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
曾节明文集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2/21/2008
   最近,中共举办北京奥运会的大好形势,出人意料地急转直下:

   元月下旬,英国王太子查尔斯明确表示抵制北京奥运,原因是支持西藏自由和自治,这给中共的统战外交以沉重的打击,因为此前中共国务院指令驻英国大使傅莹,把邀请查尔斯王子出席奥运会作为为重要任务。胡锦涛拿出对国民党的软身段,热切希望这位中共的一贯批评者能够接受奥运“统战”,但傅莹的努力却竹篮打水一场空。查尔斯是第一位抵制奥运的外国显贵,这使得看起来光辉灿烂的北京奥运前景开始落下阴影。
   真正的外交重磅炸弹紧接着爆炸。二月十二日,世界最著名的导演之一,好莱坞金牌导演斯皮尔伯格发出公开声明:“我已经决定正式宣布停止参与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艺术顾问工作。”他同时指责中国没有做出足够努力,结束苏丹达尔富尔暴力;他还宣布:停止与中共合作后,他将“尽全力帮助结束达尔富尔地区发生的难以言状的反人类暴行”1。
   这一次,中共一反对抵先前制奥运行为的低调处理,赶忙作出了回应,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于二月十四号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斯皮尔伯格)将达尔富尔问题同奥运会挂钩,有违奥林匹克宪章的精神,是“不公正的”,但同时又煞有介事地申明:
   中国一直以建设性的态度,来推动达尔富尔地区的和平进程。他还提到中国为这一地区所作的努力。中方已经向达尔富尔地区提供了8000万元人民币的物资援助,向非盟提供了180万美元的捐助。中国将向达尔富尔地区派遣315人的多功能工兵连,现在已有140人抵达了达尔富尔地区,其余的也将陆续部署到位。中国还将向联合国信托基金捐款50万美元,该基金为联合国和非盟达尔富尔问题两特使斡旋工作提供资金支持。另外,中国还为达尔富尔地区承建了供水工程等多个民生项目2。
   这里,刘建超不仅对中共国向苏丹施行种族灭绝的独裁政府大力输出武器只字不提、讳莫如深,而且蛮横地强调:“中国政府为解决达尔富尔问题作出了不懈努力,这是国际社会不带偏见的人们有目共睹的事实。”这完全是一副做贼心虚、恼羞成怒的嘴脸。
   中共如此匆忙和气急败坏地回应一位外国民间人士抵制奥运会的行为实属前所未有,这反映出斯皮尔伯格杯葛奥运会影响之重大。事实果然如此,斯皮尔伯格抵制北京奥运的声明发出后,已经在赞助北京奥运的商界引发了震动,也陷一贯见利忘义国际奥委会于日益的尴尬的境地当中:
   斯皮尔伯格抵制奥运的声明发出后,另一重量级人物-葛莱美奖音乐家、为奥运作曲的昆西·琼斯,传出也可能步斯氏。这,使得抵制奥运的达佛尔、西藏、缅甸人权团体士气大振,人气急飙,已经给赞助商带来了出乎意料的巨大压力。“达佛梦想”跨国世界人权团体正发起全球化施压运动:奥运十二家主要赞助商,包括可口可乐、通用电气、柯达与麦当劳等大企业如果未在下月前符合“达佛梦想”五项要求,在奥运期间将遭受该组织发起的拒看奥运电视广告的报复--届时将发动全球关掉赞助商广告,转而收看美国女影星米亚.法萝在达佛难民营的网路实况转播,并且发起抵制有关赞助商的产品3。“达佛梦想”组织已于去年十一月公布了奥运赞助大厂在达佛议题上的第一份评比——评比北京赞助商苏丹问题的关切;“达佛梦想”即将发布第二份评比,评比的项目内容是,赞助厂商在多大程度上运用其力量,来改变中共政府的政策,因而这份评比报告更加尖锐,矛头直指中共暴政,这让赞助商和中共双双头痛不已。
