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以祷告改变世界——华盛顿“总统早餐祷告会”侧记]
余杰文集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学术的虚妄
·“狐狸洞”与“包二奶”
·非洲大陆的“一九八四”——读奈保尔《河湾》
·让我们告别战争语言
·白鸽,从轮椅上飞起——评《蒋经国传》
·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作家会被历史感激?——读王开岭《跟随勇敢的心》
·讷言与话语的膨胀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他们是伟人,更是有缺点的人——评埃利斯《那一代——可敬的开国元勋》
·高勤荣,你在哪里?
·爱,直到受伤──序曹燮《六百个孤儿的父亲──慈善家余祖亮的传奇人生》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读福山《信任》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遥远的掌声
·哪个文人不帮闲?——读王彬彬《文坛三户》
·交大招生黑幕与网路时代的阳光
·总统与教师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残忍的快乐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
16、《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包遵信:余杰《天安门之子》序中国新一代知识份子的崛起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屠夫崇拜:从张献忠到毛泽东——为成都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而作
·刘军宁遭遇“警察大学”
·吴祖光的铁骨柔肠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熊德明与李昌平的困惑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蒋彦永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
·爲每一个被杀害的生命祈祷──达赖喇嘛与「六•四」屠杀
·向西藏忏悔──读《雪山下的火焰:一个西藏良心犯的证言》
·自由之魂 从雷震到林昭
·香港还有爲“六•四”魂牵梦绕的勇敢者
·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师涛:一个失去自由的自由人
·让我们一起反抗文字狱
·末世贪官最后的疯狂
·自由中国,何以可能?
·中国社会──最坏的社会主义与最坏的资本主义的结合
·从电影《英雄》看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王申酉:死于毛泽东暴政的思想者
·基督徒如何看待法轮功信仰
·谁在“移山”?——“文学与艺术:说出真相”研讨会上的发言
·后极权主义时代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他让“劳改”进入了牛津词典——读吴弘达《昨夜雨骤风狂》
·抓住中宣部的"黑手"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呼吁迁移毛泽东尸体的公开信
·莫把大学当监狱
·中共腐败官僚的“信仰”
·林昭与弓琳——两个北大女生的对照
·“万人杰文化新闻奖”答谢辞
·丁子霖女士致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公开信(余杰代拟)
·就法国政府致力于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致法国人民的公开信
·蒋彦永医生,中国的良知从你开始复苏
·十年改革,一夜屠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祷告改变世界——华盛顿“总统早餐祷告会”侧记


   以祷告改变世界
   ——华盛顿“总统早餐祷告会”侧记
   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七日,我应邀出席美国“全国早餐祷告会”,并有机会与来自世界各国的基督徒们分享我的信仰之旅。全国早餐祷告会始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艾森豪威尔任总统时期,后来逐渐发展成为华府一年一度的重要活动。每年的祷告会都有几十位参众两院的议员出席,并由来自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两位最具影响力的议员主持。历届总统及第一夫人均亲自出席并发表演讲,因此人们习惯称之为“总统早餐祷告会”或“白宫早餐祷告会”。其实,总统与其他参与者一样也是被邀请的对象,白宫亦并非会议的组织者。组织该活动的是基督教福音派的非赢利机构“联谊基金会”,该机构与国会和白宫都保持着密切联系,其负责人强调指出:“宗教与政治是分离的,但耶稣的思想具有凝聚性。”祷告会虽然明显带有基督教色彩,但也邀请天主教、犹太教、伊斯兰教、佛教、印度教等不同教派的人士共同聚会。毫无疑问,基督教精神是美国的立国之本,基督教在美国的社会生活中具有独一无二的影响力,但由基督徒主导的各种社会活动却有相当的包容性。
