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有关林昭的几点思考]
张成觉文集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关林昭的几点思考

   林昭的名字广为人知,始于二十七年前。1981年1月27日,新华社记者穆青、郭超人、陆拂为有关打倒四人帮的报导《历史的审判》,在《人民日报》发表,其中提到林昭案及五分钱子弹费。当年3月,陈伟斯的《林昭之死》,刊登于上海《民主与法制》,在京、沪等地反应强烈。但我当时还在消息闭塞的新疆,对这位思想解放的先驱,印象似乎不及对张志新那么深刻。
   
    新世纪的到来,尤其是反右运动五十周年纪念活动的开展,使人们重新认识与探求林昭思想的深刻内涵。而我则在近日首次捧读《走近林昭》。作为章诒和主编的《往事并不如烟》系列之一,这部2006年出版的纪念文集,给我极大的震撼。林昭崇高的形象和不屈的精神,在57年受难者群体中,绝对是出类拔萃的典型。她对于现代迷信的鞭笞,对于自由民主的执着,使之成为少有的睿智的思想者之一而受后人景仰。
   
    值得注意的是,林昭的母亲许宪民在得知女儿的噩耗之后说的一段话。时在1968年5月1日,林昭被处决后第三天。

   
    据林昭妹妹彭令范的日记,公安人员重复讲“快付五分子弹费,你女儿枪决了”,许宪民“一直像石膏像一样呆立着,突然地倒在地上,昏了过去”。醒来后“眼睛发直,可没有流泪。”随后就说:“完了。我早知道最后会是这个下场,但是我总安慰自己,不会的,不可能的,果真会如此,是谁杀死了她?不是敌人杀了她,而是我几十年紧紧追随的理想的化身,是我害了她,我真是后悔莫及呀,我为什么从小灌输给她那么多的正义感,那么多的自由、民主、真理献身的信念?罪魁祸首是我,我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我的苹(林昭小名--张注)。”(《走近林昭》,明报出版社,2006年,55-56页)
   
    她接着说:“他们怎么这样狠心,事先也不通知我,我已快半年没见到她了,封建时代犯杀罪还允许家属相见,吃一顿断头酒的。我的苹,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妈妈对你是有罪的,如果我是一个家庭妇女,那我们家的悲剧都不会发生的。我的苹,她受了多少苦啊!”(同上,56页)
   
    许宪民“早年追随胞兄参加革命,曾是一次罢工斗争中的组织者,以后为人民也做过许多有益的工作。”(同上,4页)但她不知道自称代表“人民”的那个“党”和政府,同“自由”、“民主”、“真理”、“正义”是不相容的,其对待异见者的凶残及惨无人道,比“封建时代”还厉害得多。确实,如果她“是一个家庭妇女”,林昭不会有那么高的悟性,他们家的悲剧是“不会发生的”。然而,她和林昭都是有思想的知识分子,却又书生气十足,这就难免成为极权统治的牺牲品了。
   
    再就是林昭的同学兼好友张元勋回忆的一件事。57年北大“五。一九”过后十天,《红楼》编辑部开会,宣布开除张元勋与李任出《红楼》编委会的决定,原因是张、李参加了“右派”刊物《广场》编委会,张又是那个刊物的主编。“林昭也在这个会上对我进行了批判,她的话,也和其他编委的话一样,既有当时的应付语言,也有情动于衷的肺腑之怒,但却有一句,我则难以忘怀,即:她说:‘我有受骗的感觉!’”(同上,79页)
   
    张说提起此事旨在说明:“死于悲壮的林昭,其思想与决心确实有一个成长、成熟、自我矛盾与自我斗争的痛苦过程,她是非常爱我们的国家、爱共产党的。”“所以尽管她可以写一篇《编后记》,呼唤‘烧毁一切’‘遗毒’及‘不利的东西’,而一旦真地面临如北大‘五,一九’民主运动初期的崭新话题,她竟猝然不可接受,甚至惊讶于面前的这些友人竟是反革命分子!她于是说出了她发自内心的痛苦:‘我有受骗的感觉!’”(同上,80页)
   
    不过,“她后来终于在痛苦与困惑中悟彻”,当众讲出了自“五,一九”一直困惑着她的那个“组织性与良心的矛盾”!“她终于凭着一颗高贵的良心、诗人的良心、智者与学者的良心走了下去”,直到走完她“太短促的、光辉的三十六年的人生!”(同上)
   
    “组织性与良心的矛盾”,林昭此语可谓一针见血!“组织性”是对党团员的根本性要求,如属中共党员,便是党性高于一切。而党性的衡量准则就是听毛的话,即“服从毛要达到盲从程度,相信毛要达到迷信程度”(柯庆施语)。当局之所以将林昭从病床上拖下来,直接绑赴刑场,嘴巴喉管全封住,就是因为她的言行对现代迷信构成最强烈的挑战,不可容忍。
   
    林昭是1965年5月31日以反革命罪判刑20年的。68年4月29日改判死刑,立即执行。接到判决书时,她“留下了最后一份血写的遗书《历史将宣告我无罪》。”这个预言于1981年12月25日实现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复查重新判决林昭无罪。其间经过了13年8个月。
   
    她妹妹最后一次探监时,“她的打扮正与外面一片红色海洋截然相反”,“用白被单当裙子,长长地几乎拖曳在地上。”“手臂上套着一块黑布,上面用白线绣了一个‘冤’字。她的头发留得极长,齐根扎了一条白手帕,宛如过去戏台上的窦娥”。她还“更加频繁地在牢狱中唱歌、喊口号、写血诗,支支利箭直射现代迷信的要害”(同上,9页)
   
    林昭如此坚贞不屈,固然使人敬佩。但我还是产生一个想法:是否可以采取别种斗争方式,例如不那么刺激监狱当局,或者主动对狱卒做些工作,不给他们什么把柄之类,力求做到“有理,有利,有节”。“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如果她能活到今天,那该多好!
   
    (08-2-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