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公有制和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徐水良文集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有制和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谈进一步清除自由主义和马列主义的荒唐谬论)

徐水良

2008-2-6日

   2006年5月,我曾经写过一篇《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这里这篇文章,本该在那篇文章以后立即动笔,但一直拖下来。现在借编辑李志宁先生的文章,非常简单地谈谈这些问题。

   建立在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许多理论,包括目前大多数经济学家的经济理论,颠倒混乱,荒谬荒唐。以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结出的、正在中国大陆肆虐的双胞胎理论毒瓜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而言,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自由主义,都有很多极其荒谬荒唐的理论,而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竟然深信不疑。对这些荒唐谬论,我们必须花时间认真加以清除。

   两者关于私有制和公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谬论,互相对立。马列主义把坏事全推到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头上,要坚决消灭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自由主义比马列主义更加浅薄,对相关理论更加没有研究,只是简单地把马列主义的结论反过来,极度赞扬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把好事全都说成是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功劳。

   实际上,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两者都是胡说八道。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天天说着荒唐的谬论,因为深信不疑,他们从来不去反省他们自己理论的荒谬性,其中也包括私有制和公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问题,也包括李志宁先生说的市场经济与民主有无关系的问题等等。

   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坚持经济决定论,因此一定要把经济说成是决定所有社会问题的原因。最后他们只好各执一词:马列主义肯定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否定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自由主义肯定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否定公有制和计划经济。

   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都是颠倒了客观规律。实际上,无论是政治制度,还是经济制度,是政治上的民主还是专制,经济上的公有还是私有,都是由人决定的。是人和由人组成的社会,决定社会制度,决定政治和经济,而不是相反,由经济决定政治决定社会决定人。

   就社会作用过程的顺序说来,实际情况恰恰与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经济的决定论,即由经济决定政治,再决定人和人类社会的作用顺序相反,正确的作用顺序,是由人,组成人类社会,决定带全局性的政治,然后,又由人、社会和政治,共同决定经济。

   笔者的新人本主义理论,与经济决定论基础上产生的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理论,完全相反。

   笔者曾经论述,当代先进社会,必须实行"公共领域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的原则。在保障全体社会成员的普遍人权和普遍自由的条件下,公共领域实行公有制度,包括权力公有即民主制度;私人领域实行私有制度,包括权力私有制度,即所有者私人拥有权力的制度。后者私人的权力,包括支配和决定权等各种权力,包括私人企业、私人领域中,与公共领域和公共利益无关的决策权、领导权等等各种权力。

   换个说法,也就是在私人领域,实行公共权力监督下的私人独裁制,虽然私人独裁者也可能把他的权力交给他的代理人。股份公司实行的往往就是一种权力的代理制度。如果他愿意,也可以实行有一定民主制约的权力制度。

   公共领域公有化,包括权力公有即民主制度,主要目的是为了保证社会公正。私人领域私有化,包括私有制和权力私有,主要目的是为了保证工作效率。

   在正常社会,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公有制和私有制,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是互为补充的,互相协作的,而不是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宣传的那样,是相互绝对对立,互不相容的。

   至于经济制度,也是同样,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实行单一的公有制,也不可能实行单一的私有制。单一的公有制和单一的私有制,以及两者的绝对对立(而不是互为补充),只存在于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的幻想中。

   不可能实行单一的公有制,经过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教训,大家已经不难理解。

   但不可能实行单一的私有制,很多人,尤其是自由主义者,还很不理解。我已经许多次论述过这个问题,指出人类最重要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如空气,阳光,多数水资源,不能私有化。一些最基本的公共领域,如基础教育,基础医疗包括全民健保等等,及其他一些全局性的最基本的生产、交通通讯、消费、和福利等部门的一些关系全局性的基本领域(不是一切领域,因为包括教育、医疗、福利等领域,都应该有一定的适合实际的私有化),应该公有化。读过本人有关论述的朋友,相信应该能够理解。

   同样,在流通领域中的经济制度,任何社会,也都不可能实行单一的计划经济,也不可能只有单一的市场经济。

   单一计划经济和单一市场经济,以及两者的绝对对立(而不是互为补充),都只存在于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幻想中。

   单一计划经济的危害,大家已经能够理解。但不可能只有单一的市场经济,很多人,尤其是自由主义者,不能理解。

   一般说来,现代自由民主社会,在私人企业之间,私人企业和公共领域之间,实行市场经济。但在私人企业内部,以及在国家、政府领域、和其他公共领域,例如宏观调控领域,国家财政,国家或地方政府经营的企业、公益事业等等,却是以计划经济为主导。

   美国是一个私有化最发达的自由民主国家,但它的宏观调控,例如联准会对利息的调控,国家财政经济的预算和控制,公共教育领域,尤其是公营基础教育、公立学校领域,也是计划经济,不是纯商业化市场经济。

   这里顺便再次强调:教育是最重要最基本的生产部门,即生产人才的部门,不是简单的消费部门。教育本来就是最重要的产业领域。自由主义者高喊教育产业化,完全是偷换概念,是为了欺骗。也就是用产业化概念,偷换商业化概念。以欺骗手段为他们的教育和医疗的商业化开路。

