是雷锋最为人称道之处,或曰其最耀眼的亮点。
   
    敬爱的周总理以务实精细著名。他列举出雷锋精神的‘方方面面’: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尔忘私的共产主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真是具体而微,滴水不漏。尽管‘公尔忘私’似乎比领袖提倡的‘大公无私’境界略低(少奇同志《论修养》只提‘先公后私’,又等而下之了),但已看似无懈可击了。
   
    否!刘`周`邓都未能领悟‘今上’之真正用意。唯有‘接班人是俊杰’(借‘郭老’词一用),林彪同志写道:
   
    学习雷锋同志,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两年后,将要荣升副统帅的‘育容’(林彪字),更将此补充完整,为再版的《毛主席语录》题词:
   
    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四句话概括起来,无非就是‘听话’两个字。
   
    由此想到,篇首排名榜的老六曹禺,90年代初去世前,回首后半生即1949年后,再无好作品面世。为此后悔莫及地长叹曰:我太听话了!时为全国文联主席的曹,总算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说了句大实话。
   
    如果说,曹禺‘太听话’,可能包含不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因素,那么,名列次席的‘郭老’,就是自觉自愿地‘听党的话,做党的驯服工具’了。这‘驯服工具’论,源于刘少奇《论修养》的精神。但自从号召学雷锋,其日记中的名言‘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不胫而走,‘驯服工具’与‘螺丝钉’成了同义词。再经林彪画龙点睛,‘党’与‘毛’也划了等号。于是,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当时的六亿人,都要听毛这个万岁爷的话。而‘郭老’便是首席御用文人。其作品之不堪,也就顺理成章了。
   
    相比之下,身为中国作协主席的茅盾,可以说保持了知识人的良知,基本上并无随波逐流,留下为人诟病的文字。
   
    印象中,50年代前期读过他的《谈谈水浒人物和结构》,那是收入中学语文课本的一篇文学评论。文中对林冲`杨志和鲁智深作了精辟的分析,结语称对林冲‘哀其不幸,怨其不争’(大意,也许记忆有误);‘对于杨志,同情其遭遇而鄙弃其为人;对于鲁智深,则除了赞叹,别无可言。’堪称入木三分。再就是60年代初的《谈谈最近的短篇小说》,重点在称道茹志鹃的《野百合花》,还有王愿坚的《七根火柴》,文字优美,鞭辟入里。
   
    此外,他也评论过姚雪垠的《李自成》第二卷《商洛壮歌》:
   
    整个单元十五章,大起大落,波澜壮阔,有波谲云诡之妙;而节奏变化,时而金戈铁马,雷霆震击,时而凤管鲲弦,光风霁月;紧张杀伐之余,又常插入抒情短曲,虽着墨不多,而摇曳多姿。开头两章为此后十一章之惊涛骇浪文字徐徐展开全貌,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最后两章则为结束本单元,开拓以下单元,行文如曼歌缓舞,余韵绕梁,耐人寻味。
   
    散文般字字珠玑,解读之余,给人以美的享受。以上评论,分别见于50至60年代初。
   
    若论与毛相知之早和深,文化人中无人超过‘茅公’。20年代中期,毛担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部长时(部长汪精卫长期不到任),时名沈雁冰的茅盾便是他手下唯一的干事。另有一位办事员。就三个人撑起整个宣传部的摊子,有时杨开慧还得帮上一把。毛较沈(茅)年长五岁。彼此合作共事愉快。但27年沈脱党后,与毛渐行渐远。
   
    中共建政后,沈出任首任文化部长,实际有职无权。故整风鸣放时他对此颇有微言(见朱正《反右派斗争始末》上册,明报出版社,2004年),但讲得很有分寸。大概以他对毛的了解,无论于其阴谋或‘阳谋’,均早存戒心。到64年左右文艺界整风之际,连周扬都失宠了,沈的部长自然也当不下去了。
   
    文革之初,竟调南京军区政委肖望东中将出任文化部长,茅公大概庆幸自己早已脱身吧。由此亦可见,他不是毛心目中‘听话’的人。而他17年中没有任何作品,也就减少了许多麻烦。虽然根据其短篇小说改编的电影《林家铺子》,列为江青点名批判的‘毒草’,但主要靶子是‘四条汉子’之一的夏衍,加上属其旧作,相对而言没什么不得了。
   
    至于巴金和老舍,应当说都是竭其所能为‘新中国’效力的。尤其老舍,从因《龙须沟》的成功而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称号起,一直努力不懈。但除了《茶馆》与《四世同堂》外,其余新作均属吃力不讨好。而《茶馆》和《四世同堂》,并非当局提倡的‘主旋律’类型,并无工农兵的高大形象。它们反映的是老舍所熟悉的北京小市民的生活,自晚清至民国时期都市的一个侧面。但却扣动了读者与观众的心弦,其中《茶馆》连西方世界的德国人也为之鼓掌喝彩。从根本上来说,这两部剧作都跟‘听话’南辕北辙。
   
    韩战时期的巴金亲临朝鲜半岛,深入到前沿阵地的坑道里,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出入于枪林弹雨之中,采写‘最可爱的人’的英雄事迹。如此奋不顾身,可谓听话矣。但志愿军战士到底不同于觉新`觉慧型的青年,他力不从心。直到80年代‘新时期’到来,胡耀邦`赵紫阳的宽松开明,才使他的笔摆脱了以往重重的羁绊,《随感录》喷涌而出。这是发自胸腔之内的呐喊,而且真正与大众心有灵犀,自可传世,无需任何人的推介,更不必由官方颁赠什么奖项。它所揭橥的‘讲真话’与‘听话’完全背道而驰。可是,面对这样一位耋耄之年的文坛耆宿,当局也无可奈何。
   
    回过头来讲30年代的鲁迅。虽然他自称遵奉‘前驱者的将令’,但早有研究者指出,他不是没有主见,轻易听话的那种人。(曹聚仁《鲁迅评传》)毛自己也说鲁迅‘没有任何奴颜和媚骨’。
   
    所以,这六位名列前茅的大师以其创作实践证明:‘听话’不可取,求真不可弃。
   
    最后,说一下文章开头提到的新座次。小说家依次是鲁迅`沈从文`巴金`金庸`老舍`郁达夫。王蒙居第七。此排名榜主要争议在金庸。说来话长,且待下回分解。
   
    (08-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