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智者千虑之一失——有关林昭的再思考]
张成觉文集
·谁会入侵北韩?---与邱震海先生商榷
·台湾版“占士邦”唐柱国虎口脱险--中华传记文学“群英会”散记(之一)
·三十“不变”六十年--读《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感恩桑梓话香江
·“万里谈话”與《零八憲章》——評《執政黨要建立基本的政治倫理》
·“能文能武”万伯翱——中华传记文学(香港)国际研讨会散记(之二)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新疆问题评论的盲点
·“必须吃人的道理”——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感言
·“秦政”岂由“反右”始?——中共建政六十年之思考(一)
·从“西域”、“东土”到新疆
·湘女.“大葱”与“鸭子”
·“王恩茂是好书记”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二)
·王乐泉的面孔——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三)
·鞠躬尽瘁宋汉良——新疆历任一把手(之四)
·“命途多舛”叹汪锋——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五)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一)
·神州不亮港台亮 扬眉海外耀门庭——读龙应台新著有感
·我所认识的林希翎
·从“和谐社会”到“和谐世界”
·“历史解读”宜真实有据
·“党军”亟需归人民
·零九“十.一”有感
·且别高兴得太早
·洗脑---中共恶行之最
·中共曾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革命党”吗?
·中共何曾真正实行多党合作?——与丁学良教授商榷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伟光正”把人变成虫——田华亮相的联想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如何看待中共建政60年?——读杜光先生新作有感(之一)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大陆国情ABC
·大骂传媒实属愚不可及
·“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读《反思录》有感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王光美的回忆与孙兴盛的解读——再评《采访王光美:毛泽东与刘少奇分歧恶化来龙去脉》
·苏、俄两代总统顺天悯人值得效法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丢人现眼,可以休矣——评冼岩《用“钱学森问题”解读钱学森》
·“八方风雨”与“三个代表”
·“宁左毋右”是中共路线的本质特征——与李怡先生商榷
·“出水才看两脚泥”——与林文希先生商榷
·打黑伞的奥巴马黑夜来到黑色中国
·胡耀邦与对联
·胡耀邦妙解诗词
·奥巴马何曾叩头下跪?
·“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读《自由无肤色》感言
·“年度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如何评选?
·刘晓波因何除名?——再谈“09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榜
·华府何曾让寸分
·“现时中国实行的就是社会主义”?
·“向前走”还是兜圈子?
·又是一个“这是为什么?”
·钱学森的问题和张博树的声明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读《“共和”六十年(下)》感言
·倒行逆施自取灭亡——抗议北京当局重判刘晓波
·梧桐一叶落,天下共知秋
·仗义执言的辛子陵
·实至名归 开端良好——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岂有文章倾社稷”?
·做个勇敢香港人
·严寒中的一丝春意--“临时性强奸”案改判有感
·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会回到蒋介石时代?--与辛子陵先生商榷
·池恒的幽灵和民主派的觉醒 --读辛子陵新作有感
·念晓波
·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八十後,好样的!
·倒打一耙意欲何为?
·赵紫阳还做过什么?
·善用香港的自由
·胡耀邦的诗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代大师的悲剧收场——看阳光卫视《张伯苓》专辑有感
·色厉内荏的谭耀宗
·Thank you
·“快乐人生”与沈元之死--读宋诒瑞自选集有感
·他爱祖国,“祖国”爱他吗?
·缅怀三十年代
·“悬案”、“悬意”及其他
·温家宝的“民主”和“尊严”
·“还我人来!”---读郭罗基《新启蒙—历史的见证与省思》有感
·从善如流的《黃花崗》雜志編輯
·哲学的迷雾与历史的真实
·小议《右派索赔书》(下篇)
·致《争鸣》编辑
·多看一遍再发出好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智者千虑之一失——有关林昭的再思考

    林昭的学识才气超群,是众所公认的。她于1954年的高考中,以江苏省最高分考入北大中文系新闻专业。其同窗沈泽宜回忆往事时这样写道:
   
    “林昭是北大的第一才女。中文系主任`著名作家杨晦先生有报告请她代笔,游国恩教授发现她在古典文学方面有远远超出一般同学的造诣,曾力劝她转入文学专业,欲置之门下悉心造就,但她更爱的是新闻事业。”(《走近林昭》,明报出版社,2006年,135页)
   
    这位沈泽宜也非同一般。他比林昭早一年进北大,原在西语系,因系主任冯至觉得他“有文学才能”,劝其转至中文系。他遂遵从这位自己敬重的文学前辈所嘱,转入中文系一年级重新开始。其“学业成绩全面优秀,连续数年被确定为‘优等生’”,而“全校优等生每年的总人数不超过三十人。”(同上,135页)但他对林昭却十分佩服。

   
    在57年北大“五,一九”民主运动中,沈泽宜是第一张诗大字报《是时候了》的首位作者,张元勋是中途加入的。其后这张大字报成了辩论的中心话题,林昭挺身为之辩护。可见他们“英雄所见略同”。不过,以思想的深邃而言,林昭显然比两位须眉男子更胜一筹。
   
    问题也恰恰在这里。林昭作为智者,在精英云集的北大已属出类拔萃,对于普通民众便显得高不可攀,难获知音了。如果说,57右派中自由主义者代表人物的价值观,脱离了一般工农的认知程度;那么,像林昭这样反现代迷信和极权专制的先驱,便难免陷于孤军作战,并在无比凶残的毛之暴政下被压成齑粉。
   
    倘回顾中国近代史的进程,1911年的辛亥革命本已推翻了皇权,但几年后即有袁世凯的洪宪登基,虽然80多天就下台了。这证明孙中山先生遗嘱所云“唤起民众”,的确是“同志仍需努力”。因为,民众对于国民革命要实现的“自由平等”,还谈不到有什么觉悟。革命的先行者和普通老百姓的认识相差太远。
   
    关于这点,毛曾经说过:“反动派之所以有力量,是因为人民的不觉悟。”而毛在49年坐龙庭之后,更极力推行愚民政策,使“人民的不觉悟”延续下去,以维护其极权统治,或者说不称皇帝而比皇帝更厉害的暴政。
   
    所以,像林昭及其战友,如果放下身段,深入工农群众之中,做大量艰苦细致的启蒙工作,会更为实际一些。虽然,由于他们处于长期被监管的状态,许多事都做不成。但哪怕是在监狱或劳改农场、劳教场所,仍有接触底层民众的机会。哪怕只影响一个人,那也等于撒出了火种。何况林昭养病期间,条件比在狱中好得多。
   
    1959年至1960年间,林昭和兰州大学右派张春元`顾雁商议编刊物《星火》,62年在苏州和黄政起草《中国自由青年战斗联盟》纲领和计划,此类触犯当局的敏感行动,风险太大,而收效甚微。尤其后者属于“结社”,被中共视为大忌。窃以为,如像顾准一样以学术研究的方式,探讨若干理论问题,即使当时不能发表,对于保存自己,继续战斗更为有利。
   
    至于1964年至65年,她两次写信给柯庆施,三次致函《人民日报》编辑部,也是可以考虑改用别的形式行事的。正面冲锋不适宜的时候,迂回或甚至暂时后退,对一个战士来说,未必就不好。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反思是为了吸取教训,以尽可能小的代价换取最佳的效果。我们已经痛失林昭,我们再不能让对手有太多的快意。“夜正长,路也正长。”鲁迅提倡的“韧”,还应继承和发扬。
   
    (08-2-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