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向右转的“左仔”]
张成觉文集
·匪夷所思的“联美联共、扶助农工”
·变脸岂非“表错情”
·皇储习近平的旧曲与新声
·戈扬的理想和时代的悲剧--有感于《送戈扬》
·道德缺失始于何时--与嵇伟女士商榷
·鞭辟入里 发人深省--读《三十年后论长短》有感
·“笑脸最多的地方是中国”
·给地震灾民一个说法
·美国牌的期望值---希拉莉访华有感
·真假民主 一目了然
·“博导”华衮下的“小”——读萧默博客有感
·谈“六四”何必兜圈?
·五星紅旗“四小星”代表誰?
·“公妻共产” 从传言到现实
·震撼人心还是忽悠公众?——评温家宝几个“最精彩的回答”
·香江何幸有金、梁
·汶川何日现“黑墙”?
·“万马齐喑究可哀”
·从餐桌看中美两军软实力
·2020年非香港末日
·游美欧诗补遗
·2020年非香港末日
·让六四真相大白于天下
·谁“站在国际舞台最中央”?---有感于G20峰会
·陈一谔的胡言与余杰的演讲
·“满招损,谦受益”
·成龙还是成虫?
·评论“六.四”岂容满口雌黄?
·悼泽波
·首鼠两端语无伦次——评曾鈺成的“六四”观
·“大风浪”源自何处?——从萧乾回忆录看57反右
·“豆腐渣”.“草泥马”.中南海
·缘何《秋雨再含泪》?
·龚澎和朱启平的友谊
·六四之忆
·揭开“一二.九”运动爆发的真相
·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这是一段不应遗忘的历史 ---异化与人道主义的论战漫话
·被“革命”吃掉的赤子周扬 --异化与人道主义论战漫话(续一)
·胡乔木三气周扬——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二)
·“白衣秀士”胡乔木及其“小诗” ---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三)
·胡乔木不懂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四)
·“邓大人”何尝服膺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战漫话(续五)
·“不向霸王让半分”的王若水——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六)
·六四屠城的思想渊源——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反思
·一个幸存者内敛的锋芒——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七)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如虹正气挫鼎新——人道主义与异化论争漫话(续八)
·从邓小平的离婚说起
·一位知识人执着的探索——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九)
·“六十年不变”的思考
·谁会入侵北韩?---与邱震海先生商榷
·台湾版“占士邦”唐柱国虎口脱险--中华传记文学“群英会”散记(之一)
·三十“不变”六十年--读《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感恩桑梓话香江
·“万里谈话”與《零八憲章》——評《執政黨要建立基本的政治倫理》
·“能文能武”万伯翱——中华传记文学(香港)国际研讨会散记(之二)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新疆问题评论的盲点
·“必须吃人的道理”——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感言
·“秦政”岂由“反右”始?——中共建政六十年之思考(一)
·从“西域”、“东土”到新疆
·湘女.“大葱”与“鸭子”
·“王恩茂是好书记”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二)
·王乐泉的面孔——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三)
·鞠躬尽瘁宋汉良——新疆历任一把手(之四)
·“命途多舛”叹汪锋——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五)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一)
·神州不亮港台亮 扬眉海外耀门庭——读龙应台新著有感
·我所认识的林希翎
·从“和谐社会”到“和谐世界”
·“历史解读”宜真实有据
·“党军”亟需归人民
·零九“十.一”有感
·且别高兴得太早
·洗脑---中共恶行之最
·中共曾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革命党”吗?
·中共何曾真正实行多党合作?——与丁学良教授商榷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伟光正”把人变成虫——田华亮相的联想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如何看待中共建政60年?——读杜光先生新作有感(之一)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大陆国情ABC
·大骂传媒实属愚不可及
·“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读《反思录》有感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右转的“左仔”

    所谓“左仔”,乃港式粤语,意指思想左倾的人,略带蔑视意味。其中的“仔”,按《现代汉语词典》解释有三义:依次为儿子,男青年及幼小的动物(后者“儿化”)。但“左仔”之适用对象则与性别、年龄无关。
   
    反思1957年那场“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可以发现右派的绝大部份,倘以数字表示的话即约99.8%原属“左仔”。借用高尔泰先生的话,都是些“盲目跟党走”的人。反之,头脑一直清醒,知道自己和当局并非一家人,思想上无法认同“党和社会主义”的,如章罗及其坚定追随者也就三、四千人罢了。正因为此,毛在六月二十九日估计要大力打击的目标人物:“北京大约四百人,全国大约四千人。”(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修订本,下卷,641页)
   
