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严家祺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
海外民运
·
·19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旧文
·《苹果日报》文章《伦敦会见方励之》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
   
   
   嚴家祺

   
   在地球上,如果我们把“物种”的概念扩大为“广义物种”,把人类的“制造物”按照“广义物种”分类,那么,我们会看到,人类这一“物种”非常不同于“汽车”、“电脑”、“机器人”这些“物种”,也不同于各种各样“植物”这样 的“物种”,而接近“动物”。
   人类因为有理性、有想像力、能够有“目的”改造环境,使人类不同于动物。科学家、发明家、思想家、作家、艺术家、工程师、建筑师、产品制造者的出现,是人类远远高于动物的标志。然而,我们在人类五千年的历史上,可以看到,除了少数例外,大大小小的政治家、政客身上充满了动物性。
   这一根源可以追溯到二億五千万年前“三叠纪”以来的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的进化史。
   
   
   人类大脑的三个层次
   
   人的大脑可以大致分为三个层次。按照保罗•麦克林(Paul MacLean)“三重腦”(triune brain)的说法,人的大脑的最底层是腦幹(brain stem)、腦橋和延髓,这在爬行类动物的腦中也存在,是调节呼吸、心跳和身体协调运动的(和小脑一起),这是“本能的腦”,或称腦的“本能中心”。 腦幹以上、中间一层是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控制情感、性欲、饥渴、记忆,在低等哺乳动物腦中也存在,这是“情绪的腦”,或称腦的“情绪中心”。在邊緣系統之上,是大脑皮層(cerebral cortex),是 “理智的腦”,在灵长类等新哺乳动物腦中也存在,這是腦的“理智中心”。
   
   
   只有人类才有“新新皮層”
   
   在大腦皮層中﹐有一部份是所有動物沒有而只有人才有的“新新皮層”(cerebral neo-neo-cortex)。一方面,因為人腦中包含著一個與動物相似的腦(腦幹﹑邊緣系統)﹐人性中包含着許多動物性。在一般情况下,“本能的腦”不受“理智的腦”控制,(注1)“情绪的腦”也不愿听从“理智的腦”的指挥。“情绪的腦”有一套独立的行动准则,当“情绪的腦”( 邊緣系統)决定某种做法的时候,在“理智的腦”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以前,人的动物性就暴露无遗了。保罗•麦克林說,新哺乳动物的脑,使我们能抽象思考、使用语言、选择性地对人产生感情,但“这一层腦子却是‘原始爬行动物’和‘原始哺乳动物’这兩层脑子的仆人,对这兩者的需求加以理解和辩护,并以语言表达出来。”(注2)各种各样的“主义”、冠冕堂皇的“意识形态”,无论怎么自我标榜,在一定程度上不过是爬行动物和原始哺乳动物兩层腦子需求的“辩护词”而已。政治家、政客通常都是“政治动物”,其根源就在于此。从人的一生來看,人的行为、行为模式与满足“内心深处的需要”有密切关系,这个“内心深处”实际上就是位于大脑深处的“邊緣系統”----“中心系统”(注3)的需要,這种情况对所有人,包括那些所谓的“伟人”、“圣人”、“领导人”、“杰出人物”,都不例外。另一方面,也正因為人特有新新皮層﹐使人具有高度理性、人特有的對道德的認知和信仰﹐使人與動物區別了開來。所以,人性是动物性与人對理想化、规范化和完美追求的结合。
   
   
   
   
   
   (图6•4•1)人脑中的“脑干”和“边缘系统”(下)
   
   
   
   无信仰的“政治动物”眼中只有权力地位
    动物都没有信仰,而人类有信仰。人类中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信仰,那些没有信仰的政治动物,他们眼中只有权力和地位,他们不相信世界上存在真理、正义,他们也没有什么“理想”,如果他们談“理想”、談前途、談远景,也只是他们获取权力和地位的手段而已。所以,在政治领域,不乏“政治动物”。“政治动物”种类繁多,既有凶恶的豺狼,又有狡猾狐狸,还有无能的熊猫。《圣经》說,“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說出来”。有一种政治动物在和人谈话时,脑子里想到的是报纸或网路的报道,因此,不会用“日常口语”说话,只会說“书面语言”。 这证明这些話并不是“心里所充满的”,而是從他大脑的“新新皮层”发出的,与他的“心”、与“中心系统”(即“邊緣系统”)没有关系(注4)。这也是一种缺乏“人性”的表现。一个人如果“心”里只有自己的权位名声,不在实际上解决社会中的不能回避的问题,这就是一种政治上的欺骗行为。那些没有“理想”、不信“真理”、不问“正义”(如不談“六四”)、一心一意、全心全意、不顾一切、不择手段追求或维护已得权力和地位的人都是政治动物。这就是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之一。
   -------------------------------------------------------
   
   (注1)在做气功、瑜伽等情况下,人可以用意念影响、控制“本能的腦”的活动。
   (注2)保罗•麦克林的話转引自赖特(Robert Wright):《性、演化、达尔文》,林淑貞译,第395页,張老师文化事业公司,台北,1997年。
   (注3)“邊緣系統”位于大脑深处和腦中心部位,我觉得应改定名为“中心系统”。
   (注4)“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說出来”(《圣经》太12:34)
   
   (2008•1•1 写于纽约 刊载香港《前哨》月刊2008•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