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2/17/2008
   
   去年十二月一日汪洋就任广东省委书记以来,广东的政治气氛和人文氛围出人意料地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一改张德江在任时死气沉沉的局面:
   去年十一月八日,正值俄国十月革命九十周年,《南方周末》勇敢地在头条发表了特约撰稿人王康《十月革命90年 救赎、悲剧与启示》,文章借用马克思的死对头巴枯宁的预言:西欧的共产主义一旦被实际推广到俄国,共产主义将沦为“一种谎言,它的后面隐藏着极少数统治者的专制主义,这种谎言更加危险的是,它看起来好像代表了人民的意愿”,直指十月革命是一场大悲剧,是对人类的沉重启示,王康的文章实际上对十月革命做了否定的回答。这样一篇挖中共祖坟的文章刊登在全国最有影响力的周报的头版头条,其“错误政治影响”不言而喻。
   汪洋上任以后,不仅不拿《南方周末》是问,广东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又于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广东省科技图书馆联合主办大型公共论坛讲座,主题为“回望1917:俄国十月革命90年”,主讲人是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金雁,讲座的承办单位竟然是张德江曾经痛加整肃的《南方都市报》。金雁在演讲中详细生动地还原了十月革命卑鄙、野蛮、血腥的真实历史,直斥列宁反民主的专政做法违背了马克思主义,金雁在演讲中,把列宁及布尔什维克党从神坛上拖了下来,这等于是在中共伟光正的脸上吐了一大口唾沫。
   汪洋接连默许和支持挖中共祖坟的行动,已经突破了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共文宣的底线。
   汪洋上任以来,广东媒体氛围重趋久违的活跃,这与大陆其他省份媒体的肃杀氛围形成鲜明的对照。一月下旬的南方雪灾,导致数十万民工堵滞广州站,这对新官上任的汪洋政绩和执政能力构成了严峻的挑战,面对这种挑战,现在中共官员的惯常做法都是封锁消息、滥用军警,前任张北韩(张德江在官场中的绰号)上尤其典型,汪洋却一反中共官员专政做派,在此次民工聚集危机中以人性化的疏导政策为主,为民工送面送水、遮风避雨,武警受命怀抱婴儿、救死扶伤;对前来负面报道的记者不仅不再打压驱赶,还主动提供方面...以汪洋为首的广东在此次事件中开明的、人性化的做法,改变了广州一直以来在大陆特别冷酷的法西斯黑社会的城市形象。
   二月三日晚,汪洋和广东省省长黄华华,通过奥一网等省内主要新闻网站,发布了《致广东网民朋友的一封信》,向网民拜年,该信肯定了雨雪冰冻灾害天气期间网民的批评言行,认可网民的批评“成为了支持我们决策的重要基础”。汪洋、黄华华在信中还写道:对于共同关心的话题,我们愿意和大家一起“灌水”;对于我们工作和决策中的不完善之处,我们也欢迎大家“拍砖”1。由汪洋授意的这封信,是中共官员第一封给网民的拜年信,汪洋也成为公开认可和欢迎网络舆论监督的第一位中共官员,这与胡锦涛视互联网为洪水猛兽,一再下令严控网络、“净化网络”的做法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汪洋上任之初,马上烧起了“解放思想”的三把火,而且这三把火突破了了当年邓小平“南巡”时号召“解放思想”的层面--经济层面。从去年十二月开始,汪洋就在各种会议上鼓吹“解放思想”:1月16日下午,汪洋广东省政协十届一次会议召开各界别委员代表座谈会说:“解放思想,要研究好制度设计,才能确保思想解放的成果落到实处”,汪洋要求政协要成为“解放思想改革创新的智库”2;二月三日,汪洋在全省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要求:“宣传思想战线要努力成为解放思想的“先行官”,改革创新的“助推器”3;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一月二十一日,汪洋在广东省委常委会上说:"唯经济建设"危害如同"两个凡是"4。这实际上否定了中共主流至今供奉的邓小平开创的跛脚经济改革路线,要把现今中共用以束缚思想的邓小平拖下神坛,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突破!汪洋在广东政坛煽风点火的同时,《南方周末》发表了的笑蜀的评论《关键是突破既得利益的重围》,继而又发表关山写的评论《解放思想从哪里杀出血路来》,由此掀起了广东省媒体和网络的解放思想新的大讨论,南方都市报的社论更是指出:解放思想的命运在民间 ,“要依靠市民社会的力量和公共媒体的声音。广东成为中国近现代史上当仁不让的言论先锋阵地和改革实验前沿,其关键原因正在于,这里的人民,始终独立而自信地保持了对现实的忠诚,传承了脚踏实地的理性和面向未来的勇气。”
    就在这新的解放思想的讨论声中,2月8日,农历大年初二早上8时零5分,曾因披露“孙志刚事件”,横遭张德江广东当局报复性“执法”,被判刑十二年的《南方都市报》原副主编兼总经理喻华峰提前八年获释。喻华峰的获释显然与汪洋的到来有关。

