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軍力流動論]
严家祺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
新贴文章
·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政治十年一变(东部论)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严家祺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怎样看待中国金融的『世界接轨』?
·文革三大根源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老红卫兵”遇到了“新问题”
·《文革十年史》资料搜集记
·敏感的文革五十周年
· 博讯网址: http://blog.boxun.com/hero/yanjiaqi99
·人性并未泯灭,乌云镶着金边
·资本主义的弊病要用资本主义的办法来解决
·中央政治局要取消常委
·李洪林去世标志一个时期的结束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红朝”的皇位更迭类同“元朝”
·政治气象学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 转发中国国内谈“人生”作品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暴风雨後的晚霞
·傍晚暴风雨後的晚霞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就纽约召开中国前途研讨会致友人的信
·给半个世纪前老同学的信
·读严家其的哲学政治幻想小说
·地球的全球化与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被太阳吞没的命运
·沉痛悼念白玛旺杰先生
·严家祺長期寫作計劃
·12篇经济学金融学文章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策根源
·特朗普胜选的四大因素
·“青联”时期的胡锦涛
·外資撤離中國將成潮流
·“权力”往往放大了人的“动物性”
· 儒家和三大宗教的极简概括
·关于文章作者的说明
· “新舊重商主义”的四个共同点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摘要
·人类史上的三大灾难
·特朗普代表谁的利益?
·赵克强文章《韩国总统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为网路储存用请勿费时阅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軍力流動論


   
   軍力流動論

   (《霸权論》第4章《国家行为与战争》
   第4節:《军力的陆地流动》
   第5節:《军力的海上流动》
    香港星克尓出版社2006年出版)
   §4.5 軍力的陸地流動
   國家是地球上陸地上產生的現象。地球上的海洋沒有國家,國家的形成,至少需要三個條件:
   第一,有一塊人類可以棲息的陸地;
   第二,陸地上有大量或巨量人群,人群中分化出武裝力量,形成軍力;
   第三,存在一個軍力的控制系統。
   世界各大洋,缺乏條件一,不能形成國家;南極洲缺乏條件二,也不能形成國家。如果今後人類在外星殖民,即使具備條件一和條件二,但在外星上不具備條件三,也不能使外星表面形成一個又一個「國家」。外星上人類的政治生態很可能會採取現今南極洲的模式。
   國家是人類與陸地地域相結合而產生的一種現象。在歷史上,一個國家產生後,通常都會憑自己的軍力向周邊擴張,如果不遭遇抵抗,隨著軍力的流動,就可以擴張成大國。當兩支軍力為爭奪同一地域而相遇時,或者相互妥協、讓步,劃定分界線,或者爆發戰爭,由戰爭的結果來決定地域的控制權。國家就是在一定地域內對武力的合法壟斷,這裏所謂的「合法」,是指在一相當長的時期內人們對這種武力壟斷的認可。馬克斯.韋伯認為,在一個社會中,其統治者主張且其社會成員相應地承認其統治合法性的原因主要有三種:一種是統治者因祖輩處於統治地位、基於傳統背景之上的合法性;另一種是因個人超凡魅力而形成的敬畏、忠誠而形成的合法性;再一種是由成文法律來確認的理性——法制型的合法性。
