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公有制和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徐水良文集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有制和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谈进一步清除自由主义和马列主义的荒唐谬论)

徐水良

2008-2-6日

   2006年5月,我曾经写过一篇《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这里这篇文章,本该在那篇文章以后立即动笔,但一直拖下来。现在借编辑李志宁先生的文章,非常简单地谈谈这些问题。

   建立在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许多理论,包括目前大多数经济学家的经济理论,颠倒混乱,荒谬荒唐。以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结出的、正在中国大陆肆虐的双胞胎理论毒瓜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而言,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自由主义,都有很多极其荒谬荒唐的理论,而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竟然深信不疑。对这些荒唐谬论,我们必须花时间认真加以清除。

   两者关于私有制和公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谬论,互相对立。马列主义把坏事全推到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头上,要坚决消灭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自由主义比马列主义更加浅薄,对相关理论更加没有研究,只是简单地把马列主义的结论反过来,极度赞扬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把好事全都说成是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功劳。

   实际上,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两者都是胡说八道。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天天说着荒唐的谬论,因为深信不疑,他们从来不去反省他们自己理论的荒谬性,其中也包括私有制和公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问题,也包括李志宁先生说的市场经济与民主有无关系的问题等等。

   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坚持经济决定论,因此一定要把经济说成是决定所有社会问题的原因。最后他们只好各执一词:马列主义肯定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否定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自由主义肯定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否定公有制和计划经济。

   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都是颠倒了客观规律。实际上,无论是政治制度,还是经济制度,是政治上的民主还是专制,经济上的公有还是私有,都是由人决定的。是人和由人组成的社会,决定社会制度,决定政治和经济,而不是相反,由经济决定政治决定社会决定人。

   就社会作用过程的顺序说来,实际情况恰恰与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经济的决定论,即由经济决定政治,再决定人和人类社会的作用顺序相反,正确的作用顺序,是由人,组成人类社会,决定带全局性的政治,然后,又由人、社会和政治,共同决定经济。

   笔者的新人本主义理论,与经济决定论基础上产生的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理论,完全相反。

   笔者曾经论述,当代先进社会,必须实行"公共领域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的原则。在保障全体社会成员的普遍人权和普遍自由的条件下,公共领域实行公有制度,包括权力公有即民主制度;私人领域实行私有制度,包括权力私有制度,即所有者私人拥有权力的制度。后者私人的权力,包括支配和决定权等各种权力,包括私人企业、私人领域中,与公共领域和公共利益无关的决策权、领导权等等各种权力。

   换个说法,也就是在私人领域,实行公共权力监督下的私人独裁制,虽然私人独裁者也可能把他的权力交给他的代理人。股份公司实行的往往就是一种权力的代理制度。如果他愿意,也可以实行有一定民主制约的权力制度。

   公共领域公有化,包括权力公有即民主制度,主要目的是为了保证社会公正。私人领域私有化,包括私有制和权力私有,主要目的是为了保证工作效率。

   在正常社会,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公有制和私有制,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是互为补充的,互相协作的,而不是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宣传的那样,是相互绝对对立,互不相容的。

   至于经济制度,也是同样,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实行单一的公有制,也不可能实行单一的私有制。单一的公有制和单一的私有制,以及两者的绝对对立(而不是互为补充),只存在于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的幻想中。

   不可能实行单一的公有制,经过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教训,大家已经不难理解。

   但不可能实行单一的私有制,很多人,尤其是自由主义者,还很不理解。我已经许多次论述过这个问题,指出人类最重要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如空气,阳光,多数水资源,不能私有化。一些最基本的公共领域,如基础教育,基础医疗包括全民健保等等,及其他一些全局性的最基本的生产、交通通讯、消费、和福利等部门的一些关系全局性的基本领域(不是一切领域,因为包括教育、医疗、福利等领域,都应该有一定的适合实际的私有化),应该公有化。读过本人有关论述的朋友,相信应该能够理解。

   同样,在流通领域中的经济制度,任何社会,也都不可能实行单一的计划经济,也不可能只有单一的市场经济。

   单一计划经济和单一市场经济,以及两者的绝对对立(而不是互为补充),都只存在于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幻想中。

   单一计划经济的危害,大家已经能够理解。但不可能只有单一的市场经济,很多人,尤其是自由主义者,不能理解。

   一般说来,现代自由民主社会,在私人企业之间,私人企业和公共领域之间,实行市场经济。但在私人企业内部,以及在国家、政府领域、和其他公共领域,例如宏观调控领域,国家财政,国家或地方政府经营的企业、公益事业等等,却是以计划经济为主导。

   美国是一个私有化最发达的自由民主国家,但它的宏观调控,例如联准会对利息的调控,国家财政经济的预算和控制,公共教育领域,尤其是公营基础教育、公立学校领域,也是计划经济,不是纯商业化市场经济。

   这里顺便再次强调:教育是最重要最基本的生产部门,即生产人才的部门,不是简单的消费部门。教育本来就是最重要的产业领域。自由主义者高喊教育产业化,完全是偷换概念,是为了欺骗。也就是用产业化概念,偷换商业化概念。以欺骗手段为他们的教育和医疗的商业化开路。

