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严家祺
·于浩成的人生境界
·嚴家祺:人生寶貴的不僅是『生命』,而首先是『活力』
·美學家與天體物理學家的對話
·趙复三先生今日(7月15日)上午逝世
·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为桑兰提供近纽约1999年当时报纸报道影印件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动向》文章
·阮耀钟谈科大校长管惟炎
·
《普遍人性論》
·
·人性的普遍性
·《普遍人性论》三大定律(严家祺)
·十五张纸,十五辈子
·严家祺十句格言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霸权論》第4章《国家行为与战争》
   第8節:《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第9節:《國家的人性化》
   香港星克尓出版社2006年出版)

   
   
   
   § 4•8 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國家兼具動物性與人性。作為由大量或巨量人類個體組成的群體,動物性是一種湧現特性(§2.9),但國家的決策離不開人,在決策中心沒有發生人事變動的情況下,國家的決策就象普通人一樣,力求保持人格上的前後一致性,如果發生大的改變,也要讓人理解。所以,作為一種特殊的政治動物的國家,也能表現出人性。
   國家行為體與單一的個人行為體的一個重大區別是,國家行為體的軀體不變的情況,它的大腦是可以被置換、被改變的,新政府可以改變前一屆政府的決定,單一的個人行為體卻不能如此,在一般情況下,一個人不能不斷地出爾反爾,不能一次又一次不守承諾,否則,這個人就無法與他人共處,形成一定的社會關係。國家行為體卻不然,因為國家行為體是一種政治動物,國際關係不是人與人的關係。
   動物在不同物種之間存在種種溝通障礙。在一些高等動物的同一物種內部雖然通過聲音和動作可以作某些溝通,但仍存在障礙,只有人類,語言是消除溝通障礙的有力工具。然而,不同語言,不同信仰和不同人完全不同的人生目的和人生態度,仍然會造成人與人之間溝通的障礙。在人類社會中,愈是難以溝通的地方,暴力行為就愈多,愈是能進行有效溝通的地方,暴力行為就愈少。在國家與國家間,由於相互溝通不良,一國弄不清另一國的真實意圖,當它們之間存在嚴重利益衝突時,這種溝通不良的狀況,往往就易於引發衝突或戰爭。
   國家行為體的動物性在戰爭時期表現得最為明顯。戰時敵對國家間的關係是不同物種的猛獸對猛獸、猛獸對捕獵物的關係。蟒蛇與鱷魚搏鬥時,沒有溝通。狼追羊時,狼不會聽羊說理。在人類社會中,社會進步可以增進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們之間的溝通和理解,但一到戰時,代替語言溝通的就是武力的較量,只有當一方放下武器,承認失敗,語言的溝通才能重新代替「武器的溝通」。正因為國家不等於人,軍事技術的發展不能改變國家的動物性,相反增加了戰爭的殘酷性。上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造成了大規模的殺傷和毀滅。一戰軍人喪生約840萬人,加上平民死傷人數達3400萬。二戰軍人死亡1500萬,加上平民傷亡總數超過一億人。1945年,光是一次330架美國B-29轟炸機攻擊日本東京的行動,就導致8萬餘名平民死亡,傷者4萬人以上。日本侵華戰爭僅南京大屠殺就有30萬人死於日本侵略軍屠刀之下。二戰結束前,美軍在日本廣島和長崎投擲了兩顆原子彈,炸死10萬人,炸傷8萬人,加上後來因核輻射而死亡的人數,超過30萬人。核武器的出現,使極大規模的殺傷毀滅成為可能。1983年,美國幾位科學家在華盛頓召開的「核戰後世界」研討會上,提出了「核冬天」理論。這一理論認為,一場150億噸TNT當量的核戰爭,能在大氣層中形成一層濃厚的「煙層」,足以擋住太陽光數星期之久,突然降溫和核輻射,可能導致大部分動植物,甚至人類的滅絕。
   
   
   