   面临这样的实质性的压力。作为奥运赞助厂商智囊之一的律师卡特勒惊呼:“有可能各类议题汇聚形成一股天摇地动的力量...”,卡特勒坦承:各大厂商对斯皮尔伯格的影响力感到诧异,在斯皮尔伯格之前,任何人的主张他都未曾闻问,然而现在,“人们都在了解整起事件。”他表示:“你发现部分赞助商也在说‘天哪,或许我们该开个会,商谈对策’,对中国而言,真正的挑战就是避免事件如滚雪球般发展”。他呼吁中国、奥委会与赞助商尽早积极协商办法,以缓解冲击4。
   斯皮尔伯格杯葛奥运事态严重,中共的预感是准确的,但是世界名导演抵制奥运引发的后继效应如此强烈,至今愈演愈烈、大有多米诺骨牌之势,这大概仍然是中共始料未及的:斯氏对奥运的抵制,不仅引发了赞助商的恐慌,也使得原先国际社会熟视无睹、充耳不闻的系列问题,突然间一起浮出了水面 ,引发了西方社会大众的关注,这包括:中国在苏丹达富尔人道灾难中的罪责、北京的空气质量问题、交通问题、饮用水问题、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新闻自由问题、西藏问题、人权问题、宗教问题、法轮功问题等等。尽管这些问题一直存在、甚至不断恶化,但在斯氏杯葛之前,一切好像没事似的;杯葛之后,突然间什么都暴露了,好莱坞名导演抵制北京奥运的效应,就像一台放大器一样,一下子把中共专制统治下的诸多弊端和丑恶放大了许多倍了,呈现于西方大众眼前。
   本来,现在中共财大气粗、自恃有套牢西方各国政府的市场,一点也不害怕其暴行在国际社会曝光、一点也不害怕国际社会对其国内人权恶行的责难,但这回杀到中共跟前的不再是其擅长抵挡的国内人权问题,而尽是些突兀其来、陌生的、自己接不起的招数。
   首当其冲的是苏丹达富尔问题,这个麻烦缠身,完全是中共咎由自取:中共国冒国际之大不韪,大力扶持实施种族屠杀的苏丹政府,以换取苏丹丰富和廉价的石油资源。三年来,中共国不顾全世界的谴责,向苏丹政府大售武器、建造軍火工廠、修建機場,客观上充当了苏丹政府杀人的帮凶;中共公然违背国际准则,乘西方各国遵守道义原则制裁苏丹政府之机,一家独入,大力投资苏丹石油工业,抢夺石油资源。中国是苏丹的最大投资者,中石油占有苏丹最大石油公司大尼罗河40%股份、喀土穆炼油厂、石化厂各50%和95%股份,并修建了750公里输油管及苏丹港30万吨油轮泊位,中国购买了苏丹出口石油中的绝大部分苏丹政府则利用这些收入的80%来购买武器,其中大部分是中国制造的5。为了攫取石油,中共国还动用自己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特权,中国还在联合国多次阻止英、美等国试图停止达尔富尔种族屠杀的努力,否决国际社会制裁苏丹政府的动议,这是造成苏丹达富尔危机迟迟无法解决的主要原因。中共在苏丹问题上的卑鄙做法,招致了西方国家普遍的抗议和谴责。
   中共一贯扶持国际流氓政权而畅行无虞,如果没有奥运会的举办权,中共决不会在乎任何国家在苏丹问题上的谴责;如果在苏丹问题上的国际压力没有和北京奥运会联系到一起,中共也不会理会这些个抗议和呼吁,可是偏偏两个国际名人--好莱坞影星米娅.法罗和斯皮尔伯格突然先后站出来,把苏丹达富尔问题和北京奥运挂上了钩,一下子把全世界抵制北京奥运这把火煽成了熊熊大火。