    以上数据存在争议,兹不细述。仅对构成右派大军压倒多数的“左仔”,作一深入分析。

   
    为求真切和具说服力,打算先从右派大学生说起。这不仅因为我对之较为熟悉,而且可以现身说法,简要谈谈本人思想变化的大致经过。
   
    毛曾经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说了他“自己感情变化的经验”:“革命了,同工人农民和革命军的战士在一起了,我逐渐熟悉了他们,他们也逐渐熟悉了我。这时,只是在这时,我才根本地改变了资产阶级学校所教给我的那种资产阶级的和小资产阶级的感情。”“觉得知识分子不干净了,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干净。”
   
    这一套洗脑的方法确实奏效。非但当年延安的知识分子,经过40年代初的“整风”脱胎换骨,失去了自我,成了毛的忠实信徒;而且从49年10月至57年4月整风鸣放之前,大陆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也都逐渐“改变了资产阶级学校所教给的”感情,一方面充满了原罪感,尤其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者,更觉得自己欠了工人农民的帐,需要格外卖力地为他们服务以资偿还:另一方面则对“党”及其“伟大领袖”顶礼膜拜,由衷信服“党”之“伟(大)、光(荣)、正(确)”,甘愿唯其马首是瞻。可以说,才短短七年,他们虽未脱胎换骨,基本上对“党”和社会主义心服口服。我当时作为一个17岁的大学生,也是这样想的。
   
    然而,极权统治的弊端终究掩盖不了。鸣放中揭露的大量事实,令人目瞪口呆。像钱伟长所说的“知识分子出路”问题--非党团员前途暗淡;费孝通说的“想不到解放以后还有这些事,简直是太黑暗了”---肃反及之前的政治运动,迫害无辜,草菅人命;“党团员掌握大权,作威作福”;农村闹退社,农民生活苦,等等。“这些事情在我们知识分子看来是不能容忍的”。
   
    于是,“伟、光、正”有点黯然失色,对“党”的批评甚至抨击激烈起来了。毛统治的“新中国”各级学校“所教给我们的无产阶级的感情”迅速消退,“觉得‘党’的干部不干净了,尽管他们身上披着革命的外衣,口里讲着动听的言辞,还是比无权无势的知识分子都不干净。”
   
    虽然如此,鸣放中绝大部份人仍然相信毛政权的合法性。我们没有人提出要由别的政党或政治势力取而代之。只是希望“党”能除“三害”(官僚主义、宗派主义、主观主义),克服阴暗面,改善其领导。
   
    即使是词锋最尖锐的储安平,在指出“党天下”的思想问题“是一切宗派主义现象的最终根源,是党和非党之间矛盾的基本所在”之后,还归结称“这种矛盾怎样缓和,党群关系怎样协调,以及党今后怎样更尊重党外人士的主人翁地位,在政治措施上怎样更宽容,更以德治人,使全国无论是才智之士义或孑孓小民都能各得其所,这些问题,主要还是要由党来考虑解决。”不难看出,他的话里毫无推翻“党”的领导之意味。
   
    去年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我时问道:你父亲在土改中被镇压,你不恨共产党吗?我说:不恨。因为我那时才11岁,不知道父亲到底做过些什么事;加上兄姐是党团员,干部,他们教育我“要正确对待”。后来我上了名牌大学,读书期间由我大哥供给,他月工资100多元,寄30元给我,在50年代中期那可以过得相当不错了。我们生活安定,又有出路,为什么要反对“党”呢?我甚至梦想过,有朝一日,“党”会理解我,信任我,说不定我还能像哥哥一样,成为光荣的共产党员呢!
   
    可惜,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党”认定我是脑后有反骨的异己分子,将我发配西北边陲,比《水浒》的林冲刺配的沧州,还要远四千公里。
   
    纵使如此,我从“右派”,到“摘帽右派”,再变成“改正右派”,20多年中“左仔”的思维一仍其旧。记得1979年6月收到“改正”通知时,月工资由一级农工的38。92元一下变成77.97元,属国家行政22级干部,拿的钱多了一倍。当时简直感激涕零,对于“党”恩浩荡,确有“虽肝脑涂地,不能报也”的慨叹。
   
    此种荒唐可笑的想法,直到九年后回港,才开始发生变化。六四枪声更使我从残存的蒙昧中猛然惊醒。于是,随着人性的复苏,我终于彻底告别了“左仔”的旧我,成了与毛的暴政和谎言水火不容的自由主义者,或者说,一个货真价实的反社会主义的右派。
   
    并非所有入另册的大学生都跟我一样,最后真的向右转。不过,大多数从“左仔”思维中觉醒。情况千差万别,另文再述。
   
    至于“国家薪给人员”(包括干部、教员、军人等)中的罹祸者,似乎由于年龄、身分及个人经历,均异于尚未踏入社会的高校学生,所以,许多人还继续以往固有的思维方式。这无疑是个悲剧,个中缘由,且待下回分解。
   
    (08-2-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