   美国的私立学校,私立医院,当然是商业化的,属于市场经济。但它同样非常严格地受国家监督。因为教育和医疗关系人民和社会的重大公共利益。

   至于美国的公营企业,无论是联邦的,还是地方的,都是计划经济。从企业的筹办,到运行,到监督,都在公共权力的严格的控制之下。联邦企业如全国的邮局,地方企业如纽约的公共交通系统等,都是例子。其中纽约的公共交通系统,中文称为捷运局,非常典型,从建设和扩建资金的筹集,到营运,到招工,到提高票价,都在政府及其计划的严格控制之下,属于政府事务。虽然营运委托给捷运局,但集资和建设,却由政府决定。私人企业招工,由老板决定。但政府和公营企业招工,称为招政府工,由政府主持非常严格和公正的考试,严格按高分到低分录取,严格杜绝种族、性别和年龄歧视。各个种族,性别和年龄,一律平等。当然有的工作有身体和体力要求,但事先告知。

   不过,政府和公营企事业,同中国一样,存在严重的效率低下问题。尤其由于公营企事业,雇员众多,工会力量特别强大。效率低下,受工会、甚至渗入工会的部分黑社会势力对效率的制约,美国公营企事业在效率这个问题上,某种程度比中国更严重。例如你要搬一根一百多公斤的铁棍,在中国,可能几个工人一抬就走了;但在美国,很可能你得等待,等搬运部门或搬运公司的吊车来,几个、十几个维修工人往往一等几个小时。不仅因为操作规程严格保护工人安全,规定用吊车,而且有可能因为这个工会与搬运工会订有协议,这个工作必须由搬运公司来做,自己做就违反协议。但这个效率问题,目前还没有有效办法加以解决。学习西方先进经验时,我们必须非常认真地研究这个问题,预先给予必要的防范。

   所以,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自由主义,把公有制和私有制,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绝对对立起来,变成势不两立的东西,是完全错误的。

   而民主,既不是市场经济的产物,也不是计划经济的产物。而是“公共领域公有化”这个原则的要求。民主,也就是在公共领域,要求公共权力,主要是国家权力、政治权力的公有化,是由社会中大多数人依靠自己的奋斗得来的。正像我过去多次论述的,如果说民主与公有化即权力公有化有关,那不错;但说它由私有化和市场经济产生,那就完全是自由主义者的胡说。

   正是为了反对私有化侵入公共权力领域,实行专制独裁,罔顾社会公正,造成严重的社会不公,所以历史上无数志士仁人,流血奋斗,终于在许多国家赢得公共权力的公有化,即民主,从而保证了社会公正。这就是民主历史的简单本质的理论解释。

   而共产党的中国,情况恰恰相反。共产党一直在公共领域在实行专制独裁的权力私有化。而在私人领域,却曾经不顾一切公有化。这二十多年的权贵私有化,则变成毫无社会公正可言大抢劫大掠夺犯罪行为。

   像李志宁先生说的,民主市场经济没有直接关系。古代民主,甚至在经济上实行奴隶制度。说市场经济产生民主,是自由主义者的胡说八道。               ——2008-2-6日

李志宁:"市场经济"与民主,是两个不同的东西

   "市场经济"与民主,是两个不同的东西。

     "市场经济"与"言论自由",也是不相干的两件事。

     "市场经济"这几个字,目前是中国经济学家天天要念叨的,念叨了几十年,已演变为他们赖以生存的饭碗和茶杯。但是,对于中国的老百姓来说,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生存和幸福"。如果大多数老百姓,没有得到这两样东西,光有"市场经济"这个劳什子干什么呢?

     有些学者私下说,有了市场经济,就会带来政治民主。而凤凰电视台上也说,智利之所以能从皮诺切特独裁军政府中解脱出来,是由于弗里德曼游说智利推行了"自由市场制度"后所带来的。我很怀疑。智利在军政府之前,不是"市场经济"么?难道还是什么"计划经济"吗?还有,印尼苏哈托独裁专制下的印尼,刚果的蒙博托治下的刚果,难道都是"计划经济"吗?

     "有市场才有民主"这种说法,正是中国经典说法"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翻版。

     经济基础,真的能决定"政治"吗?我曾经一再说过,我怀疑这个理论。经济是经济,是人类生存须臾不可或缺的活动。人的确首先要吃穿住,然后才有政治、 文化、宗教、艺术……。但是,这并不能说明,市场之上,就是民主政治;而计划之上,就是独裁政治。市场在中国,可以说很古的时候就产生了,但是中国并没有 出现民主政治。秦以后,中国始终政治专制,难道因为中国一直都是"计划经济"吗?所以起码我们不能说,秦始皇的狂暴专制,是建立在中国出现了"计划经济" 这个经济基础之上的。

     中国的古代,基本上就是一种"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有皇帝当家,中国也并不是"计划经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