   这是难接的一招,因为中共国对苏丹政府的影响力其实很有限。中共国现在对苏丹经济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但苏丹的种族迫害是该国政府谋取政治利益的行为,在事关自己统治利益的事情上,苏丹的独裁者不可能向中共的施压让步,中共并没有操纵苏丹政府的能力;另一方面,中共国在苏丹达富尔问题上欠下了帮凶的血债,道义全输,公信全无,中共国至今仍然是苏丹经济上的最大支持者,因此,现在中共怎样向国际社会解释自己在苏丹问题上的无能为力,别人也很难相信,而解决苏丹人道危机近期如果没有进展,又会招致国际社会更大的压力、国际组织对北京奥运会的抵制更会步步升级...在达富尔问题上,中共现在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中共一贯害人、一贯诬蔑美国,这回自己却成了冤大头。
   在抵制奥运的强大压力下,现在中共只得硬起头皮开始同苏丹政府交涉,但最终不可能有什么成果。因为如果屈从西方要求,向苏丹当局施压过大,很可能导致苏丹统治者翻脸不认人,停止与中共国的经济合作,石油捞不到了,中共先前下的本钱就会功亏一篑,这不符合中共国的国家利益。因此,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利益,情急之下中共难保不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干脆如僵尸般一动不动,听凭全世界对北京奥运的抵制。北京奥运会泡汤的可能性大增。
   在斯皮尔伯格杯葛奥运的影响下,北京的空气质量问题、中国食品安全问题这两个老大难问题突然间像被灌了铅一样,沉甸甸地一齐砸向中共,中共冷不防被砸得晕头转向。
   中共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在国际上臭名昭著,最常见的问题是滥用剧毒农药和激素。最近,美国奥委会因为担忧本国奥运选手食用中国食品损害健康、导致阳性的药检,而决定与美国的食品商合作,向赴中国参赛的选手全程提供美国食品,为期十天,而拒绝采纳中国食品,美国奥委会甚至不相信中共为特供外国选手而饲养的“无公害”“奥运猪”6。美国开的这个头显然引起了连锁效应,许多国家也开始拟定从本国运送食品供给运动员 ,避免食用中国食品。这些抵制北京奥运食品的举动,是中共尴尬不已,却又有口难言。各国奥委会对中国食品的抵制,又给中国食品安全问题造成放大效应,消减着运动员、特别大牌运动员对北京奥运的参与热情。
   更具威胁性的是北京的空气质量问题。英国《泰晤士报》今年二月十四号报道:为了抵御空气污染的影响,英国奥委会已经允许运动员在北京奥运比赛期间戴面罩7。如果北京奥运赛场上的选手滑稽地戴着口罩,将置中共形象于何地?这种另类抗议的绝妙效果只怕会超过任何对中共的恶搞。最近爆出:去年十一月,美国拳击代表十一名选手在北京参赛,因为空气污浊而极不适应的情况:选手们纷纷抱怨眼睛肿胀、咳嗽且呼吸困难;被誉为美国山地越野车王、北京奥运金牌热门人选的杰瑞米,去年十月在北京参赛时,也因为不适应北京的空气而中途退出比赛8。为了尽可能躲避北京和中国的空气污染,许多国家代表队纷纷放弃中国,另选奥运赛前训练地,目前至少有英国、德国、瑞典、巴西等二十个参赛国,决定将赛前训练基地设在日本;荷兰与瑞士等十五个国家则拟将训练地设在韩国9。
   更严重的威胁是,因为北京糟糕的空气,某些著名运动员最近开始扬言拒绝北京奥运会:今年二月初,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埃塞俄比亚选手葛布里赛拉西厌恶北京的空气,很可能拒绝参加奥运会,其经纪人转述他的说法:“若夺牌意味著长跑事业的终结,那我宁可不要!10”当今世界女子头号网球明星海宁也说:她明年夏天可能不来参加2008年奥运会了,原因是北京的空气质量。海宁可是说到做到的,她就拒绝了去年九月的中国网球公开赛,当时,比利时奥委会曾经做她的工作,她能抓住这个机会到北京来适应下天气,遭海宁的拒绝11。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