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驳“军事专家”的谎言]
张成觉文集
·羲皇台上泪成行——一位中央大学高材生的际遇
·面北下跪请罪两天半——记母亲的血泪后半生
·40多岁脑萎缩的才女--哀大姐兼忆姐夫
·历史将宣判右派无罪!
·57右派群体的纪念碑
·57左营八金刚
·是人治而非法治!——谈港台及海外大陆研究的一个误区
·泥土与灰尘——海峡两岸人权状况漫议
·访台散记
·反右先锋卢郁文
·吴晗的无情、无奈与无辜——57干将剪影之二
·‘南霸天’陶铸的升沉——反右干将剪影之三
·邓拓的‘书生累’——‘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一
·‘大写’的人-胡耀邦——‘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二
·文宣恶狗姚文元——反右干将剪影之五
·无情即属真豪杰?——记史良(反右干将剪影之四)
·文苑班头心窍迷——记郭沫若(反右干将剪影之六)
·文宣总管胡乔木——反右干将剪影之七
·周扬胡乔木合议
·敢向毛说‘不’的伟大女性——记宋庆龄(大风浪里三君子之三)
·一瞬而成刀下鬼——从汉阳一中冤案说到王任重
·请勿苛责‘知识人’——与刘晓波商榷
·民意岂可轻侮?——携孙参加香港争取普选游行记略
·岑泽波父女勇闯美国游泳锦标赛追记
·为了忘却的记述
·‘自相残杀’始于毛——富田事变及其他
·同是天涯沦落人——香港幸存右派一瞥
·罗孚何处见帮闲——与武宜三商榷
·念念不忘真与善——再与武宜三商榷
·同修者的信仰与力量——目睹耳闻的法论功
·诗三首——‘右三帅’的‘悲喜愁乐’
·从评价江青说开去
·胸荡层云 足踏实地——记另类交大人之一(席与汉)
·阶级乎?路线乎?利益乎?
·‘狗抓耗子’武宜三
·作育英才 不亦乐乎——另类交大人之二(王宇纶)
·没有言论的57‘右派’
·寒冬腊月访罗孚
·‘文化沙漠’钻天杨——读《文苑缤纷》随感
·谁领导曹雪芹?——从文学家的任务说起
·萧瑟秋风中凋谢的金银花——记大公报名记者杨刚
·一个笔记本夺了一条命?——再谈杨刚与子冈
·悬壶济世显爱心——美籍华裔心血管专家岑瀑啸纪略
·‘鲁郭茅,巴老曹’小议
·请毋忘‘有理`有利`有节——致武宜三公开信
·‘我怎么向社会交代?’——从周恩来痛悼老舍说起
·那个‘革命化’的春节——1967农历新年漫忆
·戊子年元日纪事——我的《24》
·有感于布什总统农历新年贺词
·毛的方向就是灾难——有感于《歌唱祖国》
·香江“凡人”陈愉林——一位右派的传奇故事/张成觉
·留取丹心照汗青——《57右派列传》及其他
·中坚数百 薪火相传——57右派接棒者一瞥
·希望在第三代身上——再谈57右派接棒者
·情人节不送花?
·星火终必燎原——57中坚的思考
·左转的“右派”及其他
·左转无非求名利
·向右转的“左仔”
·“肥姐”沈殿霞走了,香港还会有“开心果”吗?
·“靓女”与欢乐——再谈“肥肥”
·站起来,老弟!——也谈“下跪的自由”
·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驳“军事专家”的谎言
·“毛的旗帜”凝结着白骨与鲜血——再斥“军事专家”的谎言
·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
·浩然何尝为农民代言?
·有关林昭的几点思考
·智者千虑之一失——有关林昭的再思考
·劫后悲歌燕园泪——读陈斯骏《劫灰絮语》
·负责,是敬业乐业的表现
·“三个穿灰大衣的人”——《劫灰絮语》人物谈
·暴政岂自“反右”始?——从《劫灰絮语》人物说起
·毋忘肃反“窦娥冤”
·炮制大冤案 毛理应反坐——潘扬、胡风案反思
·恨小非君子 无毒不丈夫——毛55年心态试析
·睚眦必报 绝不手软——再谈毛55年心态
·“旋转”毋忘叶“廖”功——叶剑英、陈云与改革开放
·浅议交大两学长——陆定一、钱学森漫话
·也谈胡耀邦手上的“血污”——与余杰商榷
·勇士与魔王——也谈赫鲁晓夫
·毛何曾信奉马克思?——试析中共悼词中的“谥号”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
·谁读懂了《资本论》?——兼谈毛为何宗奉马克思
·“十无”后面的毒瘤——试析“延安”与“西安”
·谁是最可恶的人——驳魏巍对《集结号》的抨击
·“秋官”、股市、胡乔木
·肯定“小善” 争取多数 逐步到位——与刘自立君商榷
·“组织性”与“良心”的背后——读《别了,毛泽东》有感
·毋忘当年的镇压、剥夺与清洗——回顾1949-57的中国
·自由主义者的“毛情结”——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有感
·人治的悲喜剧——从英若诚就任副部长说起
·蓝天,白日,宝岛绚烂的春天——台湾总统选举随想
·胡适说:“鲁迅是我们的人”——拆穿毛利用鲁迅的伎俩
·毛江夫妻店的开张——批判电影《武训传》的内幕
·武训不足为训?
·让思想冲破毛的牢笼!——有感于夏衍的反思
·毛泽东与中国知识分子——从一副对联说起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
·西陲当日忆地主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驳“军事专家”的谎言