   祷告会的正式活动从六日的午餐开始。在华盛顿最大的酒店希尔顿饭店的宴会大厅中,来自美国各州以及全世界一百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宗教人士、科学家、艺术家、社会活动家、高级官员和外交使节等两千八百多人济济一堂。许多身穿民族服装的人士格外引人注目,有一位印第安酋长,身穿兽皮战袍,头戴色彩斑斓的羽毛冠冕,骄傲地在会场里游走;还有一位印度僧侣,白衣飘飘,白布裹头,瘦骨嶙峋,宛如当年的甘地。他们都吸引了人们好奇的目光。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的,也许就有来自诸多国家和民族的客人。比如,与我的同桌过的便有日本学者、缅甸大使、柬埔寨难民、韩国基督徒、美国牧师和大学教授、印度科学家、法国商人等不同身份的人士。也只有在美国这个移民熔炉,才能获得如同身处“万国博览会”一般的感受;也只有在美国这个真正的“大国”,才能体验到“所有的国内事务都与国际事务息息相关”的道理。
   主持会议的两位国会议员互相打趣说,这是目前针锋相对的两党人士惟一可以坐在一起的时刻。其实,一年一度的全国早餐祷告会,始于国会内部每周一次的小型早餐祷告会。当年,美国的开国先贤们在起草独立宣言的时候,一度对许多问题争执不下。德高望重的富兰克林遂建议大家一起坐下来祷告,让从上帝而来的公义和爱引导大家求同存异、互相包容,一起领导人民走向自由和独立。二十世纪中叶以来,美国成为举手投足都对世界格局有至关重要的影响的超级大国,美国为捍卫自由和民主价值作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但也犯过若干严重的错误。国会山的领袖们意识到谦卑、谨慎、合作精神的重要性,因此便形成了两党议员每周在一起祷告和早餐的传统。会议主席安森议员说:“这是华府少有的人人都可以畅所欲言,甚至说出自己隐秘的私人事务的时刻,议员们不再戴着政客的面具,可以呈现出自己软弱的一面,并向他人寻求和获得安慰及帮助。”由国会内部小型的早餐祷告会发展而来的面向全球的、大型的、公开的早餐祷告会,则更有全球视野及前瞻性,其主题是“以求放下彼此间的分歧,寻求和平与相互理解”。在会议期间,主持人多次建议大家一起低头祷告,为个人、家庭、国家、民族和世界和平来祷告。
   第一位在大会上发表演讲的,是美国著名的神学家、布道家和作家华理克。华理克曾经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最重要的十五位精神领袖”之一,他在加州创办了超过两万人的、享誉全球的“马鞍峰教会”,他先后培训了三十五万名的牧师和传道人,他撰写的《标竿人生》一书改变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是销量仅次于圣经的基督教书籍。在大会主席详尽地介绍了他的履历之后,华理克幽默地回应说,自己要是能够有主持人介绍的一半那么好就心满意足了,而主持人对他的介绍太多太长了,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讲话了,大概只能给大家讲几句就该说结束语了。美国人即便是讨论最严肃的问题,其开场白一般也幽默风趣。华理克在演讲中指出,当代社会面临五个最为严峻的问题:贫穷、精神空虚、疾病、个人崇拜及因为教育的失败造成的文盲人数上升。解决这五大问题的钥匙在于,人们必须重新思考什么是真理、重新回到上帝的怀抱之中。人类是上帝创造的,人是上帝所爱的子民,上帝就是爱,人不是意外之物。认清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之后,人就不会有自卑感,也不会变成自大狂。上帝让人们和解,互相原谅。这是一个和解的时代,惟有和解才能共同创造美好的生活。他说,认识上帝是智慧的开端,人们应当经常阅读作为上帝话语的圣经,尽管很多篇章长期都无法明白,即便他本人也有很多段落始终不能参透,但这并不妨碍人们选择过一种信仰驱动的生活。就好像人们大都不懂得汽车发动机的原理,却能够发动汽车上路一样。
   第二位演讲者,是来自巴勒斯坦的基督徒、一个致力于种族和解的基督教非盈利组织的主席山米。山米身材单薄,胡须黝黑,一看便是中东地区的居民。他告诉大家,他来自一个充满苦难的地区,人们一提起这个地区,便不由自主地联想起仇恨、鲜血、眼泪和难民营来。他的祖父在巴以冲突中被杀害,从此他们一家人便陷入到长久的困顿之中。但是,家族的悲剧并没有使得他被愤怒所驱使而成为恐怖分子,在他赴美国留学并接受了基督教之后,他开始深切地思考:作为巴勒斯坦人,爱敌人意味着什么?巴勒斯坦人是否可以爱以色列人?受信仰的驱使,他放弃了在美国优越的生活,回到巴勒斯坦创办了一个宣扬和解的非盈利机构。然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的努力不仅得不到同胞的认可——许多同胞将他看作是本民族的叛徒;也得不到以色列方面的支持,有一次以色列士兵对他实施了暴力的殴打,他被打得遍体鳞伤。尽管如此,山米仍然坚持他的事业,他不恨那些殴打他的犹太人,他说,他们就是些死于纳粹集中营中的波兰犹太人的后裔啊!他指出,爱敌人不是消灭敌人,而是将敌人变成亲人,就好像在婚礼上两个人合而为一一样,巴勒斯坦人跟以色列人也可以合而为一。他的努力逐渐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支持,因为爱比恨更有力量。在山米演讲结束走下讲台的时候,我看到几名身穿犹太服装、头戴小圆帽的犹太拉比主动上前与之热烈拥抱。