   馬克斯.韋伯說的三種合法性都是指統治者在一定地域內的合法性。國家權力的合法性不僅要取得一定地域內人們的認可,而且要取得地域範圍以外的人們認可,如果沒有第二種認可,地域範圍外的軍力就可以向地域內流動,佔領這塊土地,造成一種新的武力壟斷狀態。
   歐洲歷史上的一些王位繼承戰爭,與這種「不認可」有關。1066年,英王愛德華死後無嗣,佔有世襲領地、勢力最大的家族中的一位成員哈羅德被推舉為英王,但哈羅德離王室血統較遠,他的繼承權受到了英吉利海峽對岸的諾曼底公爵威廉的挑戰。威廉因親屬關係並藉口愛德華在世時曾許諾他繼承王位,派兵渡海進攻英國。威廉率領5000精兵,從諾曼底乘船渡過英吉利海峽,在英格蘭南部登陸,擊敗了哈羅德的軍隊,就這樣,威廉從諾曼底公爵一躍而成了英國國王,而且把諾曼底也置身於他自己的統治下。
   所以,國家的邊界是軍力流動的凝結線,是地理、民族、經濟、抵抗力諸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國家在陸地上的一定「地理範圍」就是軍力自由流動的「迴轉區」。軍力在一國范圍內流動,如遇抵抗,那就發生內戰了。
   公元前四世紀下半葉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亞歷山大帝國,帝國的疆界就是亞歷山大遠征軍的軍力流動的「迴轉區」。亞歷山大的軍隊在佔領了小亞細亞、中東、埃及和波斯後,在中亞遇到了頑強抵抗,亞歷山大帝國在中亞地區的疆界就沒有再向北擴展。中亞的挫折使亞歷山大軍力流向印度河域﹐由于酷暑、暴雨及熱帶病的襲擊,使亞歷山大的軍力不能進一步向印度次大陸流動,亞歷山大的帝國東南部的疆界就到印度河為止。十三世紀蒙古人遠征之所以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也是因為當時蒙古人軍力流動未遇嚴重抵抗的結果。在17世紀初,東部西北利亞多數居民尚處於氏族社會階段,沙皇俄國僅僅依靠極少的軍力,加上所謂「探險隊」,在半個多世紀中就把俄國的領土向東推移了4500公里,使一個東歐的內陸小國變成瀕臨鄂霍次克海的有遼闊疆域的國家。在俄國用不到一千兵力進軍東部西伯利亞時,努爾哈赤在中國東北起兵,如果努爾哈赤和他的兒子皇太極跨越外興安嶺進入東部西伯利亞的話,東部西伯利亞就將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也許是因為努爾哈赤的祖父和父親,被明帝國的軍人殺死,努爾哈赤和他的、後繼者就產生了消滅明帝國的念頭,而沒有產生向遼闊的西伯利亞擴張的想法。俄羅斯人向西伯利亞擴張後,西伯利亞人口稀少,西伯利亞本地人根本不可能養活一支龐大的軍隊,來與來自歐洲的俄羅斯軍力抗衡,所以,當俄羅斯人向西伯利亞擴張後,西伯利亞既沒有獨立,也沒有分裂和解體,這是俄羅斯向西伯利亞擴張與亞歷山大帝國、成吉思汗帝國後來發生分裂的不同之處。
   在世界歷史上,陸上的大規模軍力流動,通常是在兩個條件下實現的:
   第一個條件是軍力流向的地區,或者處在「前國家狀態」,不存在專門的軍力,或者存在「國家」,但國家處於衰弱狀態,根本抵抗不了外部軍力的進攻。俄國向西伯利亞擴張,美國大舉西進、驅逐和屠殺土著印第安人的過程屬於第一種情況。奧斯曼土耳其人的擴張屬於第二種情況。當時,整個基督教世界處於衰弱狀態,英法百年戰爭使英法兩國自顧不暇,意大利諸國威尼斯、熱那亞的長期爭鬥,無力抵抗土耳其人,巴爾幹半島上宗教、民族分歧和矛盾,使奧斯曼土耳其人的軍力沒有太大受到阻擋,迅速流向歐、亞、非三大洲。
   第二個條件是,軍力流向的國家缺乏互相聯合的意願和行動。本來,兩個、三個較弱國家的聯合足以阻擋軍力流動,但在上述大帝國的擴張階段,卻沒有或少有遇到聯合力量的抵抗。
   在古代中世紀的軍事技術條件下,海洋、高山和聯合起來的軍力可以阻擋軍力流動。作為歐亞分界線的烏拉爾山脈,久經消蝕,平均高度僅二千呎,而且烏拉爾山脈往南延伸時,在黑海北部留下了一塊寬闊平坦的沙漠區。正是這一地理條件,既是十三世紀的蒙古軍力橫掃歐亞,又是後來一個小小的內陸國從莫斯科擴張到太平洋的因素。喜馬拉雅山脈阻擋軍力自不必說,像小亞細亞的托羅斯山脈、歐洲的比利牛斯山脈、阿爾卑斯山脈,長期以來也起著阻礙軍力流動的作用。小亞細亞的托羅斯山脈,曾保護羅馬、拜占廷帝國達一千四百年之久。當公元八世紀初阿拉伯軍隊從西班牙穿越比利牛斯山脈被擊敗後,比利牛斯山脈就成為跨越歐亞非三大洲的阿拉伯帝國擴張的界限。19世紀初,拿破侖為了稱霸歐洲,為了擊敗英國,1805年拿破侖法國聯合西班牙,準備渡海進攻英國。法西兩國海上軍力與英國軍力在地中海相遇,法西艦隊被英國艦隊消滅。由於沒有新的海上軍力作出補充,拿破侖只得放棄渡海進攻英國的計劃。
   §4.6 軍力的海上流動