    已故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红色富豪霍英东尝云:“社会主义使国家强起来,资本主义使国家富起来。”
   
    这前一句话不仅有1991年解体前的苏联为证,毛时代的中国也是例子。后一句话则从改革开放30年以来的事实可见一斑,当然,国家富不等于没有穷人,因为“富国”里的贫富悬殊可能非常严重,此正目前大陆之写照。
   
    不过,对于某“军事专家”而言,只要前一句话站得住就够了。他便是紧紧抓住这点,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的讲台上侃侃而谈,短短15分钟语惊四座,近30名来自东欧`西欧`中东`南美`东亚`南亚等26国的近30名校级军官,为之彻底折服。一位印度海军中校觉得,中国人(选择了社会主义)“比他们幸运”;匈牙利一位上校的叔叔,曾是裴多菲俱乐部成员,1956年逃亡国外,“现在看见匈牙利(选择了资本主义),也不想回来了”。上校本人“相信(中国的社会主义)一定能够取得成功”。

   
    可惜,此位“军事专家”尽管口若悬河,文章实在写得不怎么样。其标题是《中共当年为何能打败美国》,按理应论述1950-53年的韩战,但其讲演一开头说的,却是2000年中国的工农业生产与外汇储备在世界领先,这两者风马牛不相及。总不能说中共靠的是几十年之后的经济实力,去打赢近半世纪前的那场仗吧!何况,用“打败美国”的说法,已经不够客观。更成问题的是,韩战结束之时,中国实行的是“新民主主义”而并非“社会主义”,因此,所谓全靠“选择社会主义制度”,才能在当时“守护民族利益,捍卫国家安全”之说,也就变得毫无根据,成了信口开河了。
   
    以上属于形式逻辑的问题。笔者乃一介书生,对军事一窍不通,不知“军事专家”是否可以置逻辑于不顾。下面重点探讨该专家引述的毛之名言---“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这是一个更具关键性的大问题。
   
    “专家”断言:毛当年决定“挥师入朝作战”之壮举,证明了“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果真如此?
   
    据文献记载,毛此一说法,首见于其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时为1949年9月21日,题作《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文中说道:“诸位代表先生们,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它将表明: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我们的民族将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们已经站起来了。”(《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5页)
   
    这种说法,倘用于对外交往,基本上符合事实,除了在中苏/中俄关系上,中共未能坚持“守护民族利益”,收回原属我国管辖的10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外。但因年深月久,说来话长,此处暂不议论。
   
    倘对“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这句话,作全面理解的话,那便可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或者说,在内部来讲,许多中国人还没有站起来。他们的精神状态,尚处于卑躬屈膝`直不起腰`挺不起胸的境况。
   
    所以,昨日拙文谈到1949年中共“开国大典”,有老农民向毛像下跪。这绝非偶然。孙中山先生的国民革命远未成功,自由平等依然是遥遥无期,尤其可悲的是,民众的思想观念中缺乏此类普世价值观。在此情况下,就算作为整体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作为个体的“中国人”还是跪着的。从外国人的奴才变为本国人的奴才,那会好一点吗?
   