经验表明:要了解一个政客的真实思想理念,首要的是“观其行”,而不是“听其言”。与胡紧套完全不同的是,汪洋发起的“解放思想”有着切切实实的动作,不像胡锦涛“建设和谐社会”那样口惠而实不至,甚至口是心非,汪洋上任以来的系列开明动作表明:他的“解放思想”是动真格的,他正在广东实施真正的“新政”。


有人认为《南方周末》发表《十月革命90年 救赎、悲剧与启示》一文是在张德江任上,因此该文章的发表是张德江的开明秀,这是不了解张德江其人和中共官场的潜规则。张德江是朝鲜金日成大学培养出来的“特殊材料”,其人是个彻头彻尾的法西斯分子,经济上极右政治上极左,主政广东五年来劣迹斑斑、恶贯满盈,在打压媒体、镇压人民上“功勋卓著”,张德江主政广东的五年,是三十年来广东最黑暗的五年,张德江还是南方都市报冤狱的制造者、是汕尾屠杀惨案的直接责任人,这样的人不可能支持否定十月革命的文章。那么,张德江为什么没有惩处《南方周末》呢?这是因为他即将离任的缘故:离任前夕不作为是中共官场的潜规则。离任前的作为搞得好,成果被继任者享用;搞得不好,妨碍自己的前途。张德江已经内定官升副总理,当然省的去招惹新的是非,当然乐得将麻烦抛给接班人。


有人认为《炎黄春秋》已经发表了挖中共祖坟文章,因此《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报纸发表挖中共祖坟不算什么。这种类推是不恰当的,因为《炎黄春秋》是少数人看的月刊,读者主要是中共退休高官,而且《炎黄春秋》被禁止网络版;而《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是全国最有影响力的大众媒体,其影响力远非《炎黄春秋》所能比拟,故而中共以往一再整肃《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报纸,而对《炎黄春秋》的“自由化言论”网开一面,这样做,顺便也可以做“开明秀”,欺骗国际社会。《炎黄春秋》实际上是中共的花瓶媒体。

   综上可见,汪洋的“解放思想”是切切实实的新政,那么,这种“新政”能走多远呢?我以为不容乐观,原因如下:
   一,汪洋的新政不容易得到中共地方官僚集团的支持。如今的中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利益集团,中共官僚们只顾牢牢抓住专制特权,以维护自己既得利益,他们以不太在乎什么意识形态,除非危及到统治;中共地方官僚更与地方经济实体和商贾集团结成了千丝万缕的关系,意识形态更加淡漠。当前汪洋推动的新闻自由,主要还限于历史问题、理论问题和意识形态等“虚”的方面,并没有涉及到中共地方官僚的既得利益,而且已经资产阶级化的了的中共地方官僚内心恐惧革命,他们厌恶马列毛思想,害怕马列毛主义刺激中国穷人起来造反,因此汪洋支持的否定十月革命等话题能够得到广东地方官僚的支持。但是一旦汪洋推动的新闻自由上升到反腐败的层面,就触犯了中共统治集团的主体——权贵资产阶级的利益,必然会遭到他们强烈地抵制。而在当今中国,没有官僚集团的支持,任何人的统治都是维持不下去的。
   二,汪洋的新政得不到当前中共中央的支持。汪洋支持《南方周末》等媒体挖中共的祖坟,肯定不是中共党魁胡锦涛所喜闻乐见的,因为胡锦涛是那种心向朝鲜、古巴的人,其骨子里是斯大林的徒子徒孙,去年访俄,胡锦涛高调参拜列宁墓,前年其授意制作的愚党内部片《居安思危》,更胡说苏联的解体是苏共“丢掉了斯大林”这把刀子。汪洋如此的“背离社会主义”当然得不到紧套同志的支持。