   美国的私立学校,私立医院,当然是商业化的,属于市场经济。但它同样非常严格地受国家监督。因为教育和医疗关系人民和社会的重大公共利益。

   至于美国的公营企业,无论是联邦的,还是地方的,都是计划经济。从企业的筹办,到运行,到监督,都在公共权力的严格的控制之下。联邦企业如全国的邮局,地方企业如纽约的公共交通系统等,都是例子。其中纽约的公共交通系统,中文称为捷运局,非常典型,从建设和扩建资金的筹集,到营运,到招工,到提高票价,都在政府及其计划的严格控制之下,属于政府事务。虽然营运委托给捷运局,但集资和建设,却由政府决定。私人企业招工,由老板决定。但政府和公营企业招工,称为招政府工,由政府主持非常严格和公正的考试,严格按高分到低分录取,严格杜绝种族、性别和年龄歧视。各个种族,性别和年龄,一律平等。当然有的工作有身体和体力要求,但事先告知。

   不过,政府和公营企事业,同中国一样,存在严重的效率低下问题。尤其由于公营企事业,雇员众多,工会力量特别强大。效率低下,受工会、甚至渗入工会的部分黑社会势力对效率的制约,美国公营企事业在效率这个问题上,某种程度比中国更严重。例如你要搬一根一百多公斤的铁棍,在中国,可能几个工人一抬就走了;但在美国,很可能你得等待,等搬运部门或搬运公司的吊车来,几个、十几个维修工人往往一等几个小时。不仅因为操作规程严格保护工人安全,规定用吊车,而且有可能因为这个工会与搬运工会订有协议,这个工作必须由搬运公司来做,自己做就违反协议。但这个效率问题,目前还没有有效办法加以解决。学习西方先进经验时,我们必须非常认真地研究这个问题,预先给予必要的防范。

   所以,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自由主义,把公有制和私有制,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绝对对立起来,变成势不两立的东西,是完全错误的。

   而民主,既不是市场经济的产物,也不是计划经济的产物。而是“公共领域公有化”这个原则的要求。民主,也就是在公共领域,要求公共权力,主要是国家权力、政治权力的公有化,是由社会中大多数人依靠自己的奋斗得来的。正像我过去多次论述的,如果说民主与公有化即权力公有化有关,那不错;但说它由私有化和市场经济产生,那就完全是自由主义者的胡说。

   正是为了反对私有化侵入公共权力领域,实行专制独裁,罔顾社会公正,造成严重的社会不公,所以历史上无数志士仁人,流血奋斗,终于在许多国家赢得公共权力的公有化,即民主,从而保证了社会公正。这就是民主历史的简单本质的理论解释。

   而共产党的中国,情况恰恰相反。共产党一直在公共领域在实行专制独裁的权力私有化。而在私人领域,却曾经不顾一切公有化。这二十多年的权贵私有化,则变成毫无社会公正可言大抢劫大掠夺犯罪行为。

   像李志宁先生说的,民主市场经济没有直接关系。古代民主,甚至在经济上实行奴隶制度。说市场经济产生民主,是自由主义者的胡说八道。               ——2008-2-6日

李志宁:"市场经济"与民主,是两个不同的东西

   "市场经济"与民主,是两个不同的东西。

     "市场经济"与"言论自由",也是不相干的两件事。

     "市场经济"这几个字,目前是中国经济学家天天要念叨的,念叨了几十年,已演变为他们赖以生存的饭碗和茶杯。但是,对于中国的老百姓来说,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生存和幸福"。如果大多数老百姓,没有得到这两样东西,光有"市场经济"这个劳什子干什么呢?

     有些学者私下说,有了市场经济,就会带来政治民主。而凤凰电视台上也说,智利之所以能从皮诺切特独裁军政府中解脱出来,是由于弗里德曼游说智利推行了"自由市场制度"后所带来的。我很怀疑。智利在军政府之前,不是"市场经济"么?难道还是什么"计划经济"吗?还有,印尼苏哈托独裁专制下的印尼,刚果的蒙博托治下的刚果,难道都是"计划经济"吗?

     "有市场才有民主"这种说法,正是中国经典说法"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翻版。

     经济基础,真的能决定"政治"吗?我曾经一再说过,我怀疑这个理论。经济是经济,是人类生存须臾不可或缺的活动。人的确首先要吃穿住,然后才有政治、 文化、宗教、艺术……。但是,这并不能说明,市场之上,就是民主政治;而计划之上,就是独裁政治。市场在中国,可以说很古的时候就产生了,但是中国并没有 出现民主政治。秦以后,中国始终政治专制,难道因为中国一直都是"计划经济"吗?所以起码我们不能说,秦始皇的狂暴专制,是建立在中国出现了"计划经济" 这个经济基础之上的。

     中国的古代,基本上就是一种"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有皇帝当家,中国也并不是"计划经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