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兩个“自我”]
严家祺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兩个“自我”

   兩個「自我」
   (《霸权論》第1章第8節:《兩个“自我”》
    香港星克尓出版社2006年出版)
   
   在各種各樣自主行為體中,有一類行為體的行為動因是人,這類行為體統稱「人類行為體」。人類行為體當然包括人,也包括由人組成的家庭、社團、企業、政黨、國家、國際組織,人類行為體還包括「人—馬系統」、「人—機系統」以及具自主行為能力的飛行器、航天器。

   
   無「腦」的動物無「自我」,有「腦」的動物和其他自主行為體,不一定都有「自我」。本書從討論人的「自我」出發,進一步討論一般行為體的「自我」問題。
   
   心理學對「自我」的研究有多種學派,對「自我」也有多種不同分類方法。美國心理學家詹姆斯(William James, 1842-1910)認為,「自我」可以分為「主觀的我」(I)和「客觀的我」(me)。「主觀的我」是「自己認識的自我」,而「客觀的我」是一個人能稱之為人的一切的總和,包括能力、社會性和人格特徵及物質所有物等。詹姆斯還把「客觀的我」分為「物質的客我」(object self)、「社會的客我」(social self)、「精神的客我」(mental self)。
   
   心理學家奧爾伯特(Gordon Willard Allport 1897-1967)在《人格的模式與成長》一書中,提出了一系列自我意識的概念。他認為自我意識的原始形態是「生理自我」,即個人對自己身體的認識,包括佔有感、支配感和愛護感。他還提出軀體感覺(sense of body)、自我同一(self-identify)、自我尊重(self-esteem)、自我想像(self-image)等概念,他認為自我狀態是逐步發展的,即從生理自我到社會自我,到心理自我。
   
   心理學有關人的「自我」研究的成果可以擴展到一般行為系統。一個人駕駛一輛汽車,組成一個「人—機系統」,這個「人—機系統」是否有「自我」呢?一般地說,對有人組成的「自主行為體」來說,是否也都有「自我」呢?這些「自主行為體」的「自我」如何定義呢?
   
   奧爾伯特的「生理自我」概念顯然適用於一個裝了「假肢」的殘疾人,也適用於戴著話筒與耳機工作的正常人。對一位剛裝上「假肢」的殘疾人來說,他對「假肢」會產生排斥感,不認為它是自己軀體的一部分,當經過訓練和日積月累,他會感到「假肢」是他「自我」的一部分,會對「假肢」產生奧爾伯特所說的佔有感、支配感、愛護感。對戴著話筒與耳機的人來說,如果他數年中長期這樣工作,他也會把話筒與耳機視為「工作時自我」的一部分。
   
   當一位生手駕駛一輛大卡車時,他很難一開始就把整輛卡車看作「人—機系統」這一「行為體」的組成部分,在轉彎時,一位駕駛生手會不知道如何行動才不會與其他車輛相撞。這一「人—機系統」作為單一行為體,它的「生理自我」尚未擴展到整個「人—機系統」,就象剛裝假肢的人,尚未把假肢看作自己軀體的一部分一樣。一艘輪船也是自主行為體,乘客不能影響輪船的運行,乘客也不能形成對整艘輪船的「軀體」感覺,而輪船的船長、駕駛員對輪船作為單一行為體的自我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
   
   在一匹馬與一位熟練的騎士共同組成一個「人—馬系統」中,當騎士在馬背上自如地駕馭著馬奔跑時,這個「人—馬系統」的「主我」仍是騎士本身,而「客我」則是「人—馬系統」整體。當這匹馬遇驚擺脫騎士控制時,「人—馬系統」的「主我」不再是騎士本身,而是轉移到人腦與馬腦的某種結合體中了,而「客我」仍是「人—馬系統」整體。
   
兩个“自我”

   (图)騎在马背上的拿破伦:“人--马系统”
   
   從廣義行為學觀點來看,人、「人—馬系統」、「人—機系統」、人類群體形成的組織,一般都有兩個「自我」,一是「客體自我」,二是「行為自我」。對人來說,「行為自我」就是詹姆斯所說的「主觀自我」,或者簡稱「主我」。
   當一個人處於滿意狀態時,他通常不會有甚麼行為。米塞斯說:「促動一個人去行為的誘因,總是某些不安逸。」「行為人是極想以較滿意的情況代替較不滿意的。」「但是,要使人行為,僅僅是不安逸和想象一個較滿意的情況,還不足夠。第三個必要條件是,預料其行為足以消除或至少足以減輕所感覺的不安逸。不具備這個條件,就不可能有行為。人對於必然的事情,只好服從。註定的命,無可奈何。」
   
兩个“自我”

   (图)经济学家Ludwig von Mises
   
   一般來說,「行為自我」作出一種行為的目的,是為了使「客體自我」感到滿意。對那些在法律上被視為單獨的法律實體的「法人」來說,對法人實體具有所有權的「委託人」就是「客體自我」,而法人實體的「代理人」,如公司的總經理、僱員,構成「行為自我」。法人實體有自己的法律人格,有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要對自己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法人與自然人不同,當「行為自我」與「客體自我」的「連接」出現問題時,法人的行為就不一定使法人感到滿意。所以,在「客體自我」與「行為自我」外,如果有一位「法官」或「裁判員」來評價法人的代理人的行為,並提醒代理人以更好更適當的方式行為,這就可以使法人的「客體自我」感覺滿意一些。這第三個「自我」,對人來說,就是人的「良心」與「良知」。
   
   一個企業的經理、一個省的省長、一個國家的總統,如果利用職權貪污,這種行為,是企業、省、國家這些「行為體」的「行為自我」損害「客體自我」的行為。這與一輛大轎車的司機在開車時只顧自己的安逸、舒適和方便,完全不顧及大轎車上乘客的生命和安全、不顧及大轎車是否會損壞的情況類似。對大轎車來說,司機是「行為自我」,整輛轎車,包括司機的身體和所有乘客,是「客體自我」。
   
   貪污、以權牟私、損公肥私現象的存在,說明對企業、政府來說,由人群組成的大的「行為體」,會產生「行為自我」與「客體自我」割裂、背離等現象。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