有人因为汪洋出身共青团,就断定他是胡锦涛的人马,进而臆测汪洋的“解放思想”是胡锦涛授意,甚至一厢情愿地编造汪洋赴粤上任之前,曾秘密到北京听了胡的指示。其实,出身共青团的人并一定忠于胡锦涛的路线,只有忠于胡锦涛路线的人才真正是胡锦涛的人马。五年来,胡锦涛对“不和谐”因素的铁腕镇压和对互联网、媒体的打压封锁比江泽民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汪洋新政处处与胡锦涛的做法反其道而行之,汪洋现行的“解放思想”怎么可能是胡锦涛授意的呢?而且,从胡锦涛掌控的中央媒体对汪洋“解放思想”的低调反应来看,汪洋的“解放思想”没有得到胡锦涛中央的支持。


从汪洋十七大后的仕途来看,他也并没有得到胡锦涛的青睐。十七大后,正值中共中央第五梯队接班人黄金年龄的汪洋并没有被上调中央,而是从处于经济崛起势头的新直辖市重庆,调到经济发展斜阳冉冉的广东,接手一个法西斯黑社会的全国模范省——一个徒具“特区”之名、发展优势不再、后劲全无的烂摊子,由于江、胡指定的接班人习近平、李克强年龄和汪洋相仿,汪洋成为中共国领导人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又由于十七大卡位战落后于张德江、李源潮、俞正声等人,又无太子党的出身优势,因此汪洋在中共十八大(如果还有中共十八大的话)上进入政治局常委之列的前景也不容乐观。

   那么,汪洋赴粤之前,是否平庸无奇呢?根本不是,汪洋为官的开明和人性化一以贯之,特别是任重庆市委书记期间,其表现完全突破了中共官僚僵硬的专制套路,恍若耀邦重生、紫阳再世:
   在重庆期间,他广开言路、强调舆论监督、优容负面报道、从来没有打压抓捕记者的恶政,他主政下的重庆,虽然经济发达程度远不如上海,但新闻报道的自由度却令上海大为相形见丑,在汪洋治下,重庆这几年直超广东,成为大陆媒体最活跃的地区。内地的重庆,新闻反而更加自由,这也让那些认定“经济越发达,自由度越高”的唯经济论者尴尬不已。汪洋对强迫拆迁、征地这样的共产残余体制性的暴政进行了力所能及的软化处理,对“钉子户”尽量协商解决,能不用强力则不用强力。汪洋一个人自然不可能消除强迫拆迁、强迫征地这种体制弊政,但他的努力,很大程度地减轻了重庆强拆、强征的野蛮程度,这与辽宁、广东、上海等地的做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为媒体的相对自由和汪洋的优容,去年重庆产生了全国最著名的钉子户吴萍夫妇,顺便诞生了反抗强拆的著名歌曲《新血染的风采》,一时间轰动了全世界,大大鼓舞全国老百姓反强拆的抗争勇气,而旧曲新词的《新血染的风采》那熟悉的旋律,又容易让人联想起六四大屠杀...象吴萍夫妇那样的“最牛钉子户”,在辽宁、上海和当时的广东“张北韩”那样凶狠残暴的高压专制下是不可能出现的,“最牛钉子户”的出现,就是汪洋开明的证明。汪洋的开明深得老百姓的欢迎,却触怒了中共地方官僚权贵,他们向中央告状,怒斥汪洋“软弱无能”、“没有魄力”、“耽误经济发展”,另外,在汪洋的宽容下,吴萍夫妇的抗争事件在媒体和互联网上传得沸沸扬扬,当然“损害了党的形象”,这,怎么不令向来高度重视舆论宣传阵地的胡紧套同志对汪洋心生厌恶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