   
   §4.9 國家的人性化
   
   一個多世紀以來,隨著通訊技術的發展,國與國之間的溝通愈來愈容易,國際組織和聯合國的建立,也為國與國之間有效溝通創造了條件。國家人性化的首要標誌是,在國與國的關係中,國家愈來愈採取和平的方式而不是武力或武力威脅的方式解決相互間的問題,其次,國家的人性化還表現在國家在戰爭中的行為愈來愈脫離動物的特性。
   有關國際性戰爭的條約、公約和協議的締結是國家人性化的一個標誌,例如,對交戰者、戰俘待遇、對戰時平民地位、對核生化武器、對戰爭中的醫院、醫務人員、對結束戰爭、締結停戰協定、對戰爭中的國家責任與個人責任,國際法都作了規定,這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戰爭的殘酷性和破壞性。
   戰爭目標的變化也是國家在戰爭問題上人性化的又一標誌。從十五世紀以來,西方一些殖民國家依靠海軍力量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飛地擴張」。西班牙、葡萄牙、法國、英國都通過「飛地擴張」建立了龐大的殖民帝國。美國獨立戰爭使英國失去了北美十三個殖民地,這使英國的殖民地擴張遭到空前挫折。長期以來,英國和其他殖民國家戰爭的第一目標是掠奪殖民地的土地,把殖民地看作是本國的原料供應地和銷售市場。美國獨立後,英國對殖民地的態度出現變化,一些自由貿易主義者認為,保留殖民地需要增加母國的防務開支和行政經費,是母國的一種負擔。這一思潮也隨著反殖民主義政治運動的高漲而為殖民地宗主國愈來愈多的人所接受。20世紀兩次世界大戰後,非殖民化過程加速進行。
   從「掠土殖民」到「自由貿易」的變化也影響到戰爭目標的變化。如果說,以往戰爭的首要目標是掠奪土地,擴張領土,那麼,當自由貿易主義佔上風後,英國、法國和後起的工業強國德國、日本、美國,雖然沒有放棄擴張領土的目標,但同時把海上軍力看作是打開不發達國家門戶和市場的工具。1840年中英鴉片戰爭、1853年美國東印度艦隊司令培理以武力威脅要求日本開放港口和貿易,就是在自由貿易旗幟下的新的殖民主義。自由貿易使不發達國家的自然經濟走向解體,納入資本主義世界市場,發達國家通過自由貿易,獲得了比以往軍事殖民更大更多的好處。自由貿易仍然使世界兩極化,一極是富裕的工業國家,另一極是貧窮落後的不發達國家。
   「點擊戰」的出現,是國家在戰爭問題上表現出人性化的第三個標誌。嚴格來說,以敵方三種軍事「點目標」為目標的「點擊戰」尚未真正出現,1999年的科索沃戰爭大量使用了精確制導武器,但戰爭並未達到點擊戰僅僅打擊三種軍事「點目標」的要求,科索沃戰爭及其後的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都造成了大批無辜平民的死傷,所以不能說是「點擊戰」。可以預測,一種不傷及平民和民居的「點擊戰」將在21世紀中後期大行其道,在戰爭雙方都建立了「全能戰爭網」(§8.8) 後,以毀損敵方「神經系統」即「戰爭網的點擊戰」將大大降低以往戰爭的殘酷性。我在《提倡「戰爭慈化主義」》一文中說:「『戰爭慈化主義』應成為21世紀戰爭的指導原則。」「在人類還不能把戰爭從地球上消滅的時候,要提倡『戰爭慈化主義』。『戰爭慈化主義』有三大要素,一是公開宣戰,公佈戰爭目標,二是不破壞平民的生存環境,三是不傷害平民。聯合國應當制定並通過『戰爭慈化公約』。」
   「點擊戰」是以精確制導武器打擊、摧毀「點軍事目標」的戰爭,然而,用「人體炸彈」進行的恐怖爆炸針對的是無辜平民,雖然帶有「點擊」的特徵,但無「戰爭慈化主義」三大要素,與「戰爭慈化主義」背道而馳。
   核生化戰爭,即核戰、生物戰、化學戰是與「點擊戰」相反的戰爭。核生化戰不僅會造成大面積範圍內平民的大量傷亡,而且會在大面積範圍內嚴重破壞平民的生存環境。一旦恐怖分子掌握核生化武器,「戰爭慈化」的第一要素也不復存在。
   即使聯合國制定並通過了「戰爭慈化公約」,還存在著恐怖分子使用核生化武器、恐怖政權進行核生化戰爭的可能性。所以,在提倡「戰爭慈化主義」的同時,打擊恐怖主義,消除核生化戰產生的條件與土壤仍將是一切愛好和平的國家和人民的長期任務。
   每一個世紀都會產生新觀念,都會出現新事物。就像「自由民主」、「環境保護」、「可持續發展」觀念在20世紀不斷傳播一樣,我希望,在21世紀,「戰爭慈化主義」觀念也能日益傳播開來。到21世紀中葉,當兩大國進行激烈的「點擊戰」時,平民可以照常生活和工作,照常歡慶和遊樂,人們可以躺在綠色的草坪上仰望星空,觀看導彈射擊和互相摧毀的閃光。
   到那一天,戰爭——主要是「點擊戰爭」,不擾平民,戰爭將成為國與國之間切除對方腫瘤或器官的「外科手術」。到這時,可以說,「戰爭已經慈化」。
   看來,在地球上最終消滅戰爭的道路,是「戰爭慈化」的道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