   这些演讲是如此激动人心且感人至深。在分组举行的晚餐会上,我们走进亚太地区的宴会厅,倾听一位来自柬埔寨的基督徒的见证。这位满面沧桑、皮肤黝黑、头发花白的男子,一看便可以知道身上背负着一个民族沉痛而惨刻的历史。他告诉大家,在红色高棉实行的阶级清洗当中,他的家族便有超过三十名成员被杀害——那些被害者其实没有任何罪过,仅仅因为是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便在受尽酷刑之后遭到杀戮。他本人是一名偶然的幸存者,后来移居美国并获得了医学学位。当柬埔寨的重建工作展开之后,他毅然决定回到祖国去,以医学特长为同胞们服务,同时也致力于民族和解的工作。他含着眼泪说,百废待兴的柬埔寨再也不能有血腥的杀戮了,那片仍然布满地雷的土地上,最需要的上帝的爱和怜悯。我被他的故事深深地感动了。我想,包括柬埔寨在内的若干东南亚国家,应当是华人教会宣教的重点。昔日,由毛泽东输出的暴力革命让这些国家战火纷飞、苦难深重,几乎“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今日,如果中国能够将上帝的福音传播向周边各国,既是一种赎罪,也是亚洲精神复兴的希望所在。
   会议的高潮是七日上午的早餐时刻——总统莅临的时刻通常是每年二月份的第一个星期的星期四,今年恰好是中国的农历新年的大年初一。当我们六点钟天还没有亮便赶到会场的时候,四周已经是警车云集,进入大厅需要经过严格的安全检查。我们排长队经过安检,按照门票上的桌号坐定之后,才发现在主席台上就座的美国政府、国会和军界的重要官员,可谓“群贤备至”。如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军方最高将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佩斯将军及若干位内阁部长等等一个比一个醒目,可见全国早餐祷告会虽然不是一个政治活动,但政界人士均对其相当重视。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当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出现在会场上的时候,人们纷纷走上去与这位越战英雄握手致意。麦凯恩在共和党党内初选中一支独秀,胜券在握。作为一名资深参议员,他多次出马竞选总统大位,在党内提名阶段均告败北,如今廉颇老矣,重披战袍,老骥伏枥,面对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和奥巴玛凌厉的攻势,能否为共和党创造辉煌,尚是未知之数。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和奥巴玛的缺席形成对照,麦凯恩的出席显示出他希望以此拉近与美国宗教保守人士的距离的良苦用心。由此也可以看出,美国占人口三成左右的福音派基督徒,对总统大选及社会走向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全国总统早餐祷告会虽然标榜“非政治性”,但鉴于华府乃是世界政治的中心,不同国家及政治倾向的政治家和活动人士,也以在此次聚会上露面并表达观点为荣。主持人隆重介绍前来出席会议的嘉宾的时候,仅外国元首和政府首脑便多达十多位,这一盛会确实具有相当的国际性。
   布什总统及第一夫人姗姗来迟,比预定时间迟到了十多分钟。当他们入场的时候,全场人士均起立致以热烈的掌声。虽然在场的许多人并不认同布什的一些具体政策,但他们仍然对总统表达了诚挚的敬意。这不是一种虚情假意,这是对总统这一上帝和人民共同赋予权力的职位的尊重。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布什总统,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第一夫人——与咄咄逼人的前第一夫人希拉里相比,笑容可掬的劳拉显得贤淑温和,也更有女性的魅力。
   今天担任主讲的是“美国非裔发展基金会”主席布雷姆。他讲述了自己是如何从一名成功的商人变成这家NGO组织的负责人的:十多年前,华盛顿特区主教邀请他到一起非洲去访问。那是一个他从来没有去过的、也一无所知的地方,他并没有接受这个邀请。没有想到,上帝却感动了他,让他在最后一刻与主教一起登上了去非洲的航班。这趟旅行改变了他的一生,他回来之后便创办了这个小小的基金会,将后半生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全部投入其中。如果以每年的预算和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而论,这个基金会与美国许多财大起粗的基金会相比根本不足挂齿,但他们的工作却荣神益人,给那些绝望中的人们带去祝福与希望。正如布雷姆所指出的那样,圣经中耶稣教导他的门徒说,你们在弟兄中最小的那个身上所做的,便是在我的身上所做的;因此,他在非洲那些骨瘦如柴的孩子身上所做的,便是是耶稣身上所做的。他说,他在非洲的工作比他曾经辉煌的商业生涯更有意义,也给他本人带来了幸福和满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