    以上这些道理,我们的“军事专家”大概连想也没想过。他的脑子里只有毛那一套“党八股”,借用毛当年对艾奇逊的揶揄,这位“专家”的中国“近代史知识等于零”。
   
    他大言不惭地宣称,“从1900年到2000年,连接中国百年天翻地覆`沧海桑田的是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改变了中国,是共产党改变了中国,是社会主义改变了中国。”这是地地道道的谎言。
   
    马克思主义改变了中国?未必如此。即使用毛的话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那么,1919年之前,辛亥革命以至五四运动,就根本与马列无关。
   
    又如70年代末改革开放之初,安徽几户社员冒险实行“包产到户”,为十亿农民闯出了一条生路。这恰好跟姓“马”的唱了反调。
   
    共产党改变了中国?绝非完全如此。“军事专家”如果不知道孙中山这位革命先行者,又对辛亥革命一无所知,最低限度应该听说过北伐吧?那是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之功,“打倒列强,除军阀”,尽管列强未倒,北洋军阀是除了。
   
    抗日战争,靠的是谁?主力还是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22次大会战,每次会战中日双方出动兵力都在十万人以上。国军将领牺牲206名,底下官兵伤亡300余万,一句话,国军将士才是八年抗战的中流砥柱。否则,光靠“狼牙山五壮士”,或者电影中的《小兵张嘎》,再加上《地道战》`《地雷战》,日本皇军和伪军是不会投降的。
   
    社会主义改变了中国?不无道理。57年的反右,至少55万人入了另册,成了贱民,其中含冤去世的数以十万计。这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德政。58年大跃进,导致大饥荒,三`四千万人饿死,这是“社会主义建设”的成果。66年开始的十年文革,又有百十万计无辜者丧生。他们和89年六四的死难者,全属社会主义制度的牺牲品。大陆国民经济更到了崩溃的边缘,社会主义把中国变成什么样了?
   
    如果说,那位印度海军中校觉得,中国人“比他们幸运”,那是因为他不知道反右`大跃进`文革和六四。即使知道了他也不会明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人间悲剧。
   
    至于那位匈牙利上校及其叔叔,要是晓得裴多菲俱乐部在中国意味着“右派”`劳教,并且会株连亲属,他们一定会庆幸自己是匈牙利人,而不是毛治下的中国人。
   
    “军事专家”喋喋不休地大谈“根据本国国情寻找摆脱贫穷`落后`动乱`被掠夺与被肢解命运的道路”,唯独不谈自由`民主`人权。要是他认为这些话题太政治化了,我想请问一句:你知道山西的黑窑工吗?假奶粉呢?雏妓呢?胡温等最高领导一再强调的反贪腐呢?
   
    奉劝阁下,还是跟你的外国同行分享你所熟悉的军旅生活见闻吧。不要再发表份属“站着说话不腰痛”的高论了。
   
    最后,重提一下韩战。今天回顾,“志愿军”出兵并非毛出于“守护民族利益,捍卫国家安全”之决策,纯属斯大林高压,加上毛错估形势所致。杜鲁门早就严令麦克阿瑟不要过鸭绿江。志愿军白白伤亡百万之众,后来又要还债给苏联,毛之一意孤行可谓愚不可及。事实上,除彭德怀外,中共高层包括刘`朱`任弼时等都持异议。如非毛“抗美援朝”,台湾蒋介石也无法撑下去。
   
    所幸当日“军事专家”就此高谈阔论之际,皇家军事科学院的那30位外国军官无人对之质疑,否则,真不知会发生何等笑剧!
   
    (08-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