   國家是陸地軍力流動的「迴轉區」,海洋卻不是。一個國家只要有能力,它的軍力可以在廣闊的公海中自由流動。那些沒有海洋軍力的陸地國家,它只存在於它的軍力迴轉區內,而海洋國家,除了它的陸地領土外,其影響包圍陸地。
   中國瀕臨海洋,直到20世紀後期,始終不是海洋國家。黃河、長江流域的富饒物產,使中國長期沒有開發海洋的動力。蒙古文明,是中國文明的一部分,除蒙古人在13世紀在歐亞大陸有大規模的軍力流動外,中國軍力流動有一個最大的天然界線,這就是包括蒙古在內的「海棠葉」地理範圍。十五世紀初,也就是在哥侖布發現新大陸前八十七年,中國的綜合國力十分強大,軍事力量居世界第一。中國明朝皇帝為宣揚國威,派遣鄭和率領龐大船隊,經南海、馬六甲海峽到達東非沿海。鄭和出航,擁有300餘艘船隻,隨行人員多達二萬八千餘人。最大的一艘長142米。但鄭和的船隊雖擁有自衛的武力,但不是軍力。在鄭和七次遠航所到的三十餘個國家中,鄭和既沒有侵佔征伐,也沒有為牟利而貿易,而是以「厚往薄來」、「貢少賜多」的方式企圖建立明王朝在海外國家中的「宗主」地位。鄭和七下西洋雖然開拓了當時中國人的眼界,推動了後來中國與東南亞地區的海外貿易,但在派遣鄭和下西洋的明成祖永樂皇帝去世後,在鄭和最後一次航行後不久,明宣宗下令嚴禁船隻出海航行。接著,明英宗「自廢武功」,決定停止建造船艦,限制私人造船業。在這時,葡萄牙人才開始沿非洲海岸摸索前進。在明朝皇帝下諭旨停止遠航後十二年,葡萄牙人才到達非洲西海岸的佛得角。在佛羅倫薩人亞美利哥.味斯普奇(1451-1512年)十五世紀末、16世紀初幾次到南美洲沿岸考察,確信他所到之處不是印度而是「新大陸」時,中國明朝皇帝下令凡建造雙桅船隻者一律處死。《全球通史》的作者斯塔夫里阿諾斯說:「1489年,葡萄牙人繞過非洲,進入印度洋,沒有遇到任何有力的抵抗,便建立起他們的西方海上霸權。」「在15世紀早期這段異乎尋常的歷史中,明朝的航海業以其傑出的技術和驚人的範圍,明確證明了中國在世界航海業中的領先地位。」然而,皇帝卻下詔禁止進一步海外遠征,並強迫立即執行這一命令。「在世界歷史的這一重要轉折關頭,使中國的力量轉向內部,將全世界海洋留給了西方的冒險事業。」
   中國的海上軍力後來因防範日本海盜的侵擾而發展起來,在明末清初,為收復和統一台灣,海上軍力才逐步擴大。19世紀後半期,清王朝實行洋務運動,中國才開始建立近代海軍。與中國不同,歐洲歷史上早就充斥海戰。在中國春秋戰國時代陸地爭霸時,公元前五世紀的希臘波斯戰爭、伯羅奔尼撒戰爭就已有大規模的海戰,出動的戰船達數百艘。在中國鄭和「和平遠航」後數十年,葡萄牙、西班牙、荷蘭、法國、英國為征服遠離本土的殖民地,大力發展海軍,建造大量軍艦。
   在20世紀以前的歷史上,通過陸地擴張與通過海洋擴張是形成大國的兩條不同道路。一個缺乏密切經濟聯繫、不同地區有不同民族、不同宗教的一大片土地,通過陸地征服建立的大國,往往難於長時間維持統一。亞歷山大帝國、蒙古帝國的分裂就是最明顯的例證。海洋大國則不然,當一個海洋大國的軍力在海洋中自由流動時,它無需為海洋中冒出一個「中心」而擔心海洋的分裂。英國歷史學家馬漢 (Alfred Thayer Mahan, 1840-1914) 在1890年出版了《海權論》一書,提出了他的「海權理論」。在馬漢看來,物質財富是國家強大的基礎,而為了積累財富,一個國家不僅需要生產,而且需要與世界各地進行貿易。海洋十分遼闊,海洋運輸比陸地運輸既方便又廉價。海權就是用軍力來保障本國自由進行海上行動和必要時能阻止他國海上行動的權力。馬漢認為,海權包括海軍強大的艦隊、商船隊以及強大的海軍基地。
   從不同國家的軍力在地球表面流動範圍的對比中,可以看到馬漢「海權論」的意義,法國是一個把謀求歐洲大陸霸權放在首位的國家,而英國一心謀求的是海洋霸權。當17世紀五十至七十年代英荷三次戰爭結束後,從1689年到1763年近一個世紀中,英法之間發生了四次戰爭。戰爭的結果,法國喪失了北美大片殖民地,被逐出了印度,而英國得到了整個聖勞倫斯河流域和密西西比河以東的全部土地,得到了印度,其主要原因之一,是英國依靠它的海上軍力一次又一次地阻斷了法國本土對北美、對印度法軍的任何救援。在19世紀初的拿破侖戰爭中,法國又遭慘敗,法國喪失了陸地霸權,海上軍力也一蹶不振。當英國軍力控制著世界上海上通道時,中國、日本的軍力只知道在陸地上迴轉。當然,陸地不同於海洋,陸地上可以定居,建造城鎮,發展農業工業,地下還有礦藏,但如果我們僅僅從貿易角度比較國與國的財富增長與國土大小的關係時,我們可以看到,19世紀的島國日本國土雖然比英國本土面積稍大,但英國擁有的海上公路加陸上公路所佔有的面積大過日本所佔有的面積數百倍。馬漢說得好,對那些掌握著海權的國家來說,海洋就是自然賜於的偉大公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